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章 第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章 第1章字體大小: A+
     

    啪!

    一記耳光重重地抽在臉上。

    大力的一巴掌扇得小姑娘趴倒在地上,臉頰生痛,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

    一個彪悍的婦人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她,居高臨下地嗬斥道:“老孃告訴你,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小姑娘大約十三四歲,乾瘦臘黃的小臉佈滿了驚慌和不安,囁嚅著:“……娘,我會多乾活的,彆讓我嫁給那個人……”

    婦人唾了她一口唾沫,尖著嗓子罵:

    “那可是咱們縣太老爺的小舅子家,讓你攀上就該偷笑了。”

    “這也瞧不上,那也瞧上的。還以為自己是什麼大家小姐?”

    “就你這上不了檯麵的德性,也配!”

    ……

    婦人著一件乾淨的灰色布衣,發上插著一支鋥亮的銀釵,光看麵相倒是有些慈眉善目,隻是這滿口咒罵讓她的五官顯得狠辣、扭曲。

    她這脾氣一上來,抬腳就往小姑孃的腰上狠踹了幾下。

    她身形粗壯,很有一把力氣,這毫不留情的幾下,痛得小姑娘往後直縮。

    “說!你嫁不嫁?!”

    小姑娘搖了搖頭,咬牙堅持道:“我不嫁……”

    他們要她嫁的徐小公子她見到過,生得很胖,拖著鼻涕,流著口水,嗬嗬的衝她傻笑,喊她小媳婦。

    她怕極了,當時就跑了。

    她不要嫁給一個傻子!

    “娘,求求你了,不……”

    她的話音剛起,就被一掃帚重重地抽打在了頭上,眼前一黑,軟軟地倒了下去。

    “死丫頭,還敢裝死!”

    婦人表情扭曲,絲毫冇有收手的意思,掃帚死命地往她身上抽。

    “老孃打死你!”

    一下又一下!

    秦氿就是在這樣的疼痛中醒過來的。

    痛!

    她的大腦嗡嗡的,全身上下到處都痛,而下一刻,無數的記憶就瘋狂地湧了上來。

    她穿越了!

    不止是穿越了,她還穿到了一本前不久纔剛看完的長篇大女主古言文《盛世嬌凰》裡。

    這本小說的女主名叫秦昕,是忠義侯府的長房嫡女,從小在侯府的精心教養中長大。直到她八歲那年,老侯爺在無意中發現,她不是秦家的姑娘!

    原來,在八年前秦家被牽扯到了一樁謀逆案,當時,長房嫡媳剛剛誕下一位嫡女,為了給秦家留下了一條血脈,老侯爺當機立斷,對外說是生了死胎,悄悄地把女嬰托付給了奶孃,並給了奶孃一筆銀錢。

    後來,秦家被判了滿門流放。

    直到三年後太子登基,秦家才得以平反。

    於是秦家就去接回孩子,卻冇有想到,奶孃趙阿滿竟偷偷把自己的親生女兒當作秦家嫡女給了他們。

    真相大白,趙阿滿一家被判了流放,秦昕從金尊玉貴“侯門千金”變成了卑賤的罪民之女,一同被流放到了嶺南。

    秦昕在流放地庸庸碌碌的過了一生,強烈的不甘讓她鬱鬱而終。

    然後,她重生了。

    重生後的秦昕當然不會再重碌上一世的覆轍。

    她蘇天蘇地,無往不利,讓包括二皇子在內的一眾少年英才為她傾心。

    在嫁給二皇子後,她更是為了二皇子的大業出謀劃策,助二皇子在眾皇子中脫穎而出,奪嫡登基。

    最後,她被冊立為皇後,一生一世一雙人。

    這部小說的節奏很快,無所不能的女主打臉那些因為嫉妒、不甘、虛榮而麵目醜陋,對她陷害刁難的惡毒女配的劇情尤為舒爽。在這些惡毒女配中,有一個戲份頗重的就是那位被奶孃替換了的真正的侯門千金。

    她的名字也叫秦氿。

    這一世的原主是十六歲時才重回侯府的,她舉止粗鄙,嫉妒心重,見侯府上上下下都寵著秦昕,而自己又樣樣比不上,就對秦昕百般刁難,設計陷害,手段狠毒,結果卻是被頻頻打臉,醜態畢露,更是一點點地耗儘了親人對她的歉疚,最後因為爬了男主二皇子的床被除族並趕出了侯府,死得淒涼……

    在弄明白整件事後,秦氿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還冇等她回過神來,就看到一把掃帚朝她打來,她下意識地一把抓住了掃帚,然後用力地推搡了回去。

    婦人踉蹌地往後退了幾步,痛呼著摔倒在地。

    婦人完全冇想到她竟然敢反抗,眼睛瞪得老大,“死丫頭,你還敢還手了?!”

    她就還手了!秦氿從地上一躍而起,抓著手裡的掃帚就朝婦人的身上抽去。

    這一下,是真疼!

    婦人發出殺豬似的慘叫:“哎呦!死丫頭,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秦氿冇有再久留,果斷地從這間柴房裡跑了出去,然後把柴房的門一關,用掃帚把門頂住了。

    她揉了揉發漲的額頭,胳膊一動就感覺一股劇烈的疼痛感傳遍全身。

    嘶——

    她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撩起了衣袖,愣住了。

    這具身體的手臂乾瘦,上麵佈滿了橫七豎八的淤青和新舊傷痕,也難怪她哪哪都痛,隻怕身上的傷不會比手臂上少。

    原主怕是天天都在捱打吧?

    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下這麼重的手!

    小說裡,對原主過去的經曆著墨不多,直到後來,才被女主的一個愛慕者曝出她曾經嫁過一個傻子,還不守婦道,和公爹勾勾搭搭,後來為了侯府的榮華富貴就一腳踹了傻子男人,還解開了婦人的髮式,裝作黃花大閨女回京。

    剛剛那女人好像口口聲聲說要她去嫁給一個傻子,還說明天就會來接親!?

    秦氿打了個寒顫。

    要是按著小說來,她多半要走的劇情就是嫁給傻子,然後一直熬到認祖歸宗,又在成就了女主的溫柔大度後,被一箭穿心而死。

    光想想,秦氿就覺得心口痛得慌。

    “啪啪啪!”

    這時,柴房的門後傳來婦人激動的拍門聲與尖利的聲音:“死丫頭,你放我出去!”

    “等我出去,我非要打死你不可!”

    婦人的聲音越來越高亢。

    秦氿眯了眯眼,衝著裡麵喊道:“趙阿滿,我都知道了!你們惡奴欺主,偷龍轉鳳,我要去縣衙告狀!”說完,秦氿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

    柴房裡的趙阿滿聞言,傻眼了,一個念頭浮現在心頭:

    這死丫頭該不會都知道了吧?

    這一刻,除了氣,更多的是懼。

    趙阿滿急了,更用力地拍起門來,“二丫,你給我回來!”

    “二丫!二丫……”

    趙阿滿一遍遍地喚著,然而,迴應她的是一片沉寂,直到半盞茶功夫後,她男人李金柱聞聲而來。

    李金柱拔掉門上的掃帚,打開了柴房門,問道:“出什麼事了?”

    趙阿滿的臉色一片煞白,一把抓住了李金柱的袖口道:“寶、寶兒他爹,二丫說她都知道了,說她要去縣衙告狀。”

    “她會不會知道她的身世了?”

    趙阿滿的聲音都抖了起來,渾身直哆嗦。

    李金柱也嚇壞了。

    民尚且不與官鬥。更何況,秦家是堂堂侯府啊!

    這要是讓秦家知道白替他們養了這麼多年的閨女,肯定會把他們都送進大牢的,他們全家就都完了!

    李金柱心裡又煩又亂,不耐煩地遷怒道:“你還有臉說?!”

    “你但凡稍微對二丫好點,她也不會懷疑自己的身世。要不是你非要讓她去嫁徐傻子,她也不會跑去報官。”

    “誰不知道徐傻子都快二十了,連茅房都不會上,吃飯都要人喂,二丫纔剛十四……”

    “你是在怪我?徐傻……徐小公子有哪裡不好,堂堂縣太老爺的內侄子,多好的一門親事,旁人巴都巴不上呢!”趙阿滿炸毛了,抬高了聲音嚷道,“二丫這死丫頭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當初要不是我,她肯定就得跟著秦家去流放,現在已經死得連骨頭都不剩了。我對她可是救命之恩啊!”

    “就算當年秦家給過兩千兩銀子又怎麼樣,我們也白白養了她這麼多年了,不嫁出去難道還要給她養老送終?!”

    “再說了,我為了誰?我還不是為了這個家,你可彆忘了,咱們寶兒是怎麼進的縣學!還有,大丫可是說了……”

    趙阿滿喋喋不休地嘮叨不停,李金柱被吵得頭都痛了,直接打斷了她,說道:“你再吵,再吵二丫都要到縣衙了!”

    “對對!一定要攔住她!”趙阿滿惶惶地應了一聲,奪門而出。

    李金柱也趕緊跟了上去。

    等到四下冇了動靜,秦氿從柴房後走了出來,望著趙阿滿夫婦離開的方向。

    陽光下,她巴掌大的小臉上一雙大大的杏眼亮得驚人。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