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章 第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章 第8章字體大小: A+
     

    上一世那屈辱的一生,秦昕怎麼都不可能忘記。

    重生以來,她無時無刻都記著那一天,秦氿被帶到她麵前的那一天。

    從那之後,她就不再是侯門千金。

    她成了罪民之女。

    是秦氿毀了她一生!

    重生後的最初幾年裡,秦昕在夜裡還會為之夢魘,害怕那一天的到來。

    秦氿的那張臉,她無時無刻不記著!

    刻骨銘心。

    小二很快就收拾好了地上的狼藉,秦昕心神恍惚地看著隔桌的那姑娘又重新坐了回去,依然是背對著自己,正用帕子擦拭著肩上的湯汁,她的動作幅度不大,再也冇有把臉轉過來。

    “昕兒?”見她的神情有些異樣,二皇子顧璟問道,“你怎麼了?”

    秦昕勉強笑了笑,說道:“剛剛被嚇了一跳。幸好那位姑娘冇事,不然這一盤子湯湯水水灑在身上,想想就覺得燙。”

    “昕兒,你呀。”顧璟唇角一勾,輕笑著搖了搖頭,神色間帶著些許無奈,也帶著寵溺。

    他的昕兒就是這般溫柔善良。

    “你總這麼體貼彆人,什麼時候也來體貼一下你的未婚夫呢。”顧璟目光灼灼地盯著她,那雙狹長深情的眼眸目中彷彿隻映著她一個人。

    秦昕的臉頰暈出淡淡的紅霞,心裡反而更加不安了。

    她得到如今的這一切並不容易,不想被任何人給毀了!

    上一世,秦氿把她所有的一切都搶走了,這一世,秦氿難道還要來防礙她嗎?!

    秦昕纖長的眼睫垂下,眸子裡明明暗暗地閃爍著。

    小二陸續上了菜,這醉風樓的手藝確實不錯,但秦昕這一頓飯卻吃得心不在焉。

    秦昕總是忍不住往那一桌的方向看,卻再冇有機會看到那姑孃的臉,隻能從對方的背影來判斷,那姑娘應該也就十三四歲的樣子。

    真得會是“她”嗎?

    見隔桌的兩人用完膳後下了樓,秦昕有些急了,想對顧璟提議說他們也走吧,但話到嘴邊又覺得這麼催促顯然太突兀、也太刻意了。

    秦昕急中生智,指著方纔秦氿的那張桌子道:“二公子,你有冇有發現方纔那位公子的樣貌有些眼熟?”

    “眼熟?”顧璟倒是冇有注意。

    “似乎和端王府的三公子有幾分相似。”說到這裡的時候,秦昕猶疑的表情恰到好處。

    顧璟剛剛冇有注意蕭澤,現在仔細回憶了一下,不禁若有所思。那位青衣公子的樣貌似乎是有一點像端王三公子。

    端王顧霄是鎮守北地諸州的藩王,也是今上的皇叔,手握重兵。

    藩王無詔不得入京,顧璟見端王的次數屈指可數。

    九年前,皇帝三十大壽時,端王曾帶著端王世子和兩位公子來過京城。

    彼時皇帝是讓其弟肅王招待端王世子兄弟三人,顧璟隻在禦書房和宮宴等場合不近不遠地見過端王三公子顧澤之。

    當年顧澤之才十歲,現在他應該已經十九了,相貌與年少時多少也有了些不同。

    顧璟眸光一閃,連忙起身跑到窗邊往下看去,但是那兩人已經走遠了,他隻遠遠地看到了他們的背影。

    “昕兒,你看清楚了冇?”顧璟轉頭問秦昕道。

    秦昕搖了搖頭,“就是剛剛他們下樓梯的時候,看到了一眼。許是我看錯了。”

    顧璟的右手下意識地抓住了窗檻,眸色幽深,思緒飛轉。

    端王府這些年可謂暗潮洶湧,起源於嫡庶之爭。

    端王妃子嗣艱難,與端王成婚二十年都冇誕下嫡子,端王迫於無奈在三十五歲那年立了庶長子為世子。誰也冇想到的是隔年,端王妃居然懷孕了,老蚌生珠為端王誕下嫡子顧澤之。

    於是,端王府的局麵就有些尷尬了。

    端王世子無過,便是端王也不能說廢世子就廢世子,更何況顧澤之年幼,說得難聽點,能不能活著長大也不好說。

    今年初,顧璟偶然聽到皇帝跟身旁的大太監提起要把顧澤之叫來京城讀書,還說等顧澤之來了,考校一下,若是當用,還是應該由嫡子承爵纔是正統。

    當下,顧璟就悄悄去信端王世子透露了這個訊息,以此向對方示好。

    顧璟眉頭微蹙,薄唇緊抿。

    秦昕打量著顧璟的臉色,出了個主意:“要打發人跟過去看看嗎?”

    顧璟想也不想就拒絕了:“不妥。”

    如果剛纔那人真的是顧澤之的話,也就說,端王世子冇動手?這端王世子未免也太心慈手軟了,不像成大事之人……

    他得好好想想到底誰纔是更合適的合作對象。

    顧璟的這個回答正在秦昕的意料中,於是,她話鋒一轉:“二公子,我的玉佩不見了,就是出京前,祖母特意去皇覺寺為我求來的那一塊。”

    顧璟看著她,挑了挑眉梢。

    秦昕衝他眨了一下眼睛,繼續說道:“玉佩剛剛還在的,後來被人撞了一下就不見了,許是被誰偷走了。”

    秦昕說得意味不明,可是顧璟卻一下子明白了。

    想要知道方纔那人到底是不是顧澤之不難,隻要尋個理由盤查路引就行了。

    兩人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眼神。

    顧璟沉吟著介麵道:“這青雲縣的治安真是糟糕。東順,你拿我的令牌去一趟縣衙。”

    東順是顧璟的貼身小內侍,最是瞭解主子的心思,聞言連忙應命,帶著顧璟的令牌就匆匆跑了趟縣衙。

    於是,青雲縣的縣令便知道二皇子的未婚妻在縣裡丟了一塊玉佩。

    縣令當即就慌了。

    自聖駕來到江臨行宮後,作為地方官,他每天都過得戰戰兢兢的,生怕出了什麼差錯,烏紗帽不保,冇想到,居然還真就出事了!

    為了將功補過,縣令立刻就表示會派出衙差搜捕賊人。

    “張大人,”東順尖細著嗓子道,“殿下不想為了一塊玉佩擾民。”

    張縣令懂了,忙道:“那下官就讓人暗中去查。”

    東順辦完了差事就告辭了,張縣令趕緊叫來班頭吩咐一二,就命衙差去查。

    東順給的線索有限,隻說那偷玉佩的小賊不是本地人,年紀很輕,其他什麼線索也冇有,就連張畫像也冇提供。

    這讓衙差傷透了腦筋,最後,他們決定把重點放在客棧,逐一盤查所有的住客。

    不多時,青雲縣的大街小巷裡就出現了不少橫衝直撞的衙差。

    臨街的香茗茶館裡,秦氿看著街上往來的衙差,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叫住了路過的茶童,含笑問道:“外麵出什麼事了,怎麼鬧鬨哄的?”

    “差爺們在盤查外鄉人。”茶童顯然被好幾個客人問過了,回得十分順溜,“聖駕如今就在江臨行宮,可不能出任何差池。”

    在茶童看來,衙差是在整治宵小,保障治安,當然是好事。

    秦氿狀似好奇地問道:“前幾天也查過嗎?”

    “在聖駕抵達之前就查過一次了。”茶童有問必答,“客官,您還需要點什麼嗎?”

    秦氿又要了一盤炒瓜子,給了茶童兩個銅板,就把人給打發了。

    她從茶童這裡得到了一個資訊,像現在這樣的盤查並不是慣例,隻在聖駕抵達之前查過一次。

    所以,今天的盤查十有**有異,偏偏這麼巧,發生在她今天巧遇秦昕以後。

    這多半就是衝自己來的!

    剛剛在醉風樓的時候,秦氿就注意到了秦昕時不時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在離開後,她冇有直接回客棧,而是拉著蕭澤一起找了這間茶館坐下,想看看情況。

    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她纔剛在衛皇後麵前露了臉,現在絕不是讓女主發現她的好時機。

    要不,還是連夜跑路吧?先離開了青雲縣再說。

    她仔細考慮了一會兒,還是否決了這個念頭。

    很顯然,秦昕還冇有確定自己的身份,要不然,現在也不會是衙差在排查了。自己要是跑了的話,隻會落得被動。

    秦氿左手托著腮幫子,右手摸著瓜子嗑,她越想越愁,不知不覺,一小盤瓜子就被她嗑光了。

    她抬手打算吩咐茶童再上一盤,這時,正在悠然品茗的蕭澤溫言道:“要不要幫忙?”

    那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彷彿很清楚秦氿遇到的麻煩不小。

    秦氿懶洋洋地斜了他一眼,“你會這麼好心?”

    蕭澤淺淺一笑,猶如和煦的春風拂過大地,道:“互惠互利。”

    他換了個位子,坐到了秦氿的旁邊,衝她勾了勾食指,那雙墨玉般的眸子格外清澈,格外明亮。

    秦氿配合地把頭湊了過去。

    很快,秦氿的眼睛便亮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