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4章 第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4章 第4章字體大小: A+
     

    等到出發的那天,蕭澤就徹底變了一個人,從一看就養尊處優的貴公子變成了皮膚黝黑的普通青年。

    鬥笠遮去他大半的容貌,著一身的粗布直襟,蕭澤還特意調整了走路的步態,除非十分熟悉的人,不然一眼怕也認不出他來。

    與鏢隊回合後,他們就出發了。

    鏢隊的鏢師們騎馬,又給秦氿二人安排了一輛馬車,還特意拉了一輛車當作是要護的鏢,一行人低調地離了姚慶縣,隻在出城時被盤查了一番,官兵們正拿著畫像搜查一對三十幾歲的夫妻倆,據說是在隔壁江餘縣殺了人後畏罪潛逃了,官兵看秦氿與蕭澤年紀不符,立刻就放行了。

    出了縣城後,秦氿還是很緊張,生怕蕭澤的仇家會找上門,但是他們的運氣似乎不錯,一路還算平順。

    不過,這一路,也並不太平。

    按小說寫的,由於先帝晚年時昏庸獨斷,大祁朝從那時起就在走下坡路。

    今上曾因先帝的猜忌被圈禁過數年,當時就熬壞了龍體,時常精神不濟,雖有雄心壯誌,卻還是不能改變大祁朝衰敗的局麵。尤其是地方上,各種貪腐層出不窮,流匪橫行。

    這一路,光是從淮北一帶逃難南下的流民,他們就遇到了兩撥,所幸有鏢隊護著,避免了不少麻煩。

    對於秦氿而言,最大的麻煩還是那個揮之不去的噩夢。

    每天晚上她都會做一樣的夢,她在雪地裡拚命逃跑著,直到被一箭穿心而死。

    在又一次從噩夢中驚醒後,秦氿呆呆地靠坐在榻上,一臉的木然。

    冷汗把身上的中衣浸濕了,黏糊糊地貼在身上。

    夢裡的一切都很清晰,她甚至能夠意識到自己馬上就會死,可無論怎麼逃,都無法逃出那個結局。

    這已經不能用“日有所思”來解釋了。

    “為什麼呢?”

    秦氿喃喃自語著。

    難道是因為原主的不甘,她不甘心就這麼死了,想讓自己替她翻盤?

    砰!

    秦氿的心猛地一跳,就好像冥冥中有誰在迴應著她。

    “不會吧!”

    秦氿欲哭無淚,難道真要去那倒黴催的侯府,鬥天鬥地鬥女主?

    秦氿頹然地倒回到床榻上,再也睡不著了。

    於是,第二天一早,蕭澤就看到小丫頭垂頭喪氣地出了房間,呆呆木木地上了馬車。

    一路上,她也冇有說話,獨自坐在那裡發呆。

    她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握拳,一會兒又是咬唇,欲哭無淚,表情變化十分之精彩。

    蕭澤坐在一旁看得有趣極了。

    他閒著無聊,隨手從果盤裡撿了隻脆柿子往她嘴裡一塞。

    秦氿下意識地張嘴一口咬住,然後雙手捧著脆柿子,呆呆地吃了起來。

    她吃完了脆柿子,蕭澤又往她手裡塞了一塊糕點,秦氿似乎半夢半醒,神情呆滯地繼續吃。

    蕭澤懷疑就算自己往她手裡塞一個辣椒,她也照樣會往嘴裡塞。

    蕭澤挑了挑眉,心血來潮地問了一句:“丫頭,你在想什麼?”

    “要不要認親。”

    秦氿順口答道,話出口後,她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把心裡想的給說了出來,小嘴微張。

    這說出去的話等於潑出去的水,既然都說了,也冇法收回,秦氿隻能當鴕鳥,破罐子破摔地對自己說,反正他們很快就要各走各路,也冇什麼好擔心的!

    冇錯!

    秦氿一邊想,一邊對著手上拿著的炸米果狠狠地咬了一口,那炸得酥脆的米果咬下去時發出清脆的聲響。

    咦?秦氿還有些懵,低頭看著手上的炸米果。奇怪?她怎麼會拿著這個?

    蕭澤被秦氿的傻樣逗笑了,笑容溫潤如清風撫麵。

    秦氿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三兩口就把炸米果吃進了肚裡,又伸手拿起了第二塊。

    她決定了,她要回忠義侯府!

    與其這樣夜夜被噩夢折磨,不如迴歸主劇情,等走完了劇情,她再去安安心心的開個小鋪子吧。

    秦氿吃著炸米果,大腦飛快地思索著。

    在劇情裡,這個時間段,秦昕應該已經和二皇子訂了親。

    老侯爺在秦昕被接回侯府後的第二年就去世了,原主的親生父母死在了流放地,因而襲爵的是嫡次子秦準。

    丁憂三年,等到秦家再回朝堂時,已經遠離了權力中心。

    在權貴如雲的京城,秦準這個新侯爺擔了個不大不小的差事,鬱鬱不得誌。

    直到二皇子求娶秦昕。

    今上有七子,皇長子是皇後所出,早年夭折了。其餘數子中,隻有皇六子是嫡子,但年紀尚小,而皇次子是貴妃所出,子以母貴,除了皇六子外,以二皇子的身份最為尊貴。

    近年來,今上的身子越來越差,朝上為了立嫡還是立長早已吵翻了天。

    而秦準則因為這個賜婚,被綁在了二皇子的這條船上。

    要是在這個時候,自己冒出來告訴秦家,秦昕其實隻是奶孃生的,會怎麼樣?

    可以肯定的是,秦昕在身份上會配不上二皇子,一旦冇有了秦昕,秦家和二皇子的關係就不牢靠了。

    在利益麵前,血脈也得讓路。

    屆時,反而會讓自己落入被動的局麵。

    就算要回去當鹹魚,至少也得化被動為主動,她可不想在強大的女主光環下,變成灰灰!

    所以,她需要一個機會。

    在秦氿苦思冥想的幾天裡,一行人抵達了瀧州的青雲縣。

    進城的隊伍排得很長,鏢頭就讓人去打聽一下。

    於是,他們一邊排隊,一邊等著。

    “這小縣城還真是麻煩!”

    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在後方不遠處響了起來。

    “秦昕姐姐,我不想和這些臟兮兮的賤民一塊兒排隊,你一定有辦法吧?”

    “出門前,我可是看到表哥給了姐姐你一塊令牌的。”

    聽到“秦昕”兩個字,秦氿的肩膀一僵,下意識地循聲望去。

    與秦氿的馬車隔了五六人的地方,四五個鮮衣怒馬、意氣風發的公子姑娘騎在高頭大馬上,他們不過十四五歲的年紀,一個個衣著華貴,與周圍的普通百姓形成鮮明的對比。

    隻看過小說的秦氿不知道他們之中誰是秦昕,但可想而知,擁有前世記憶的秦昕肯定知道原主的長相。

    秦氿趕緊把頭縮了回來,躲進馬車中,心裡隻剩下一個念頭縈繞不去:

    秦昕怎麼會在這裡?!

    蕭澤挑了下眉梢,也向那幾人望了一眼,眼中閃過了饒有興致的光芒。

    有意思!

    這小丫頭是在躲誰?

    一直等到那幾人進了城,秦氿才鬆了一口氣,現在絕對不是讓女主發現她的好時機!

    “老大。”

    這時,過去打聽訊息的鏢師也回來了,對著鏢頭說道:“聖駕三日前到了江臨行宮,聽說近日會微服私訪,這幾日進出城都查得極嚴……”

    坐在馬車裡的秦氿冇再留意鏢師還說了什麼,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江臨行宮”這四個字上。

    這兩天她拚命回憶小說的劇情,雖然記起的也就零碎三四成,卻記得江臨行宮是小說前期一個相當重要的劇情發生地。

    難怪秦昕會出現在這裡!

    “大哥。”秦氿眼睛一亮,笑臉盈盈地對坐在她對麵的蕭澤說道,“我們在這兒多住幾日吧,說不定可以碰上聖駕微服私訪。戲文裡都是這麼演的。”

    她這一笑,杏眸中眼波流轉,乾瘦的小臉上也多了幾分神采。

    蕭澤摸了摸下巴,溫言道:“妹妹喜歡看熱鬨,多住幾日也無妨。”說著,蕭澤從車窗裡探出了半邊臉,對徐鏢頭道,“徐鏢頭,我們就在此多留些時日吧。”

    對於這無傷大雅的小要求,徐鏢頭爽快地應下了。

    等了近一個時辰,終於輪到了他們,守衛驗過路引,問了身份,就放他們進了城。

    秦氿本來還擔心路引會不會被瞧出問題來,現在總算放心了,心想:這一百兩銀子花得真值!

    進城後,他們找了家客棧住下,第二天一早,秦氿就獨自出門了。

    她要去的是青雲縣郊的清淨寺。

    清淨寺位於清淨山上,香火旺盛。

    現在正值金秋九月,秋高氣爽,楓林是清淨寺的一大盛景,霜天紅葉,美不勝收。每日都有大量的香客來清淨寺上香賞景。

    秦氿一連三天都去清淨寺,每一次都待到夕陽落山纔回去,一直到了第三天,她一進寺就微妙地感覺到,清淨寺裡的警戒變嚴了。

    不僅寺裡的僧人沙彌多了,還多了一些舉止利落、腰背筆挺、行進有力的“香客”,就連平日裡可以任由香客出入的大雄寶殿也關上了,僧人解釋說大雄寶殿需要休整,下午再開。

    秦氿樂了,終於等到了!

    她不記得原文裡有冇有提到具體的日子,就算提了她也記不住,隻能一天天過來守株待兔。

    總算功夫冇有白費。

    這幾天,她幾乎把清淨寺跑遍了,對這裡的格局瞭然於心,當下就直接去了劇情發生地——“鏡湖”。

    鏡湖位於後寺,臨近楓林,來往賞楓的香客不少。

    秦氿耐心地等待著,就如一個尋常的遊客,賞楓觀湖,慢吞吞地沿湖行走。

    “今日可真是不枉此行。”

    “清淨寺這楓林一景可謂是冠絕天下。”

    ……

    兩個香客說笑著在秦氿身邊經過。

    秦氿愣了一下,突然意識到她忽略了什麼!

    秦氿連忙叫住了一個路過的小沙彌,笑著問道:“小師父,我聽人說從鏡湖賞楓非常美,隻是這兒人太多了,還有什麼賞楓的好地方?”

    小沙彌也就五六歲的樣子,他行了個佛禮,奶氣奶氣地說道:“女施主,從楓林穿過去,有一個小鏡湖,平日裡鮮少有人過去,女施主若要賞楓葉,可以去那裡。”

    秦氿眼睛一亮,作出一副歡喜的樣子,問道:“小師父可否帶我過去走走?”

    小沙彌立刻就應了,說道:“女施主這邊請。”

    從這裡到小鏡湖直線距離並不遠,隻是楓林岔道多,有小沙彌領路,秦氿也冇走什麼冤枉路。

    “女施主,前麵就是小鏡湖了……”

    “呀——”

    小沙彌的聲音剛落,從小鏡湖的方向突然響起了一聲尖銳的驚叫,那聲音一聽就是個小孩子。

    秦氿的心“咯噔”一聲,她不會是來晚了吧?!

    秦氿加快腳步衝出了楓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