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5章:看誰先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5章:看誰先死!字體大小: A+
     

    出了電梯,走到賓館四樓的通道口,聽着樓層裏面傳來的一些瑣碎的聲音,還有燈光暄染的迷離效果,一度讓我的激動之情難以抑制……

    陳鋒真的在嗎?

    這個賓館的一層有幾十個房間,我應該往哪邊開始找?正迷茫着,忽聽到右側傳來了陳鋒的聲音:“我在這!”

    “你……真的來了?”。

    “來,走這邊,再過六個房間就到了。”他總是能這樣泰然自若。

    我小心的拉着他的衣角,放肆的觀愉着,側低着頭審視他的表情,他強裝的冷酷一下現了形,笑容在嘴角盪漾開來。

    從打開門到進入房間,我和陳鋒就再沒有說話,極具默契的倆人之間,好像並不需要語言,因爲有種極其甜蜜的情愫牢牢捆綁在一起。

    他的房間和我的房間格局不一樣,顯得寬敞不少……換上他房間的紙拖鞋,我不知坐在哪裏好,倒水喝的時候,還差點摔跤……

    幸好他及時扶住了我,否則,我那一刻的形象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眼前的陳鋒彷彿有種魔力,能讓我在意識混亂的時候還能專注一件事,那就是:我需要他!

    隨着嘩啦一下,我爬上了他的身,狂亂的吻了下去。

    我不是慾女,卻一次次以慾女的形象和狀態將自己赤祼的呈現在他面前,我安慰自己,這不是瘋了,是醉了!

    次日早晨,我很早就起牀,然後偷偷摸摸的溜回到自己房間,生怕一不小心睡過頭,讓周經理察覺到什麼……

    可是回到房間後,我就再也沒睡着,老想着幾米外的陳鋒,他現在在幹嘛?

    好不容易捱到下午,周經理終於來了電話,他讓我到樓下停車場去,馬上起程回中山。

    我聽了,心裏有隱隱的爲難,同時也不解,怎麼就回去了?不是說兩天時間的嗎?

    說到回去,我當然想和陳鋒一起回了,他就在樓上,離我如此之近,又爲我而來,我卻要拋下他先走,心裏空落落的。

    發短信給他:“我現在就要回中山了,你什麼時候回?”

    他問:“確定要回去了嗎?”

    我說:“是的。”

    他發過來:“那我即刻就走,在停車場碰到別打招呼,懂嗎?”

    “好。”

    我和陳鋒就像兩個地下工作者,約好了暗號,開始行動。

    頭還有點疼,肚子裏開始翻滾,估計是昨晚沒有吃什麼東西的緣故,我洗了個澡換上帶來的衣服……

    來到賓館後面的停車場,我首先尋找陳鋒的車,見他已經安然坐在車裏,心中一陣竊喜,周經理的車停在他的側對面,看起來,他和潘司機正在車裏等我……

    上車的時候,潘司機意外的讓我坐在副駕駛位上,周經理卻已經坐在後座,我很疑惑,但又不好問什麼。

    待坐定後,我朝陳鋒的車望了一眼,坐在車裏的他讓我看不清表情,猛的,潘司機啓動了車子,車子沒有向外面開出去,而是像瘋了一般的朝陳鋒的車子撞過去。

    那一刻,我的震驚可想而知,當下就是沒命的伸手去拉潘司機握有方向盤的手,可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了周經理陰森的聲音:“媽的,狗養的雜碎,有本事你也給老子撞過來,看我先死還是你女朋友先死!”

    砰~~~~

    車子紮紮實實的撞上了陳鋒的車,等我扭頭望去時,他的車頭已經被撞成了一個凹型。

    啊~~~~

    我大聲的哭喊了出來,失去理智的下了車,心裏除了悲慟沒有一點其他,沒想到這個時候,周經理竟然跟在我的身後下了車,手裏拿着一個什麼東西抵住我的背,憑感覺,那是刀子!

    “陳鋒……陳鋒……”我跌跌撞撞的向他的車子靠近過去,不顧周海手裏的刀尖刺進肉裏,此時的他,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一邊瞪着邪惡的眼神,一邊喜滋滋的道:“早說他是陳鋒,你不就沒事了?你個臭娘們,和徐紋一個樣,談什麼高雅的愛情……”

    “你是誰?”

    “哈哈,你還和她一樣的蠢,竟然到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

    說話間,我們已經到了陳鋒的車旁,可是,意外出現了,駕駛座上居然沒有陳鋒。

    瞬間,我喜極而泣,喉嚨裏發出了一種劫後餘生的嗚鳴,只聽到周海吐了一口痰在地上,狠狠的罵了句:“他媽的,這都能跑?潘龍,快去看看怎麼回事?”

    “好的!”

    正當潘龍奔向汽車尾部時,一陣爆破聲由後座傳來,緊接着,後座的車門被打開,剎那間,一個人影快速的從裏面翻滾着出來,還未待看清楚是誰,他就俯身扔過來一個東西,動作像一個刺客般熟練和精準,那個東西剛好扎到周海的腿上,隨着“哎喲”一聲,周海放開我蹲在了地上。

    這幾個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快、狠、準的程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我的接受能力,太突然了,太意外了,太驚險了……等我意識轉換正常時,已被一道力量拉到了車的另一邊。

    我摹然的望向那道力量的方向,看到了一張臉,一臉正義且英武的臉,陳鋒的臉!

    嗚~~~~

    我反轉身子,把他緊緊的抱住!

    “周哥,現在怎麼辦?”潘司機扶着周海問。

    “警察馬上就來了,你把現場處理一下,不要留下什麼痕跡……”周海咬着牙道。

    這時,陳鋒朝他們走過去,慢慢的走過去,就像古代的將軍和敵人宣戰一樣,我本想跟過去,可他不讓,右手一橫,生生把我擋了回去!

    “潘龍,如果你敢動一下手腳,我就讓你永世不得超生!”陳鋒的話,把我震住了。

    “你憑什麼?”

    “憑你助紂爲虐,憑你不知好歹,憑你私自借用人類的身體……”

    一句話,說的那個叫潘龍的啞口無言。

    “哈哈哈,陳鋒,你以爲你是誰呀?剛纔只不過讓你僥倖免難,你這個肉身,遲早會死在我的手裏,到時,我們倒要看看是誰不得超生!”周海說。

    “簫騰,你我的過節已算前世,可你偏偏要扯到今生,沒錯,我承認,你的陰險是出了名的,這個在冥界無鬼不曉,但你可知,物極必反?人惡到一定的境界,勢必會不擇手段,像你這種人,怎麼會無緣無故把副駕駛位讓給蘇素紫,很明顯,你是想利用她來對付我,你心雖毒,但智力卻一般!”

    聽到陳鋒的話,我才醒悟過來,並且把身子下意識的捲縮到車子後面……媽呀,周海就是簫騰?難怪他剛纔提起徐紋,難怪他一直打聽陳鋒的事,難怪吃飯的時候把我當主角,原來都是在試探我……

    可是,一個晚上時間,他們怎麼就知道陳強是陳鋒的呢?

    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們怎麼知道那輛是陳鋒的車?

    我搞不明白,更想不通,但我知道,他們都不是常人,都有過人的技能,就像這個現場,事發已經十多分鐘了,卻不見一個人過來,保安還在亭裏褒電話粥,這合理嗎?

    再看看簫騰,他的臉發黑,腿在不斷的流血,痛的汗珠一滴滴的往下掉……等等,看到他的血,我纔想起自己也受傷了,用手一摸背部,天,還真疼!

    “陳鋒,你別得意,這次的重生會是你在宇宙的最後期限,如果你讓我不好過,我必定選擇魚死網破,到時,你也吃不了兜着走……”說完,簫騰轉身就想走。

    “等一下!”陳鋒叫住他們。

    “想怎麼樣?”簫騰翻着一對死魚眼問陳鋒,臉扭曲的已經變了形。

    “我覺得我有必須解釋一下……我的重生是一個家庭的需要,決非是刻意對付你的手段,嚴格來講,我是有監督的職能,但如果你好好以周海的身份生活下去,我的職能就會自動消失,對你沒有一絲威脅,反之,它就起到了作用,此段時間裏,我懷疑過你是簫騰,但卻並未去查證,這是爲什麼?是因爲我不想打擾你的生活,以一種期盼的眼光等着你洗新革面,可是你呢,你是怎樣做的?”

    “哈哈哈,真可笑,你以爲我會信嗎?如果不想打擾我的生活,你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好吧,給你一個機會自圓其說,我看你能不能解釋的讓我信服?”簫騰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擺出耍賴的皮樣。

    他的這個形象,和之前的任何形象相比,都要顯得萎鎖和不堪,我心中不禁想問,是不是所有的反面人物,所有的壞蛋,都能把壞的本質做的這般“刻骨銘心“?

    兩人對恃的時候,潘司機走了,哦,不對,是潘龍走了,或許他是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或許,他那冰冷的身體受不了烈日的暴曬,或許,他認爲陳鋒說的有道理,不想繼續助紂爲虐……

    我那麼希望,是後者的原因!

    簫騰在等待陳鋒說話的時候,不停的變幻坐姿,可能地上太燙了,又或者是腿痛,但凡是何種原因,他的爺們造勢都被擊的片甲不留!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