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0章:陳強說,我做了一件錯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100章:陳強說,我做了一件錯事!字體大小: A+
     

    沒錯,就是一個若隱若現的影子靜悄悄的盯着我,他像是沒有身體,只是一縷氣息,又像是有身體,因爲整個影子看上去很飽滿,像有身體支撐着一樣。

    陽臺上的光線很強,把他的寸板頭映成了銀白色,風一吹,影子會向一邊斜過去,就像天上的雲,吹了就淡了,顯得毛髮越來越少……

    以前見到這種情景,我會覺得恐怖,可是現在,我卻只有心酸,並且心酸的想哭,因爲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陳強這麼心酸的處境,腦海裏記得的永遠是他樂天派的花花公子形象。

    他的臉除了慘白幾乎和以前一樣,嘴脣有些小倔強,只是眼睛睜的很大,彷彿那佈滿血絲的眼球想要出來……

    當我看見他影子的瞬間,驚悚的感覺只是一閃而過,接着我怕他消失,怕他只是看我一眼就走,整個人雖僵了,但我依然在向他靠近。

    “蘇素紫,你怎能愛上了別人,還懷了他的孩子……你們在縱享歡愉的同時,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陳強的聲音很冷,冷的能結成冰,那種高低音量的顫抖,說明他的怒氣達到了一個頂峯。

    我以爲他來見我,是因爲掛念我,沒想到,說出的第一句話就是質問,讓我的一腔感觸徒添空望。

    “不,陳強,我時常想起你,我知道我愧對你,也感恩於你,但誰會料到,你會從樓梯上摔下來?如果你還活着,我一點都不覺得我會比現在不幸福。”

    “哼!從始至終,你愛的只有他,一個叫陳鋒的孤魂野鬼……當初你拒絕我,都是爲了他,我現在很想知道,如果我請求你接受我,你會棄他選我嗎?”

    “不,陳強,這是不一樣的!”

    “有什麼不一樣?你不是不怕鬼嗎?”

    “愛情有個先來後到,是他……先進入我的心。”

    “你--好--敢--說!”當這四個字從他嘴裏一個一個蹦出來的時候,我看見陳強的眼睛睜的更大了。

    “陳強,我很想念你,想念我們一起共事的時候,想念我們生活在一起的點滴,你是一個好人,是個男子漢,但你喜歡錯了人,我配不上你……”

    砰~~~~

    話音未落,陽臺上的一盆植物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背上,由於被突如其來的重力一壓,我的膝蓋直直的跪了下去。

    我驚恐的擡起頭,不敢相信陳強會這樣對我,面對我悲憫的眼神,陳強撇過頭去:“你的舉動讓我心寒,你的每一次笑都是我的恥辱,我不會允許從我身體裏流出來的精液滿足你們對後代的需求,做夢去吧!”

    “陳強,我怎樣做你才能好受一點?”這時的我,並沒明白他話裏的意思。

    “蘇素紫,你我既做不成戀人,也無需維持朋友關係……你明知道我怕你的手鐲,可你一次也沒摘下過,除了今天……你心血來潮的想歸攏一個男人的心!”

    “不,陳強,不是這樣的,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人,怕鬼是我最直接的直覺,我怕除了你以外,還有別的髒東西找我,因爲在你之前,我遇到過無數次這樣的事情。”

    “你別解釋了,我知道你,就像徐紋說的,你巴不得我出現不了,這樣你就好和那個孤魂野鬼過的逍遙快活!”

    徐紋?剛纔陳強說的是徐紋?她怎麼可能和陳強說這些?還是他(她)們一直在聯繫?

    “陳強,我答應你,以後都不戴手鐲,你隨時可以來找我,但請你不要仇恨我好嗎?我真的受不了!”

    聽到我連哭帶求的說出這句話,陳強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蒼白的臉悽苦的皺在了一起。

    “你個蠢女人,這句話爲什麼不早說?”

    “只要你聽得到,什麼時候說都不晚。”我驚喜的道。

    誰知陳強搖了搖頭,苦笑道:“晚了,晚了,我做了一件錯事……”

    “什麼錯事?”我欲從地上站起來,想過去擁抱一下他,想感受一下他那種熟悉的熟悉,可是……我發現,下身有些異樣。

    我不解的擡起頭,望向陳強屹立的位置,但是他,已沒了蹤影!

    我猛的打了個寒戰,忍住背部的痛疼和下體的不適從地上爬起來,走進廁所,檢查一下內庫,這一看,我的心差點窒息,只見白色的內庫上沾了些許的的血,雖然量不多,但終究是出血了呀!

    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一時之間我慌了手腳,拿出手機撥上了陳鋒的號碼,但隨即又被我刪掉了,怕他問什麼原因造成的……我要自己去醫院檢查清楚,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我也不想讓深愛我的男人傷心。

    到醫院後,看病的隊伍讓我焦急萬分,我排在了第37個。

    不行,說不定我的孩子正在危急關頭,我不可能不想辦法爭取時間。於是,還沒輪到我時,我迅速的跑到醫生的診室打開了門。

    裏面的女醫生正在給病人看病,忽然看見我衝了進去很是不悅,大聲的怒斥道:“你沒看見有人在裏面看病嗎?你是多少號呀?”

    爲了爭取時間,我不惜撒了個慌對她說:“醫生,我是前些天到這裏檢查過的,我懷孕還不到三個月,剛纔不小心摔了一跤開始流血了,你快幫我看看要不要緊?”

    這時,女醫生正色問:“都流血了?”

    我說:“是的,麻煩你先幫我瞧瞧好嗎?”

    醫生站起來,輕輕的推了推我的小肚子,問我痛不痛?我說有點痛。

    然後,她帶我進入了彩超室,叫裏面的b超員先給我看看肚子裏小孩子的情況,然後走了。

    我躺在彩超室裏,感受着濃濃的不知名液體,伴隨着b超儀在我肚子上不斷的遊走。

    我連連暗自祈禱,千萬不能讓我和陳鋒的孩子有意外,否剛,叫我怎麼跟孩子和他交待?

    b超室裏,時間彷彿靜止了,沒有時間,沒有感受,有的只是我望向女醫生的懼怕眼神,我怕,我從來沒有這樣怕過,怕某一個結果的宣佈!

    過了半個多小時後,醫生還是婉惜的告訴我,孩子已沒有生命特徵,確定在肚子裏夭折了,建議我儘快做人流手術,否則不利健康。

    得到這個消息後,我的腦子剎那一片空白,坐在走廊的盡頭摸着肚子良久,心裏不停的問:“孩子,你真的已經離開了嗎?”

    щшш ¸тt kān ¸co

    想着想着,淚水似潮水般涌了出來。

    我不敢相信,更不願接受,這個屬於我和陳鋒不到三個月的孩子,就這樣悄然離開了我們。

    昨天我們都還在爲他的出生做着準備,今天他卻讓我空歡喜一場,獨留給我們傷心和絕望。

    從醫院出來後,我擡頭看了看天,是不是以前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經過小區的時候,看着那些開心下班的鄰居,真心覺得他們很幸福!

    剛走到樓下,就碰到匆匆忙忙下樓的陳鋒,看見我時,他用手拽了一下我說:“怎麼又不接電話?什麼時候能忙改改任性的脾氣?”

    我低下了頭,沒有理他。

    他自顧自的說:“算了,吃完飯再上去吧!”

    我甩開他的手,徑自上樓去。

    他默默的追了上來,輕聲嘀咕道:“是哪又得罪你了?”

    就這樣,陳鋒默默的跟着我回到了家,剛把門關上,我就撲到他懷裏放聲大哭了起來。

    陳鋒一時慌了手腳,可能是他從來都沒見過我這個樣子。

    他抱着我緊張的問:“倒底怎麼了?家裏出事了?”

    我搖了搖頭。他說:“說出來,有我在呢!”

    我緩緩掏出裝在口袋裏的醫院病歷單,塞到了他的手上,然後獨自回到房間坐在了牀上。

    幾分鐘後,陳鋒從外面挪了進來,他用黑黑的臉問我:“你剛從醫院檢查回來?會不會搞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