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2章:傳來打鬥的聲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2章:傳來打鬥的聲音字體大小: A+
     

    “好吧,你說的這些是事實,但不是全部,也就是說,這只是你的一個側面,一個用來收買人心的陰暗面,而另一個側面,是你支持我追求陳強,背地裏卻使絆,你沒有資格愛陳鋒,卻不肯放手,何解?”

    “呵呵,我沒有資格?”我表示無語。

    “對,或許你現在不知情,但如果某天知道了,一定要記住我說過的這句話……”

    “記住什麼話?”我一頭霧水。

    嘟嘟~~~~電話被掛斷了。

    尼尼的,真是活見鬼了,好好的一個週末被她攪得心神不寧。

    我從牀上起來,腦子嗡嗡作響,差點栽回到牀上,打電話給陳鋒,想問他在哪裏,不想電話中傳來爭奪的聲音,類似信息受干擾的吱吱聲,我心裏不覺一顫。

    “喂?喂?陳鋒你在幹什麼?”我急切的問着,裏面沒有人回答我,只有喘氣聲。

    爾後,電話又被莫名其妙的掛掉了,我有種不妙的感覺,重撥過去,電話已關機。

    一大早的他在幹什麼?聽起來像是在打鬥,天,出了什麼事?

    匆匆從家裏出門,直奔陳鋒的家裏,其實我大概知道他不在家,可是此時的我沒有其他辦法,必須去確認才安心。

    當走到臺階下時,一輛黑色奧迪從遠處駛到我的腳下。

    還沒容我反應過來,黑漆漆的車窗玻璃處就傳來一聲命令:“上車!”

    “你是誰?我爲什麼要上來?”說着,我後退了幾步。

    可哪容得了我拒絕,只見車門一開,裏面極快速的伸出一隻黑黑的手,瞬間把我拉進去並按在了裏面的座位上。

    這是綁架麼?搶劫麼?可我不是有錢人哪!

    正當我欲垂死掙扎之際,卻看見,車內的倆個人並非長的凶神惡煞,也沒有套絲襪,一個司機,後腦勺對着我,一個老頭,很威嚴的樣子,等等……他很眼熟!

    我瞪着他,雙眼瞪着他,努力搜索對他的印象,眼睛狹長,有點像狐狸,嘴脣薄薄的,膚色很黑,個子不高,年齡大概五十多歲,頭頂的毛不多……

    “你是那天在我房間,懸在半空和陳鋒說話的人?天哪,你怎麼會在這?”終於,我徹底記起了他。

    “你叫蘇素紫是吧?“他問我.

    車已經遠離了小區,往未知的方向開去.

    “我是,可是你要帶我去哪?“

    “我只想告訴你,離開陳鋒,當他不存在,過自己的生活!“老者口齒清淅,卻讓我聽不懂.

    “爲什麼,他現在是人,我們有理由在一起......“

    “因爲你,冥界已經開始注意他了,如果你不想他接受煉獄般的懲罰,趕緊離開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你說的......是真的嗎?我並沒有阻礙他完成任務啊.“

    “他泄露的機密足已讓他功虧一饋,懂嗎?“老者的臉很凝重,不像說謊.

    “嗚......這太突然了,可我愛他,怎麼辦?“

    “這就是人類自私的一面,爲了所謂的愛情,寧願犧牲彼此也不願放手,這真是的愛嗎?“

    我低下頭,淚從眼眶順勢而下,想到要和陳鋒分手,我心如刀割.

    “因爲你,他不能很好的權衡鬼鬽之間的事情,分散注意力不說,看待問題做不到全面,對他任務的完成是一大障礙......“

    “嗯,我懂了,可是你們爲什麼不去說服他?“

    聽到我提出的問題,前面的司機轉過頭來望了老者一眼,有些擔心的餘味,我察覺到了什麼,於是繼續說道:“我想知道真相!“

    “你應該知道他的脾氣,所以我纔來說服你!人類的感情我們無權涉入,只是建議......做他朋友很爲難,讓我騎虎難下,這些日子冥界對他採取了悶龍措施,夠他受的.“

    “什麼叫悶龍措施?“我緊張的問.

    “你試過讓一隻蠍子養在皮膚裏的感覺嗎?他的情況比這個更糟,心魔隨時控制着他,只要他凡人的慾望迸發,那種感覺.......嘖嘖,難道你就沒發現他與之前有不同嗎?“

    “你們卑鄙!“我忿然而起,頭一下撞到了車頂,痛的像要裂開了一樣.

    這時,老者按了車上的一個按鈕,車的方向就掉轉了,好像在往回開,接着他說:“這段對話我會讓它以夢的形式告誡你,當然,這句話不會,回去之後,你好好考慮利弊.“

    幾秒鐘後,眼前的一切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歪在沙發上睡覺的自己.

    天,我居然做了一個夢,一個可怕且離奇的夢,可是,這個夢怎麼如此真實?摸摸頭頂,那個在車內撞起的包包赫然在目.

    我不由的驚出一身冷汗,與此同時,我趴在沙發上吏無前例的哭了起來.

    這種時候,我特別害怕一個人獨處,總想找個人在身邊,哪怕他什麼都不說,聽我說就好,可是我不能去找陳鋒,也找不到陳強,更不可能去找徐紋,唯一可能的人,是羅旭文.

    在等待羅旭文的過程中,我已喝了兩杯咖啡,真怕自己一個衝動,就會去找陳鋒......那個夢我相信,我毫不質疑它的真假,因爲夢的每個細節都歷歷在目,並且有讓人相信的附屬力量.

    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羅旭文還沒到,怎麼搞的,平時他只會提前,今天都遲到半小時了.

    “蘇小姐,我可以坐下來嗎?“一個悅耳的男聲在對面響起.

    我一看來人,怔在原地,竟然是那晚扶陳鋒回家的男人,那個看見我穿性感蕾絲睡衣的男人,剎那間,我尷尬無比.

    “你好......好巧呀,也來喝咖啡嗎?“

    “對,我朋友還沒到,你的朋友也還沒來嗎?“

    “是啊......沒來.“我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拘謹的攪着手裏的勺子.

    正在這時,羅旭文氣喘噓噓的來了,他連聲對我說對不起,對不起,說這個地方不熟,找了一陣,當他看到那個男人時,問我,你朋友?

    我抿嘴一笑說:“是陳鋒的朋友.“

    聽我這樣說,那個男人奇怪的看着我,眼裏迸出一束火花:“怎麼?陳鋒的朋友不是你的朋友嗎?“

    “呵呵......“我乾笑兩聲.

    這時,羅旭文伸出手對那個男人說:“初次見面,你好!“

    沒想到男人把手縮在背後,沒有去握羅旭文的手,正當羅旭文小露尷尬的時候,那個男人說;“不好意思,我的手偶爾會痙攣,所以經常用冰泡,很冷的.“

    羅旭文指了指坐位說:“沒事,一起坐吧!“

    但那個男人並未坐下,而是告別我們朝咖啡館的門口走去,離開的時候,他彷彿很仔細的看了一眼羅旭文和我,就像帶着一絲留戀似的,透過碩大的玻璃窗,我看到他筆直的向左下方走去,經過拐角的時候,看不見了.

    “哈哈,這個哥們有趣!“羅旭文坐下說.

    我陷入深思,回想他的怪,那晚在家門口,臨走的時候,他讓我注意點陳鋒,是什麼意思?

    陳鋒,又是陳鋒,不管我身處何地,不管我在做着什麼都會想他,我怎麼會這樣沒出息?這個樣子,還怎麼向他提出分手?

    分手?我的心在滴血!

    “你找到女朋友了嗎?“我問羅旭文.

    “哎,你別總拿這個說事好不好?女朋友又不是菜市場的白菜,想買多少買多少......“

    “要不我們試着處處?“我的話,讓羅旭文嘴裏的咖啡噴了出來.

    “你瘋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陳強能饒的了我?“

    “我不是他的私人物品.“說這話的時候,我的神情很決然,其實心裏在猜測他是不是正受着心魔的煎熬.

    “你們.....吵架了?“

    “就是不想過了,他太霸道,我受不了.“

    “哈哈,家庭優越的孩子都這樣,像我們這種苦孩子,最能體貼人......“

    聽到羅旭文的話,我嘴在笑,心在哭,坐在咖啡館三個多小時,生活中情感中的牢騷不能吐半句,只能說些之前同事的事,這讓我覺得越來越得不到釋放.

    當羅旭文把我送回家的時候已是晚上七點,我們是一路走回去的,沒有坐公交,沒有打的,很自然的走回去,掏出鑰匙打開家門的時候,我赫然看見,陳鋒屹立在客廳.

    “哈哈,陳強,好久不見.“羅旭文很興奮的對着陳鋒打招呼,又像在掩飾什麼,陳鋒笑了笑,隨口問了句:“去哪了?“

    他的這句話,像問羅旭文,其實我知道是在問我,當時我很想回答,但我沒有,裝着沒聽見,對他視若無睹.

    “喝咖啡去了,她說一個人呆的煩,想我們這些舊同事了.“

    “謝謝你.“陳鋒對羅旭文說.

    “瞧你說的,都是朋友嘛.“

    “對!“他們倆人並行坐到了沙發上.

    我回到房間,打開電腦,登錄上一個塵封已久的遊戲,刻意忽略他們交談的內容,杜絕聽到陳鋒的聲音,可是......他的聲音很疲勞,疲勞的讓我心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