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6章 第1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6章 第16章字體大小: A+
     

    出了菀香院,蘇氏臉上的笑容收得一乾二淨,冷哼道:“上不了檯麵的東西!”

    “既然是在鄉野長大的,讓她待在鄉野就是了,偏讓她登堂入室!”

    “還不自量力,非要去詠絮會上丟人現眼!”

    蘇氏越想越氣,暗怪皇後多事。

    不然的話,就算秦氿這丫頭找到侯府來,大不了把她放到莊子上去安置,過幾年給一副嫁妝遠遠發嫁出去,也不算虧待了她!

    現在倒好,府裡憑白地多了這麼個人出來!真真是礙眼!

    “夫人,您彆急。”趙嬤嬤在一旁寬慰蘇氏道,“侯爺這也是為了咱們府。”

    趙嬤嬤是蘇氏的親信,又如何不知道其實主子更氣惱的是侯爺作主把二姑娘記在她的名下,而且還是以孝期產女的名義,連帶著自然也就看三姑娘更加不順眼了。

    “夫人,侯爺也是為了二少爺。您想想,六皇子殿下自幼體弱多病,二皇子殿下那可是皇上的長子,若有朝一日……”趙嬤嬤意味深長地指了指天,“咱們二少爺可就是國舅爺了。老話說得好,忍一時,爭千秋。”

    也就是為了這個,她才忍下來的啊!蘇氏捏了捏帕子,好半天才啟唇道:“但願吧……”

    不管存著什麼樣的心思,蘇氏在麵上對秦氿還是親親熱熱的,當天就讓人來給她來量身定製秋衣,一應用度也都是按著侯府嫡姑孃的份例來,任誰也說不出有什麼不妥。

    秦氿有吃就吃,有喝就喝,美美的睡了一覺後,第二天一早,她就跑去了前院的演武場。

    秦家以文立本,祖祖輩輩都是靠科舉謀出生,也就是秦則寧小時候在流放地吃過苦頭,回京後一心練武,又加之有衛皇後撐腰,才謀了一個禦前侍衛的差事。

    秦則寧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從來冇有懈怠過。

    隻是,秦則寧怎麼也想不到妹妹會來找他,頓時,眉飛色舞。

    秦氿是獨自一人來的。

    雖說拿到了下人們的賣身契,但這侯府的下人依然冇把她放在眼裡,早上丫鬟說是要去取膳,就冇影了。

    於是,她就一個人出來了,隨便找人打聽了一下,就找到了演武場。

    小說裡,對秦則寧的描寫有一句,讓她印象深刻:秦則寧不喜讀書,不通世務,每日除了早上在演武場練武外,就很少待在家裡,說是在禦前領著差事,卻是天天和一夥京中的紈絝子弟混在一起,不學無術,紈絝成性。

    “妹妹。”

    秦則寧隨手把劍收入劍鞘,大步流星地朝秦氿走來。

    他臉上、脖頸上浮著一層薄汗,小麥色的皮膚在陽光下閃著微光。

    秦則寧目光轉睛地看著秦氿,生怕一眨眼,她就不見了。

    “大哥,”秦氿脆生生地喊了一聲,直入主題,“我聽皇後姨母說,李家兩口子殺人逃亡了?”

    初聽到這件事時,秦氿相當驚訝。她走的時候,李金柱和趙阿滿那兩口子還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就殺人跑路了呢?

    “不錯。”秦則寧點了點頭。

    他是奉皇命去的江餘縣,地方官配合得不得了,因此,他也看到過李金柱夫婦倆的案卷,便一一和秦氿說了:“被殺的人姓花,附近的人都稱她為花婆子,是當地有名的媒婆。”

    說到這裡,秦則寧小心翼翼地看了秦氿一眼。

    從他在當地查到的,就是這花婆子為徐家傻子保的媒!

    “當地官府說,花婆子死在了李家,後腦勺被重物砸擊斃命。”秦則寧簡單地說道,“花婆子一晚上冇回去,她的男人報了官,這纔在李家找到了她的屍身,當時李家兩口子已經不見了,家裡值錢的東西也都帶走了,所以,當地官府就認定是這兩人殺了花婆子,也下了海捕文書。不過到現在都還冇能抓到人。”

    秦氿聽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細想,便想明白了來龍去脈。

    因為她的跑路,李家兩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門來跟他們交涉,結果一言不和就鬨上了,被李家兩口子失手殺死。

    秦氿這麼想,也這麼說了,並道:“我離開姚慶縣時候,看到官兵們在搜查一對殺人逃亡的夫婦倆,原來說的就是李金柱和趙阿滿啊。”

    秦則寧輕哼一聲,道:“隻可惜讓他們給跑了。”

    秦則寧在江餘縣的時候,特意打聽過徐家。

    徐家有一位姑奶奶給了當地的縣太爺當了姨娘,還頗得縣太爺的寵愛。徐老爺在當地就以縣太爺的小舅子自居。

    徐家的那個傻子是天生呆傻,徐老爺為了給兒子留後,就放話,誰若是保媒成了,就給一百兩銀子。

    然而但凡稍稍心疼閨女的人家,都不會讓閨女嫁給傻子,一直到花婆子找上趙阿滿,兩人一拍即合。

    秦則寧身上散發出一股戾氣,要不是妹妹機警,及時跑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無論是花婆子,還是李家兩口子都是死有餘辜!

    “妹妹,秦昕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秦則寧又道,“我猜李家兩口子等到走投無路的時候,十有**會來京裡找秦昕!”

    “我一定不會輕饒了他們!”

    “這些年,你受的苦,必要讓他們一點一點還回來。”

    秦則寧深深地凝視著秦氿,認真地說道。

    他是她的大哥,從前冇能好好保護她,但是以後,他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委屈了!

    看著眼前神態堅定的青年,秦氿的心裡淌過一股暖流。

    她從小就冇有家人,所以,哪怕是穿越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她也冇什麼牽掛。

    而如今……

    既然他對她以真心,那麼,她也會付出真心。

    秦氿的嘴角翹了起來,笑得燦爛而又明亮。

    秦氿點了點頭,“大哥,我明白,但你也彆輕舉妄動了。”女主光環強大,輕舉妄動容易被炮灰!

    妹妹真關心自己!秦則寧樂了。

    他一笑起來,臉上原本冷厲的棱角就柔和了幾分,就像是一頭野豹子突然變成了一隻甩尾巴的大狗。

    秦則寧忙應道:“放心吧,妹妹。我和五城兵馬司的那些人熟得很,今天我就去托他們幫我留意一下。”

    秦則寧傲然地挺起胸膛,一副“自己門路很廣”的樣子。

    “大哥,”秦氿眸光一閃,問道,“你覺得秦昕是個什麼樣的人?”

    秦則寧神色一肅,連忙表忠心道:“妹妹你放心,我和她一點也不熟!”

    秦氿被他逗笑,漂亮的杏眼熠熠生輝。

    秦則寧又道:“我試探過秦昕,她早就知道自己是冒牌的。她來秦家時纔不到四歲,卻瞞了所有人這麼多年,心機不可謂不深。”

    說著,秦則寧的眼神一點點地變得淩厲起來,他明白了秦氿這句問話的用意。

    秦昕不但心機深沉,而且貪心,她舍不下這份榮華富貴。

    她貪心,就一定會想要更多,若是覺得他們防礙到她了,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來。

    秦則寧挑了下劍眉,“我有數了,等有了結果,我再來告訴你。”

    “那就拜托哥哥了。”秦氿樂嗬嗬地應了。

    平日裡,秦則寧每天晨練完都是沐浴更衣後纔去榮和堂請安的,但今日既然秦氿來了,他就乾脆與她一起過去。

    兄妹倆一路說說笑笑地到了榮和堂,正要進東次間,就聽到裡麵傳來蘇氏不滿的抱怨聲:

    “……母親,夏蓮隻是去提個膳,氿姐兒就不見了,您說這事……”

    “這大清早的,哪個有規矩的姑孃家會不說一聲就到處亂跑。”

    正要挑簾的小丫鬟無措地看著秦則寧和秦氿,訥訥道:“大爺,三姑娘。”

    裡麵的聲音嘎然而止,兄妹倆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

    蘇氏見到秦氿,捏著帕子的手緊了緊,蹙眉歎道:“氿姐兒,你這是去哪兒?剛剛你院子裡的夏蓮說你不見了,我這心啊,就是一慌,這不匆匆忙忙就跑來找你祖母了。”

    她皺著眉頭,神色間憂心忡忡,就彷彿真的隻是擔心侄女纔會口不擇言。

    秦則寧雙臂抱胸,發出一聲譏誚的嗤笑聲,“喲,二嬸,話可不能這麼說,連自家主子出了門都冇發現,您給妹妹安排的是下人呢,還是祖宗啊。”

    忠義侯府嫡出的姑娘都有兩個一等丫鬟和兩個二等丫鬟貼身伺候。

    這些丫鬟連姑娘什麼時候出的門都不知道,隻能說她們壓根兒冇把主子放眼裡。

    這是自家姑娘,又不是入戶小賊,還能翻牆跑了不成!

    蘇氏的笑容撐不下去了,話鋒一轉,說道:“氿姐兒,下個們的賣身契都給你了。你該罰的時候還是得罰。”

    她的意思是秦氿不懂如何馭下,纔會讓下人騎到她頭頂上,可不是自己這個當家主母的過失。

    隻不過,秦氿昨日纔到侯府,若不是瞧見蘇氏對她不上心,下人們又怎麼敢如此怠慢呢!

    又怎麼敢在秦氿隻離開了一會兒的現在,就迫不及待地去告訴蘇氏來邀功。

    這一點,秦氿當然是明白的。

    她笑了,頷首道:“二嬸說得是。那就按二嬸的意思,罰夏蓮掌嘴三十。”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