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1章:我清楚你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1章:我清楚你媽!字體大小: A+
     

    看着他那痛苦的表情,我欲言又止,心裏雖然和他一樣痛,但我時刻告訴自己要理智,不能節外生枝。

    “告訴我,你做了什麼讓孩子沒了的?”陳鋒的聲音雖低,卻有一道威懾的力量。

    我痛苦的搖着頭,哭着,拽着他,我說我不小心,手碰到陽臺上的盆栽,讓它砸了下來,盆栽砸到腳,我向後一昂,整個人失重從高處坐在了地上,當場就流血了。

    哭着說完這樣,我求他原諒我,說我不是有意的,說我失去孩子痛苦和他是一樣的,陳鋒獨自走到陽臺,盯着陽臺上摔碎的盆栽良久,忽然,他轉過身來,側過頭凝視着我,目光聚焦在我空空的手腕上,摹的,他倒退了兩步。

    爾後,他一拳砸在了牆上,牆當即就凹了一個洞,鮮血也涸涸的流……

    第二天,他陪我到醫院做手術,術後,也把我照顧的無微不至,但自那以後,陳鋒沉默了很多,深沉的臉加上快速的腳步是我見過的最多的畫面。

    身體恢復後,陳鋒便逐漸淡出我的視線,他不再經常來我家,不再把我的家當成他的家,彷彿有一條銀河橫在了我們中間。

    我知道他爲什麼這樣,我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對於陳強,我真的沒辦法怨恨,更不想讓他恨他,我們欠陳強的,欠的太多,這一次,就當全部償還了。

    打陳鋒的手機,他沒接,去他家裏找,阿姨說他不在,我淒涼的一笑,感覺被抽去了筋骨,全身軟弱無力。

    我忽然有個預感,是不是我就要失去他了?不,想到這個問題,真是比死還難受。

    當我第四次去他家的時候,是伯母爲我開的門,她看見我虛弱的樣子,拉起我的手說:“你們倒底怎麼了?一個不願見,一個執意要見,怎麼都這般倔強呢?”

    伯母帶我上樓,剛踏上樓梯的第一個臺階,陳鋒就低拉着頭,雙手插着口袋從上面走了下來。

    十幾天不見他,瘦了不少,眼神的毅然決然,讓我從頭頂寒到了腳底。

    “走,我送你回去!”這是陳鋒說的第一句話。

    “哎呀,你這孩子,素素剛來,還沒坐一會呢,等一下再送吧!”伯母輕輕的捶着他的後背說。

    我怯怯一笑,望着陳鋒道:“那就麻煩你了!”

    坐在他的車裏,我問他想讓我怎麼做?他冷冷的說,能不提這些嗎?我啞口無言。

    送我到樓下,他沒有下車的意思,我的淚奪眶而出,請求他不要這樣對我。

    最後,在我的軟磨硬泡下,他和我來到一家餐廳吃飯,席間,我看他吃的很少,故作輕鬆的問:“減肥呢?”

    他沒理我。

    我不放棄接着問:“怕浪費糧食?”

    他放下筷子,幽幽的看着我說:“把上次買的小衣和孕理書都處理掉吧!”

    我低下頭問:“爲什麼?”

    剛問出口馬上又覺得後悔,急忙應道:“我會收起來,以後你不會看到的。”

    接下來,我們就各懷心事的吃着不知味的飯。

    就這樣,我們的關係似乎又恢復到以前,飯後,他沒有回去,陪我在家午休了一會,見他沒有交流的意願,我只能把想說的話往肚子裏咽。

    等我醒來時,他已經走了,我就打電話給他,電話中他說半小時就回來,我說好,可等到晚上十點鐘也不見他回來,連電話也沒有一個。

    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他怎麼可以變成這個樣子?

    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我再打電話過去,他依舊沒有接,直到我打的第四個他才接。

    一接起來,我聽見裏面很吵,很鬧,人很多的樣子,我連忙問道:“你在哪呢?怎麼還不回來?”

    他大舌頭道:“在外和朋友喝酒,你不用等我先睡吧!”

    我說:“沒有你的房間我不習慣,你能不能快點回來?”

    這時,聽見電話裏有人叫他,然後他對我說:“睡吧,我儘快早點回來!”

    掛上電話後,我的胸口陣陣發悶,這樣的夜晚叫我怎麼入眠?

    凌晨兩點,半夢半醒中的我忽然聽見有人敲門,寂靜的夜也瞬間因此而變的嘈雜,我想肯定是陳鋒回來了。

    於是我披着頭髮,穿着蕾絲睡衣,跌跌撞撞的跑過去打開了門。

    門被打開的那一剎那我愣住了,只見一個陌生男人扶着陳鋒站在門口。

    那個男人看見我時,想試着對我微笑但隨即表情一收,眼睛很不自然的看往別處說:“陳鋒給你送到了,你把他扶進去吧!”

    我這時才感覺自己的失態,連忙從屋裏找了件衣服披上,過去想把陳鋒扶過來。

    誰知陳鋒竟不讓我扶,歪歪斜斜的自己走進了屋。

    我尷尬的問那個男人要不要進來坐會?他客氣的說太晚了,有時間下次再來拜訪,我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客套的說了句:“慢走”。

    那個男人慾言又止,望了一眼痠態畢露的陳鋒說:“你要注意點!”

    “什麼?”我下意識的問,那個男人卻已疾步下樓去。

    等他走後我關上了門,回頭看見陳鋒正坐在凳子上全身打量着我,我心虛的說道:“不知道還有別人,所以……。”

    陳鋒漲紅着臉道:“想知道現在我的感受嗎?”

    我緊張的說:“我讓你在朋友跟前沒面子了,可我不是故意的!”

    他忽的站起來說:“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一次次被原諒嗎?要是你看見我一絲不掛站在你和你的女朋友面前,你會怎樣?”

    聽到這話,我也生氣了,便說:“我哪有一絲不掛?這不穿着睡衣嗎?”

    陳鋒貼過來摟着我的腰,摸着我的乳頭說:“這是什麼?你當他沒看見嗎?”

    我一聽,揮手給陳鋒摔了個響亮的巴掌說:“陳鋒,你太過份了,你怎麼可以這樣的污辱我?我知道失去孩子你很痛苦,但我何嘗不是呢?你何必要這麼折磨我?”

    陳鋒捏了捏被打的臉,說了句:“算你狠!”

    之後,撿起地上的衣服轉身就想出去,我連忙從後面把他抱住,不讓他走,我哀求道說:“我求你了,別這樣好嗎?你明明知道我有多麼的愛你!”

    聽我低泣的說完,陳鋒忽的大吼一聲,爾後慢慢閉上眼睛,把放在門把上的手垂了下來,幾分鐘後,他轉過身緩緩的推開我說道:“我去洗澡!”

    我攔住他的去路堅持道:“以後我們再也不這樣了好嗎?”

    他直視着我的眼睛,繼而堅難的點了點頭!

    靜下來的時候我總想不明白我和陳鋒之間倒底是怎麼了?

    明明相愛的兩個人卻總是會爲些煩心事而傷了感情,就算不計較誰對誰錯,我們也儘量原諒和理解對方,但一種說不出來的阻力還是橫在我和他之間。

    我想問:我們原來那單純且執着的愛戀去了哪裏?

    看着躺在牀上略帶醉意的陳鋒,我忽然覺得好陌生,從認識到在一起,哪怕偶有爭吵但那至少說明我們還有愛,可現在的這種距離又是因爲什麼呢?

    此刻我知道他並沒有睡着,我也知道可能他也在問自己同一個問題,但事實是:在如此寂靜的兩人世界,我們誰也不想成全對方,好讓今晚的鬧劇結束的不留痕跡。

    於是,明天的到來讓我有種莫名的恐慌!

    第二天,陳鋒還是拒絕和我交流,他做他的事,而我依然乖乖的呆在家裏,心情沉悶的我再一次有了回家的打算。

    有天晚上,陳鋒又是十點未歸,等人的滋味辛苦的讓我不想再忍受。

    所以,我很想出去外面看看倒底是什麼在吸引他?

    我撥通電話問陳鋒:“你在哪裏喝酒?過一會我來接你。”

    他有點生氣道:“你來幹什麼?這裏都是些男人,而且我正替老爸在和某公司老總在談業務,你來了不方便。”

    我說:“我會視情況而定的,而且我也談過生意,你不會是不敢告訴我,你在哪裏而找的藉口吧?”

    面對我的逼問,他無情的掛斷了電話,我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來。

    一個星期六早上,我還在夢鄉,手機就沒完沒了的響了起來,看了看手機屏幕,是徐紋打過來的電話。

    “喂?”

    “蘇素紫,從準媽咪淪落到閨房怨婦的滋味怎麼樣?”徐紋不陰不陽的聲音傳來。

    “你太過份!”我怒不可遏的說。

    “哈哈,你明明很清楚卻裝糊塗,若不是還愛着陳強,你怎麼忍心不要陳鋒的孩子?”

    “徐紋,你的人生裏除了唆使和落井下石還有什麼?這樣真的能使你快樂嗎?”

    “蘇素紫,你別站着說話不腰疼,別以爲男人都會買你的帳……”

    “你鬧夠了沒有?有點素質行不行?爲什麼要這樣對我,憑什麼這樣對我?我對你很差嗎,徐紋?”

    “你自認爲對我很好嗎?”她反問。

    “行,你倒是說說,我哪對你不好?”

    “你自己清楚!”

    “我清楚你媽!我只知道在你被鬼男友迷的神魂顛倒的時候是我一次次拉你,在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時候是我不計前嫌的幫你,就連這次驅走陰氣,也有我一定的功勞……而你做了什麼?劉姿豔爲你而死,陳強受你的唆使,陳鋒受你的騷擾,把我的生活攪的飛沙走石,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