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7章:陽性,懷孕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7章:陽性,懷孕了字體大小: A+
     

    我很難過,覺得這段感情給我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我知道陳鋒不容易,但作爲他的女人,我容易嗎?

    此時的他(她)們在喝着咖啡,我卻獨自捲縮在沙發上鬱鬱寡歡,如果說之前是徐紋單方面的主動,陳鋒既然知道她對自己有想法,爲什麼不選擇保持距離?

    近些日子以來,我的頭總是昏昏的,吃的也特別少,再加上這些問題的折磨,我想,我快病倒了。

    不想,半個多小時後,陳鋒提着一份宵夜回來,進門他就笑逐顏開的說:“餓了吧?快來吃!”

    我淡淡的說:“我們分手吧!”

    聽到提出分手,陳鋒不敢相信的側過頭來:“你說什麼?”

    我自顧自的說:“明天我會出趟門,這段時間謝謝你照顧我……”

    陳鋒一聽,勃然大怒道:“蘇素紫,你在耍我是吧?”

    我說:“豈敢!”

    他氣的在原地打着轉轉,然後手指着我說:“我告訴你,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使性子。”

    我直視他說:“不好意思,委屈你這麼久。”

    他上前抓住我的雙肩,搖晃着我問:“你究竟在想些什麼?老是這樣倒底累不累?”

    我低泣道:“我也不想這樣。”

    他放開我說:“那你給我好好說清楚!”

    我知道這件事情沒那麼容易說清楚,何況我真覺得挺累的,徐紋的事,他明知是我的禁區,還當着我的面這樣……哪個女人受得了?

    我說:“睡吧!”

    沒想到陳鋒走過來望着我,一字一句的道:“不說清楚誰都別想睡!”

    就這樣,我坐在牀頭,他坐在牀尾,兩個人誰也不向誰屈服,在我印象裏,陳鋒沒發過這麼大的脾氣,爲何今天例外?

    快天亮了,我實在支持不住了,便試着躺下去,陳鋒一把拉起了我:“我說過,不說清楚,誰都別想睡!”

    說完,就把手從我身上甩開了。

    當他猛的一下把我放開時,我腳底一陣發軟,打了個大趔蹌。

    此時陳鋒發現了不對勁,他瞅着我問:“怎麼了?你的臉色很不好。”

    我推開他的手,負氣的說了句:“不要你管!”

    陳鋒好像沒聽到這句話一樣,手摸我的額頭說:“不行,明天看看去。”

    從小到大,我最怕的就是去醫院,還好去的早,醫院不是很擠,拿到編號時,我是第五個。

    醫生問我,有哪不舒服的?我說頭昏乏力,不想吃飯。她一揮手,去婦產科!

    我和陳鋒都奇怪的問:“不舒服應該檢查呀,怎麼直接叫去婦產科?”

    女醫生不耐煩道:“去了就知道!”

    到了婦產科,醫生看了一下單子直接叫我去驗尿,等驗完後我就和陳鋒在走道上等結果。

    十多分鐘後,醫生叫我和陳鋒都進去,並且微笑着對我們說:“是陽性,也就是說懷孕了,胎兒已經二個多月了,以後生活起居上注意一點,要加強休息和營養。”

    我聽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也頓時充滿了對新生命的喜悅和緊張。

    回頭看一下陳鋒,他已經快被這個消息震傻了,他一邊忙着向醫生鞠躬,一邊無邊興奮的拉我出來,隨即緊緊的久久的抱着我不願放開。

    此時,我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對於眼前這個男人,只怕只有愛的更深了!

    此時的喜悅和甜蜜,把昨晚的爭吵和冷戰都拋到了九宵雲外。

    回去的路上,陳鋒對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又柔情備至,還不時用他的臉輕輕的在我的耳朵和脖子的交界處貼來貼去。

    那一刻,我真想時間就這樣停住了,又抑或是一個夢,那我也希望它不要醒來。

    回家後,陳鋒讓我坐在牀上,他半蹲着捧着我的臉說:“昨晚我對你太兇了,嚇着你了,現在你就好好的睡一覺,別的什麼都不要想。”

    我溫柔的放肆說:“那我要你陪我!”

    他上前來吻了我一下,說:“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家裏,哪都不去!”

    休息了二天後,我對陳鋒說晚上想出去散散步,陳鋒滿懷愧疚的說今晚和人約好了,有點公事要談,不過不會太久。

    聽說是公事,我首先想到的是他爸爸的事,於是說:“那我就自己隨便走走。”

    他說:“我談完了就來和你碰頭”。

    事隔兩天沒出來,我就對路邊的樹和小商店有了種久違的感覺,可是沒有陳鋒在身邊的時候,總覺得有些不習慣。

    慢慢地,我來到了和陳鋒經常小坐的一個地方。

    那是一個小湖,是由一朵大磨菇和四朵小磨菇組成的涼亭建築,並且還配有彎彎的小橋,這或許是快節奏的生活之下最好的一個棲析場所。

    我摸了摸以前和陳鋒坐過的凳子,一股溫暖的愛意瞬間漫布全身。

    回想和陳鋒生活的這些日子,除了徐紋的出現外,我真覺得自己算個幸福的小女人。

    說到徐紋,我的胸口又一陣發涼,想到她看陳鋒的眼神,想到她對他那種契而不捨的精神,我的心裏就堵的要命。

    爲什麼他(她)們總有理由見面?簫騰已經找到了,和已是人類的徐紋沒半毛錢關係,根本不存在合作,那麼,陳鋒究竟是怎樣定位倆人的關係的?

    他爲什麼會說他和徐紋的事不能告訴我?

    對於這些,現在的我始終沒有答案。

    一個小時過去了,陳鋒才姍姍來遲,不過他看上去好像有心事,因爲直到我走到他跟前時,他才注意到我。

    我問:“怎麼了?好像不太開心?”

    他含糊的說道:“怎麼會呢?不過是因爲些事,不過現在都處理完了。”

    見他一筆帶過,我也就沒有再問。

    他問我:“現在還會難受嗎?”

    我回答說:“差不多吧,現在主要是反胃,更不想吃東西了。”

    他牽着我的手說:“你稍微打理一下,明天搬去我家,是時候和家人攤牌了。”

    我連連擺手道:“不行,不行,要說也是應該你先說,哪有一個女人大着肚子去你家的,那還不尷尬死啊!”

    他直視着我說:“以後不許你再說這種話,都是一家人了,不要分的那麼清楚。”

    我沉默下來,腦海裏開始打轉轉,自問和他是不是那種不需要分清楚的關係。

    過了一會,陳鋒問我:“你多久沒給家裏打電話了?”

    我說:“前天還打了,家裏一切都好。”

    他說:“那就好。”

    有一天我問陳鋒,問他和徐紋見面一般是誰聯繫誰?他揹着我搪塞道:“朋友嘛,誰聯繫誰都正常!”

    聽到這句話時,我的眼眶莫名的紅了起來,不明白陳鋒爲什麼就是不理解我的意思?

    之後,他見我沒吭聲,便有些異樣的回頭看了看我,當他發現大顆的眼淚從我眼睛裏滾出來時,連忙慌了神問:“怎麼哭了?我說錯什麼了嗎?”

    我沒有回答,只是把頭輕輕的搖了搖。

    他向我靠過來,然後輕輕的吻着我說:“不要瞎想,相信我!”

    正在這時,陳鋒的手機響了起來,纔剛響一聲他就連忙拿出來看了下屏幕,然後對着手機說:“我一會打給你。”然後掛掉了!

    我說:“你去忙吧!”

    他再一次的抱我深深入懷說:“等我回來。”

    女人的直覺向來都很敏銳,他的這通電話肯定有問題。

    若是問他,他一定不會告訴我,到底他是去和誰見面?爲什麼最近他的手機不再像以前那樣隨意亂放?是什麼樣的電話不能在我面前接?難道他喜歡上別人了嗎?是徐紋嗎?如果真是這樣,那爲什麼還要和我在一起?是因爲孩子嗎?

    想到這,我簡直不能自持,被子在我手裏也被擰成了麻條狀。

    我想,我再也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愛着了,我必須要一個答案,既使要不到答案,我就選擇離開!

    桌上留了張字條寫道:“我出去幾天,你不用擔心我。等我回來時,我希望你已把一切都處理好,並且想好怎麼對我說。希望我還能重獲以前那個坦白專情的你,否則,你我各不相干。”

    就這樣,我把手機也徹底關了機。其實我能去哪裏,只能回家,發生了這麼多事後,唯一能夠帶給我撫慰的就是家。

    摸摸自己的肚子,看着手中的火車票,陳鋒的身影摹的跳了出來,我一甩頭,狠心的上了車。

    愛過的人們都知道,如果你是我,此刻你會是怎樣的心情?

    回到家裏,我又成了爸媽的公主,生活方面一應俱全,可是我笑不出來,強顏歡笑也做不到,白天想陳鋒,晚上想陳鋒,想他這幾天是怎麼過的?想他看到我留的字條是什麼反應?

    我真的不敢想下去……

    在即將回去的頭天晚上,我把手機打開來想存一個鄰居夥伴的號碼,“叮叮叮”的短信提示聲足足持續了幾分鐘,打開一看,全是陳鋒發來的!

    我咬咬牙一橫心,一條也沒有看,因爲我怕看了自己就沒了立場。

    坐在回程的車上我一直想,回去以後會發生什麼呢?陳鋒會如我所期盼的那樣對我坦白嗎?還是一切都是我捕風捉影,所有的事情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