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8章:感情勒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8章:感情勒索字體大小: A+
     

    車到站了,我拿着簡單的行李,卻不敢向家的方向走去。

    快到家門口時我遲疑了一下,然後掏出化妝品就像沒有發生什麼事一樣,慢慢的修飾自己。

    是的,我不想讓陳鋒看見我憔悴的樣子,我也想努力證明,沒有他我並不會怎麼樣,雖然這和事實不是一回事。

    我一步一步的踏上了通往家門的臺階,鞋子叩的地面篤篤響,剛走到二樓的拐角處,家的房門就打開了,只見陳鋒頂着一頭亂髮,滿臉鬍渣的往外張望,當看到回來的我時,就一直愣愣的站在門口,不知道進去也不知道出來。

    我看不出他是什麼心情,我也不敢猜,但他的形象無疑把我嚇一跳,走到門口我說:“讓我進去好嗎?”他沒有動。

    我把聲音稍稍提高了一點說:“你站在門口擋着我了!“他依然是呆呆的,沒有讓我進屋的意思。“

    我苦笑到:“我明白了!”然後轉身準備離開,既使是自己的家,我也想放棄。

    就在這時,他搶過我手中的包,把它狠狠的扔在客廳的地板上,然後強行抱着我進了房間,而且用腳踢關了門。

    他的這種狀態,讓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害怕,現在的他就像頭野獸,瘋狂的近失理智。

    他一下把我丟在沙發,我強行爬起來說:“你瘋了,我還懷着孩子呢!”

    他嘲笑道:“你也知道自己是懷着孕的人?”說完,就拉起我的衣服,壓住我的雙腳。

    我屈辱的想要爬起來,他卻用左手按住了我,即而用右手解着褲帶。

    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便哀求道:“這樣會出事的。”

    此時的陳鋒哪還聽的進我任何的話,他捧着我的臉,面無表情的看着我的眼睛,做着在牀上才做的事情。

    二十多分鐘後,房間內回覆了平靜,而陳鋒已累的睡着了。

    沖洗完畢後,我環視了一下房子,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我留給他的字條被揉成一團扔在了一個角落裏。

    我慢慢的俯下身去把它撿了起來,然後展開又再看了一遍,這時我不禁問自己:難道我做錯了嗎?

    幾個小時後,陳鋒醒了,我轉過身去沒有看他。

    他剛想說點什麼,我制止住了先一步說:“臭死了,快去洗個澡。”他爽快的答應了。

    等他出來時,頭髮洗過了,鬍子也颳了,又恢復了以前的穩重和帥氣,他把我拉到桌子旁邊坐下問我:“是先出去吃飯回來說?還是說完了再出去吃飯?”

    我說:“現在說吧!”

    於是,他就把這段時間和徐紋的糾葛一件不漏的告訴了我,聽完我只覺雙手冒汗,氣鬱於胸。

    想不到我曾經的好朋友,一個標榜着真愛的女人,她會是這樣不擇手段的女人。

    其實在我沒去上班的第二天,徐紋就已經得到簫騰的消息,她就打電話給陳鋒,質問他爲什麼沒有把他的行蹤告訴她,陳鋒跟她說,既然是重生,就沒有再繼續糾纏的意思,徐紋不認同,她說她一直很認真的活着,就是想讓簫騰不好過,說這是她今生唯一的目的。

    陳鋒勸她,她不聽,總說簫騰負了她,她一定要讓陳鋒帶她去找他。

    陳鋒還是那句話,說不可能的,他沒有權利這麼做,後來徐紋就說,既然前世和今生沒有關聯,是不是她追他也被允許?

    陳鋒不接受,覺得她無理取鬧,她竟然就在路上堵他,一次次的打電話給他,要麼讓陳鋒接受她,要麼帶她去找簫騰。

    她的理由說,如果陳鋒能夠接受她,他的愛就能讓她放下仇恨,否則,她不想自欺欺人!

    陳鋒說他愛我,說不能負我,徐紋持懷疑態度,她說我和陳鋒不適合……

    陳鋒沒辦法,只能拒絕理她,但又怕在我面前露出端倪,三個人的時候,他儘量不讓我覺察到什麼,依然對徐紋客氣的很,可沒想到,我還是嗅到了異樣,

    在我確定懷孕的第二天,也就是我一個人到涼亭玩的那次,又是徐紋找他,陳鋒也生氣了,質問她:“你一個好好的女孩子爲什麼要搞成這樣?”

    她說:“愛上一個人是沒有錯的。”

    陳鋒說:“當然有錯,你明知我和蘇素紫不可能分開,還來這麼一出,你覺得你站在哪個立場能說的過去?”

    她說:“人相處之後纔會有感情,蘇素紫哪一點比的上我?還是你看到我就會想起簫騰?”

    陳鋒說:“目前我還不知道她哪裏比你好,但至少我知道她不會強人所難。”

    徐紋冷冷的說:“對我,你真的這麼不留半點情?”

    陳鋒說:“當朋友可以,男女朋友就免了吧!”

    此後,徐紋還幾次試探着聯繫陳鋒,但陳鋒都以忙爲由不爲所動。

    徐紋感覺無望,就威協陳鋒說:“如果你真對我無情,那我也就對你無義。”

    陳鋒問:“怎麼個無義?”

    徐紋說:“我會把你們的情況統統告訴簫騰,讓你們過不了安寧的日子,既使成爲他的傀儡,我也再所不惜!”

    陳鋒說:“你看着辦吧,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你的存在,只會讓我們失望一點點,但並不能成爲地獄!”

    見陳鋒的態度強硬,徐紋話題一轉,氣勢有些降低的說:“那好,我們就每個星期見一次面吧!”

    陳鋒說:“沒有必要吧,該說的都說了。”

    徐紋不放棄的說:“你不是說我們可以做朋友嗎?是朋友爲什麼不能見面?”

    話說到這個份上,陳鋒似乎妥協了,按他的話說,他還想救她!

    後來,徐紋還找過幾次陳鋒,當然是以朋友的身份,不過陳鋒都很客氣的保持距離。

    他說,他之所以不告訴我,是怕我會糊思亂想,橫生枝節,沒想到,我還是搞出這麼多事出來。

    我搖頭苦笑,說他錯在沒告訴我實情,他卻說低估了我的任性和倔強,眼裏揉不得一粒沙子,居然鬧離家出走,而這,恰恰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

    知道這些後,我無言以對。最後我問:“現在你們怎麼樣了?”

    陳鋒說:“什麼你們?她說是朋友就是朋友吧,遲早她會知難而退的。”

    我又不放心的問:“你真的對她無動於衷?”

    陳鋒不高興的問我:“如果有其他男人追你,你會棄我隨他?”

    我立刻起身抱住了陳鋒:“我相信你,我以後都相信你。”

    陳鋒接着說:“人最明智的選擇,不是想得到所有,而是知道自己需要什麼,而你就是我最需要的那個女人。”

    有了陳鋒的這番話,我是徹底投降了,也爲自己這些天來給他造成的痛苦而深深自責。

    吃完飯後陳鋒送我回來,在家陪我呆了一會就出去了,他說這幾天都沒有回家,爸媽一定很擔心,所以要回去看看。

    他走後,我就一個人在家,這次的一個人和以往的一個人完全是不一樣的狀態,內心很充實,很滿足,每每想起他剛纔的一番話,我覺得已經夫復何求了。

    平靜下來後,我很想爲陳鋒做點什麼,但一時又想不到爲他做什麼。突然心血來潮,想去店裏看看剛出生的小孩子的衣衣都會是什麼樣子的?

    於是,一個人到了中山的母嬰街逛了起來。不看不知道,一看我簡直是愛不釋手。

    摸着小小的衣服,就像是摸着稚嫩嬰兒的肌膚,這讓我的母愛前所未有的涌了出來。

    想着以後我和陳鋒的孩子穿着這麼件小小的衣服,讓我們抱在懷裏,那種感覺和情形,讓此時的我不由的期盼。

    快五點時,陳鋒發信息過來,讓我換好衣服準備下樓,他來接我出去吃飯。

    我說,我已經在外面了!他擔心的問我在哪裏?我說在買衣服,然後報了個具體地址給他,20分鐘後我們又見面了。

    望着我提在手裏的手提袋,他問道:“怎麼到這來買衣服?這裏都是小孩的。”

    我炫耀的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大笑起來:“我今天爲我的兩個小孩買了衣服。”

    看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我急步走到街邊的休息長椅上,拿出了一件男式襯衫和褲子對他說:“這是你的。”

    接着我又拿出了兩套嬰兒的衣服,男女各一套,有點害羞的對他說:“還有,這是我肚子裏這位的。”

    他含蓄的微笑着走過來,拿起小孩的衣衣在我身上比了比說:“傻孩子配傻媽吧?”

    我也毫不示弱,拿起另一件也在他身上量了量:“傻孩子配傻爸吧?”

    說完,兩人不顧衆人的側目,“哈哈哈”大笑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