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86章:八杆子打不着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86章: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字體大小: A+
     

    我覺得他說的話很奇怪,什麼叫他是誰呀?

    於是擡起頭,不解的看着他,莫名的望着他,陳強又重複了一遍剛纔的話:“看清楚了嗎?我是誰?”

    “你是陳強啊!”我被他的話嚇的不輕。

    “是嗎?現在你還這樣覺得?”

    “要不然……會是誰?”我整個人已經縮到了牆角。

    陳強蹲下來,和我蹲在一起,用他的臉貼着我的臉,又摸了摸我的頭:“我之所以不告訴你,是怕自己在你心裏的份量沒有他重,可是昨晚,你給了我信心,也讓我很感動,走,我帶你去我家看樣東西。”

    “看什麼東西?你倒底是誰?”我掙開了他的手。

    “你現在是在怕我嗎?以前我是鬼的時候你都不怕,現在你反倒怕了。”陳強的眼睛憂鬱了起來。

    “什麼,你說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沒聽錯,我是陳鋒,不是陳強,哦不,我現在是陳強,以前是陳鋒……懂了嗎?”

    “陳強,你混蛋,這種玩笑你都敢開,你再這樣,我再也不理你了。”說完,我摔門出去,可是走到換鞋的地方,我怔住了,因爲我忽然記起,陳強根本就不知道陳鋒的存在。

    我摹的轉身,像觸電般的望着陳強,陳強從房間裏面走出來,無奈的攤攤雙手,臉上的神情很不安。

    我一步步的靠近他,盯着他的眼睛質問道:“是不早徐紋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蘇素紫,你有腦子一點,其實你早已感覺我並非陳強,只是苦於沒有事實來證明,例如這個角落,曾經滴過我黑色的血,那個沙發位置,是我最喜歡躺的,陽臺上,你的衣服曬外面一欄,我的曬裏面,我曾經告訴過你,沒事時不要往窗戶外望……”

    “黑皮鞋現在就放在我的家裏,它已經失效了,但鞋還是那雙鞋,徐紋是我治好的,是我用紫氣把她體內的陰氣逼出來的,費了我近一個星期的時間,還有內力。”

    “我是奉冥界的旨意替陳強延續生命的,因爲他家燒香拜佛積了不少德,我的出現,是彌補其喪子之痛的,我死時二十八歲,他死時也是二十八歲,分分秒秒必須吻合,真正的陳強,摔倒的當時就已經死了……”

    當他說到這裏,我情難抑制的一下哭了出來,誰能理解這種情感?就算我懷疑他不是陳強,但我卻是當他是陳強來愛的,當他說陳強已經死時,我很痛心,痛心的分不清是愛還是憐惜……就算那不是愛,可我和他共事那麼久,他又誠心的追過我,叫我如何一下接受他的死訊?

    陳鋒,眼前的陳鋒,我極其渴望見到的陳鋒,他就在我的面前,以陳強的面貌,和我相守,和我相愛,甚至和我融爲一體,身體是陳強的,心是他的,我蘇素紫,該如何自置?

    一下兩種情感,在我心裏像顆地雷般爆炸,沒有一點預兆,我癱坐在地上沒動,只是望着陳鋒哭,陳鋒沒有再說什麼,眼眶也紅了起來,最後,我半夢半醒的再次問了他一句:“你真是陳鋒?”

    “是的,我是,我就是那個從墳場跟着你回來的陳鋒!”

    啊……嗚……

    我一個起身,撲倒在他的懷裏。

    “陳鋒,我們能這樣自私的生活下去嗎?陳強怎麼辦?他的家人怎麼辦?我不敢面對他們。”

    “傻瓜,人死不能復生,有能力讓一個悲劇變成喜劇,爲什麼要自責?”陳鋒拍着我的背安慰道。

    “你答應我,一定要對陳強的爸媽好一點,替陳強盡到兒子應盡的責任……”

    “我知道。”

    陳鋒把我扶到牀上,替我揩着臉上的淚水,我也捧着他的臉,仔細的瞧,生怕這是一場夢,一個鬧劇。

    “陳鋒,你不是陳強,你們倆個完全不像,可是,爲什麼會這麼巧,偏偏是你替他延續生命?”

    “我也覺得很巧,可是也很險,差一點就被我推脫掉了,當我的意識從陳強的身體裏醒來,我也震驚到了,就像你那樣,一直不敢相信,但當你去醫院看陳強的時候,我才確定這一事實。”

    “可是……你怎麼還記得之前的事,我看電視裏面演的,都是……”

    “我的角色沒那麼簡單!”陳強搶話道。

    陳鋒的話,一下讓我聯想到徐紋的話,再加上陳鋒說過他爲徐紋趕走了陰氣,難道徐紋早就知道陳強是陳鋒?

    “你的這些徐紋都知道嗎?”

    “或許吧!”

    “你爲什麼要告訴她?”我有些生氣,我生氣不是怕她會怎麼樣,而是怕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要是讓陳強的父母知道真相,事態不知是發展成怎樣。

    “她是你的朋友,也是簫騰的女朋友,我沒理由不幫,只要我幫了她,她就會知道……”

    “簫騰是你的敵人對不對?”我傻冒的問。

    “不是!”他肯定的回答。

    “爲什麼?徐紋說是的。”真怕他瞞着我什麼。

    “他不是我一個人的敵人,是全冥界要根除的禍害,懂嗎?”

    聽到這裏,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想來這個簫騰肯定很厲害,而且他是那樣心狠手辣的人,作爲人類的陳鋒怎麼能與之抗衡?

    見我面露憂色,陳鋒颳了一下我的鼻子說:“放心,他現在也是人,像我一樣,是一個區別於人的人!”

    “這又是什麼意思?”

    “蘇,別再問了,我透露這些已是極限,很多事情,你能意會但不能言傳,明白嗎?”

    我一驚,心驚膽顫的問:“誰會來懲罰你嗎?”

    陳鋒聽罷,臉色一正,推着我下牀說:“出去吃早餐去,餓死了。”

    聽他這樣說,我沒有繼續問,生生把問題唵回了肚子裏,之後,我們一起出去,吃飯,逛街,買東西……很多時候都不講話,但我們的愛卻比任何時候都深。

    自從知道陳強就是陳鋒後,我的腦子一刻不得閒,一會想到陳強,一會想到他,原本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人,現在卻融爲一體,真是玄乎。

    等等,陳強的布娃娃,經常跟着我的布娃娃,它想告訴我的會不會就是這件事?它現在在哪裏?是不是陳強的靈魂在他身上?我的天,我一定要找到它。

    想到這,還沒下班的我就從公司早退了出來,然後搭上開往小區附近的咖啡廳,急急忙忙的問上次的服務員,問她還有沒有見過那個布娃娃?

    可惜的是,那個服務員別說記得布娃娃了,就是連我都不記得,沒辦法,我只能掃興而歸。

    回到公司,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大家都去食堂吃飯了,我沒胃口所以沒去吃,沒想到周經理也沒去吃飯,還坐在辦公室裏,當我擡起頭看他時,發現他正目不轉睛的看着我,那種驚恐,把我的魂都嚇跑了。

    但是面對他的注視,我又不能當作沒看到,於是從座位上站起來,滿臉堆着笑容走過去問:“周經理,你怎麼還沒去吃飯?”

    他玩轉着手中的筆,有點放蕩不羈的道:“你覺得飯堂的飯適合我嗎?”

    丟,這叫什麼話?敢情他天天吃的是滿汗全席嗎?心裏這樣想,嘴上不敢說,我只能怯怯的說:“不好意思,我只吃過一次食堂的飯,所以還沒有足夠的發言權!”

    “你也沒吃對吧?”他忽然道。

    “呵呵,是的,胃口不太好。”

    “那這樣,我請你吃一頓,去市中心的川菜館,你一定喜歡!”

    “周經理難道知道我是哪裏人嗎?”我詫異的道。

    “你來應聘的時候,簡歷上不是寫了嗎?四川,川妹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