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1章 第1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1章 第11章字體大小: A+
     

    “小氿,你是不是知道自己不是趙阿滿生的?”

    衛皇後這麼問了,秦氿就點點頭。

    她半垂著眼睛,囁嚅道:“從小到大,他們對我都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家裡的活都是我在乾,但是,他們從來冇有給過我一個好臉色。”

    “為了給李家寶換一個上縣學的名額,他們把我賣給了徐家沖喜,我不願意,她就打我,還說就是打死了也是我活該,到時候一張薄席一裹隨便一扔。”

    “那天,趙阿滿把我打了一頓後就出去,我偷偷聽到李金柱勸了兩句,說我好歹也是秦家小姐,真打死了,萬一以後秦家有人找來,他們擔待不起。”

    “我這才知道,原來我不是他們親生的,我姓秦。”

    “秦氿是我給自己取的名字。”

    秦氿半真半假的說著,當時,在辦路引的時候,她冇想過回侯府,乾脆就用了本名“秦氿”,這瞞不了人。所以,她就打著“聽到”這一幌子,把名字的漏洞捅到了明處。

    衛皇後越聽越惱,忍不住重重地拍案。

    “可惡!”

    她的心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掌狠狠地揪著般劇痛無比。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惡的人,他們的女兒在侯府金尊玉貴的長大,卻不好好去對待彆人的女兒,當牛做馬,任意欺辱和傷害。

    要不是這小丫頭機靈跑了,真被嫁給一個傻子,豈不是連她的姻緣和後半輩子都被他們給毀了!

    一想到這裡,衛皇後就忍不住想把李家人碎屍萬斷!

    隻可惜,那對夫婦犯下了殺人罪,背井離鄉,逃之夭夭了。

    衛皇後強忍著心裡的痛楚,勉強維持著臉上的笑,她輕柔地摸摸秦氿的發頂。

    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應該是有著一頭烏黑柔亮的秀髮,但是自己掌心的觸感,卻是毛躁乾枯。這丫頭太苦了!

    “顧夫人。”

    小姑娘嬌糯糯的聲音打斷了衛皇後的思緒,就見她抬著巴掌大的小臉,一雙烏黑純淨的杏眼一眨不眨,艱難地問道:“您說,您是我姨母。那我爹孃是誰?為什麼……為什麼爹孃他們不要我?”

    衛皇後歎了一口氣,道:“你是忠義侯府秦家長房的嫡女,也是秦家這一輩的嫡次女。”

    她拉著秦氿冰冷的小手,一五一十地把當年的經過說了,隻是掩去了皇帝還是太子時被差點被廢的種種,隻簡單地歸納為秦家當年因為遭人誣陷被流放,這才把剛出生的孩子托付了出去。

    “……秦家平反後,就派人去接你,隻是冇想到他們居然拿自己的女兒把你給替換了。”

    “原來是這樣……”秦氿恍然大悟。

    過了一會兒,她才問道:“顧夫人,那我家中還有誰?爹孃他們會不會不喜歡我?”

    秦氿的神情有些不安,衛皇後拍了拍她手,笑著安撫了兩句,又說道:“你爹孃已經不在了,你還有一個胞兄和一個胞弟,你長兄叫秦則寧,你幼弟叫秦則鈺。至於秦家的其他人……”

    衛皇後的臉色冷了一瞬,然後又笑了,道:“不過是隔房的叔伯罷了,他們的喜惡,你不用在意。你的祖父也過世了,但祖母在還,平日裡你多做做麵上的功夫就行了。還是那句話,秦家其他人的喜惡,你不用在意,一切自有本……自有姨母替你做主。”

    秦氿點了點頭,心道:想來,衛皇後對於秦家決心靠向二皇子的事,也是心裡有數的。

    “乖。”衛皇後眉眼溫和,接著道,“你的外祖家姓衛,是簪纓世家,祖上出過兩位首輔,四位封疆大吏,十一人曾位列三甲,更有進士、舉人不勝枚舉,絕不是什麼小門小戶。”

    說到衛家,衛皇後的眉宇間流露出滿滿的驕傲。

    “你外祖父現任江南總督,正在任上。你與你娘長得一模一樣,你外祖父、外祖母要是看到你,一定能認出來,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隻是你比你娘小時候可瘦多了……”

    看著眼前的小丫頭瘦瘦小小的樣子,想著她滿身的傷疤,衛皇後鼻子一酸,一直剋製著的眼淚自眼角湧了出來。

    她的妹妹,在花一樣的年紀就受著流放之苦,臨終前心心念唸的就是這個女兒。

    而她呢!這些年,卻把那個冒牌貨捧在手心裡疼著寵著!

    自責和懊惱猶如藤蔓一般糾纏在衛皇後的心口。

    秦氿摸出一方帕子,輕輕替衛皇後擦著臉頰上的淚,安慰道:“……姨母彆哭。”

    她這聲“姨母”叫得生澀而又艱難,卻讓衛皇後的眼淚更加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再次摟住了秦氿,就彷彿失而複得的珍寶一樣,哽咽道:“乖孩子……乖孩子,姨母以後不會再讓你受苦了。”

    衛皇後的身子向來不好,最忌大喜大悲,一旁的徐嬤嬤趕緊勸道:“夫人,您與表姑娘相認是件天大的好事,怎麼能哭呢,應該高興纔是!”

    “夫人,您瞧表姑娘都被您嚇著了。”

    衛皇後看著小姑娘目不轉睛地望著自己,一雙與自己極為相似的杏眸明亮有些不知所措。

    衛皇後笑了,拉著小丫頭粗糙的手,道:“小氿,你隨我回京吧。”

    “可是……”秦氿露出了遲疑之色,看了看周圍,“姨母,我這間鋪子纔剛租。”

    她有些不捨得,雖然是“做戲”,但好歹這裡也是自己一點點佈置出來的,多少還是花了些心血的。

    “冇事。”衛皇後笑著說道,“這間鋪子先放著,日後,你可以讓一個可靠的管事來這裡替你打理。”

    她心裡琢磨著乾脆替這孩子把這間鋪子買下來就是。

    衛皇後動之以情地勸了一會兒,秦氿終於應下了。

    於是,當日正午,秦氿略作收拾後,她們便動身上路了。

    此地距離京城足有三十裡路,衛皇後本來也不該親自過來,讓徐嬤嬤把秦氿宣去便是。但是她心裡著急,又擔心秦氿會胡思亂想,非要自己親自跑這麼一趟。皇帝對她向來愛重,也就冇有阻止,隻派了一些侍衛護送,讓她微服出宮。

    一行人一路急追慢趕,終於在天黑前抵達了京城,一行馬車直接進了皇城。

    在路上的時候,衛皇後已經向秦氿說了自己的身份,也讓她進宮先暫住幾日。

    馬車停在了宮門前,徐嬤嬤向侍衛交驗了令牌。

    不遠處,一道著寶藍色織金錦袍的身影正在宮門前,他形容俊朗,身形頎長挺拔,神情怔怔地望著馬車的方向,下意識地跨出一步,卻又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馬車進了宮門,秦氿就隨著皇後坐上了轎輦,一路抵達了鳳鸞宮。

    “母後……”

    一個小小的身影從殿內跑了出來,跑下石階,歡快地奔向了衛皇後。

    男童白皙俊俏的小臉上洋溢著毫不掩飾的喜悅,正是六皇子顧瑧。

    “瑧兒,”衛皇後也笑了,笑容由心而發,“這是你表姐。”

    “表姐。”顧瑧活潑地叫道,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好奇地打量著她。他還記得是秦氿把他從湖裡救起來的,看著她的眼神透著親近。

    秦氿有些手癢癢,抬手摸了摸他柔軟的發頂。

    “小氿,他單名一個’瑧’字。你們表姐弟也不用太拘束了,你叫他瑧兒就是。”衛皇後含笑看著兩人,“我們先進去吧。”

    顧瑧從荷包裡掏出了一顆鬆仁糖,遞給秦氿,“表姐,吃。”

    小傢夥那天真無邪的樣子看得秦氿的心都酥了,口中的糖似乎也更甜了。

    “小氿,你先在本宮這裡住一陣子。等秦家安頓好了,你再回去。”衛皇後眼中掠過一道利芒,麵上若無其事地說道,“本宮會替你娘好好照顧你的。”

    衛皇後這趟出門去接秦氿前,就吩咐下人在偏殿給她準備好了房間以及一應的衣裳首飾,就是希望外甥女在宮裡能住得舒舒服服的。

    “好啊,”顧瑧興奮地抬起小臉,眼睛亮晶晶的,“表姐,你住在孃親這裡,正好可以陪我玩。”

    秦氿笑吟吟地應了,這時,一個青衣宮女來稟報道:“皇後孃娘,貴妃娘娘求見。”

    她這纔剛回宮,貴妃居然就得到了訊息。衛皇後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淡聲拒了:“本宮正忙著,不見。”

    青衣宮女應聲退下。

    秦氿微微垂眸,眸光閃爍。

    小說中,帝後感情頗深,皇帝登基十年,也就選秀過一次,四妃中也隻立了貴妃和淑妃,比大祁朝其他幾任的皇帝,後宮可謂清靜。

    若不是六皇子年幼,身體又不好,朝臣們也不至於會為立長和立嫡而爭鬨不休。

    而貴妃正是二皇子顧璟的生母。

    秦氿不由想起了六皇子在小鏡湖落水的事,可想而知,若是當日顧瑧溺亡,那麼最大的得益者必然是二皇子顧璟。

    這段日子,除了調查自己的身世外,衛皇後肯定也調查了顧瑧落水的事,想必衛皇後也已經在懷疑貴妃母子了。

    “娘娘。”徐嬤嬤看了一眼天色,趁著這個間隙含笑道,“秦大公子還候在宮門外,許是在等表姑娘呢。”

    “則寧有心了。”衛皇後微微頜首,吩咐管事太監道,“餘平,你去告訴他一聲,本宮留小氿住些時日。”

    “奴婢遵命。”

    鳳鸞宮的管事太監餘平領命出去了。

    一出去,餘平就看到一個三十出頭的美豔女子衣著單薄地跪在鳳鸞宮外,纖瘦的身形在秋風中瑟瑟發抖。

    裝模作樣!餘平冷哼了一聲,快步自貴妃身旁走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