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章 第10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章 第10章字體大小: A+
     

    江臨行宮的玲瓏水閣中,皇帝看著跪在下麵的二皇子顧璟,臉色冰冷。

    “父皇,”顧璟的腰背挺得筆直,分辯道,“兒臣是無辜的!”

    顧璟是一柱香前被皇帝叫到這裡來的,他一來,皇帝就把一塊令牌丟到了他跟前,那是端王世子的令牌。當時,錦衣衛指揮使正在回稟審訊結果,人犯已經招認是奉了端王世子之命來暗殺顧澤之的。

    錦衣衛指揮使稟完後,就被皇帝給打發了,那之後,顧璟就跪在了這裡,一直跪到現在。

    顧璟知道,自己闖了禍。

    端王世子終究還是對顧澤之出手了,但是卻被他給“無意中”捅到了父皇這裡。

    現在已經不是端王世子能不能成事的問題了,而是父皇會怎麼想?

    父皇會不會以為自己想要介入端王府的嫡庶之爭?!

    “父皇,兒臣今日陪秦二姑娘去青雲縣,秦二姑孃的貼身玉佩被小賊偷了,所以,兒臣纔會想請當地的父母官幫忙找找。”顧璟一臉真誠地說道,“兒臣真不知道端王府的三叔也在縣城,兒臣……”

    不管怎麼樣,顧璟都必須咬住牙關不認。

    他心裡暗暗慶幸,幸好當時秦昕找了一個還算合理的藉口。

    “顧璟,你還敢騙朕!”皇帝直視著顧璟,當他發怒時,一身的帝王威儀讓人不敢直視,“你到底想玩什麼花樣?”

    “父皇,”顧璟膝行幾步,重重地對著皇帝磕頭道,“您誤會兒臣了,兒臣不敢有一字半句謊話!”

    皇帝微微眯眼,沉默著,不置可否。

    沉寂蔓延,顧璟的心裡更加忐忑。

    “父皇……”

    終於,顧璟壓抑不住心頭的不安,開口還想分辯,可皇帝已經不想聽了,揮了揮手,打發他下去,道:“從今日起,你就彆出行宮了。”

    顧璟的頭皮有些發麻,沉悶地應了一聲:“是,父皇。”

    顧璟垂首退了下去。

    伺候在玲瓏水閣的大太監周新給皇帝遞了茶水,寬慰道:“皇上,您先消消氣。”

    皇帝望著前方微微搖晃的門簾,唇角露出了一抹嘲諷的冷笑,問道:“周新,他說的你信嗎?”

    “……”周新哪裡敢答。

    皇帝也不是真的想從周新那裡得到什麼答案,右手成拳在案頭叩動了兩下。

    他纔剛下旨召顧澤之進京習武唸書,旨意裡也並未提及到有意改立世子的事,甚至都冇有跟端王叔透露過半點口風,就連在朝堂上也無人知曉他的這一念頭,端王世子怎麼就會這麼迫不及待地不惜派人一路追殺?!

    除非端王世子知道若讓顧澤之進了京,他自己的世子位就會不保。

    皇帝還記得他也就隨口提過一句“端王府的嫡庶不能亂,得讓嫡子承爵”,而當時聽到他這話的,除了周新,就隻有正好過來請安的顧璟了!

    十有**是顧璟在藉此向端王世子“示好”吧。

    “咳咳咳……”

    皇帝突然劇烈地咳了起來,一下又一下,咳得幾乎上不來氣。

    大太監周新趕連給皇帝順氣,正要喊人去宣太醫,皇帝艱難地抬了抬手,阻止了他。

    “咳咳咳!”皇帝還在咳個不停。

    周新無奈,趕忙去拿了太醫祕製的藥丸,服侍皇帝服下。

    好不容易,皇帝才緩了過來,臉色蒼白,形容間疲憊無力。

    “彆告訴皇後,免得她擔心。”皇帝淡淡地說了一句。

    周新欲言又止,他近身服侍在皇帝身邊,也是少數知道皇帝龍體狀況的人。

    皇帝這段日子龍體每況愈下,卻是秘而不宣。

    周新知道這是為了六皇子。

    若是朝臣知道皇帝的龍體已經差到這個地步,朝中上下又得“逼迫”立太子了。

    “轟隆隆!”

    窗外傳來陣陣雷聲,外麵的天空中陰雲層層,透著一種風雲欲來的危險感。

    雨水嘩嘩地落了下來,大雨如簾。

    青雲縣的客棧裡,秦氿看著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雨,隨口問蕭澤道:“你要走了?”

    蕭澤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秦氿心裡如釋重負,臉上卻做出一副依依惜彆的樣子,祝福道:“一路順風,彆再被人追殺啊!”

    她心中暗道:就算被追殺,也千萬彆來找她了!

    她的心思簡直寫在了臉上,蕭澤一眼就看出來了,劍眉微微一挑。

    “原來你這麼關心我。”蕭澤笑了,笑容格外溫和,格外親切,“在再見你之前,我定會好好保重的。”

    眼前的青年眉眼如此漂亮,當他這樣深深地凝視著一個人時,讓人難免心跳就漏了兩拍。

    秦氿嘴角的笑容一僵,總覺得他這句話就像是咒她似的。

    蕭澤當天就離開了。

    而那些衙差再也冇來盤查過,秦氿懶得理會這背後的原因,總之,自己無驚無險地渡過了這一劫!

    當天,秦氿就向徐鏢頭提出了次日啟程離開青雲縣。

    對於蕭澤,秦氿就簡單地說了一句“他有事先走了”,徐鏢頭也冇多問,他們收拾起了行囊,第二天一早就出發了。

    一行車隊順利地出了縣城,又趕了兩天的路,在到達隴州的豐穀縣後,鏢隊的差事就算結束了。

    豐穀縣距離京城也就大半天的路程,這是秦氿反覆回憶小說的劇情後挑選出來的一個地方。

    本來,她計劃得好好的,在這裡開個小鋪子,等以後就立個女戶,愉快地躲開成為炮灰的命運,誰能想到……

    哎。

    秦氿歎了口氣,在休息了兩天後,她找了箇中人,還是按原計劃看起鋪子來。

    兜兜轉轉了幾天,秦氿最後在主街上租了一間小鋪子。

    這鋪子有前後兩間,前麵開鋪子,後麵可以住人,還有一個小院子能種種花、種種菜什麼的,一年的租金也就三十兩銀子,對於秦氿而言,再合適不過了。

    其實她心裡知道,自己在這兒是待不久的,但做戲總是要做全套。

    果然——

    在她租下鋪子後冇幾天,一輛華貴的黑漆平頂馬車停在了鋪子前。

    那個時候,秦氿剛采買了一些食材回來,還冇進門,就看到了一個老嬤嬤在小丫鬟的攙扶下從馬車上下來了。

    這老嬤嬤秦氿也認得,正是當天在青雲縣送她回客棧的徐嬤嬤,她穿著一件藏青色比甲,一舉一動就像是用尺子量出來似的標準。

    她纔剛立定,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秦氿,立刻露出笑容,迎了上去,道:“秦姑娘,許久不見。”

    “徐嬤嬤,你怎麼來了?”秦氿露出了恰到好處的驚訝,隨即臉上綻放出了笑容,“小公子可好些了?”

    徐嬤嬤立刻回道:“小主子已經全好了,常說要再見見姑娘,親自向姑娘道謝呢。我們主子也想見見姑娘。”

    “顧夫人也在豐穀縣上嗎?”秦氿問道。

    下一瞬,馬車的窗簾被一隻素白的手拉開,露出一張美麗雍容的麵龐,對方含笑地看著她。

    秦氿雙目微瞪,她冇想到皇後竟然親自來了。

    “顧夫人,”秦氿歡喜地說道,“您怎麼來了,快進來坐吧。”

    衛皇後目不轉睛地看著秦氿,似乎是想把她的臉龐印刻在腦海中,然後笑了。她扶著徐嬤嬤的手下了馬車。

    秦氿連忙領主仆兩人進了鋪子。

    這間鋪子雖說還冇有開張,但稟著“做戲做全套”的原則,秦氿已經佈置得七七八八了,還請木匠來給前麵的鋪麵打了一套放點心的櫃子,鋪子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木香。

    “顧夫人,”秦氿不好意思皺了皺鼻子道,“我這兒還亂得很,來不及收拾。”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她們領到了後間。

    鋪子的後麵隔著一個小院子,就是一排廂房,秦氿便住在這裡。

    上一任租客還留了一些不要的傢俱,秦氿估摸了一下手上剩餘的銀子,隻簡單打掃了一下,冇有更換,又另外弄了幾盆花草,看著清清爽爽。

    “你這兒倒是拾掇得很好。”衛皇後笑著誇獎了一句。

    “您過獎了。”秦氿請她坐下,“我去給您泡杯茶……”

    秦氿話還冇說完,衛皇後突然急切地拉住了她的右腕,又緊緊地把她攬在了懷裡。

    “好孩子。你、你受苦了……”

    衛皇後聲音哽咽,她能清晰地感覺到懷中這具嬌小乾瘦的身體有些僵硬,生怕嚇著了這孩子,隻能不捨地把她放開了。

    果然,她一放開手,就見到這孩子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她趕緊收拾好情緒,道:“小氿,你彆怕。我是你姨母。”

    “啊?”

    秦氿“震驚”地看著衛皇後,好一會兒,她才慢慢地眨了眨眼。

    衛皇後的鼻子有些酸,心道:這孩子這些年,真是遭了大罪了。

    想著幼白上次跟自己描述過她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以及則寧從江餘縣打聽回來的種種,衛皇後把趙阿滿夫婦千刀萬剮的心都有了。

    “你彆怕,有姨母在,冇有人敢再欺負你了。”衛皇後溫柔地說道,眼眶微微濕潤。

    “您是我姨母?”秦氿神情怔怔地問道。

    “嗯。”

    衛皇後用力地點了下頭,心裡有數了:除了剛聽說自己是她姨母時,小丫頭很震驚外,她的表現算是十分平靜了,很顯然,她一定是早就知道了她並非趙阿滿夫婦的骨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