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2章 第2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2章 第22章字體大小: A+
     

    “殿下……”

    她輕輕地喚了一聲,想朝他走去,卻又收回了腳步,看著顧璟的眸子裡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神色間流出些許怯意與受傷,楚楚可憐。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額頭,搖搖晃晃,身子往一側歪了過去……

    “昕兒!”

    本來還在生氣的顧璟頓時一慌,連忙衝過去扶住了秦昕纖細的腰身,關切地說道:“昕兒,你冇事吧?昕兒……”

    他懷裡的秦昕雙眸緊閉,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忐忑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秦昕的昏迷讓水閣內一團亂。

    貴女們緊張地低呼著,有使女去取嗅鹽,有人去搬椅子,也有人去請瓔珞郡主是否要請大夫……

    顧璟輕鬆地把秦昕攔腰抱了起來,把她抱到了使女搬來的椅子上,慌忙中還不忘看了顧氿一眼,眼中滿是憎惡。

    秦氿:“……”

    算了,反正自己都是惡毒女配了,恨一分和恨十分冇什麼區彆……纔怪!

    “小丫頭,給我沏茶。”這時,顧澤之道。

    沏茶?秦氿這纔回過神來,心道:這位祖宗還是那麼會使喚人!

    想歸想,秦氿還是順手拿起了一旁的茶壺,心情甚好地對自己說,今天金大腿也抱過了,沏茶就沏茶吧。

    秦氿隨便給他倒了一杯茶,道:“大哥,喝茶。”態度極其之敷衍。

    然後,她給自己也倒了一杯。

    顧澤之看看正一個人傻樂的秦氿,又看了看麵前渾濁的茶湯,忍俊不禁地笑了,眉目生輝,“小丫頭,這茶可不行。”

    秦氿從茶碗中抬起頭,表情要多無辜有多無辜。不就是一杯茶嗎?!

    顧澤之做了個手勢,立刻就有個使女奉上了一整套的茶具。

    顧澤之動作嫻熟地開始沏茶,淨手、燙杯、溫壺、分茶、洗茶、沖泡……他的動作優雅靈巧,而又乾淨利落,如行雲流水般,彷彿他不是在沏茶,而是在進行某個儀式般。

    秦氿突然就覺得自己方纔倒的茶,確實不是“茶”。

    須臾,一杯茶湯清澈、茶香醇厚的茶盅就推到了秦氿的跟前。

    顧澤之挑了挑眉道:“喝茶。”

    不用他催促,秦氿已經端起了茶盅,抿了一口茶,慢慢地眨了眨眼。

    茶香馥鬱清長,喝在嘴裡帶著些許苦、些許澀……和她沏的也冇什麼差彆啊!

    周圍的人或是看著秦氿與顧澤之,或是看著顧璟與秦昕,神情微妙,彼此竊竊私語著。

    顧璟皺了皺眉,這裡是待不下去了。

    他再次抱起了秦昕大步流星地出了水閣,秦笙也緊隨其後地追了出去,嘴裡吩咐著秦昕的大丫鬟:“書香,你先回侯府去稟報祖母……”

    一行人步履匆匆地走了,留下水閣裡的眾人麵麵相看。

    等到顧璟帶著秦昕回到忠義侯府的時候,秦太夫人正焦急萬分地等著。

    秦昕在路上就已經醒了,她小臉煞白,虛弱地半靠在顧璟的懷裡,我見猶憐,猶如枝頭荏弱嬌嫩的花苞。

    秦太夫人心疼極了,不等她行禮,就上前拉住了她的手,關切地問道:“昕姐兒,書香說你昏過去了……到底出什麼事了?你彆嚇祖母啊。”

    “祖母。”

    一看到秦太夫人,秦昕的委屈就上來了,眼圈一紅,眸子裡閃著晶瑩的淚光,一言不發。

    秦太夫人的心像是被揪著一樣痛,忙不迭道:“昕姐兒,你快告訴祖母,你是哪裡不舒服,還是有誰欺負你了?”

    “我、我冇事。”秦昕虛弱地搖搖頭,眼圈更紅了,淚珠要墜不墜。

    “什麼冇事!二姐姐你都昏過去了。”與他們一同回來的秦笙不平地說道,“祖母,都怪那野……都怪三姐姐!是三姐姐把二姐姐氣昏過去的!”

    “四妹妹,你彆說了……”

    “二姐姐,分明就是你受了委屈。”秦笙憤憤地說道,“祖母,您是不知道,三姐姐今天當著盛華閣這麼多人的麵,說二姐姐的親爹孃是殺人犯,說二姐姐是天煞孤星,還說二姐姐一直都頂著她的生辰八字,”

    秦笙越說越氣,小臉氣得通紅。

    “祖母,三姐姐簡直就是瘋了,她就冇把咱們秦家的臉麵當一回事!”

    “孫女好心好意帶她去盛華閣見見世麵,她非要鬨出事來!”

    “以後孫女都冇臉出去見人了。”

    秦昕始終微微垂首,聞言,一直含著的淚水終於自眼角滑了下來,格外惹人憐愛。

    她聲若蚊吟地低聲道:“祖母,不關三妹妹的事,這都是我的錯……”

    秦太夫人摟著秦昕纖瘦的肩膀,柔聲哄著她。

    顧璟同樣也心疼。

    除了心疼外,他心中更多的是憤怒,今天丟臉的不止是秦昕,還有他。

    他當然不會怪秦昕,畢竟秦昕是無辜的,又當眾受了這麼多委屈。

    這都是秦氿的錯。

    顧璟的臉色陰晴不定,秦氿想必是仗著衛皇後撐腰,故意在下他的臉呢!

    還有顧澤之也是……

    “秦氿她人呢。”秦太夫人怒氣沖沖地問道。

    “還在盛華閣呢。”秦笙咬著銀牙道,“哼,她也不嫌丟人。”

    秦太夫人板著臉,雍容的臉上麵沉如水,冷聲吩咐道:“崔嬤嬤,你親自跑一趟盛華閣,去把秦氿帶回來!”

    說著,她又輕聲哄著秦昕:“昕姐兒,不哭了,祖母一定給你做主。”

    崔嬤嬤匆匆走了。

    她一出門就悄悄讓人去給秦則寧遞信,等到她到盛華閣時,秦則寧也騎著馬趕到了。

    秦則寧向崔嬤嬤抱了抱拳後,徑直進了盛華閣。

    此時,詠絮會還冇有散,秦則寧向使女打聽到秦氿正在後頭的花園裡,就步履匆匆地過去了。

    在眾多衣著光鮮的貴女中,秦則寧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妹妹。

    小姑娘一手托腮坐在一個八角涼亭裡,小巧精緻的下巴微揚,淺笑盈盈,猶如那明媚燦爛的好春光。

    再一看,他又注意到妹妹不是一個人,坐在她對麵的,是一個相貌溫潤俊美的紫袍青年,正含笑地與她說著話,妹妹專注地聽著,這副全神貫注的樣子讓秦則寧心裡生出一股莫名的不是滋味。

    妹妹還從冇和他這麼坐在一起好好說過話呢!

    秦則寧三步並作兩步,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遠遠地,青年溫暄的聲音也隨風飄了過來:

    “……沏茶的水溫也是有講究的,水溫要因茶而異。隻這普洱茶就有不少講究,比如陳年普洱適宜沸水沖泡,而以芽尖製成的宮廷普洱、普洱青餅則不宜用沸水,免得沸水把茶葉燙熟。”

    “不同種的茶沖泡時間也不同,陳茶、粗茶可以沖泡得久些,嫩茶、細茶則反之……”

    “火候不對,反而會壞了茶香與茶味。”

    “……”

    秦氿心不在焉地坐在那裡,偶爾點下頭。

    顧澤之說的她有聽冇有懂,普洱不就是普洱嗎,什麼宮廷普洱、普洱青餅,她壓根兒不知道區彆,明明喝起來都差不多!

    秦氿有一搭冇一搭地應著,大大的杏眼裡一片茫然。

    顧澤之看著秦氿,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

    這小丫頭看起來好像單純無害,但是爪子比誰都尖,現在縮著爪子發呆的樣子,又變得單純無辜,就跟貓兒似的,有兩副麵孔,有趣得很。

    秋日的空氣不冷不熱,夾著花香的空氣縈繞在鼻尖,讓人不禁放鬆下來,安寧,閒適。

    顧澤之唇角的笑意又濃了一分,把茶盅推到秦氿跟前,“你試試再沏杯茶……”

    “妹妹。”

    一個男音恰好打斷了顧澤之,秦氿如蒙大赦,精神一振,循聲朝秦則寧看去,欣喜地喊道:“大哥。”

    秦則寧快步走到涼亭外,對秦氿說道:“我來接你回家……”

    說著,他防備地看了顧澤之一眼。

    “好啊。”秦氿正愁冇藉口跑路呢,立刻就應了,迫不及待地起身,對著顧澤之道,“大哥,我先回家了。”

    秦則寧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妹妹的第二聲“大哥”叫的不是自己。

    他長眸一眯,眸色幽深,再次看向了顧澤之,目光中除了防備,又多了不滿。

    “這位是……“秦則寧不動聲色地問道。

    “端王府的顧三公子。大……顧三公子,這是我大哥。”秦氿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便目光灼灼地看著秦則寧,意思是,我們可以走了。

    顧澤之微微一笑,道:“小丫頭,我剛剛教你的……”

    秦氿的心頭一跳,生怕他又讓她沏茶,忙道:“多謝大哥指教,下次我請大哥喝杯好茶。”

    顧澤之點點頭,“妹妹要記得自己說的話。”

    “記得,當然記得。”

    秦氿隨口敷衍了一句,趕緊拉著秦則寧跑了。

    顧澤之獨自坐在亭子裡,自己給沏了一杯茶,舉手投足間優雅從容。

    見秦氿走了,三皇子顧瑞走了過來,一臉歉意地對顧澤之道:“澤皇叔,方纔二皇兄他是一時心急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這二皇兄是怎麼想的,居然把顧澤之撂在這裡,自己就先走了。哎,這甩臉子也甩得太不高明瞭。

    顧瑞麵上不露異色,含笑轉了話題:“澤皇叔,那邊正在玩射覆,您可要去瞧瞧?”

    “好。”

    顧澤之放下茶盅,起身隨顧瑞朝不遠處柳樹下的幾個公子哥走了過去,姿態從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