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7章 第1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7章 第17章字體大小: A+
     

    “……”蘇氏差點冇拍桌,死死地捏著帕子,保養得當的素手上指甲有些泛白。

    要是真這麼做,有了夏蓮的教訓在前,以後菀香院的那些下人麵前,她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秦氿臉上笑眯眯的,一臉無辜地問道:“二嬸不會是捨不得吧?”

    她捨不得?她有什麼捨不得呢!這不是擺明瞭再說是她讓下人們慢待秦氿的嗎?!蘇氏的胸口隱隱作痛,她死死地捏著手上的帕子,幾乎從齒縫裡擠出聲音,說道:“這等欺主的下人,是該掌嘴!”

    於是,一盞茶後,一頭霧水的夏蓮就被帶到了榮和堂外的庭院裡跪下了。

    “啪!啪!啪!”

    竹板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夏蓮的麵頰上。

    夏蓮聲嘶力竭地發出求饒聲,聲聲淒厲地迴響在空氣中,傳遍了整個榮和堂。

    這一下下板子也如同打在了蘇氏的臉上般,蘇氏臉色發白,麪皮生疼。

    等到秦氿再回到菀香院時,院子裡好像是變了天似的,下人們看著她時,全都是誠惶誠恐,冷汗涔涔,就怕那竹板下一個就對準了她們。

    對此,秦氿全不在意。

    她回房換了一身衣裳,等到了辰時三刻,就隨秦昕、秦笙姐妹倆出發去了盛華閣。

    盛華閣是泰親王府的產業,位於城南的和裕街,平日裡也頗受京中顯貴人家的喜愛,時常來這裡品茗賞花。

    詠絮會一季隻辦一次,京中貴女們都以得到詠絮帖為榮。

    盛華閣的使女檢視了錦心帖後,就把秦家姐妹三人領了進去。

    穿過臨街的茶樓,後麵就是一個小花園,這花園雖小,亭台樓閣應有儘有,佈局雅緻。

    十月初,秋意漸濃,園子裡百菊怒放,一片姹紫嫣紅。

    園子裡的東北角,是一個八角涼亭,亭子裡已經坐了不少姑娘,衣香鬢影。

    她們中的大部分人都認得秦昕與秦笙,親親熱熱地彼此見了禮,但當她們的目光落在麵生的秦氿身上時,眼神就變得微妙起來。

    這幾日,她們或多或少都聽說了,忠義侯府秦家認了一個從鄉裡來的姑娘,據說是早年走失的,由皇後孃娘作主讓秦家接了回去。

    她們不禁麵麵相覷,心道:莫非這就是傳聞中的“那一位”?

    “昕妹妹,這位是……”泰親王府的瓔珞郡主看著秦氿,語調親昵地問秦昕道。

    “這是我三妹妹,單名一個‘氿’字。”秦昕落落大方地介紹身側的秦氿,“是皇後孃娘賜的名。”

    果然是她!

    那些貴女們三三兩兩地交換著目光,皆是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

    原來還真是個鄉巴佬!就連個正經的名字都冇有,還要皇後孃娘來取。

    秦家真是倒黴!

    她們看著秦氿的目光裡帶著幾分打量、幾分居高臨下,就像是在看一個新鮮的小玩意似的。

    對於這些高高在上的貴女而言,秦氿即便出身高貴,可她長於鄉野,就註定與她們有一層不可磨滅的隔閡,永遠也不可能融到她們的圈子裡。

    說得難聽點,京城中但凡叫得上號的人家都不會娶秦氿這樣的姑娘!

    “……”秦氿一陣默然。

    她不由想到,小說中原主剛被找回來的時候,應該也是這樣的吧。

    原主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冇有學過琴棋書畫,也冇學過儀態舉止,更不懂得交際應酬,在驚才絕豔的秦昕襯托下,變得更加無所適從。

    這把本就絕望的原主推向了另一個地獄。

    但是,秦氿不是原主。

    她是不想摻和到原劇情裡,但也不意味著,誰都能來踩她一腳。

    秦氿毫不避諱地朝瓔珞郡主回望了過去。

    她的杏眼漂亮極了,弧度優美,睫毛又長又密,映得那漆黑如墨玉的瞳孔又清又亮,彷彿雨後碧空如洗的藍天。

    瓔珞郡主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是略顯驚訝。

    她原以為這個秦氿不過是個鄉野長大的野丫頭,在她堂堂郡主麵前,必會畏畏縮縮,小家子氣得很,可是眼前的少女卻與她想象得迥然不同。

    清雅中透著幾分靈動,落落大方。

    秦氿這副氣定神閒的樣子讓一些打量的目光變得意興闌珊。

    她們乾脆不再理會秦氿,聚在一起說說笑笑,渭涇分明。

    陸陸續續地,又有不少姑娘到了。

    她們看到秦氿這張陌生的麵孔都會打聽一二,然後,就遠遠地避開了她,彷彿是怕沾染上她身上的“鄉野氣”。

    那些貴女們或是賞花,或是閒聊,或是聽曲子,或是玩著投壺,言笑晏晏。

    而秦氿則獨自一人靠在亭子的欄杆處,悠然自得地喂著池中的魚兒。

    她既然回到了秦家,早晚都避不開這種局麵。所以,昨日秦笙“約”她來此時,哪怕明知秦笙是想讓她丟臉,她也冇有拒絕。

    她隻是回秦家而已,又不打算把自己關起來一輩子不見人。

    誘人的魚食一拋入水池中,就有一尾尾金魚甩著尾巴蜂湧而來搶食,池麵上隨之蕩起了陣陣漣漪。

    “三姐姐怎麼在這裡喂起魚來了?”這時,秦笙儀態大方地走了過來,笑道,“二姐姐正在那邊作畫呢,三姐姐不去瞧瞧嗎?”

    “咱們都是姐妹,就算三姐姐自慚形穢,也該去瞧瞧,不然,旁人還以為咱們姐妹不和呢,三姐姐你說是不是?”

    秦笙雖然笑吟吟的,但話中對秦氿的鄙夷顯然而易見,周圍的幾個貴女也聽到了,興味盎然地交換著眼神。

    “四妹妹說的是。”秦氿把最後一把魚食拋了出去,正色道,“咱們姐妹確實不和。”

    秦笙的笑容霎時僵在了臉上。

    不遠處,一個穿藕色衣裳的姑娘忍不住“噗哧”一聲輕笑了出來。

    秦笙的臉色更僵了,硬邦邦地說道:“你到底去不去?”

    秦氿拍了拍手上的魚食殘渣,笑眯眯地說道:“不去。”

    秦笙:“……”

    秦笙一口氣憋在肚子裡,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不想在這麼多人麵前失態,心裡隻覺得這人果然討厭!

    秦笙惱怒地看著她,又一次問道:“你到底去不去?”

    “不……”秦氿慢悠悠地吐出了這個字,目光不經意間瞟過左前方,看到了正從茶樓方向走來的幾道身影。

    七八個衣著光鮮的公子哥朝這邊走來,個個都是俊逸不凡。

    秦氿本來隻是隨意地掃了一眼,卻看到了走在最前麵的幾個公子中有兩道熟悉的身影,一個是二皇子顧璟,而走在最中間的卻是蕭澤!

    秦氿怔了怔,瞪大了眼。

    那確實是蕭澤!

    他錦衣玉袍,頭髮以紫金冠束起,容貌俊美,氣度從容,唇角噙著一抹淡淡的淺笑,負手緩行,那閒適的步履間透著幾分雍容,幾分優雅。

    秦氿望著他那一慣溫和、極具欺騙性的俊臉,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騰地站了起來,笑眯眯地對秦笙說道:“好啊。”

    這一下,換作秦笙愣住了。

    她還以為又會被秦氿拒絕呢!這秦氿想一出是一出的,莫不是腦子壞掉了?

    冇等她回過神,就聽秦氿已經急切地催促道:“還去不去?”

    秦笙生怕她又反悔,忙道:“走吧!”

    姐妹倆纔剛邁出亭子,後方不知是誰發出了一聲輕呼,“快看,是二皇子殿下……”

    秦笙停下了腳步,想要回頭,秦氿催促道:“快走啦!”

    說著,秦氿加快了腳步,把秦笙甩在了後頭。

    秦笙:“……”

    秦笙拿她冇辦法,隻能快步追了上去。

    池塘的對麵是一個兩層的水閣,七八個貴女正聚在水閣中,圍在秦昕的周圍。

    秦昕站在一張紅漆木大案前,剛收了筆,把羊毫筆放在了筆擱上。

    一幅西王母的畫像鋪呈在案上,那畫上的西王母頭戴五鳳冠,長眉細目,雍容端莊,一派仙風道骨的風範。

    幾個貴女圍在一起評著畫:

    “昕姐姐這幅畫畫得真好,王母娘娘端莊慈祥,觀之可親而又可敬。”

    “是啊,一股悲天憫人之氣撲麵而來。”

    “昕姐姐的畫藝又精進了!”

    “……”

    讚譽之詞此起彼伏。

    “三妹妹,”秦昕似乎這時才注意到秦氿過來,抬頭含笑道,“我剛剛還在找你呢。你怎麼不和我們一塊兒玩呢。”

    秦氿笑而不語。

    秦笙迫不及待地說道:“二姐姐,二皇子殿下來了。”

    說著,她瞪了秦氿一眼,都怪秦氿跑得太快,不然她就能把她二皇子殿下領過來了。

    秦昕的眼睛一亮。

    自打二皇子在江臨行宮被皇帝下令禁足後,她已經很久冇有見到他了。

    她不動聲色地瞥了秦氿一眼,目光幽深。

    她現在,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顧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