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章 第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章 第5章字體大小: A+
     

    今日陽光燦爛,小鏡湖正如其名,清澈的湖麵波光粼粼,仿若一麵置於陽光下的鏡子。

    湖中,一個五六歲的男童正在拚命地揮舞著小手撲騰著,身體在水中一沉一浮。

    湖畔,是一個嬤嬤打扮的中年婦人,她似乎想跳下湖,但又不敢,手足無措地在那裡徘徊。

    “小師父。”秦氿飛快地對身後的小沙彌說道,“有人落水了,勞煩小師父快去找些人來幫忙救人。”

    小沙彌已經被這一幕嚇到了,唯唯應諾,轉身就跑。

    “救……咳咳。”

    男童嗆了好幾口水,手腳撲騰得越來越慢,身體更是在漸漸下沉。

    見狀,秦氿不再猶豫,三步並作兩步地衝上前,縱身一躍,就從湖邊跳了下去。

    原主會不會水,秦氿不知道,但是她會水!

    秦氿三兩下就遊到了男童的身邊,此時,男童已經眼神渙散,迷迷糊糊了,手腳無力地垂下,冇有絲毫的掙紮。

    秦氿顧不上多想,一把從背後撈住男童,然後奮力地往岸上遊去。

    秦氿的水性不錯,但是在水裡多帶一個昏迷的孩子,還是相當辛苦的,也有些後繼無力。

    這時,岸上的那個嬤嬤遞了一根長樹枝過來,秦氿以為對方是要拉自己上去,忙說道:“你先把孩子接上去……”

    秦氿正說著,突然敏銳地注意到那嬤嬤的眼中掠過一抹狠厲的光芒。

    秦氿不動聲色地把男童攬在懷裡,抬手去抓那根樹枝。

    果然——

    下一瞬,從樹枝的另一頭一股推力,秦氿立刻反手一扯。

    那嬤嬤差點被拖進湖裡,嚇得趕緊丟下了手上的樹枝,踉蹌地往後退了兩步,試圖穩住身形。

    趁著這個機會,秦氿把男童推上了岸,自己也緊跟著爬上了岸。

    時值九月,已是初秋,湖水裡透著一股子寒意,浸過水的衣裳濕漉漉地貼在身上,又涼又沉。

    秋風吹過,秦氿猛地打了個寒顫,再去看岸邊的那個男童,隻見他雙目緊閉,臉色慘白,已經出氣多入氣少了。

    秦氿顧不上許多,趕緊把男童的領口拉開,然後單膝半跪在地上,把他頭朝下放在腿上,右手用力地平推他的背部。

    那嬤嬤死死地盯著秦氿,眼神陰鷙,突然一發狠,俯身捧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就朝秦氿的頭砸了過去。

    秦氿對她早有防備,抱著男童往一側躲開,這時,楓林那邊傳來了那個小沙彌奶聲奶氣的聲音,“……就在前麵……”

    接著,就是一陣淩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嬤嬤臉上一慌,立刻丟開了手裡的石頭,撲過去掰著秦氿的手,口中大喊著:“來人啊,快來人啊!……你快放下小主子!”

    秦氿:“……”

    她想說兩個字:嗬嗬。

    很快,一個華服美婦在一眾人的簇擁下快步趕來。

    那美婦身量頗高,長眉入鬢,紅唇如火,一眼杏眼眼角微微上挑,顧盼生輝。

    她一踏出楓林,就看到了這一幕,整個人驚住了。

    “瑧兒!”

    美婦驚呼一聲,腳步踉蹌地衝了過來。

    “咳!”

    這時,在秦氿持續的拍壓下,昏迷不醒的男童終於發出了第一聲咳嗽。

    “咳咳!”

    然後,又是幾聲咳嗽聲,一聲比一聲響亮,一灘又一灘的湖水被從他嘴裡咳了出來。

    美婦一口氣衝到了男童跟前,她想把男童從秦氿的膝上搶過去,卻又不敢隨便亂動。

    就算她不知道前因後果,也看得出來,眼前這陌生的小姑娘是在救自己的兒子。

    “丁嬤嬤,住手。”

    美婦一聲喝斥,那嬤嬤身體一僵,原本掰著秦氿的雙手鬆開了。

    丁嬤嬤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著,看看美婦,又看看秦氿,神情有些僵硬。

    男童又接連吐出了不少湖水,秦氿這才把他翻轉了過來。

    男童艱難地睜開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片刻的茫然後,他轉頭看向了美婦,衝她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聲音嘶啞地喊了一聲:“孃親……”

    “瑧兒!瑧兒!”

    美婦再也顧不上彆的,緊緊摟住了他,痛哭出聲。

    “主子!”丁嬤嬤跪倒在了地上,用力地對著美婦磕了一個頭,悲愴地說道,“是奴婢冇有照顧好小主子……是她!是她把小主子推下湖的!”

    說著,丁嬤嬤一臉悲憤地抬手指向了秦氿,聲嘶力竭。

    美婦懷抱著男童向秦氿看去,目光帶著幾分將信將疑,下一瞬,她就像是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似的,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的一雙美目瞪得渾圓,氣息也更亂了,胸膛微微起伏著。

    麵對丁嬤嬤的指控,秦氿鎮定自若,她目不斜視地望著丁嬤嬤,道:“人在做,天在看,你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敢再說一遍嗎?是誰把這孩子推下湖的?”

    丁嬤嬤臉色一白,打了一個冷顫,隻覺得冥冥中彷彿有一雙雙看不見的眼睛盯著自己似的。

    她下意識地迴避了秦氿的目光,外強中乾地說道:“你、就是你!”

    “女施主,請慎言。”把美婦一行人帶過來的小沙彌施了個佛禮,認真地說道,“這位女施主到湖邊的時候,這小施主已經落下湖了。這是貧僧親眼所見。”

    秦氿感激地衝他笑了笑。

    “主子。”丁嬤嬤咬牙強撐道,又重重地磕了一個頭,“奴婢對您忠心耿耿。主子您明鑒……”

    “孃親……”男童聲音虛弱,卻吐字清晰地說道,“不是姐姐推的……是姐姐把我救上來的。”

    美婦的目光幾乎是粘在了秦氿的臉上,聞言纔回過神,直視著跪在地上的丁嬤嬤。

    瑧兒出孃胎時就有些先天不足,太醫除了說養,也冇彆的法子,她聽聞清淨寺的護身符極靈,就帶著瑧兒過來想求上一個護身符。

    她的身子一向不太好,容易乏力,她上過香又求了護身符後,就去廂房休息了。

    瑧兒年幼好動,想出去玩,丁嬤嬤也在一旁勸了兩句,她便允了,吩咐丁嬤嬤帶上幾個人好生伺候,又叮囑著彆靠近湖水。

    丁嬤嬤在她身邊伺候已經有八年了,她還是信她的,所以,纔會讓她照看瑧兒。

    也不知怎麼的,她方纔在廂房裡有些坐立難安,就想出來看看,結果正巧看到小沙彌急匆匆地在找人,說是有個孩童掉進了小鏡湖,那一刻,她的心就像被捅了一刀似的痛,她想也冇想就趕了過來。

    落水的孩童果然是瑧兒!

    方纔兒子掉進了湖裡,而丁嬤嬤卻安然無恙地站在湖邊。

    除了丁嬤嬤外,其他伺候的下人全都不在,而那個被丁嬤嬤指認的姑娘卻是全身濕漉漉的,很明顯是剛剛纔從湖裡上來。

    她不傻,誰在說謊,一清二楚。

    “把丁嬤嬤拿下!”

    美婦滿臉怒容地下令道。

    她一聲喝令,跟在她身後的兩個嬤嬤立刻上前,三兩下就製住了丁嬤嬤。

    丁嬤嬤臉色更白了,惶惶地喊道:“主子,您要相信奴婢啊,奴婢伺候了您這麼多年……唔。”

    一塊帕子粗魯地堵住了丁嬤嬤的嘴,那兩個嬤嬤把她拖到了一邊。這裡是佛門淨地,還是得回去後再處置這背主的奴婢。

    “姑娘。”美婦的聲音中透著不易察覺的顫抖,“今日多謝你了,你先隨我去換件衣裳。”

    “我夫家姓顧,你稱我一聲顧夫人就行了。”

    “你身上都濕了,這裡太涼,彆站著了,先回去廂房再說。”

    “多謝顧夫人。”秦氿冇有推辭,福身謝過對方。

    她來清淨寺,為的就是這位“顧夫人”。

    “顧”乃是國姓。

    這位“顧夫人”正是當今皇後。

    原主的親生母親姓衛,是鄭國公府的嫡次女,與當今皇後一母同胞,姐妹倆隻相差兩歲,自幼感情就非常好。

    先帝賜婚,把鄭國公府的嫡長女賜給了當時的太子為太子妃,太子登基後,太子妃自然就被冊封為皇後。

    衛皇後生有兩子,皇長子早年就夭折了。

    一直到五年前,衛皇後才生下了幼子六皇子,當時還因為難產差點一屍兩命,就算後來僥倖撿回了一條命,衛皇後的身體也垮了,這些年來越來越差。

    小說中,六皇子溺水夭折,之後,衛皇後因為自責和悲傷,冇多久就跟著去了。

    這段劇情在小說裡隻是一筆帶過,女主秦昕也就為著六皇子的死唏噓了兩句,還為了安慰衛皇後,陪她住了好幾日。再後來,聖駕也因此提早回京。

    過去這幾天,秦氿一直守在清淨寺裡,就是想要改變衛皇後和六皇子的命運,並順理成章地出現在衛皇後的眼前。

    隻是,小說裡隻提到六皇子是在清淨寺的鏡湖溺水而亡的,並冇有說清淨寺裡有兩個鏡湖。

    秦氿一開始以為六皇子是溺死在大鏡湖,直到她意識到那裡香客眾多,就算有人不慎落水,應該也會被及時救上來。於是,她便向那小沙彌多問了一句……

    所幸還不算晚!

    秦氿心裡慶幸地鬆了口氣。

    衛皇後解下了自己的鬥篷,吩咐貼身宮女道:“幼白,你去把鬥篷給那位姑娘披上吧。”

    幼白驚訝地張大眼,遲疑了一下,屈膝應道:“是,主子。”

    “不必了。”秦氿搖了搖頭,“給小公子裹著吧,他年紀小,又落了水,風一吹,怕是會得風寒。”

    六皇子好不容易纔撿回一條小命,秦氿可不想他再有什麼意外了。

    衛皇後的長子就是死於風寒的,她聞言捏著鬥篷的手指緊了緊。

    她用鬥篷裹住了兒子,緊緊地把他抱在懷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