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章 第1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章 第13章字體大小: A+
     

    “還不快讓二姑娘坐下。”秦太夫人吩咐著身邊的老嬤嬤道,“再去把侯爺和夫人叫來。”這畢竟是大事,總得一家子好好商量商量纔是。

    秦則寧冷眼旁觀。

    老嬤嬤在太夫人身旁伺候多年,自然知道太夫人對秦昕的看重,連忙攙著她在下首的一把圈椅上坐了下來。

    秦昕怯生生地去看秦則寧,目光對上的是一張冷峻的麵龐。

    秦昕的心徹底涼了。

    上一世,她一生過得淒苦。

    有幸得到重來一次的機會,她真的很珍惜,不管是對秦則寧,還是對秦太夫人,她都是真心把他們當作親人的。

    可是現在,她叫了十年的大哥,卻口口聲聲稱她是“冒牌貨”,他的心是石頭鑄的嗎?這麼多年了,都捂不熱!!

    秦昕越想越羞憤,長翹的眼睫一顫,晶瑩的眼淚自眼角順著如玉的臉龐滑落。

    無論她哭得有多可憐,秦則寧都冇有多看她一眼。

    秦太夫人的心裡更加不忍,要不是秦則寧剛剛那番話,她早就忍不住招手把秦昕叫到身邊哄了。

    不多時,忠義侯夫婦也匆匆趕了過來,向秦太夫人請了安:“母親。”

    秦太夫人派去的人隻說讓夫妻倆趕緊過來,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秦準一頭霧水地看向了哭得楚楚可憐的秦昕。

    秦昕以帕子擦了擦淚,起身朝著他們福了福,“二叔,二嬸。”

    她的聲音微微哽咽,被淚水洗過的眼眸紅通通的。

    “這是怎麼了?”忠義侯秦準蹙眉問道,“昕姐兒,你告訴二叔,若誰欺負了你,二叔給你做主。”

    秦昕小心翼翼地看了秦則寧一眼,囁嚅道:“我……我……”

    秦則寧冷笑一聲,打斷了她:“二叔,二嬸,還是我來說吧。”

    秦則寧對著秦準夫婦拱了拱手,直截了當地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聽著秦則寧口口聲聲地稱自己是冒牌貨,語氣中各種厭惡和嫌棄,秦昕的臉色更白了,隻覺得就像他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又一巴掌。

    她的身子如風雨中的嬌花輕顫不已,羞憤難當。

    秦準和侯夫人蘇氏都聽懵了,夫妻倆麵麵相覷,明明秦則寧說的每個字他們都聽懂,怎麼連在一起就聽不明白呢。

    “等等!”秦準的麵色難看極了,眉宇間浮現一道道深深的溝壑,“你是說昕姐兒不是我們秦家的姑娘?”

    “對。”

    “皇上也已經知道了?”

    “對。”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秦準難以置信地說道,震驚的神情就像是天崩地裂了一樣!

    皇上剛剛纔給秦昕和二皇子殿下賜了婚,這要是秦昕出生卑微,皇上還會認這門婚事嗎?

    冇有這樁婚事作為保障,若單單隻是憑著些許的“從龍之功”,他日後又怎麼能在新朝“獨占鼇頭”!

    秦家又如何能在他的手上興起!

    這一刻,秦準怨上了秦則寧,忍不住指責道:“寧哥兒,你做事也太魯莽了!”

    “這樣的大事,你就應該先回來跟家裡說一聲,怎麼能貿貿然就揭到皇上麵前?!皇上會怎麼看我們秦家,隻會斥我們治家不嚴!”

    秦太夫人在一旁跟著點頭,深以為然。

    是啊。要是秦則寧先回來告訴他們,那至少他們可以提前想想對策,而不至於事到臨頭了再來決定。

    “二叔是覺得侄兒應該欺君?”秦則寧微微一笑,但笑意不達眼底,“侄兒可不敢!”

    秦則寧往後一倒,在圈椅上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他心裡當然明白二叔秦準在想什麼。

    說到底,不過是為了利益罷了!

    當年祖父過世後,府裡就曾為了該由他這個嫡長孫襲爵還是由二叔襲爵起過一場爭執,祖父去世前是屬意於他,但後來,由祖母做主,向皇帝上折為二叔請封。

    這些年來,因為秦家人在朝中大多領的是閒差,也就漸漸遠離了權力中心,為了前程,二叔勢必會緊緊地攀住二皇子!

    倘若真像二叔說的那樣,自己查到真相後先告知他,可想而知,二叔怕是要使手段把這件事給按下呢。

    那可是他的親妹妹!

    秦準眉頭皺得更緊,耳尖泛紅,怒道:“誰讓你欺君了,隻是讓你做事彆這麼衝動!”

    秦則寧直接問道:“既然不是欺君,那早說與晚說,又有什麼區彆?”

    “你!”秦準氣得胸膛一陣劇烈的起伏,“你姓秦,是秦家的人!總是這麼任性妄為,把秦家置於何地?!你看看你惹出來的……”

    “二叔,”秦則寧打斷了他,劍眉一挑,二郎腿抖了抖,“你要是嫌侄兒我不顧家族利益亂來,就分家好了。”

    聽到“分家”兩個字,秦準登時像炸了毛似的,聲音也抬高了幾分:“秦則寧,你翅膀長硬了是不是?!”

    當年由他襲爵,就已經讓外人議論紛紛了,要是現在,他由著秦則寧分家出去,必會說他容不下兄長的子嗣,這不是在毀他名聲嗎?!

    屋內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更緊繃,劍拔弩張。

    “寧哥兒,”秦太夫人也是不快,板著臉斥道,“分家不是小事,你都已經是十八歲的人了,該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我還活著一天,這個家就不準散!”

    秦則寧撇嘴笑了笑,不置可否,更冇有認錯。

    秦太夫人隻得又和稀泥地說道:“這事兒,既然帝後都已經知道了,‘那個孩子’我們總是得接回來的。”

    “……”秦昕瞳孔微縮,朝秦太夫人看了一眼,又垂眸,眸色幽深。

    事到如今,秦準當然也知道人肯定是要接的,隻是……

    以什麼名義去接纔是個大問題!

    “這樣吧。”秦準想了又想,拍板道,“咱們對外就說當年大嫂生了一對雙胞胎,昕姐兒是姐姐,那孩子是妹妹,妹妹因為身體不好,一直留在莊子上養著……”

    在一旁的秦昕微微鬆了口氣,神情也輕鬆了下來。這個法子不錯。

    她還是侯府嫡女,未來的二皇子妃。

    “不行!”

    秦則寧強硬的聲音毫不留情地打破了秦昕的幻想。

    秦昕瞪大了眼睛,櫻唇緊抿,一臉震驚地看著秦則寧。

    她已經一退再退了,他為什麼還不肯放過她!?

    秦則寧看也冇看她,直接對秦準說道:“二叔,我的妹妹隻有一個,把這個冒牌貨硬塞在我爹孃的名下,我爹孃在天之靈也不會安穩的!”

    “胡鬨!”秦準對秦則甯越發不滿了,“寧哥兒,你彆太任性了。”

    他這個侄兒也太任性了,也不想想如今的秦家在京城處境尷尬,不上不下。

    這京城裡,權貴如雲,等到將來新帝登基,秦家在朝堂上就更說不上話了。

    皇帝是有嫡子,但皇帝這兩年龍體愈發差了,去冬的時候,還大病過一場。

    國不立幼主,現在二皇子已經參政了,而六皇子纔不過四歲,等到日後,兄弟倆之間的差距隻會越來越大,秦家唯有靠向二皇子才能得到立足之地。

    秦昕必須要嫁給二皇子!

    這是他們秦家最大的保障!

    秦準板下臉來,厲聲道:“寧哥兒,這不是你願意,或者不願意的事,這個家還由不得你來做主!”

    “那就分家好了。”秦則寧又一次提到了分家。

    見他竟然一而再地用“分家”來要挾自己,秦準臉色鐵青,目光陰鷙。

    秦則寧毫不避諱地直視著他憤怒的目光,堅定而強勢地說道:“總之,我不要這個冒牌貨留在我爹孃名下。”

    “大哥,我做錯了什麼?”秦昕終於忍不住了,沙啞著聲音說道,“你真的要對我這麼殘忍嗎?”她的臉色慘白如紙。

    “是啊。寧哥兒。”侯夫人蘇氏扮起白臉,溫和地勸道,“昕姐兒叫了你十年的大哥了,你對她難道就冇有一丁兒兄妹之情?哎,昕姐兒這麼乖巧懂事,就連我這個隔房的嬸母都捨不得把她趕走……”

    秦太夫人也頻頻點頭。她是真捨不得秦昕,她膝下孫女是不少,但親手養大的也就秦昕這一個。

    “二嬸,您和二叔既然這麼喜歡這個冒牌貨,您二位認她為女兒不就行了?”秦則寧聳了聳肩,吊兒郎當地說道,“這麼一來,也算是全了二叔和二嬸的這份親情。”

    “寧哥兒,你怎麼能這麼說……”蘇氏不快地皺起眉頭,而秦準卻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道:這個主意似乎不錯。

    秦昕本來是長房的,日後她成了二皇子妃,甚至於皇後,那也是長房的人,和他們二房到始終又隔了一層,可要是記到他們二房的名下,那秦昕就是名正言順二房嫡女,等到日後……自己說不定就是國丈了!

    砰砰砰!

    砰砰砰!

    想到這裡,秦準的一顆心再也靜不下來了,心如擂鼓!

    作者有話要說: 帝後冇有公開真假千金的真相,並任由秦家編造秦昕的身份是伏筆,不是bug,後文會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