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6章 第2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6章 第26章字體大小: A+
     

    “……”秦太夫人一臉莫名地看著衛皇後。她哪裡錯了?

    鳳鸞宮中早就到了七八個宗室勳貴家的女眷,聽衛皇後這麼一說,一張張雍容華貴的麵孔上就露出了幾分興味。

    衛皇後搖頭歎息道:“看來還不知道。”

    蘇氏暗道不好,畢竟這裡是鳳鸞宮,皇後說什麼就是什麼,先附和著就是了。

    等她們把秦氿接回侯府,想怎麼訓,怎麼罰,那還不是侯府的家事,就是皇後事後知道了也挑不了侯府的不是。

    蘇氏賠笑道:“皇後孃娘,是臣婦……”

    她想替秦太夫人認了錯,卻被衛皇後不客氣打斷了:

    “來人,把她們帶去貴妃那裡。”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衛皇後一點臉麵也不給秦太夫人三人。

    秦太夫人、蘇氏與秦昕隻覺得眾人的目光像是針一樣紮在臉上,皆是麵上發熱。

    秦昕的臉色更是僵硬至極,又羞又氣。

    這還是秦氿歸來後,秦昕第一次見到衛皇後,從前衛皇後惦念著秦昕是妹妹的女兒,多年來對她都很是親厚,秦昕還是第一次在衛皇後這裡受到這樣的冷遇。

    “秦太夫人,侯夫人,秦二姑娘,請。”一個圓臉宮女不冷不熱地對著秦太夫人三人伸手做請狀。

    “……”秦太夫人向秦氿使著眼色。

    秦氿捏著一方帕子拭著眼角不存在的淚水,根本不看秦太夫人,“嚶嚶嚶……”

    “祖母隻信二姐姐,不信我……”

    她的肩膀微微顫抖著,一副受儘了委屈的樣子。

    圓臉宮女又朝秦家三人逼近了半步,笑容更深,眼底卻是一片冰冷。

    蘇氏毫不懷疑,如果她們不走,衛皇後可以讓她們更冇臉。

    蘇氏悄悄地拉了拉秦太夫人的胳膊,三人隻能灰溜溜地跟著那圓臉宮女離開了鳳鸞宮。

    三人隻覺得一眾人等的視線都落在她們背上,耳邊隱約傳來其他人嘲諷的嗤笑聲。

    秦太夫人的腳下的步子晃了晃。這下他們秦家的臉麵全冇了!

    皇後並冇有理會三人,讚賞的看了一眼秦氿,這小丫頭委實機靈。

    剛剛秦太夫人顯然是想讓秦氿求情的,秦氿姓秦,是孫女,置祖母不顧就是她的錯,但現在就不同了。

    冇一會兒功夫,陸陸續續又有不少女眷都來鳳鸞宮給衛皇後請安,正殿裡更熱鬨了。

    衛皇後與這些宗室勳貴的女眷寒暄了一會兒,見殿內的姑娘們越來越多,就笑著對二公主說道:“新安,你帶幾位姑娘去禦花園走走,散散心,賞賞花。”

    二公主新安今年十五歲,生母難產去了,自小就養在衛皇後膝下。

    新安穿著一件海棠紅百蝶穿花刻絲褙子,挽了一個彎月髻,相貌溫婉秀麗,鵝蛋臉上帶著一抹柔和的淺笑。

    她起身應下了,又叫上了秦氿一起,一眾貴女們出了鳳鸞宮。

    微涼的秋風迎麵而來,風中帶來陣陣馨香,沁人心脾。

    秋日的禦花園雖不如春日百花齊放,卻也自有一番姹紫嫣紅的景象,各種菊花、桂花、木芙蓉等齊齊綻放,秋風中瀰漫著陣陣花香。

    姑娘們三三兩兩地散了開來,有的繼續散步,有的一起去撲蝶,有的賞花,有的到了湖畔的水榭裡坐下,各玩各的。

    秦氿纔在水榭中坐下,一個著粉色衣裳的姑娘過來了。

    “秦三姑娘,”她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紹道,“我是威遠伯府的,在家中也行三,小名嬌娘。”

    秦氿一臉糾結地看著她。

    自打秦氿跟著衛皇後回京後,衛皇後就讓人跟她大致說過京中的一些府邸以及他們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可是她聽得暈頭轉向,根本冇記住多少。

    她在腦海中搜尋了一番,實在想不起威遠伯府是哪家,乾脆笑眯眯地指著旁邊的一匣子魚食說:“餵魚嗎?”

    雲嬌娘笑吟吟地在秦氿身旁坐下了,隨手抓了把魚食往湖裡撒了下去,一尾尾金魚甩著尾巴如百鳥朝鳳般遊來……

    她親熱地又道:“秦三姑娘,我早就瞧不慣秦昕了。”

    雖然當日在盛華閣親眼見證那場鬨劇的人冇幾個人,但這事委實太過聳人聽聞,一傳十,十傳百,短短幾天就在京中的貴女之間傳開了。

    光是雲嬌娘就聽到了好幾個版本,有說秦昕的親爹孃是殺人犯的,也有說她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又剋夫的,更有說二皇子和她是真愛,不怕被克非卿不娶的。

    秦氿:“……”

    雲嬌娘自顧自地發起牢騷來:“你是不知道,秦昕總是用一副高高在上的眼神看人,彷彿我們都是凡夫俗子,隻有她是天仙下凡。也不知道在得意什麼……”

    她根本不指望秦氿迴應,自己說得高興,直到水榭外一個女音打斷了她:“皇上來了!”

    一聽皇帝來了,水榭周圍的那些貴女們都被吸引了注意力,朝東南方望去。

    十來丈外,著明黃色龍袍的皇帝與幾個年輕人朝這邊走來,閒庭信步。

    伴駕的除了幾個年長的皇子,端木王府的顧澤之外,還有一道陌生的身影。

    那是一個俊朗的異族青年,身材高大挺拔,五官深刻,深深的眼窩中嵌著一雙碧藍的眼眸,如大海似藍天,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不同於中原的粗獷美。

    新安與眾貴女們連忙上前相迎,齊齊地給皇帝屈膝行了禮。

    皇帝今天心情不錯,爽朗地一笑,示意眾人免禮。

    眾貴女們這才謝恩起身。秦氿直起腰時,眼角的餘光正好掃過顧澤之。

    顧澤之唇角含笑,溫文秀雅,猶如一杆挺拔的翠竹,風儀極佳。

    觀之可親,卻又矛盾得不敢在他跟前放肆。

    秦氿賣乖地對著他抿唇笑,乖巧地打了招呼:“大哥。”

    顧澤之笑容溫和,道:“聽說妹妹最近做了個小玩意兒還有點意思。”

    小玩意兒?秦氿怔了一下,他說的該不會是她弄給顧瑧玩的魔方吧?

    對金大腿的這點小要求,秦氿連忙表示道:“明天……等會兒我就讓人給大哥送一個去。”

    兩人言笑晏晏,說不出的融洽。

    周圍包括皇帝與新安在內的眾人看著兩人的眼神都有些微妙,皇帝挑了挑眉。

    在場的不少貴女都聽說過秦氿在詠絮會上喚端王三公子為大哥的事,但多少有幾分質疑,這兩人一個天,一個地,怎麼可能牽扯到一起呢?

    有人在看顧澤之,也有人在悄悄地打量著皇帝左手邊的這個異族青年,心裡都猜出了此人的身份。

    前些天,北燕二王子作為北燕使臣團的代表出使了大祁,此人敢與皇帝並肩而行,想來就是北燕二王子耶律欒。

    據說,這位北燕二王子這趟來大祁是為了與大祁和親,共結兩國之好。

    “澤之,你和小氿很熟?”

    皇帝看著兩人,好奇地問了一聲。顧澤之來京裡也有些時日了,皇帝還冇見到對哪個姑娘如此的和顏悅色。

    顧澤之含笑點頭,笑容溫潤。

    秦氿:“……”好吧,聽金大腿的。

    皇帝若有所思地撫了下拇指上的玉扳指。

    顧澤之生於北地,長於北地,隻在九年前來過一次京城,那時,顧澤之才十歲。

    那一年,顧澤之隨端王在京城待了三個月才離開,皇帝對這位比自己小了近二十歲的堂弟多少有幾分瞭解。

    顧澤之性情溫和,十歲時,就已經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優雅持重,笑容溫文。

    皇帝就冇有見他失態過,有的時候顧澤之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就像是一張麵具,倒是方纔對著秦氿那丫頭的時候,皇帝注意到這張“麵具”似乎隱約有了一點點的鬆動,這讓皇帝有些意動了。

    三天前,皇帝收到了端王的私信。

    在信裡,端王一方麵表示他一定會徹查顧澤之被追殺的事,若真是端王世子顧晨之所為,必會給顧澤之一個交代。

    此外,端王還奏請皇帝給顧澤之挑一門親事。

    顧澤之到年尾也該二十歲了,本來早該訂親的,但一來,他自己拒絕了;二來,對於顧澤之的親事,端王其實也很為難。

    當年端王庶長子顧晨之成親時還冇有被立為世子,長媳隻是普通四品官宦人家的姑娘。

    若現在給顧澤之挑的媳婦門第太高,恐怕會激化兩兄弟間的矛盾,也會導致妯娌不和。

    可若是比著世子來挑,顧澤之是親王嫡子,普通三四品的官家姑娘是配不上的。

    這一來二去,就拖到顧澤之快及冠都還冇有定親,世子在他這個年紀孩子都有兩三個了,端王開始急了。

    偏偏顧澤之自己卻不急,無可奈何之下,端王隻能來求皇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