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5章:不是隻有他才配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5章:不是隻有他才配你字體大小: A+
     

    陳強在電話裏說:“蘇素紫,你出爾反爾,你不是說我可以隨時找你嗎?現在爲什麼對我這樣?”

    我怕爸媽聽見,走到陽臺捂着話筒輕輕的說:“天哪,這你都不能理解嗎?我們是人,你是鬼,在未讓我家人產生恐慌之前,你快走吧,等到了中山再見。”

    “可是我只剩幾個月時間,等不起……”

    那一刻,我心裏的感覺真是五味雜陳,接着我問爸:“這裏有叫獅江酒樓的地方嗎?”

    爸說:“怎麼沒有?一些有錢的人專愛去那吃。”

    這下我明白了,陳強上午沒幹別的,竟找些高檔地方來刺激我們的神經啊!

    走出了小區大門,我們左瞧瞧右看看就是不見陳強的“人”影。

    爸笑笑說:“是不是等的時間太長他先去了?”

    媽媽說:“應該不太可能,基本禮貌應該不會不懂的。”

    我說:“別說你們,我都不知道他腦袋裏住着個什麼妖怪,他純粹是沒事找事。”

    說這句的用意是,我想讓爸媽覺得我和他不是很生疏,有點男女朋友的意思,要不然,真怕他們猜出什麼。

    正當我們聊的起勁的時候,只見一輛嶄新的廣州本田朝我們駛了過來,並停在了我們的跟前。

    待車窗搖下來我們定睛一看,陳強正穩穩當當的坐在駕駛座上,一副掌握亁坤的樣子。

    待我們上車坐穩後,他把一個塑料袋從前座仰着拿給了爸並說:“這些是用你名字買車的一切相關手續,你保管好了,以後我過來,車就借我開開。”

    爸一時沒反應過來重複一遍說:“用我名字買的車?”

    陳強轉過頭來誠懇的說:“是的,送給爸爸你的!”

    我聽了連忙想下車,陳強一看情勢不對,把保險按鈕一按車門就打不開了。

    我對爸說:“打開裏面看看,票據上寫這破車值多少錢?”

    爸看了看說:“25萬8千6百。”

    我轉過來對陳強說:“陳強,我知道你到哪都不失本色,可是,如果你還把我當朋友的話,這車退回去,否則,我們永遠不要再見!”

    只見陳強就像沒聽見我在和他說話一般,試着和沉默不語的媽聊起天來。

    我氣的連連叫他停下說:“我最不喜歡的就是你這種自以爲是的人,你心裏除了按自己的意思做事還考慮過其他人的感覺嗎?你……根本不是人啊!”

    爸媽聽見我的話,嚇了一跳,臉有慍色的道:“素素,車讓陳強退回去是應該的,可你說話怎麼能這個樣子?他是一番好意,被你說成什麼了?你還是我那懂事乖巧的女兒嗎?”

    “我……”被說的啞口無言。

    這時,陳強轉過頭正氣凜然正視着我的眼睛說:“如果你覺得這車買錯了,你現在就可以下去把他砸了,這只是一個交通工具,成不了你我之間的障礙。”

    媽看情勢不對,忙說:“買都買了,先去吃飯吧!”

    在飯桌上媽試圖溫和的勸陳強說:“小陳呀,以後你別爲我們買什麼了,你看你和素素是怎樣的一個狀態我們越看越不懂了,能不能接受這禮更是稀裏糊塗,要是以後你和素素結婚了,你送什麼東西給我,我都欣然接受,但現在素素這裏沒有通過,車還是換回你自己的名字好些,要不也太顯的我們沒有立場了。”

    爸聽了也忙點了點頭。

    沒想到這時陳強反過來問媽:“你覺得我和素素配不配?”

    我媽一愣,好不容易擠出一句:“配不配我說了不算,你們在一起能不能幸福纔是最重要的!”

    陳強接着問:“幸福的條件是什麼?難道看見她的家人每天掐着時間搭公車去上班,自己有能力爲她改變這一點,我卻裝着不聞不問,這就是讓她幸福?嘴上說愛她,可只在電話裏對她虛寒問暖,在她需要自己的時候卻陪伴不了她,有問題也給她解決不了,這也能讓她幸福?我現在所做的只是照着自己的心意,試着讓她幸福的一小部份,可你們卻以各種理由來阻止我,試想我和她又怎麼會有機會相互瞭解和彼此吸引呢?我承認她有她自己的難處,我的這次舉動也確實有點衝動,但如果不這樣,我會和她有交集嗎?”

    這是我認識陳強以來,他講的最長的一段話,也是最打動我的一次談話,但是,人鬼有別,他怎麼就不懂呢?何況我愛的是陳鋒,他現在完全是在盜用陳鋒的身份和名字,等等……好像也不是,哎呀,我理不清。

    就像之前說的,他雖然看上去總是那麼油腔滑調,但又老是透露出那麼點真誠。也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這個性格騙了多少人。

    目前最重要的是:他哪來的消費能力?花的錢應該是鬼上身那個人的吧?汗,我已被逼的不能正常思考了。

    由於情況的不容樂觀,我想不出什麼有效的措施,怕陳強就這樣跟着我幾個月,那該如何是好?

    想到這次回家的目的,想到和陳鋒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我就覺得自己很失敗,沒有一件事是處理的妥妥當當的。

    回到家後,我一個人退了出來,躲在一個角落裏撥通了陳鋒的電話。

    陳鋒說,這是我回家後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他,雖然如此,但還是讓他覺得很安慰,他說空閒的時候把我們的小窩打掃的一塵不染,隨時等候他的女主人回來檢閱。

    聽到這裏,我的眼淚就無聲的流了下來。

    剛掛上電話,陳強緩緩的向我這邊走了過來,他說:“這麼歡樂的時候,你卻表現的這麼憂傷,是我做錯什麼了嗎?”

    我既沒承認也沒否認,只是說:“不全是你。”

    說完,從他側邊去了過去。

    當晚,我和爸媽說要回中山,他們問我怎麼這樣突然?我說,接到公司的電話,有急事需要處理(他們還不知道我辭職),爸媽連忙說,工作要緊,記得常回來就行。

    飛機快起飛前我發信息給陳鋒,我對他說:“我回來了!飛機馬上就起飛。“

    他發了個驚訝的表情:“這麼快?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現在準備去機場接你怕來不及了!”

    我回:“接就不用了,你安心做事,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見面了。”

    手機關機後,我從窗戶外望去,今天的天氣不好不壞,雖還有點絲絲涼涼,但一想到不久後,就可以看到陳鋒,我的心又變的暖暖融融起來。

    於此同時,心裏的惴惴不安沒有停止過,害怕自己的猶柔寡斷給他造成無法彌被的傷害。

    陳強說:“你表現的能不這麼明顯嗎?至少我還在旁邊的時候。”

    我用眼神淡然的穿過他的頭頂說:“陳強,我當你是朋友,一直都是。”

    他氣急敗壞的說:“你的愛不是隻有他才配。”

    我輕輕的說:“是我配不上你。”

    陳強連忙按着我的手道:“別這樣,對我能不能不要這麼殘忍?”

    我手一抽說:“會有你喜歡的人最終和你在一起,但那人一定不是我。”

    他搖頭苦笑道:“我擔心的還是發生了,這還沒到中山呢,你就改頭換面了。”

    我堅持道:“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不會回中山,你的行爲已經超出了朋友的界線,你正在用非人類的手段來滋擾我的生活……”

    他無奈的攤攤手,賭氣的把臉朝向了另一邊。

    下了飛機轉乘大巴,我對一直很沉默的陳強說:“下車之後,請你不要跟着我,我需要私人空間。”

    他聽了愣了一下,沒有出聲,我雖感意外。但誰說這不是最好的結局呢?

    可是下車後的幾分鐘,我還是收了條這樣的信息,他說:蘇素紫,你不可以這樣對我,這幾天來我認識了全部的你,對你的愛更深一層,你怎麼可以如此華麗的轉過身去,毫無留戀的對我說bye呢?”

    我看了一下,心裏對他說了句抱歉,便把手機塞回了包裏。

    雖然離開中山只是短短的一個星期,但一種久違的感覺還是莫名的跳了出來。

    看着車站如織般的客流,匆忙的行人以及斷斷續續的叫賣拉客聲,這讓我不知不覺的陶醉於其中,生活離不開真實,和鬼鬽相處久了,我懷疑自己是否還正常?

    陳鋒打來電話問我到了哪裏?

    我說馬上就到家了!

    果不其然,剛到樓下,就看到陳鋒滿臉壞笑的站在門口等着接我,我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不管不顧的丟掉了手中的行李,然後把頭深深的紮在他的懷裏,並緊緊的抱住了他。

    陳鋒用手來回的摸着我的長髮,臉不停的在我耳邊徘徊摩擦,接着甜蜜的閉着眼睛說:“這是哪裏來的一小破人,見面就往男人懷裏鑽?”

    我一聽,假裝想從他的懷抱裏掙脫出來,沒想到他作勢把我抱的更緊了。

    進屋後,我一口氣喝了一大杯水,還順便拿着桌上散開的一袋餅乾吃了起來。

    陳鋒打趣道:“怎麼像是從難民窯裏逃出來的?飛機上不是管吃管喝的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