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0章:抱歉,我不能告訴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90章:抱歉,我不能告訴你!字體大小: A+
     

    和姐妹們碰面後和她們說起了這件事,她們也沒發表什麼意見,只是叮囑我在外要小心點,現在最流行老牛吃嫩草!

    看着她們很是瀟灑且放蕩的背影,我真想來個飛毛腿把她們一個個踢飛囉!

    那天我們一直玩到凌晨兩點,等差不多感興趣的都玩遍了,一個個纔像打了霜的茄子--焉了!

    躺在寬大潔白的牀上,我愣是睡不着,同事問我:“怎麼了?叫我們陪你睡,自己卻變成了最不想睡的人。”

    我沉默了片刻說:“可能是累過頭了,反而有點不想睡了。”

    她們說:“別鬧了,你看現在都幾點了,明天想爬着回去呀?”

    我想想也是,睡覺對女人來說是多麼重要哇,於是就懶懶的伸手關掉了牀頭的燈。

    可不知過了多久,誰的手機又“叮叮叮”的響了起來,而且是一遍又一遍的響着。害的我們全都從睡夢中坐起來,吵嚷着一起尋找那個罪愧禍手。

    最後,她們終於恨恨的在我的包裏找到了那個一直響着的手機------手機的屏幕上正閃着陳鋒的號碼.

    此時我人也清醒了過來,連忙坐起來說:“喂?”

    只聽陳鋒的聲音不悅的傳來:“蘇素紫,你到哪裏去了?這麼晚還不回來,想我擔心死啊?“

    幾天來,他的這句話最讓我感動,雖然是“罵“,但罵的我心裏舒服.

    我怯怯的回答說:“和朋友玩的太晚了,所以住在這邊了。”

    第一次聽他懊惱的問:“難道你不知道我在等你嗎?我清楚記得說過會等你,你卻忘記了?”

    我沉默着,思量自己的行爲應該定什麼性質,或對他構成幾級傷害,卻忽然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忙音,我愣愣的坐在牀頭,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陳鋒生氣了,他掛斷了我電話,天,我的心怎麼像刀割一般?

    見我失魂落魄的坐在牀頭,同事們紛紛再次催我睡覺,等我剛想躺下卻又再度接到了陳鋒打來的電話,他問:“你在哪?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你倒底有沒有安全意識?”

    我雙眼泛潮的說:“真的對不起,我很安全。現在我不想吵到別人睡覺,明天我一定早點回去!”

    陳鋒的聲音一下變的很冷靜,冷靜的讓我有點怕,他說:“告訴我,你在哪?我現在來接你!”

    語氣是命令式的!

    我說:“不用了,驚醒同事不好。”

    他加重語氣道:“蘇素紫,我放心不下你,我現在沒有特殊能力,若你距離太遠,我怕力所不及.”

    看他如此堅持,我不得不小心的報上了具體地名。

    他在那頭像是鬆了口氣般的說:“你整理一下,馬上出來門口,我一會就到。”

    聽他以這樣的口吻說話,再回想他之前溫情款款的模樣,我真懷疑自己是否認識他。

    我推推其中一個同事說:“你和我一起出去吧,否則我男朋友多少會懷疑的。”

    這麼一說,她們就全都坐了起來。原來她們被吵醒後就都沒有睡着,而是一直靜靜的聽着我和陳鋒的談話。

    “你男朋友說特殊能力,那是什麼?超人啊!“

    “呵呵,他最愛開玩笑的,這你也當真?“我的心裏像有一陣冷風颳過.

    “那你快走吧,開車很快就到的.“

    我苦笑道:“見到他之後怎麼辦?誰來教教我?”

    她們表示道:“你還是老實回家交待吧,男女之間的事太微妙,旁人說了也不算數的。”

    半個小時後,我精確的掐着時間和朋友走到了門口。

    聽見路邊樹葉因爲風吹而發出陣陣沙沙的聲音,感受裙角一次次飛揚的飄緲,想像着陳鋒開車衝向這裏的激動,我的心情就像在雲宵裏穿棱,起伏着,微妙着......

    算來,我和他分開才幾個小時,可對他的想念遠不止一點點.

    不一會,陳鋒的車停在了大門口,他下車後站在車門邊向我招了招手,並沒有走過來。

    我向朋友道了聲別,就徑自走過去坐進車裏。

    一路上,和陳鋒坐在安靜的車裏,我的頭髮因爲散着,風一吹就散到了他的臉上,他轉過頭來看了看我,臉冷酷的沒有表情。

    我試圖解釋說:“我就是和剛纔的女孩子一起來的,還有三個在房間裏呢!”

    說完我看了看他,只見他嘴角張了張,卻始終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好不容易到了小區,因爲一路上陳鋒的沉默和冷淡,我有些鬱悶的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車,拎起手提包轉身就走。

    陳鋒愣了下隨即追了上來,一隻手拉住我把我拽撲過去,另一隻手捂着我的頭按在他的胸口.

    瞬間,那種幸福感可謂天旋地轉,他的心跳,他的氣息,他的體溫,和我的身體沒有距離,我貪婪的想要留住這一刻,甚至想把感覺提純和昇華,於是,忘情的吻上了他的脣.

    良久,我們的身體才分開,醉昏昏的分開,脫離他的懷抱時,淚水不聽話的爬滿了臉.

    但此時的陳鋒還餘怒未消,他一邊擁我上樓,一邊責問我:“爲什麼要讓我這麼失態?爲什麼要使性子?你是專門派來折磨我的嗎?”

    我慢慢閉上眼睛,用心底最深的愛來喚醒自己對他擁抱的回味,然後伸出手說我:“如果你不明白我爲什麼發脾氣,那麼你根本就不瞭解你自己的行爲傷我多深,影響感情的因素有很多,隱瞞和變幻不定是你對待感情最頻繁的摧殘,陳鋒,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像我一樣閉上眼睛讓我牽着你走路,等一下請你告訴我,當眼睛看不見的時候,你會不會很害怕......“

    “你想說什麼?“他問.

    “我不想說什麼,只想讓你感覺一下我剛纔說的,可以嗎?“

    陳鋒雖不解,但依然照做,他果斷閉起眼睛,由我攙扶着,小心的一步步邁腿,剛開始,他有些放不開,怕踢到臺階或踩進坑裏,我在旁邊詳加解說,一會讓他腳擡高一點,一會向左一點,一會速度慢一些......

    在他走的過程中,我有幾次差點笑出聲來,因爲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那個樣子,怎麼說呢?就是集茫然,失措,膽怯爲一體,展示出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陳鋒在我面前.

    平時二分鐘的路,這次我們共花了七八分鐘才走完,當我們安然坐在家裏時,我問他,閉上眼睛走路什麼感覺?

    “心裏沒底!“他簡明扼要.

    “當我給予你提醒的時候呢?“我又問.

    “好一點.“

    “那你現在知道我是爲什麼而生氣了吧?“

    “爲什麼?“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無語的望向天花板,過了一會,我耐心的對他說:“我剛纔讓你閉上眼睛走路,其實是想讓你體會一下捉瞎的感受,而這種感受,和你對我隱瞞事情,讓我變的盲目是一樣的,如果感情的雜質太多,我會看不清你的心,那麼我就會害怕,會走錯,最終我們會越來越遠......這些不是我的主觀意識能控制的,而是和你的行爲及態度息息相關.“

    聽到這裏,陳鋒似乎意識到我在說什麼了,只見他慢慢靠近我,直視着我的眼睛說:“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根本就不能告訴你,在我的體內,有兩種靈魂,同樣,在宇宙中,我有兩個身份,在與人接觸的時候,它們難免會產生衝突,但是,底線依然在那,我不能觸及......

    “好吧,你誤會我了,我問的不是關乎你任務的事,而是你和徐紋之間的事.“

    “我和她有什麼事?“陳鋒吃驚的問我.

    “那你告訴我,上次你告別我爲什麼馬上去見她?並且手機還落在她那裏,之後三天都沒有和我聯繫......“

    我以爲陳鋒最起碼會有兩種答案給我,一是否定,二是解釋,可沒想到,他只是說:“抱歉,那個我也不能告訴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