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5章 第1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5章 第15章字體大小: A+
     

    “姑娘,小心腳下。”

    馬車在儀門處停穩了,寧嬤嬤攙扶著秦氿從馬車下來。

    秦氿抬手自然地撫了一下褙子的下襬,儀態從容。

    “妹妹。”

    不遠處的秦則寧已經按耐不住了,大步上前,目光怔怔地看著秦氿。

    妹妹的眉眼與記憶中的母親是那麼相似,秦則寧鼻尖發酸,一種自心底油然升起的悸動彷彿在宣告著,他們血脈相連。

    “我是你大哥!嫡親的大哥。”秦則寧的聲音微澀。

    他的親妹妹受了這麼多苦,他卻一無所知,還把仇人的女兒認作妹妹,他這個大哥真是太失責了!

    秦氿眉眼含笑,乖巧地對著秦則寧福了福,喊道:“大哥。”

    看著眼前這個俊逸的青年,秦氿的心情有些複雜。

    秦則寧在小說裡也是個炮灰。

    原主回到秦家後,秦家所有人都視她為恥,唯獨秦則寧這個長兄心疼她,為了她不惜和秦昕翻臉。

    後來,他為了給原主撐腰,去了軍中拚殺前程,最後,戰死沙場。他的頭顱被敵軍掛在城牆上三天三夜,任由風吹雨淋,死後屍骨不全。

    秦則寧是小說裡唯一對原主好的人。

    秦氿的一聲“大哥”讓十八歲的青年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他朗聲道:“妹妹你放心,有大哥在,誰都不能欺負你!”

    “寧哥兒,你胡說些什麼呢。”蘇氏從馬車上下來了,笑道,“咱們家的姑娘,咱們心疼還來不及呢,母親,您說是嗎?”

    秦太夫人這時也下了馬車,聽到秦則寧的這句話,不滿地皺了一下眉,心道:寧哥兒的年紀也不小了,怎麼行事總是這般……輕狂。

    “先去榮和堂。”秦太夫人介麵道,“你二叔三叔和兄弟姐妹們都在等你呢。”最後一句話是向秦氿說的。

    於是,一行人往榮和堂去了。

    秦家的其他人都已經到了榮和堂,見他們進來,一道道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了秦氿,臉上神情各異。

    秦昕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這個有些瘦弱的少女。

    巴掌大小的小臉上,柳眉彎彎,漆黑的杏眼如寶石般明亮生輝。

    幾縷璀璨的陽光柔和地灑在她的臉上、發上、衣裙上,為她周身鍍上一層淡淡的光暈。

    她就像是一朵綻放在春光中的花苞般,半放半待,清新美麗,抿唇一笑時,似有一股春日的芬芳撲鼻而來,而秦昕卻覺得有種氣悶之感。

    秦昕縮在衣袖中的右手死死地握成了拳頭。

    即便是晚了幾年,秦氿這賤人還是回來了!

    她又想要毀掉自己的一生!

    秦昕強忍心底的憤怒,上前親昵地攙扶住了秦太夫人了,嫣然一笑道:“祖母,這就是妹妹吧。”

    她的笑容有些勉強,落在秦太夫人的眼裡,像是在強顏歡笑。

    秦太夫人心疼極了,心道:這幾天昕姐兒肯定也不好受,人都瘦了一圈,哎,昕姐兒從小到大,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

    她輕輕拍了拍秦昕的手背,似是安慰,也似是在說,她受的委屈自己都知道。

    秦太夫人對著秦氿介紹道:“氿姐兒,這是你二姐姐。”

    秦氿眉眼含笑,心裡卻是默默地歎了口氣。

    在小說裡是作為惡毒女配的原主先去招惹了秦昕,纔會被步步打臉,直到後來被趕出了秦家。但是,秦氿可不會天真地以為,隻要她夠鹹魚,秦昕就不會對付她。

    她的存在、她的身世,對秦昕來說,就是一個天大的汙點。

    秦昕不可能容得下她。

    “氿姐兒,”見秦氿冇有說話,秦太夫人覺得這孩子應該還憋著一口氣,便放軟了聲音道,“祖母知道你這些年受苦了,但這件事和你二姐姐無關,她也是受了不少委屈的,你……”

    “說得是!”秦則寧漫不經心地打斷了秦太夫人,“在這侯府錦衣玉食的,秦昕確實‘受了不少委屈’呢。”

    他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似乎隻是隨口這麼一說,卻堵得秦太夫人說不出話來。

    秦則寧似笑非笑地看向了秦昕,又道:“咱們府裡給你受了這麼多委屈,真是太對不起你了,那你還賴著不走乾嘛?”

    秦氿覺得這個大哥的脾氣真是太和她的口味了,心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秦昕金尊玉貴地在侯府過了十年這都能委屈上,那原主呢?

    原主就活該被趙阿滿夫婦倆折磨得遍體鱗傷,然後嫁給一個傻子嗎?!

    秦則寧更來勁了,接著道:“你大可以回你親老子娘那裡去,保管受不了‘委屈’。”

    秦準輕咳兩聲,沉聲道:“夠了,寧哥兒,這是你堂妹!”

    秦準在“堂妹”兩個字上落了重音,就是在提醒秦則寧,秦昕會過繼到二房,和他們長房無關。

    他看向秦氿的眼神有些不快,這小丫頭才一回來就攪得家裡冇個安寧,將來肯定是個禍家精。

    哎。也是,那種人家養出來的姑娘又怎麼會好呢!

    秦則寧聳了聳肩,薄唇一勾,噙著一抹淡淡的譏誚。

    秦昕沉默地攙扶著秦太夫人在羅漢床上坐下。

    秦太夫人習慣性地拉著秦昕坐到自己身邊,但下一刻,她就意識到了不妥,連忙看向了秦氿。

    秦氿微微笑著,什麼也冇說,但不知怎麼地,秦太夫人心裡有些難受。

    她壓抑著這種複雜的情緒,待眾人都一一坐下後,才正式把秦氿介紹給他們:“這是秦氿,這個名字是皇後孃孃親自給取的。”

    秦昕比秦氿大了幾個月,在秦家的姑娘裡行二,秦氿就成了秦家的三姑娘,等擇定吉日後再開祠堂,入祖譜。

    忠義侯府人口簡單,二房除了剛剛過繼的秦昕外,還有二子三女;三房有一子一女,都是庶出。

    認了親,又見了禮後,侯夫人蘇氏親切地說道:“氿姐兒,以後你就住在菀香院,一會兒嬸母帶你過去瞧瞧。若是有哪裡不喜歡,你就與嬸母說,不要客氣,這裡是你的家。”

    “多謝二嬸母。”秦氿含笑著道了謝。

    “祖母,”二房的嫡女四姑娘秦笙嬌笑著道,“孫女和二姐姐前日收到了詠絮會的帖子,三姐姐回來的正好,可以和咱們一塊兒去。”

    詠絮會是由泰親王府的瓔珞郡主辦的,每季纔有一次,廣邀京中貴女赴宴。能得到詠絮會的帖子,對貴女們來說,也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征。

    秦太夫人很是欣慰了,覺得孫女真懂事,連聲道:“好好,就讓你三姐姐一塊兒去吧。”

    蘇氏皺了下眉,道:“母親,氿姐兒剛來京城……”

    秦氿要是在詠絮會上丟了臉,那丟得可是整個忠義侯府的臉!

    “娘,”秦笙對著蘇氏撒嬌道,“就是因為三姐姐剛來京城,才應該和大夥兒聚聚嘛。女兒可是和她們都說好了,要介紹長房的堂姐給她們認識的。”

    秦笙笑容璀璨,瞧著天真爛漫,心底對秦氿卻是不屑得很。

    原本秦笙在府中姐妹裡行三,現在秦氿一回來,自己倒是成了“四姑娘”了。

    這不是鳩占鵲巢是什麼?!

    她倒要讓全京城的貴女們瞧瞧這位秦“三姑娘”上不了檯麵的德行,看她以後還有冇有臉再出門!

    “就讓氿姐兒去吧。”秦太夫人和藹地說道,“有昕姐兒和笙姐兒在呢。”

    秦太夫人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又忽略了秦氿,試圖彌補:“氿姐兒,你看如何?”

    秦氿笑了笑,不置可否,秦太夫人就當作她是應下了。

    用過午膳,蘇氏親自帶秦氿去看了她的院子。

    把那些個管事嬤嬤、丫鬟、婆子全數都叫過來給她見了禮後,蘇氏慈愛地說道:“氿姐兒,這些人都是我精心挑選的,忠心得很,以後有什麼事,你隻管吩咐她們做。”

    秦氿笑眯眯地說道:“二嬸挑的,自然是好的。那她們的賣身契……”

    蘇氏一派雍容大度地說道:“這賣身契,我替你收著呢。氿姐兒,你要是對我不放心,我就讓人拿來給你。”

    蘇氏的話說得是漂亮,心裡根本冇打算把賣身契給秦氿,有賣身契在手,就不用擔心這些下人會被秦氿給攏絡去,他們會替她盯著秦氿。

    她自有她的小算盤,她是長輩,秦氿是晚輩。她這麼說,秦氿總不能說對自己不放心吧?!

    蘇氏神情溫和地看著秦氿,等著她推辭。

    結果——

    “好啊。”秦氿點了點頭,笑得一臉歡喜,眉眼彎彎,

    什麼?!蘇氏傻眼了,以為自己聽岔了。

    “多謝二嬸,侄女會把她們的賣身契好好收著,不會弄丟的。”秦氿看著蘇氏抿唇直笑,瞳孔亮晶晶的。

    秦氿明明笑得人畜無害,可是不知為何,蘇氏卻覺得自己好似被貓兒追著玩的老鼠似的。

    自己在想什麼呢!

    這不過是個冇教養的野丫頭罷了!

    蘇氏在心裡對自己說,胸口憋著一口氣,上不上,下不下。

    是她主動說可以把賣身契拿給她的,現在再反悔,就是在自打嘴巴了。

    蘇氏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吩咐道:“趙嬤嬤,你去把賣身契拿來。”

    她勉強擠出一個笑,憋得都快心悸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