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3章:你們家有沒有叫蘇素紫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3章:你們家有沒有叫蘇素紫的人?字體大小: A+
     

    等羅旭文走後,陳鋒進來房間,他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說:“拜託你,不要當着另一個男人的面對我冷淡,這樣我會誤會的.”

    我故作挑奚的說:“想不到你是形象上的姚明,心理的郭敬明,隨便一個男人就能把你擊垮!”

    陳鋒擋住我的電腦:“以前我回來你都會問我的情況,今天怎麼不問?”

    我平和的說:“愛是平等的,你給我多少,我就回報多少,基於你這些日子對我的態度,我現在都不應該和你說話,能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

    陳鋒一聽,頹坐到牀上,手撐着頭,忽然搓了搓臉,輕柔的說:“蘇素紫,你應該清楚我對你的感情,我承認這段時間做的不夠好,對你關心不夠,可我是身不由已......“

    “說夠了沒有?你有任何情況是你的事,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我累,覺得很累,不想再這樣下去了,陳鋒,我們分手吧!“

    說出這句話,我彷彿靈魂已出竅,思想沒有了,坐在電腦前的只有一副空殼!

    陳鋒也沉默了,整個房間都沉默了,只有電腦上的遊戲聲此起彼伏,我故作淡定,走到客廳倒了一杯水,大口的喝着,然後“高興“的玩着電腦,

    陳鋒就那樣看着我,一直看着我,直到我感覺他全身都在輕微顫抖,他才起身,從房間裏走了出去.

    他轉身走開的瞬間,我就已泣不成聲,以爲他沒走,想出來抱着他安慰一下,可是沒想到,他的鞋不見了,大門也敞開着,剎那間,我覺得天旋地轉.

    晚上,我還是收到了陳鋒的短信,他問我爲什麼突然提分手?我說我找到了更合適的人,他問是誰,我說反正不是你.

    後來陳鋒問我:蘇素紫,在你眼裏,難道我就是一個如此膚淺的人嗎?你認爲我的生活閱歷是一張白紙嗎?告訴我,是不是有人逼你這樣做,不要緊,說出來,我們一起去面對.

    我回道:陳鋒,我知道你各方面都很強,但你有一個缺點,就是自信心爆表,我不愛你了,接受現實吧!

    良久,他發過來一條:如果你一再這樣說,我可就要當真了.

    我回:謝謝,保重!

    三言兩語,曾經深愛的倆個人忽然就沒有了關係,我不習慣,很不習慣,之後,我的手機沒有再響,我很矛盾,希望它響,又希望它不響,就像一個間歇性精神病,在想要和不想要之間迷失了.

    朦朦朧朧睡了一晚,早上起牀的時候習慣性的看下手機,一條短信,讓我猶如一個晴天劈厲從頭頂響過,陳鋒在凌晨四點的時候發來一條短信,他說:沒想到,你最終選擇了陳強!

    不,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就算是分手,我也要光明磊落的分開,於是,我主動撥打他的電話,很快,電話被他接起來了,他冷冷的問:“有什麼事嗎?“

    我努力平息自己的心情道:“請告訴我,你爲什麼要把責任推到陳強的身上去?自流產那天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這你是知道的.“

    沒想到陳鋒說:“你是蒙了眼睛,但你的心比誰都敞亮,那天晚上送我回來的就是陳強,難道你真不知道嗎?我爲什麼那麼生氣,不是沒有原因,因爲你在我的情敵面前毫無保留的展露了身體曲線,懂嗎?我是男人,所以我懂他,之前已是愛,再看到那幕,便是刻骨銘心!”

    “你說什麼?那個男人是陳強,這......怎麼可能?“

    “他附身在我家客戶的兒子身上,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我猜,你應該知道.“

    “不,陳鋒,你誤會我了,我真不知道,我和你分手,與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我......“

    陳鋒打斷我說:“既然沒有關係,就回到我的身邊,否則,我不相信你還在乎我的感受。”

    一通話說下來,我的心軟了,意志也不再堅定,可他朋友的話時刻迴響在我的腦海,我和他在一起只會增加他的負擔和拖累,我真的怕,怕那一天的到來.

    靜靜的坐在客廳,重新帶上陳鋒送我的手鐲,彷彿把一份踩在地上的感情又撿了起來,這樣的我,好似異常詭異又可笑!

    想到陳鋒,想到一起經歷的種種,不知不覺的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但我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爲什麼而傷心?

    陳鋒對這份感情的極力挽留,讓身爲一個女人的我,覺得欣慰和滿足,既便以後分開,我想,我永不後悔和他有過這麼一段.

    現實是殘酷的,感情是纏綿的,陳鋒,他一直都是我甜蜜相伴的枕邊人,還與我有過一個孩子,要我怎麼一下放開他,視他爲陌生人?

    第二天,陳鋒來找我,我笑臉相迎,和他漫步在了湖邊的林蔭小路上,看起來像回到從前,但其實心裏,並未有重拾感情後的喜悅,總有一份擔憂埋在心裏.

    那份擔憂,快把我逼瘋了!

    當既,我作了個決定,藉口回老家,他雖然很疑惑,但並未阻止,一再叮囑路上要小心,他在說這些的時候,我心裏在祁禱:希望時間能讓我忘記你,你也能忘了我.

    就這樣,我回到了家,當天晚上7點多,疲憊的回到了家,爸媽見是我一個人,疑惑的問爲什麼沒把陳強帶來,我只有撒謊說,他很忙,以後再找機會讓他來.

    此刻的我很後悔和他們提過陳鋒事!

    時間不早了,家人催我趕快去洗澡,洗完澡好舒舒服服的去睡一覺,我點頭應道.

    等我剛開始洗澡時,手機卻在客廳響了起來。媽站在浴室門口對我喊:“素素,有電話來了,要不要拿進來接?”

    我隨口說:“你幫我接吧,問清楚是誰,說我一會回過去。”

    半個小時後,洗完澡的我輕鬆的走出了浴室的門,一天的疲勞也去了一半。

    媽迎上來說:“剛纔是個小夥子打來的電話,他說姓陳,我說你回四川老家了,他還問我們的家在哪呢!哈哈......”

    我一愣,陳鋒?

    走到陽臺上,我正思量要不要重撥陳鋒的號碼過去,卻發現號碼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一個陌生號,陳強?我差點驚叫出來.

    媽甚是擔憂的看着我問:“不是什麼要緊的電話吧?”

    我笑了笑說:“沒事,一個朋友,我一會再打。”

    見我這樣說,媽才放心下來。

    躺在爸媽爲我營造的良好氛圍的房間裏,我的幸福感無與倫比的強烈.,看着紅色帶白點的窗簾,一米多長的橙色書桌和這張1.8的歐式風格的牀,我感覺此刻自己就像個公主,沒人能比我更快樂。

    已是入秋的季節,中山不覺得冷,可是四川的寒意有些濃了,我躲在被子裏看了大概半小時的書,腦子就不知不覺的往陳鋒身上繞,我一氣之下,擰了下自己的大腿.

    正當我漸漸有了睡意時,突然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我一看牆上的時鐘,正好是凌晨3點半,誰會在這個時間來敲我家的門呢?

    這個時候正是大家睡意最濃的時候,誰也不太願意從暖和的被子裏鑽出來開門,直到這個聲音嚴重的影響了我們的睡眠後,爸才從房間悠悠的走出去。

    我睡在房間聽見爸睡意蒙朧的問:“誰呀?大半夜敲什麼門?”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小區保安。

    那個小區保安問:“你們家沒有叫蘇素紫的人吧?”

    我一聽,連忙坐了起來。心想剛回家怎麼就問上了我?

    爸爸也驚訝的說:“蘇素紫是我女兒,今天剛回來,怎麼了?”

    保安如釋重負的說:“那就好,有個人想上來找她,可我們問他一些情況他又不是很瞭解,我們又沒見過你女兒,所以爲了安全,就上來先問問,他現在還在門衛室呢!”

    這時我忍不住跑了出來問:“是不是叫陳強?”

    保安說:“把他領上來就知道,天氣也蠻冷的,想必一路上受了不少罪。”

    爸和媽同時問我:“要來怎麼不起來?不會是吵架了吧?”

    我內心竊喜嘴上卻平淡的說:“纔沒呢!走,一起去接他!”

    簡單的換了套家居服,外加一件外套,頭髮也沒扎就和媽還有爸出了門,在樓梯上,他們還拿我和陳鋒開玩笑,我也爲陳鋒今天的行爲感到前所未有的感動。

    快到門衛室門口時,保安示意我們人就在裏面。於是我們直接從外面走了進去。

    當看見披着一件保安的軍大衣,雙手環胸坐在那等待的是附身在別人身上的陳強時,我的腦袋差點缺氧。

    我毫無心裏準備的問:“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來?”

    還沒等他回答,媽就把我罵了一句:“你這壞孩子,人家大老遠跑來,怎麼不好好招呼,還給人臉色看呀?”

    爸轉向陳強問:“你是陳強吧?快和我們進屋,外面很冷的。”

    只見陳強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用那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我。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他拖在後面冷冷的說:“離我家人遠一點,求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