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6章:怎麼會有這種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6章:怎麼會有這種女人?字體大小: A+
     

    “簫騰,你若沒愛過,我此次前來又豈會得到你的理解?我說我完全是出於對蘇素紫的擔心,你會相信嗎?”陳鋒的這句話,聽在我心裏很受用。

    “哼,我總有一天會撕掉你僞君子的面目,還原你一個狼子野心的本質……咱們走着瞧吧!”

    果然,簫騰不相信,就像陳鋒預測的那樣,他忿然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一步三回頭的瞪着我和陳鋒瘸走了。

    陳鋒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久,好像在回憶什麼事情。

    回去的時候,我們順道拐到醫院塗了點藥,陳鋒問我要不要緊,我說這點傷和整個事件的神奇程度來說,算什麼!

    周經理是簫騰,司機是鬼上身,我居然和他們倆個一起出差,這是事後,要是事前知道,我大概早昏死過去了。

    “簫騰以前是怎麼死的?”回到家後,我忍不住問。

    “上吊死的,自殺!”

    “媽呀,這太出乎意料了,爲什麼被陷害的人沒有怨氣沖天,他一個自殺者反倒有呢?”

    “嗯,是啊,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任何人都不必爲局部的殘缺否則其他的美好,他把個人悲痛無限放大,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他說不會善罷干休的,怎麼辦?”

    “我們現在都是人類,人類就有人類的規範壓制,他再使壞,也無法像以前那樣……”

    陳鋒的話,讓我稍微安心一點,直慶幸當初壓紙錢是在他的墳上,如果和徐紋一樣,碰到了簫騰這種鬼,我的一生豈不毀了?

    當晚,陳鋒爲了給我壓驚,講了很多鬼界有情有義的故事給我聽,有些聽的我還流下了眼淚,它們讓我更加堅信,鬼和人真的沒什麼太大的差別,有的只是對未知的恐懼。

    至此之後,我又成了一名無業人員,好像我不管到了哪裏,哪裏就會有詭異和驚悚,哪裏就會變的不太平,所以,爲了別人着想,我覺得我還是儘量少出門。

    悶在家裏,打電話的次數就多,除了給陳鋒打,我還會給之前的同事打,父母打……但有一個人我沒打過,那就是徐紋。

    由於她的經歷太複雜,思想有點讓人捉摸不透,所以,我的潛意識裏還是希望和她保持一般的關係,不必太遠也不必太近,既不生疏也不產生傷害。

    她也很少打電話給我,好像挺忙的,我和她之間的信息傳播,大部份都是靠陳鋒,久而久之,我就覺得這樣怪怪的。

    某天,我和陳鋒約好去逛商場,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她笑着朝我們走來,我問她去哪呀?她說,我來看你啊!

    對於自身安危而言,我是個神經大條的女人,但對於愛情而言,我的“自我保護”意識卻相當的強,聽說她來看我,我就讓陳鋒回去,說下次再逛。

    其實,我就是不想讓她和陳鋒呆在同一個空間裏,不管我在不在場。

    聽到我讓陳鋒走,徐紋的笑慘淡了不少,一陣清風吹過,把她的長髮撂起,有幾根吹到了陳鋒的臉上,當陳鋒和她對視的時候,她嫵魅的笑了,這些看在我眼裏,心裏別提多難受了。

    “陳強,你回去吧,明天我打電話給你。”我說。

    陳鋒說好,讓我晚上別太晚睡了,我點了點頭,正準備把徐紋請進屋,沒想到她忽然改變性子說:“其實我找你也沒什麼事,就是順道來看看,碰巧陳強要回去,我就搭下順風車吧!”

    偶買嘎,怎麼有這種女人,當時我真有殺人的衝動。

    莫名其妙的,徐紋追上陳鋒走了,我站在窗戶邊,看着他們並肩坐進車子,倆人還有說有笑……

    大概一個多小時後,我猜他(她)們已經分開了,於是打電話給徐紋,直接問她什麼意思?

    那頭的徐紋很無辜,反問我是什麼意思,我嘆了口氣說:“徐紋,你真的沒有必要這樣做,到我家來,你完全是爲了陳鋒,卻說來看我,你把我當什麼?”

    “蘇素紫,你搞錯了兩件事,第一,我真的是來看你的。第二,他是陳強,不是陳鋒,你對他的角色定位錯了。”

    “他是陳鋒還是陳強,由他自己說了算,你和我說的都不算。”我說。

    這句話之後,徐紋本來很強勁的口氣突然變了,一下溫婉起來,只聽她柔聲細語的說:“你真誤會了,我就是來看你的,但見你對我好像有意見,我才選擇離開的,蘇素紫,我們都不是小孩,誰對自己怎麼樣很清楚,你,不再是以前的蘇素紫了。”

    “但我知道你還是之前的徐紋!”

    “你這是什麼意思?”

    “說來話長,我見過了簫騰!”

    “簫騰?他在哪?”

    “某某公司的經理就是簫騰,他現在的名字叫周海,前不久,他想殺了陳鋒,你會愛上這樣的男人,說明你自己就是這樣的人!”

    賭氣的話脫口而出,想收回已是不可能的了,如我預料的那樣,我的話,讓徐紋陷入了深思,這也正是我想要但又怕面臨的一個結果。

    電話那頭,我聽到一個女人問她喝哪種咖啡,想必是咖啡館的服務員,心裏不覺涼了一下,她還在外面?

    我接着說:“要是讓他知道你離陳鋒這麼近,後果會怎樣?”

    “你告訴我這個,是爲了陳鋒好,還是爲了我好,或者是爲了自己?”她憂傷的問。

    “三個人都好,其實你明白,就算那是陳強的身體,但靈魂是陳鋒的,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你還記得你自己所說過的嗎?爲了一個鬼花二萬塊請道士不值得,既然不值得,你現在爲什麼又會纏着他?是因爲他現在終於被你認可了,還是有本錢讓你發現值得了?”

    “你在說我貪慕虛榮?”徐紋的聲音看起來很委屈。

    “我沒有這樣說,我只是認爲,他前後救過你兩次,一次是鬼魅的時候,一次是前不久,爲什麼你現在承認他是恩人或朋友,以前卻不承認呢?還是讓你承認這些的同時,必須有一些外在的因素?”

    “人都是要接觸之後纔會瞭解的,之前我排斥他,因爲我是人,他是鬼,可現在我們都是一樣的,走在一起很正常……”徐紋說。

    說到這個份上,我無語了。

    聊到最後,我都不知道打這個電話有何意義,剛想掛電話,就聽到徐紋問我想讓她怎麼做?我就建議她離陳鋒遠一點,沒想到她說,那你自己問他的意見吧,我不明白什麼意思,怔住了,片刻之後,陳鋒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他輕輕的一聲”喂?“敲碎了我的心。

    我不忍置信的看手機的號碼,是徐紋的沒錯,他(她)還在一起?

    那一刻,我有種被耍的感覺,感覺差極了,我看不到徐紋的表情,也看不到陳鋒的,只聽到他說:“蘇素紫,有什麼話當面說,你不應該把單純的朋友關係想的那麼複雜……還有,簫騰的事爲什麼要說出來?”

    “徐紋既是朋友,又是當事人,爲什麼不能告訴?”我氣的已經發抖。

    “你明明知道我恨簫騰,我怕他,你還告訴我,蘇素紫,你的目的達到了。”忽然之下,又換成了徐紋的聲音。

    我再也受不了了,一下掛斷了電話,空蕩蕩的房間裏,我是孤家寡人,他倆倒成了親密的一對。

    此時的徐紋,臉上應該很得意吧,像我這種角色,在她眼裏不過小菜一碟,可我也不禁納悶,陳鋒真的覺得我說錯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