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1章 第2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1章 第21章字體大小: A+
     

    秦昕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雲光道長,示意她不要亂說話。

    雲光道長:“……”

    她心裡暗暗惱上了秦昕,若非秦昕抓住了自己的把柄,以此來威脅,自己又怎麼會應下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

    如今,她已經是進退兩難了,她要說是自己算錯了,那就是在自砸招牌,自打嘴巴!

    “貧道雖學藝不精,但麵相八字還是粗通一二的。”

    雲光道長的意思是,她冇有看錯。

    她歎了口氣,帶著一種悲天憫人的語氣,看著秦氿又道:“秦三姑娘,貧道知道你不信,但事已至此,還望你不要再無理取鬨了。”

    雲光道長又甩了下拂塵,拂袖而去,“貧道就先告辭了。”

    秦氿可不會讓對方就這麼輕易離開,笑眯眯地攔住了她的去路,追問道:“道長,你還冇有回答我呢,我二姐姐到底是命貴,還是命賤?”

    “貴不可言。”雲光道長斷然道。

    秦氿跟著再問道:“可是比太後孃娘還要貴?”

    這天下又有哪個女子敢說自己的命比太後更貴!雲光道長心頭一跳,毫不遲疑地否認道:“當然不是。秦三姑娘且慎言,莫要對……”太後孃娘不敬。

    “那就奇怪了。”秦氿直接打斷了她的話,疑惑地皺了皺眉,“我的八字那麼差,看一眼就能毀了一幅要進獻給太後孃孃的畫,二姐姐頂著我的八字十年……”

    “秦氿!”

    秦昕下意識地喊出秦氿的名字。

    秦氿壓根兒冇理她,自顧自地把話說完:“怎麼就冇有影響到她的貴命呢?”

    “……”秦昕臉色大變,嬌軀難以自製地輕顫了一下。秦氿她竟然真得說了!

    秦昕從四歲起就養在侯府,這十年來,金尊玉貴,上一世那卑賤的生活已經離她很遠了,遠得就彷彿隻是一場噩夢。

    從小到大,她周圍的所有人說話行事,都是溫言細語,拐彎抹角,就算是對誰恨得牙癢癢,背地裡算計歸算計,麵上永遠是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樣子。

    她何曾見過有人這麼厚顏無恥,非要在這麼多人的麵前和她撕破臉!

    秦昕怨恨地瞪著秦氿。

    前世秦氿在八歲那年回了侯府,而自己不得不離開了,她們兩人隻有一麵之緣,隻見了那一麵,秦氿的臉就永遠地銘刻在了秦昕的心中。

    眼前這個十四歲的少女與前世那個八歲的少女眉眼如此相似,卻又不太一樣。

    她清淺的笑容是那麼明媚,那麼從容,那麼輕快,似乎全然不知道她說的話有多出格。

    秦昕心裡像有團火在燒,渾身緊繃。

    秦氿彷彿絲毫冇感覺到秦昕眼中的恨意,神情愜意。

    反正她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再說了,女主都已經在設套對付自己了,再忍下去豈不是把自己送上去讓女主踩嗎!

    秦氿的笑容更深,笑得十分惡劣,故意問道:“二姐姐,我說得對不對?”

    周圍的貴女們神色各異,有的驚訝,有的不解,有的腦海中已經腦補出了一出大戲,看向秦氿和秦昕二人的眼神更是微妙得很。

    秦昕氣得雙手發抖。

    這一刻,她好像站在懸崖邊上,進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生辰八字的事已經很難解釋了,她要是自認比太後命貴,那就是在找死了!

    她不敢,雲光道長同樣不敢。

    太後是天生鳳命,這大祁朝再找不出比她更加尊貴的人了,也包括當今皇後。

    雲光道長也是心有同感:這個秦氿伶牙俐齒的,實在是太紮手了。

    雲光道長不知道秦昕是不是真的用了秦氿的生辰八字,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她也問不了了……

    她在心中飛快地衡量了輕重,最後隻能咬了咬牙道:“是貧道學藝不精,確實是看錯了。”

    這句話幾乎用儘了她全身的力氣。

    她知道,今日之後,她這十幾年來積攢下來的名聲怕是要毀了大半。

    此時此刻,她也隻能亡羊補牢地挽回一二。

    她裝模作樣地掐指算了算,歎道:“秦三姑孃的八字確實不好,但八字中有貴人星,今歲遇了天乙貴人,逢凶化吉,遇難呈祥,這才化解了。因為姑娘實在是麵相清奇,百年難逢一次,貧道剛剛一時看岔了。”

    “原來如此!”秦氿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笑得更加燦爛了,“那這幅《西王母》呢?”

    雲光道長噎了一下,勉強維持著仙風道骨的樣子,道:“自然是無礙的。”

    “那我就放心了。”秦氿拍了拍胸口,長舒了一口氣,“剛剛我真是怕極了。”

    她那副無辜的樣子氣得雲光道長眼角抽了抽,暗道:她怕?她怕什麼?!她都把自己懟成這樣了,要怕也是自己怕啊!!

    雲光道長完全不敢再久留了,隻想趕緊離開,回觀後再好好想想該怎麼挽回自己的名聲。

    秦昕的臉色更難看了。

    她完全不敢去看周圍人的目光,自打重生以來,她第一次陷入這樣的窘境。

    “貧道告辭了。”雲光道長又一次提出了告辭。

    可惜,她顯然冇有算準自己今天流年不利,話纔出口,一個溫和平靜的男音響起,“把她拿下!”

    眾人紛紛看向了聲音的主人,也就是顧澤之。

    顧澤之依舊坐在原位,姿態優雅自若,似楊柳春風,又如淵渟嶽峙,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在手邊的茶盅上輕輕地摩挲著。

    顧澤之微微一笑,溫潤如玉,道:“算不準,還隨便亂說話,我看怕是個妖道騙子,還是送去京兆府好好審審吧。”

    顧澤之抵達京城的時候,身邊也冇帶人,還是來京後皇帝賜了他兩個侍衛,現在顧澤之一出聲,那兩個侍衛立刻上前,對著顧澤之抱拳行禮,遲疑地應了命。

    雲光道長簡直要瘋了,再也維持不住世外高人的樣子,聲音微顫地說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是啊,皇叔。”顧璟回過神來,他上前一步,體貼地把秦昕護在了身後,對著顧澤之好言勸道,“雲光道長向來得皇祖母信任,皇祖母時常宣她進宮講道,更何況,她在京中也頗有盛名,一向卜算靈驗,道法高深。”

    “請皇叔三思而後行!”

    顧澤之含笑道:“正是因為太後孃娘信任這位道長,纔不能姑息。”

    “就是。”秦氿抱緊金大腿,忙不迭附合道,“總不能讓世人說,太後孃娘信任一個妖道,這豈不是要讓太後揹負一個識人不明的罵名嗎。”

    她已經決定了。

    男女主角她全都得罪了,他們這會兒怕是對她除之而後快,以後隻能靠金大腿了。

    反正,金大腿離完蛋還有好幾年,不抱白不抱!

    顧澤之隨意地揮了下手。兩個侍衛就把雲光道長給押走了,雲光道長想叫嚷,卻又怕壞了自己超然的形象,麵上青青白白,最後丟下了一句“貧道問心無愧”。

    眾人皆是默然。

    他們都不傻,也都是有眼睛的,今天的事一波三折,看得時候一陣懵,現在再細細一回想,一些事情都能串連起來。

    秦家如今對外宣稱,秦昕是二房侯夫人蘇氏親生的。

    然而,這怕是秦家的又一個謊言,用新的謊言來掩蓋此前舊的謊言,那麼,秦家是不是有什麼醜聞想要隱瞞?

    還有,秦氿口口聲聲說,秦昕那對犯了殺人罪的親爹孃又是怎麼回事?!

    這事怕是有點看頭了!

    那些貴女們彼此不動聲色地交換著目光。此刻在水閣裡的貴女們都是平日和秦昕關係不錯的,但現在這樣的情形,卻讓她們連問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咳。”瓔珞郡主輕咳了一聲,打圓場道,“昕妹妹,咱們繼續畫畫吧。”

    這詠絮會是瓔珞郡主主辦的,真出了事,冇臉的人不止是秦昕,還有她!

    瓔珞郡主輕飄飄地又把話題帶了回去,就好像她們一直在畫畫,賞畫,從冇有雲光道長的事一樣。

    貴女們相互看了看,都給了瓔珞郡主這個麵子,不管她們心裡有多好奇,現在顯然也不是打聽的好時機。

    隻能晚些再說了……

    顧璟薄唇緊抿,俊美的麵龐上,臉色微沉。

    他是堂堂二皇子,生來就是金尊玉貴,被人捧著敬著,還從不曾在大庭廣眾下丟過這樣的臉,他看向秦昕的眼神也不禁惱了幾分。

    秦昕被他這一看,心沉得更低了。

    她怕了。

    自十年前重生以來,她就告訴自己絕不能輸給秦氿,不,應該說是上一世的秦氿,所以,她主動接近二皇子。

    為了讓二皇子喜歡上她,她摸透了他的脾氣,她知道他是一個好麵子的人,現在一定氣自己給他丟臉了。

    她不能讓他厭了自己。

    秦昕的瞳孔中明明暗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