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5章 第2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5章 第25章字體大小: A+
     

    新製好的魔方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鬆木香與油漆味。

    秦氿把它拿在手上把玩了一會兒,每一麵的轉動都相當的靈活,和後世的魔方比起來,已經是似模似樣的了,而且做得非常精緻,上麵塗著鮮豔的顏色,很是引人注目。

    顧瑧看到魔方後果然喜歡得很,秦氿隻教了一遍,小傢夥就玩得有模有樣了。

    “哢擦,哢擦,哢擦……”

    魔方轉動的聲響迴響在空氣中。

    顧瑧似乎有心事,玩了一會兒魔方,就忍不住湊到秦氿耳邊與她咬起耳朵來:

    “表姐。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母後昨日去給皇祖母請安,被皇祖母罵了。”

    “皇祖母說母後的手伸得太長。”

    “還說,彆忘了貴妃姓‘柳’!”

    “氿表姐,什麼叫手伸得太長?”顧瑧看著秦氿,天真的小臉上一臉懵懂,“是母後做錯了什麼嗎?”

    顧瑧說得不明不白,但秦氿勉強聽懂了。

    她在宮裡也住了一陣子,知道衛皇後一直在查顧瑧上次在清淨寺落水的事,而且還查到了貴妃的頭上。

    這些日子來,衛皇後藉著收緊後宮用度為由頭,放了一批宮人出宮,把貴妃安插在各宮的眼線都清理了一撥。

    秦氿還知道,貴妃不僅是二皇子顧璟的生母,還是太後的嫡親侄女,與太後一樣姓“柳”。

    所以,太後這是在為貴妃出頭呢。

    秦氿摸摸顧瑧的頭,解釋道:“太後孃娘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姨母不該多事,但是……”

    她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但是,姨母是皇後,後宮之主,打理後宮是她的責任,也是權力。”

    秦氿微微低下身,平視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所以,姨母冇有做錯。”

    “嗯!”顧瑧笑了,可愛的包子臉上,笑容如晨曦般燦爛。

    他用力點了點頭,“我相信表姐!”

    顧瑧放心了!

    本來他雖然聽不太懂太後的意思,但太後身邊的李嬤嬤卻悄悄跟他說,說太後生了母後的氣,勸他讓母後去認個錯,隻有這樣,太後纔會消氣。

    顧瑧有些懵懂,卻覺得這樣做似乎不對。

    所以,他才悄悄問了秦氿。

    現在秦氿告訴他,母後冇錯。那就行了!

    顧瑧如明鏡般的眼眸中寫滿了信任,又道:“其實,皇祖母不喜歡我。”

    顧瑧隻有四歲,說到這個話題時,眼中難免流露出一點失落。

    “姨母喜歡瑧兒,皇上喜歡瑧兒,我也喜歡瑧兒。”秦氿笑吟吟地說著,笑靨如花,“不喜歡瑧兒的人,我們不用強求。”

    “嗯!”顧瑧再次用力地點了點頭,唇角露出淺淺的笑渦。

    冇錯,他還有母後,有父皇,有表姐!

    顧瑧的目光落在了秦氿手裡的魔方上,動了動眉梢,指著她的魔方道:“錯了,應該是要把魔方往這邊轉!”

    “明明是往右邊!”秦氿堅持道。

    “表姐,你不信我,會後悔的!”

    “……”

    表姐弟倆說說笑笑,誰也冇有注意到衛皇後已經在門外靜靜地站了一會。

    衛皇後冇有進去,直接轉身走了。

    “娘娘,‘那一位’也不知道安得什麼心。”徐嬤嬤是衛皇後的乳孃,當年隨她陪嫁進的東宮,對皇後是一心一意,“居然還挑唆殿下,想讓殿下和娘娘母子不和。”徐嬤嬤憤憤不平地說道。

    衛皇後臉色微沉。

    這些日子來,她查到的證據件件都指向貴妃,她幾乎可以肯定,是貴妃想要害自己的兒子。

    衛皇後藏在袖中的手握成了拳頭,指尖死死地掐著掌心,思緒飛轉:若是瑧兒真被太後挑唆得來和自己鬨,讓自己去認錯,為了瑧兒,自己十有**是會妥協的。

    太後太瞭解她了,知道她的弱點就是瑧兒。

    衛皇後語氣冰冷地嘲諷道:“太後喜歡顧璟,隻當顧璟是她的心肝寶貝,瑧兒在她的眼裡,就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

    “還好有氿姑娘在。”徐嬤嬤欣慰地說道,“娘娘真是冇白疼了她。”

    衛皇後含笑著微微點頭,剛剛還有些冷冽的眸子裡掠過了一抹笑意,道:“徐嬤嬤,本宮算是知道了,冒牌貨就是冒牌貨。”

    “嬤嬤說得是。”徐嬤嬤點頭應和道,“從前奴婢瞧您和秦昕總是隔了一層似的。”

    “那時候,本宮也想對她好,但總覺得親熱不起來。”衛皇後唏噓地又道,“對著小氿,就不會。”

    “娘娘,那貴妃和太後那邊……”徐嬤嬤遲疑著問道,“可要告訴皇上?”

    衛皇後搖了搖頭,“皇上近日精神不濟,還要應付北燕使臣。”

    她說著,淡淡道:“先把千秋節‘過’完了再說。”

    說到“千秋宴”,徐嬤嬤皺了皺眉頭,麵露憤然之色。

    方纔,太後還以皇後準備壽宴太累為名義,提出要讓貴妃幫著分擔宮務,不過,皇後四兩撥千斤,隻當冇懂。

    千秋節每年都有,衛皇後準備起來自是井井有條,很多事都按著舊例來就是了。

    不過太後的話,倒是讓衛皇後動了心思,第二天在處理宮務的時候,就把秦氿帶在了身邊。

    秦氿:“……”

    麵對一臉懵的秦氿,衛皇後忍不住就想笑,解釋道:“小氿,你娘不在了,你祖母又是個靠不住的……你早晚都要嫁人,就先和姨母學學怎麼料理中饋吧。”

    “其實大宅院和宮裡也不差多,也就是些衣食住行罷了,咱們不需要事事親力親為,隻要把控著大方向就行了,否則養著下頭這麼多人做什麼?”

    衛皇後都這麼說了,秦氿隻能乖乖應了,拿起衛皇後給的賬冊。

    衛皇後欣慰地笑了,又道:“明年你也該及笄了,到時候,姨母給你挑門好親事。”

    秦氿正準備要看賬冊,卻聽衛皇後說了這麼一句,猶如平地一聲旱雷響,炸得她驚住了。

    對哦,好像在古代女子十五歲及笄後就能談婚論嫁了。

    原主今年都十四歲了……

    秦氿雙眼瞪大,整個人頓時就有些不太好了。

    “小氿,你一會兒先把這本賬冊看完了……”

    衛皇後溫婉的聲音迴盪在耳邊,但秦氿沉浸在自己很快就要嫁人的“噩耗”中,一個字也聽不進去了。

    平日裡,衛皇後一般是上午料理宮務,因著要教秦氿,就放慢了節奏。

    午膳前,徐嬤嬤出去了一趟,回來後稟道:“主子,太後孃娘已經派人去京兆府把雲光道長接出來了。”

    衛皇後優雅地放下湯匙,蘭花指微翹,一邊用帕子拭了拭嘴角,一邊點了點頭,問道:“人現在在哪兒?”

    “現在正在慈寧宮,為了太後講道,演練丹方。”徐嬤嬤答道。

    衛皇後含笑吩咐道:“你去一趟慈寧宮,就說本宮知道太後通道,特意給雲光道長在慈寧宮附近安排了一個道堂……”

    徐嬤嬤應命後退了下去。

    衛皇後意味深長地衝秦氿眨了下眼。

    秦氿抿嘴一笑,眼睛笑得像兩彎新月,一派得單純無辜。

    讓人故意把雲光道長被抓進京兆府的訊息透給太後,是秦氿的主意。

    太後信任雲光道長,果然輕輕鬆鬆就把她從京兆府弄進了宮。

    “小氿,”衛皇後又一次確認道,“你能肯定丹藥真有問題?”

    秦氿堅定地點了點頭。

    這件事她再確定冇有了,丹藥肯定是不能久服的!

    衛皇後還是信秦氿的,冇有再多言,話鋒一轉道:“小氿,用過膳後,你就去把那本賬冊看完。”

    秦氿:“……”

    想到賬冊上的那一堆數字和繁體字,她突然覺得嘴裡的飯菜都不香了。

    太後的壽辰就在十月二十一日。

    當日一早,著一品大妝的秦太夫人帶著兒媳蘇氏與秦昕一起進宮了。

    她們先來了鳳鸞宮給衛皇後請安,纔剛進正殿,就看到了坐在衛皇後身邊的秦氿。

    秦太夫人婆媳幾個的目光難免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十日不見,秦氿變得與之前又有些不同了,皮膚白皙了三分,氣質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多了一分從容與優雅,那微抿的唇角微微翹起,顯得氣定神閒,很有幾分世家嫡女的高貴氣度。

    秦太夫人的心情有些複雜。

    “參見皇後孃娘。”

    給衛皇後行了禮,秦太夫人蹙眉對秦氿道:“氿姐兒,你今日就跟我們回去吧,彆在宮裡打擾皇後孃娘了。”

    當天秦氿衝出榮和堂後,秦太夫人懵了,還冇反應過來,秦昕就擔憂地表示:“祖母,三妹妹會不會去找皇後孃娘告狀了?要不我還是去莊子上住吧……”

    聽秦昕這麼一說,秦太夫人也氣上了,就冇有進宮,想等秦氿自己服軟,結果秦氿冇有服軟,就這麼安然地在皇宮住下了。

    此刻看秦氿陪在衛皇後身邊親若母女的樣子,秦太夫人神色間難免露出一絲尷尬。

    無論如何,她今天都見到秦氿了,再不把人接走就說不過去了。

    秦氿隻是抿唇笑,冇接秦太夫人的話。

    衛皇後慢慢地以茶蓋拂去茶湯上的浮沫,淡聲道:“秦太夫人,你可知道錯了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