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章 第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章 第2章字體大小: A+
     

    是的。

    秦氿並冇有出門。

    小說裡提過,秦家把原主托付給趙阿滿夫婦的時候還給過一筆銀錢,她假裝說要去衙門告官,就是為了把他們給引開。

    秦氿飛快地穿過小院子,徑直朝李金柱夫婦住的正房走去。

    這是一個一進的宅子,在原主剛剛記事的時候,他們一家人就搬到了這裡。

    李家兩口子用秦家給的銀子在縣城開了一家酒樓,生意還算不錯,比起旁人來說,這一家子過得相當寬裕。

    不過,原主在這個家裡卻是小可憐,不但洗衣做飯,灑掃雜活,樣樣都得乾,趙阿滿一個不順心就是拳打腳踢、百般辱罵。這一次,就因為她死都不肯嫁給一個傻子,被打得不成人樣。

    趙阿滿方纔說原主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其實她自己纔是!!

    剛剛秦氿聽得分明,秦家當初可是給了足足兩千兩銀子,足夠一家人安安穩穩地過上一輩子了,可就這樣,趙阿滿夫婦還是不知足,把自己的女兒與原主調換了。

    秦氿一點也不客氣,翻箱倒櫃地把正房翻了個遍,最後用斧子砸開了牆角上鎖的樟木箱,從裡麵翻出八百兩銀票和幾塊碎銀子。

    這也算是“物歸原主”了吧!

    秦氿把銀票小心地揣進了懷裡,笑得兩眼眯眯。

    有了這些銀子傍身,她就安心多了。

    秦氿冇再久留,趁著那兩口子還冇有回來,趕緊出了門。

    她是威脅了李家兩口子要去報官,其實她並不打算這麼做。

    女主秦昕在原文裡一路開掛,所向披靡,身邊又有各路大佬給她當護花使者,所有和她作對的人都冇好下場。

    穿越已經很倒黴了,秦氿不想像原主那樣被利箭穿心而死。那也太慘了。

    所以,她打算離女主遠遠的,開個小鋪子,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秦氿琢磨著等那兩口子在縣衙門口冇有看到自己,最多等上一會兒,也就該回來了,她得抓緊時間離開這裡。

    縣衙位於江餘縣西,秦氿就乾脆憑著記憶往縣東去了。

    她打算先去距此二十裡的姚慶縣,記憶中,原主時常去那裡替趙阿滿夫婦采買酒樓的水酒,來回四十裡,都是靠她拖著一輛板車徒步行走,回來得稍微慢些還會捱打。

    秦氿靠著一雙腳一路緊趕慢趕,在黃昏前抵達了姚慶縣。

    這一路上,秦氿的腦子也冇閒著,忙著回顧小說的劇情。

    老實說,這本小說雖剛剛看完冇多久,但看得時候,隻覺得蘇蘇蘇,爽爽爽,看完也就差不多忘了一半。

    她隻記得大祁朝內憂外患不斷,邊境連連戰亂,國內災難頻發,到處都是流民匪亂。

    在小說裡,這些亂象全都是為了讓女主表現出無所不能而存在的,但是對於現在的秦氿來說,自己一個姑孃家,在這亂世就不太好到處亂走了。

    男女主角都在京城,大部分的劇情都圍繞著京城在進行,京城肯定是不能去的。

    秦氿思來想去,決定去隴州。

    在原劇情裡,隴州是大祁九州中治理的最好的一州,後來,還是憑藉女主的智慧和魅力,讓隴州佈政使投向了二皇子。

    打定主意後,秦氿很快打聽到了鏢局的位置,花一百兩銀子雇了個趟鏢。

    付好了定金,秦氿又問起哪裡可以辦路引。

    大祁朝對戶籍管理嚴格,凡人員遠離所居地百裡之外,需有路引。

    秦氿是從家裡“逃出來”的,冇有路引,那樣的話,肯定進不了隴州。

    正所謂“貓有貓道,鼠有鼠道”,鏢局屬三教九流,自然是有這些門路的。

    留著絡腮鬍子的鏢頭一臉微妙,冇有多問,開價道:“再加一百兩。”

    又一張銀票爽快地遞了過去,和對方約好明天來這裡拿路引,三天後出發,然後,秦氿就告辭了。

    這三天,她也不打算閒著,先去成衣鋪子給自己買了兩身方便活動的衣裳,又飽餐了一頓後,秦氿找了家客棧住下,還特意要了間上房。

    這一天發生的事太多了,直到這會兒纔算安頓下來,她已經累得不想動彈了。

    洗漱的時候,她又仔細看了一下這幅小身板,每一寸皮膚上都有傷,新舊都有,幾乎就是舊傷未愈,又添新傷。身上瘦得冇二兩肉,也就一層皮包著骨頭,她應該已經有十四歲了,卻瘦小的彷彿十二三歲的孩子。

    記憶裡,原主幾乎每天都會捱打,家裡所有的活都是她在做,但每天她隻能吃到一碗稀粥和半個饅頭。

    從小到大,這是受儘了虐待啊!

    秦氿歎了口氣,原文裡,花了大篇幅描寫女主秦昕在前世有多麼的委屈、無辜,但原主呢,堂堂的侯門千金,流落在外,還被人虐待長大,她又做錯了什麼?

    換上乾淨的中衣,秦氿一身濕氣地坐在銅鏡前。

    銅鏡裡,披散著一頭烏髮的小姑娘,臉龐小小的,在洗去臉上的塵土後,露出了無可挑剔的五官,眉毛如柳葉彎彎,杏眼烏黑明亮,飽滿小巧的櫻唇微微彎起,臉頰上就顯出兩個淺淺的梨渦。

    隻可惜,因為營養不良,她的皮膚粗糙,膚色臘黃,讓容貌生生削弱了五分。

    還是要好好養養!

    秦氿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等不及頭髮乾,就往床上一倒。

    夜更深了,屋裡屋外都是一片寂靜,唯有窗外風拂枝葉發出的聲響間或著響起……

    “簌簌簌……”

    紛飛的大雪中,風聲,喘息聲,腳步聲,混雜在一起。

    她拚命地奔跑著,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兒,但是她很害怕,不敢停下來。

    嗖——

    一支長箭從背後破風而來,鋒利的箭尖以勢如破竹之勢貫胸而出。

    她用手捂著胸口,鮮血從指縫中滲出,刺眼奪目。

    她知道,她要死了。

    她緩緩地倒了下去,鮮血染紅了雪地,如綻放的梅花。

    “啊!”

    秦氿驚叫著坐了起來,呼吸急促,胸口不住地起伏著。

    她的額頭冷汗淋漓,中衣濕答答地粘在背上,就像剛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她的胸口隱隱作痛,彷彿被長箭貫穿並不是夢,而是真實存在的。

    這麼真實的夢,還是第一次。

    利箭穿心……

    對了!

    在小說裡,原主就是利箭穿心而死的!

    秦氿混身透著寒意,空氣裡也彷彿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一定是的!”

    秦氿不停地喃喃自語,她雙手抱頭,煩躁地把頭髮揉得一團亂。

    木木地坐了一會兒,她從榻上爬了起來,點上蠟燭,給自己倒了一杯涼水,一口喝完,腦子纔算清醒了一些。

    正要再回去睡覺,她突然動了動鼻翼。

    奇怪!

    空氣中怎麼好像還有一股血腥味!

    秦氿放下了手上的茶碗,藉著燭光在屋子裡飛快地掃了一圈,目光落在了牆角的櫃子上。

    這櫃子足有一人高,她冇有行李,也就冇有去用,就這麼空置著。

    秦氿的目光怔了怔,自言自語道:“好餓,不知道有冇有吃的。”

    她披上一件衣裳,若無其事地就要出屋去,結果腳纔剛邁出一步,靜靜的房間裡驀地響起一聲冰冷的嗤笑。

    她頭也不回,三步並作兩步就往門口衝,還冇等打開門,一隻手飛快地從她背後伸了過來,按住了房門。

    “轟隆隆!”

    窗外的夜空驟然劈下一道閃電,照得房間裡一瞬間亮如白晝,也照亮了壓在房門上的那隻右手。

    那是一隻屬於男人的手,手指修長,骨節分明,如玉竹般。

    秦氿的鼻子動了動,身後傳來一股濃鬱的血腥味,縈繞鼻端。

    她頸後的汗毛一下子都倒豎了起來,慢慢地轉過身。

    窗外,雷鳴陣陣,此起彼伏,下起了傾盆大雨。

    她的身後,是一個身材高挑、形貌昳麗的青年,約莫十七八歲左右,他一頭鴉羽般的黑髮高高地在腦後束起,肌膚白皙,五官更是精緻無暇,尤其那雙狹長的丹鳳眼明亮深邃,纖長的睫毛又濃又密,眼尾微微上翹,既漂亮,又帶著幾分如利箭般淩厲。

    他身著一襲玄色粗布直襟,這平平無奇的裝扮卻難掩他通身的貴氣。

    這個青年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