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9章: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9章:大結局!字體大小: A+
     

    陳鋒聽到我的話,捲縮成了一團,慢慢從沙發上滑下來,數秒鐘之後,就又出現了剛纔的一幕,全身出現強直,面色青紫、瞳孔散大,好像意識逐漸不清……

    我跪在地上,幫他壓腿,給他捶背,都不管用,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傾向,顧不了許多的,我氣急敗壞的衝空氣中大喊,你騙我,不是說只要和他分手就沒事的嗎?爲什麼他會這麼痛苦?

    沒有人回答我,唯有陳鋒兩眼直直的望着我。

    持續幾分鐘後,類似痙攣和強直的症狀有些好轉,一切好像自然發生,自然停止,最後,進入昏睡狀態。

    當陳鋒安靜的躺在沙發上時,我湊近他細細的看,欲把他的樣子刻在腦海裏,他均勻的呼吸,平穩的心跳,長過沙發露在外邊的腿,給我曾經的記憶渡上了一層金。

    之後,我沒有等他醒來,悄悄離開了,我怕醒來之後會面對他的詢問,我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從而做出錯誤的舉動。

    來到大街上,看着別的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腕,滿足的提着大包小包,在精品購物專區悠閒逛着的時候,我的心裏還真是有那麼些羨幕,不是因爲有男人爲她們花錢,而是作爲女人,她們有人寵着。

    這時我又忽然想到,如果哪天陳鋒的身邊換成了別的女人,我會怎麼樣?自己是不是就像開敗了的桃花,留在了過去的季節?

    想到這,我很難過,真的很難過,既希望他能走出這段感情,又不希望他永遠忘記我,這是怎麼樣的一種情緒?

    身在外面的我,心卻留在家裏,時刻記得陳鋒還處在昏睡中……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只能待他醒來安然離開,還我一個清修的淨地。

    坐在上島咖啡的藤椅上聽着音樂,好似聽到了自己內心孤獨的悲鳴,不明白這些日子是怎麼過來的,一下天堂,一下地獄,讓我不知何去何從。

    忽然,窗口閃過一人,極快速的從我眼前的玻璃窗口閃過,緊接着她推開門徑自朝我走來,火紅的裝束,火紅的頭髮,火紅的口紅,讓她一進店就成爲焦點。

    見她突如其來的靠近,我下意識的站起身,懵恰恰的問她怎麼來了?她放下肩上的皮包,翹起大腿,沒有理我,沖服務員喊:“給我來一杯一樣的!”

    我坐下來,盯着她看,徐紋回看我一眼,說她已知道我和陳鋒之間的事,如果我確定離開陳鋒,她就接手了。

    我問什麼意思?其實我知道,只是想聽她親口再說一遍!

    徐紋睜着一對桃花眼瞥向窗外,讓我別管那麼多,她現在只等我一個答覆,也算是對我這個朋友的尊重,只要我給出一句話,她就付諸行動。

    我說,就算我和他沒關係了,我也不允許你接近他,世上的男人那麼多,爲何獨獨糾纏他?況且,他不適合我們。

    “哈哈哈,你的情商不高,想不到智商也不高,我知道你的擔憂……如果說我有解決的辦法,你信不信?”

    “解決的辦法?那是什麼?”我彷彿看到一絲光亮,在心裏縈繞開來。

    聽着悠揚的旋律,徐紋的手指跟着節拍輕點着桌面,她並不着急給我答案,而是再次問我:“那你告訴我,是不是真能離開他?”

    “對,我們分手了……現在你不用搶,揀就行了!”話說出口,很後悔。

    “蘇素紫,你的忘性可真大,我說過,你沒資格愛他,我卻可以,因爲我能救他於水火之中……

    我點頭,默默的道:“好,希望你們幸福!”

    徐紋聽了,咖啡還沒喝完,拎起包就走了……那一刻,我彷彿失去了全世界。

    果然,回到家裏,陳鋒不見了,或許是被徐紋帶走的吧,或許是他自己走的,我哭着,側臥在他躺過的地方,哭了笑,笑了哭,像個十足的神經病!

    一個雙休日的早晨,我去早餐店裏吃早餐,就是家附近的一個早餐店,沒想到,意外撞見陳鋒和徐紋坐在裏面吃腸粉。

    瞬間,我差點昏過去,故意給我看的嗎?誰的主意?

    當時,我想逃,但最終沒有,只是略微遲疑了一下,雙腳像灌了鉛似的靠近過去。

    我緊張的攏了攏頭上的長髮,有些不自然的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微笑着向他們發出了示意性的“哼哼”聲。

    他們擡起頭來看我,都說了句:“早上好!”,當然,徐紋的神情是挑逗的那種,可是隱隱之間,又有些笑意,那絲笑意,完全是善意的。

    而陳鋒,也只是打了一聲招呼而已,接下來,他只顧埋頭吃腸粉。

    看見他吃的可口的樣子,我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起來,他可能感覺到了我在看他,擡起頭來想看我時,我已起身打包走人,留給他的只有背影!

    就那一次我覺得他已不屬於我,真的離我遠去了。

    我以爲這是最後一次見他,沒想到,次日,我又見到了他。

    那是一次公司聚會,我和很多同事去小肥羊吃火鍋,席間員工們吃喝都很嗨,一個個的敬酒,我本是心情不好,加上盛情難卻,那天喝了不少,甚至醉態畢露。

    一個女同事見此情況總提醒我:“蘇素紫,別再喝了,一會該難受了!”

    我笑着說:“我從沒醉過,試一次也無妨。”

    她關心的問我:“是想家了還是心情不好?”

    我說:“怎麼?想做安慰天使呀?沒事,你盡情吃好喝好,不用管我!”

    她輕聲的回答說:“那你緩着點!”

    “謝謝你!”面對她真誠的勸慰,我很感激,奇怪,又不是很熟,關心從何而來?哈哈!

    接着,我對她說:“我吃的差不多了,想一個人出去走走!”

    她說:“別,你醉了還是我送你吧?”

    我笑着說:“你真是掃興,喝點酒老是醉了醉了的,我是紙糊的嗎?”

    她聽了只好閉上了嘴。

    說實話,我很享受這種感受,不是太醉又不是太清醒,還可以適當的發發牢騷,真的蠻不錯的。

    本來是想趁着天黑散散步的,不想在半路上碰到了陳鋒,當我看見他的時候,他已經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了。

    我說:“咦?怎麼這麼巧?”

    他黑着臉道:“不會喝酒就不要喝,一個女人在馬路上搖搖晃晃的像個什麼樣子?”

    我生氣道:“你們一個個是怎麼了?都輪流來批評我?我是蛇精呀,喝點酒就能現原形?”

    陳鋒說:“是你同事讓我來接你的,怕你在路上出意外,你這麼說,不是不識好歹嗎?”

    我哈哈的笑了起來:“你現在才知道我是個不識好歹的女人呀?現在怎樣,有個識好歹的女人在身邊是不是很幸福?”

    陳鋒愣了一下,沉默了。

    他過來扶着我說:“以前你不怎麼喝酒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我斜着頭問:“那你告訴我,以前我是怎樣的一個人?”

    他面露慍色的說道:“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你的以前我不是很瞭解。”

    我聽了哈哈笑了起來:“普通朋友?不是很瞭解?那你還出來接我幹嘛?”

    他問我:“要不要找個地方醒醒酒去?”

    我試圖掙扎了一下說:“不用了,我很好。過了對面的馬路你就不用送了。”

    他聽了沒有出聲,顯得有些爲難。

    等過了馬路之後,我讓陳鋒放開了扶着我的那隻手。

    站穩後,我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用手指順了順頭髮,然後挺起身板,對陳鋒說:“你的任務完成了,我目送你走吧!”

    他問:“是直接回家嗎?我送你吧!”

    我說:“不用了,丟不了。”

    他挪了挪腳走了幾步,爾後又轉過身來說了句:“還是把你送到家門口吧!要不,我不放心。”

    我聽他這麼一說,當時只覺鼻子一酸,眼淚就欲奪眶而出。

    於是我急忙蹲下,把頭埋在雙手間,不想讓他看見我這副模樣。

    他問:“想吐了嗎?”說着,用手輕輕的拍了拍我的後背。

    我用背部用力的甩了他一下,說:“快走!”

    他聽了頓了一下,既而站起來轉身就走,頭都沒有回一下!

    看着他憤然離去的背影,我不顧形象的蹲在馬路邊大聲的哭了起來。

    跌跌撞撞的回到家裏,就接到女同事的電話,她沒有一句多餘的話,直接對我說:“徐紋出車禍了,正在搶救……如果想見她最後一面,趕緊的!”

    “什麼?”乍一聽她這麼說,我被嚇的差點跳了起來。

    我問:“在哪?”

    她報給了我地址。

    等等,好像不對呀,她只是我一個相處不到一個月的同事,何以會知道這麼多我的事情,剛剛還聯繫了陳鋒,不可能啊,她哪有他的號碼?

    想到這,我厲聲問道:“是誰告訴你的?你怎麼會知道我們這麼多的事?”

    面對我的逼問,她終於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來,她就是曾經英語培訓中心的老師,陳鋒的朋友,那個漂亮的女孩,徐紋曾經冒名頂替的人,名字叫雁紅,此刻的她,也是重生的,而她的重生,有陳鋒的一份功勞。

    她是受陳鋒的委託守在我身邊的,因爲他怕簫騰找上我。

    聽到這些,我的酒全部醒了,急忙問她是怎麼樣知道徐紋出車禍的?她說,因爲簫騰!

    怎麼回事?我問。

    她說,簫騰開車欲撞陳鋒,徐紋開着車和他對撞,結果兩人都嚴重受傷,正在醫院急救……

    我飛奔下樓,火速攔下一輛的士,直衝醫院而去。

    到了醫院之後,我直接爬上雁紅所說的二樓,找了一圈沒找到,最後,經醫生的指點,來到-2樓,也就是太平間。

    在那裏,我看到了陳鋒,看到了雁紅,除此之外,還有躺在裏面的兩具屍體:簫騰和徐紋!

    那一刻,我不知道說什麼,不知道做什麼,雁紅拍拍我的肩,朝陳鋒努了努嘴,我不確定的問:“我可以嗎?”

    雁紅點了點頭。

    “陳鋒……”我走過去,輕輕撫摸陳鋒的臉,他轉過來,深邃的眼神裏滿是痛苦。

    “徐紋其實愛的還是簫騰,不然,對他的恨不可能這麼深,近段時間,她一直在跟蹤簫騰……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早在她自己的計策之內!”雁紅走過來說。

    “嗯,我知道,只是結局太殘忍,我受不了!”陳鋒說。

    “或許這是最好的安排,他(她)倆都是不珍惜生命和機會的人,對社會有害而無益,簫騰死了,你和蘇素紫就能明正言順的在一起……”雁紅說。

    “爲什麼?”我問。

    聽見我問,陳鋒擡起頭,失落的笑了一下,雁紅見狀,連忙撫着他的肩膀對我解釋:“悶龍措施是針對陳鋒的沒錯,但陳鋒的任務是監管簫騰,現在簫騰死了,任務就結束了,陳鋒便迴歸正常人!”

    我不敢相信的望向陳鋒:“是嗎?這個是真的嗎?”

    陳鋒低沉着聲音問:“你希望是假的嗎?需不需要賤人張來解說一下?”

    “賤人張是誰?”

    “冥界主管,勸你離開陳鋒的五旬老者。”雁紅笑着說。

    “原來你都知道?”我望向陳鋒。

    “剛剛纔知道……沒想到你這麼笨……”

    聽到這裏,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拉着陳鋒的手問雁紅:“雁紅,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帶他出去一下。”

    “去吧。”她笑着迴應。

    拽着陳鋒一口氣跑到醫院後門,緩緩貼近他的身子,忽然,脣吻上了他的脣,深深的吻住……剛開始,陳鋒僵住,只一會功夫,他就熱烈的迴應我,吻的讓我差點透不過氣來,之後,他惡狠狠的問我:“還敢再離開我嗎?”

    我又笑又哭的捶着他:“不敢了,陳鋒,我只愛你,永遠愛你!”

    終於,期待的美好生活開始了,我和陳鋒成爲最普通的一對戀愛男女,並且,四個月後,我們結爲了夫妻,而在結婚的前一天,陳強來向我們告別,說他即將投胎。

    無巧不成書,我們結婚的當天,就是陳強投胎的日子……

    幸福是什麼?讓陳鋒和蘇素紫告訴你們吧!



    上一頁 ←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