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章 第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章 第6章字體大小: A+
     

    一行人快步穿過楓林。

    等到了大鏡湖附近的時候,就有人帶著鬥篷和手爐趕了過來。

    這一次,秦氿從善如流地接受了。她披上鬥篷,捂上手爐,冷冰冰的身體終於稍微暖和了一些。

    “主子,奴婢已經派人回……回去叫大夫過來了。”一位年長的嬤嬤畢恭畢敬地稟道,“主持大師懂些岐黃之術,奴婢也讓人去請來了,先給小公子瞧瞧。”

    衛皇後點了點頭,快步往前走。

    廂房裡已經備好了熱水,衛皇後讓秦氿趕緊先去洗洗,又吩咐幼白服侍。

    幼白幫秦氿除下外衣,又脫下了她的中衣,入目的是秦氿瘦得皮包骨頭的背部。

    這一看,幼白倒吸一口冷氣。

    小姑娘不僅僅是瘦,而且背部的皮膚上佈滿了一條條青青紫紫的淤痕以及一些微凸的疤痕,縱橫交錯,這些傷痕有新有舊,在她白皙的肌膚上顯得觸目驚心。

    這分明就是一天天、長年累月地被人打出來的!

    幼白突然的靜默讓秦氿怔了怔,隨即,她發出了一聲低呼,慌張地扯下那件掛在屏風上的中衣,遮住了自己,道:“幼白姑娘,我自己來行了,你先出去吧。”

    幼白欲言又止地看著秦氿,見她神色不安,怕自己留下會讓她更加不適,就屈膝應了一聲,“是。”

    幼白退下後,腳步匆匆地來到了右側的那間廂房。

    廂房裡,衛皇後正喂六皇子喝薑湯,剛剛清淨寺的住持來給六皇子瞧過了,說是救得及時,孩子冇有大礙,衛皇後的一顆心總算放下了八成。

    見幼白進來,衛皇後把薑湯遞給了一旁的嬤嬤,使了眼色讓幼白和她一同去了外間,然後迫不及待地問道:“怎麼樣?”她的眼中滿是急切之色。

    衛皇後讓幼白去服侍秦氿沐浴,就是想看看秦氿的身上有冇有那塊胎記。

    從見到秦氿的第一眼起,衛皇後就覺得她很麵熟,眉眼間和妹妹至少有七八分相似。

    他們衛家這一輩的姑娘多似祖母,有一雙杏眼,妹妹的杏眼明亮清澈,尤其漂亮,而那個小姑孃的眼睛和妹妹如出一轍!

    這小姑孃的五官不僅長得像妹妹,也似祖母,而且,與自己也有四五分相似。

    這讓衛皇後的心中湧現一個不可思議的猜測。

    “主子,”幼白趕緊答道,“姑孃的背上冇有胎記……”

    “冇有?!”衛皇後難以置信地脫口道,“胎記應該就在她右後腰的位置……”

    “主子,那裡隻有一塊傷疤。”幼白細細地描述著秦氿後腰的那道傷疤,“有銅板這麼大,應該是燙傷,傷口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傷疤……”

    衛皇後細細地咀嚼著這兩個字,眸光微閃。

    銅板這麼大的傷疤足以掩蓋住胎記了。

    她記得秦昕的右後腰也有一塊差不多大小的傷疤,正好在胎記的位置。

    當初她看到的時候隻是心疼,而現在,這兩件事似乎連在了一起。

    衛皇後還記得當年妹妹在挑好了乳孃後,一次與她閒聊時說起過,乳孃有一個出生才兩個月的女兒,妹妹還說,以後可以讓乳孃把那孩子也帶進府裡照看,免得母女分離。

    難道說……

    衛皇後美目微瞪。

    “主子,姑孃的身上都是傷,”幼白斟酌著用詞道,“奴婢猜測,她許是長年都被人虐待。”

    “什麼?!”

    衛皇後拍案而起。

    幼白是衛皇後最信賴的宮女,也最知主子的心,更知主子讓自己去看那位姑孃的胎記是為了什麼,所以,一五一十地把秦氿身上的傷都細細描述了一遍,唏噓道:“……除去背上的傷痕,姑孃的手足皆有傷。新傷大概是七八天前的,舊傷至少有好幾年了,有被打的,也有被燙的和割傷的。”

    衛皇後心裡難受,右手下意識地攥住了拳頭。

    從幼白簡單的描述中,衛皇後幾乎能夠想像到裡頭這小丫頭這些年的日子過得有多苦,可她卻能在瑧兒遇險時,毫不猶豫地跳下湖去救人。

    有這樣的心性,她一定是個好孩子。

    “幼白,”衛皇後深吸了兩口氣,平複了一下心緒,吩咐道,“你先過去吧。”

    “主子,姑娘許是不想讓人看到她身上的傷,讓奴婢不用伺候了。”幼白道。

    “對對。”衛皇後忙不迭道,“她年紀還小,小姑孃家家的,臉皮薄。你就在外麵守著,等她沐浴完了,再讓她過來。”

    幼白應聲退下了。

    大約過了一炷香後,幼白把秦氿領了進來,這個時候,六皇子顧瑧已經喝完了薑湯,沉沉地在榻上睡著了。

    秦氿換了一身乾爽的青色衣裙,這衣裳對她來說稍微有些寬大,讓她的身形看著更顯嬌小。

    衛皇後招手讓秦氿在自己的身邊坐下,仔仔細細地打量著她。

    目光如筆,細細地描繪著少女的五官,她越看越覺得這個丫頭與妹妹太像了,不止形似,還神似。

    而秦昕,那個她自小看著長大的外甥女的容貌,既不似妹妹,也不似妹夫。

    從前衛皇後倒冇有覺得怎麼樣,兒女長得不像父母,也不是什麼稀罕的事,但是現在拿秦昕和秦氿一比,衛皇後心底的那種怪異,壓都壓不下去。

    衛皇後神態溫柔地問道:“我還不知道姑娘叫什麼呢?”

    “我姓秦。”秦氿乖巧地回道,“單名一個氿字。”

    姓秦?!衛皇後心頭一跳。

    這丫頭也姓“秦”……

    可如果真是她想得那樣,這丫頭現在就不該姓“秦”啊。

    衛皇後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又問道:“秦姑娘,那你是哪裡人?”

    “我是豫州江餘縣人。”

    秦氿有問有答,大大的杏眼黑白分明,清亮得宛如一汪春水。

    單看衛皇後的態度,秦氿就知道衛皇後一定是發現了,至少也是有所懷疑!

    衛皇後和原主的生母衛氏是嫡親姐妹,感情非常好,而原主長得又像極了衛氏,衛皇後應該能認得出來。

    隻要這事兒捅到了衛皇後這裡,就不是秦家想遮掩就能遮掩的。

    秦氿乖巧地坐在那裡,衛皇後問什麼,她就答什麼,也不隱瞞,直到衛皇後突然話鋒一轉,問道:“那你為何來了隴州?”

    秦氿的神情中露出幾分明顯的慌亂,顧左右而言他道:“顧夫人,小公子可還好?”

    衛皇後深深地凝視著秦氿,她剛剛隻是一試,瞧這丫頭心虛的樣子,怕是因為什麼不可告人的原因才背井離鄉地到了隴州的!

    衛皇後冇有再追問,順著她的話笑道:“瑧兒睡著了,今日真是多謝你了。”

    秦氿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跟著神色一正道:“顧夫人,小公子落水的事,您最好還是再查查吧。當時那位丁嬤嬤不但冇有救人,還想阻止我救人。”

    衛皇後自然不會輕易饒了丁嬤嬤,佛門重地不能用刑,正打算等回去後再好好審。

    衛皇後把秦氿說的記下了,又若無其事地和她說起閒話來。

    宮女端上了清淨寺特製的薄荷糕,衛皇後隔著帕子拈起一塊遞給了秦氿,“來,試試這糕點。”

    秦氿笑著抬手接過,寬大的袖子順勢滑下,露出手肘上的幾道淤痕和似是被利刃劃過的一道道傷疤。

    “你的手……”衛皇後的聲音微澀。

    秦氿連忙把手縮了回去,尷尬地笑了笑。

    衛皇後想抓過秦氿的手腕仔細看,又怕嚇到了她,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