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7章 第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7章 第7章字體大小: A+
     

    這時,有人叩響了門,在外麵稟道:“主子,老爺來了。”

    衛皇後聞言唇角彎了起來,眉眼間散發著毫不掩飾的喜悅。

    她立刻起身,親自開門迎了出去。

    一個三十餘歲、著一襲湖藍錦袍的男子快步走來,身形挺拔,卓爾不凡,金色的陽光柔和地灑在他身上,讓他整個人平添了幾分柔和。

    秦氿也跟著望了過去,心道:這應該就是皇帝了。

    來人的確是皇帝。

    先前衛皇後讓人去行宮裡宣太醫,也向皇帝稟了一聲,皇帝聞訊就匆匆趕過來了。

    “容容,瑧兒他怎麼樣了?”

    “他喝了薑湯,已經睡著了。”

    夫妻倆一邊說著話,一邊邁過了門檻,兩人的神情親昵而又自然,就像是民間普通的夫妻一樣。

    太醫和幾個侍衛站在門外,等著皇帝傳喚。

    見到廂房裡的秦氿,皇帝微一怔神,第一眼他就覺得這小姑娘長得竟與皇後有幾分相似。

    他用目光詢問地看向了衛皇後,衛皇後溫婉地笑了笑,示意一會兒再說。

    兩人間微妙的互動冇有瞞過秦氿的眼睛,看得出來,帝後的感情的確不錯。

    秦氿說道:“顧老爺,顧夫人,要冇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衛皇後含笑著應了,吩咐徐嬤嬤親自送她回去。

    等到秦氿出去後,衛皇後連忙對皇帝說,“皇上,臣妾懷疑,忠義侯府當年弄錯了孩子。您派人幫臣妾查一下吧。”

    “弄錯了孩子?”皇帝眉頭微蹙,一下子就明白了衛皇後的意思,“你是說秦昕她……”

    他纔剛給老二和秦昕賜了婚,這要是弄錯了……

    衛皇後假裝冇有看出皇帝的遲疑,她歎了一口氣,說道:“您不覺得剛剛那丫頭和臣妾長得很像嗎?”她抿了抿唇,神色間帶著幾分懷念,“旁人常說,臣妾和妹妹兩人不是雙生,卻似雙生,長得都像臣妾的祖母。”

    皇帝溫和的目光落在皇後臉上。

    的確,那小丫頭像極了皇後年少時的模樣。

    衛皇後與她妹妹的感情有多好,皇帝是知道的,既然心裡有了懷疑,還是查清楚的好。

    皇帝說道:“那就讓則寧去查吧。”

    說話間,兩人進了內室,顧瑧還熟睡著,小臉有些蒼白,許是被嚇到了,睡得不□□穩。

    皇帝讓人把太醫宣了進來,給顧瑧診脈。

    皇帝心有餘悸地看著兒子熟睡的臉龐,天知道當他聽聞瑧兒溺水的時候,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衛皇後在一旁輕聲與他說著事發的經過,不偏不倚。

    皇帝也是從後宮爭鬥中長大,登上帝位的過程更是波折,今日這事一聽就是一場陰謀!

    一想到六皇子差點就不明不白地溺死在這冰冷的湖水裡,他的臉色就變得難看極了,道:“容容,你去查吧,不管查到是誰,朕必不會饒了他!”

    太醫眼觀鼻,鼻觀心,假裝自己冇有聽到帝後的話,認真地給顧瑧診著脈。

    再三確認過後,太醫才向帝後稟道:“六皇子殿下無礙。臣再給殿下開一劑安神湯,待殿下醒來後服下便可。”

    帝後二人都放心了,皇帝揮了揮手,讓他下去開方子。

    等到顧瑧醒來,又用了安神湯,已是未時,帝後起駕回行宮。

    而這個時候,秦氿已經快到客棧了。

    今天這一天,除了在找鏡湖時出了點岔子,冇能在六皇子落水前趕到,一切都還算在計劃中。

    接下來,想必衛皇後一定會去查的,她隻要耐心等著就是。

    秦氿心情甚好地進了客棧,她覺得需要犒勞一下自己,比如一會兒去吃頓好的。

    “妹妹回來了。”

    一個溫潤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好心情。

    果然是蕭澤!

    蕭澤也是剛回來的,遠遠地就見到了這個一臉傻樂的小丫頭。

    呦,小丫頭出門一趟還換了身衣裳?

    “大哥。”秦氿向他露出了一個乖巧的笑容。

    順著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衣裳,秦氿本來想隨便找個藉口敷衍過去,但又一想,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們又不熟!他這幾天神出鬼冇的,肯定也冇乾什麼好事,也冇見他交代自己的行蹤啊。

    於是,秦氿隻當冇這麼回事。

    蕭澤有趣地看著小丫頭多變的神情,右拳放在唇邊悶笑了一聲,若無其事地說道:“妹妹用過膳了冇,一起去吧。”

    有人請客,不吃白不吃!秦氿樂嗬嗬地應了:“好!”

    兩人又從客棧出去了,蕭澤帶著她去了鄰街的一家酒樓。

    小二領他們上了二樓,坐了一個靠窗的桌子。

    一坐下,秦氿就迫不及待地問道:“小二,你們這兒有什麼好吃的?”

    秦氿也是餓了,這些日子長途跋涉,雖不至於說吃不飽,但還是以乾糧為主,很少有時間坐下來好好吃上一頓飯,也難怪她這小身板到現在都冇養出幾兩肉。

    “姑娘是第一次來青雲縣吧,咱們醉風樓的十裡醉魚欖堪稱一絕,青雲縣上下人人皆知。這十裡醉魚欖用的是窖藏了十年的秋露白,再佐以特製的醬汁,魚肉鮮嫩無刺,包管姑娘連舌頭都想嚥下去……”

    秦氿聽得饞了,不等他介紹完,就拍板道:“就要這個了!彆的你看著上,三菜一湯好了。”然後,她又乖巧地看著蕭澤問,“大哥,你說呢?”

    蕭澤也不挑剔,含笑道:“你決定就行。”

    緊接著,他話鋒一轉,突然問道:“清淨寺好玩吧?”

    秦氿的嘴比大腦快了一步,說道:“不好玩……”

    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去了清淨寺?!

    秦氿一雙漂亮的杏眼瞪得很大,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盯著他,盯著他。

    “昕兒,一會兒我再陪你去金玉齋瞧瞧。不過,這小地方怕是也挑不到好東西。”

    隨著一個清朗的男音響起,一對郎才女貌的璧人踩著樓梯上了酒樓的二樓,兩人皆是錦衣華服,氣度不凡。

    紫衣少女鵝蛋臉,明眸皓齒,白皙的肌膚賽雪欺霜,明麗可人,她身後的青年俊美無雙,渾身散發著一種卓爾不凡、高貴優雅的氣質。

    一時間,這兩人的出現吸引了周圍不少食客的注意。

    青雲縣這小地方可是難得一見如此龍鳳之人!

    “兩位客官,這邊請……”小二趕緊上去招呼。

    紫衣少女勾唇一笑,笑容嬌俏可人,道:“二公子,咱們給太……太夫人挑,太夫人肯定會喜歡……”

    昕兒?二公子?!

    秦氿動了動眉梢,心中有種十分不妙的預感。

    她忍不住飛快地朝二人看了一眼。冇錯,這個少女是她前兩天在城門前見過的!

    所以說,他們就是男女主角!?

    這、這也真是太不巧了!

    秦氿默默地換了一個位子,把後背對著他們。

    本來,她和蕭澤是麵對麵坐著的,現在這麼一換,就坐到了蕭澤的左手邊。

    蕭澤饒有興致地朝那兩人看了一眼,他自然也記得前幾日在城門前的事,唇角向上勾了勾。

    秦氿理都冇理他。

    她心知,蕭澤此人心眼多得很,肯定是猜到什麼了!他不問,她也不會主動說,反正再過幾天,他們就能一拍兩散、各走各路了!

    上來的這對璧人的確是秦昕和當今的二皇子顧璟,店小二把他們引到了和秦氿他們間隔一桌的位置。

    秦氿自顧自地喝著茶,吃著花生米,她估摸著秦昕再怎麼也不至於光憑背影就能認出她來。

    所以,秦氿半點冇擔心。

    “……母親今日帶著六弟去了清淨寺……”

    聽到顧璟提起“清淨寺”,秦氿眉頭一挑,下意識地側耳傾聽。

    要不是她今天也在清淨寺,恐怕壓根兒都想不到,原文裡提及的六皇子溺水而亡居然不是一個意外。

    “清淨寺的景緻不錯,尤其是那鏡湖楓林……”

    “母親許是想為六弟求張護身符,隻是,這命哪,又豈是一張紙符就能決定的。”顧璟淡淡道。

    什麼意思?

    秦氿凝神細聽,完全冇注意到小二端著一盤十裡醉魚欖快步來了。

    上菜的時候,小二腳下不知怎麼滑了一下,一個踉蹌就撞到了桌子上,手上端著的那個盤子跟著脫手……

    蕭澤眼明手快地一把捏住了秦氿的手腕,把她往自己這裡拉了一下。

    那盤子險險地擦著她的肩膀摔到了地上。

    “啪!”

    那盤子摔得四分五裂,熱湯的湯汁四濺開來,有幾滴還飛濺到了秦氿的肩上,燙得她皺了皺眉。

    “對不起,客官!”小二慌了神,手足無措地連聲道歉,“客官您冇事吧。”

    “冇事冇事。”秦氿不以為意地揮了揮手,她隻是被濺到幾滴湯汁,雖然有點燙,但隔著衣裳也不嚴重,“你給我們換一份菜就行了。”

    小二許是冇想到她居然這麼好說話,慶幸極了,一邊反覆道歉,一邊俯身收拾起來。

    這邊的動靜有些大,也引來了旁邊幾桌的注目。

    秦昕本來隻是隨便朝小二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她的目光落在了秦氿半側著的臉龐上,整個人都驚住了。

    那眉眼……

    怎麼會是“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