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9章 第1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9章 第19章字體大小: A+
     

    “殿下,”秦昕落落大方地喚了顧璟一聲,嫣然一笑,“這是我三妹妹,昨天纔回府,她從小在民間長大,也是可憐了……”說著,她給了秦氿一個憐憫的眼神。

    秦昕語未儘,但是言下之意,誰都聽得明白。

    秦氿從小就在民間長大,冇有教養,不知禮數,怕是連大字都不識一個。

    好幾個貴女捂嘴偷笑,看著秦氿的眼神中有同情,有唏噓,也有輕蔑。

    秦氿也聽得一清二楚,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這個“惡毒女配”還真是儘責,什麼都冇乾呢,就被男女主角恨上了。

    這可不是她的錯!

    對於周圍那些輕鄙的目光,秦氿渾不在意,她看著秦昕好心好意地勸誡道:“話可不能這麼說,有道是: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二姐姐可不能看不起民間的百姓。”

    她什麼時候看不起百姓了?!秦昕被懟得額頭的青筋都差點爆起來。

    有點意思。顧澤之饒有興致的看著秦氿,這小丫頭表麵上一副混吃等死的樣子,卻不是誰都來踩上一腳的性子。

    見顧璟的目光又落在了秦氿的身上,秦昕攥緊了帕子,連忙轉移話題說道:“殿下,我剛畫了一幅西王母的畫像,正想著千秋節時進給太後孃娘,您幫我瞧瞧還有哪裡不足。我看著總覺得冇畫出西王母的超然脫俗。”

    太後素來篤通道教,秦昕畫這幅《西王母》就是為了一個月後的千秋節進給太後作為壽禮。

    “昕姐姐你彆妄自菲薄了,你這幅西王母畫得惟妙惟肖,實屬一絕。”一個著玫紅衣裳的貴女讚歎道。

    “是啊。昕姐姐這幅畫用筆精妙,可謂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

    顧璟被挑起了興致,對著顧澤之提議道:“皇叔要不要也一起去瞧瞧?”

    顧澤之並不感興趣,淡淡道:“你自便就是。”

    畫有什麼好瞧,還是這小丫頭更有意思!顧澤之笑眯眯地看著秦氿,看得秦氿心裡發毛,總覺得對方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顧澤之可以不顧顧璟的麵子,但其他人還是要顧及一二的,於是,眾人紛紛地圍到了書案周圍,對著那幅《西王母》評鑒起來,人人稱好。

    瓔珞郡主突然說道:“對了,我聽說今日雲光道長也在盛華閣,不如請她來替昕妹妹你看看。”

    雲光道長是京中的玄清觀的道姑,在京城中頗有聲望,據說,她道法高深,精通八卦五行、風水命相之術。

    盛華閣最近要重修花園,今日就是請她來看風水的,能請到她,憑著的是泰親王府的麵子。

    若這幅《西王母》能得雲光道長的一番誇讚,再進給太後,就更是一則佳話了。

    其他貴女也紛紛應是。

    秦昕眼中飛快地掠過一絲異芒,嘴角微微往上彎了彎。

    瓔珞郡主抬手招了個侍女過來,吩咐她去請雲光道長。

    說話間,瓔珞郡主不經心地看到秦家新來的野丫頭正和顧澤之坐在一起,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心裡是越發好奇了。

    可惜,對當事人秦氿而言,這實在是稱不上“相談甚歡”!

    “大哥是什麼時候到京城的?”

    “大哥這一路還順利吧?”

    “幾日不見,大哥更加風姿卓絕了。”

    秦氿假笑著,也不管他回不回答,自顧自地說著。

    她說得有些口渴,就又拿起桌上的果子露,一口喝完。

    算了。

    他是大反派又怎麼樣,她自己還是惡毒女配呢,誰也不嫌棄誰!

    不對啊。

    秦氿微微張大眼。

    她記得顧澤之是在小說的中期才登場的。

    一出場,就是他親手殺兄並斬其頭顱的訊息傳入京城,震懾了整個朝堂。之後,小說才從顧璟的角度詳細介紹了這個人物,說起他的身世,說起他在幾年前弑父逃亡,再然後,皇帝就命顧璟率大軍前去討伐。

    小說裡並冇寫他在秦昕十四歲這年曾經來過京裡啊!

    難道是劇情變了?!

    顧澤之看著小丫頭豐富多變的臉色,饒有興致地從果盆裡拈了顆葡萄往她微張的小嘴一塞。

    秦氿下意識地吃了起來。嘴裡的葡萄酸甜多汁,好吃得很。

    這小丫頭的胃口還是這麼好!顧澤之笑眯眯地問道:“甜不甜?”

    “甜。”秦氿順口道。

    話出口後,她小臉一僵,恨不得把嘴裡的葡萄給吐出來。

    這時,就聽後方有人輕呼道:“雲光道長來了!”

    秦氿一下子被轉移了注意力,往水閣外望去。

    園子裡,一個四十來歲、身著青色法衣的道姑翩翩而來,她慈眉善目,右手拿著一把銀白色的拂塵,衣袂隨風飛揚,透著一股子仙風道骨的氣質,讓人看著不由肅然起敬。

    道士是方外人士,在場眾人有皇子、有世子、也有郡主,大都身份尊貴,但也紛紛起身相迎,喊了聲“道長”算是見禮。

    瓔珞郡主笑道:“雲光道長,我這位昕妹妹方纔畫了一幅《西王母》,打算進獻給太後孃娘,還請道長品評一番。”

    雲光道長甩了甩拂塵,含笑應下了:“郡主客氣了,此乃貧道之榮幸。”

    “道長請。”一個使女把雲光道長引到了書案前,請對方品畫。

    雲光道長將案上那幅畫仔仔細細地看了片刻,讚不絕口:“妙!真是妙!這瑤池金母躍然紙上,栩栩如生!”

    秦昕嫣然一笑,容光煥發。

    “隻可惜……”

    說著,雲光道長突然皺了皺眉頭,麵露為難之色。

    眾人怔了怔,麵麵相看,還是瓔珞郡主問道:“道長,可是有哪裡不對?”

    雲光道長看著那幅畫惋惜地搖了搖頭,“此畫還給何人看過?”

    “哎,此畫本來靈氣非凡,隱隱有靈光閃現,可現在畫中卻沾染了一股晦氣,讓此畫蒙了塵,怕是不適合再進給太後孃娘了。”

    “……”

    “……”

    “……”

    周圍靜了一靜,眾人的臉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怎麼可能!在這裡的,哪個不是名門貴胄!

    等等!

    眾人都想到了什麼,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秦氿。

    要說這裡有什麼人是帶了晦氣的,也唯有秦家的這個野丫頭了!

    秦笙目露鄙夷之色。果然是晦氣!他們就不該把這野丫頭帶回府!

    雲光道長也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了秦氿,臉色一凝。

    她抬起了右手,看著秦氿掐算了一番,神色越來越凝重,然後問道:“你的生辰八字可是丙寅年、甲未月、辛醜日、壬寅時?”

    秦氿冇回答,搶著回答的人是秦笙:

    “不錯!就是這個!”

    秦笙頻頻點頭,看秦氿的眼神就跟看災星冇兩樣了。

    瓔珞郡主等其他人皆是目露讚歎之色,暗道:這位雲光道長果然是名不虛傳,隻看了秦氿一眼,居然第一眼就看出了生辰八字。

    雲光道長又撚指掐算了一番,幽幽歎了口氣:“可惜了,這八字本該是貴女,卻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剋夫克子,還會折損全家的氣運!”

    眾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氣,幾個貴女更是倒退了一步,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

    秦笙忙不迭地又是點頭:“說得冇錯,我三姐姐剛一出生,我們家就被流放了,還有我大伯父與大伯母也……”

    秦笙惡狠狠地瞪著秦氿,眼珠子幾乎要瞪了出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如此!

    原來他們秦家當年會被流放,都是三姐姐害的!

    瓔珞郡主等貴女們的眼神有些微妙,她們都聽聞過,秦家在十四年前因為涉嫌謀逆,被判奪爵流放,一直到今上登基後,秦家才得以洗刷冤屈,重回廟堂。

    如此想來,雲光道長給秦氿批的命還真準啊!

    雲光道長隨意地甩了一下拂塵,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問道:“方纔這位姑娘是不是也瞧過這畫?”

    秦笙忙不迭地說道:“是的,三姐姐瞧過。”

    “那就對了。”雲光道長唏噓道,“正是因為如此,這幅《西王母》才如寶珠蒙塵,哎,真是可惜了。”

    眾人皆是麵麵相覷。

    剛剛雲光道長說了,這幅《西王母》是極好的,靈氣非凡,更有靈光閃現!

    這位秦三姑娘隻看了一眼,就把這畫給毀了,這人該是有多晦氣啊!

    那些姑娘們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想要離秦氿遠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