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85章:擡起頭來,看看我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85章:擡起頭來,看看我是誰?字體大小: A+
     

    “可是這次跑出來,我和她又遇到了之前我們碰到的怪事,永遠走不到門口,這次不是在樓梯上,而是在網吧內,網吧的人都不在玩電腦,而是忽然圍着一堆篝火在跳舞,那羣人,那些篝火,全都是銀白色的,全部都是死人的顏色,連衣服也是!”

    “你本來就知道網吧有問題,還爲了一點工資邀劉姿豔送上門,你的動機真的單純嗎?”看見徐紋述說這件事的時候神情很平淡,就像在講一個老掉牙的鬼故事,我忍不住插話道。

    “蘇素紫,你不是當時的我,怎知道我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我是人,一直都是,就算你戴有色眼鏡看我,我還是以前的徐紋,我的錯,只不過是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

    “好,我向你道歉,是我太武斷了,你繼續說吧!”

    “唉,當劉姿豔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已是嚇的半死,她一個勁的哭着問我怎麼辦?這種時候,我也毫無辦法,於是大叫男友簫騰的名字,正在這時,最可怕的一幕出現了,有一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劉姿豔面前的那個防盜網上,對着她詭異的笑,伸出她那雙一點血色都沒有的手,彷彿在邀請她跳舞。”

    “那一刻,劉姿豔腦袋像短路了一樣,傻傻的愣在了那裏,那個沒有血色的女人就越過防盜網走到她面前,想拉住劉姿豔的手,簫騰趕到了,我求他救救劉姿豔,說她是我的好朋友,簫騰沒理我,說不能打破冥界的規律,否則會引起紛爭……我不同意,說劉姿豔被鬼纏住我也不走,簫騰聽了,不但沒幫我,反而把劉姿豔一把推向女鬼,還說了句,別婆婆媽媽的了,想要就快點拿去,省的我女朋友看了心煩!”

    “等我清醒過來時,已睡在簫騰的牀上,沒有網吧,沒有窗戶,沒有劉姿豔,總之什麼都沒有,我崩潰了,知道一切無法挽回。”

    “劉姿豔就這樣死了?”我流着淚問。

    “我不知道她後來遭受過什麼,只當她是那樣被嚇死了,可是幾天後,我意外聽到簫騰和陳鋒的對話,簫騰說他上了劉姿豔,並且吸汲了她的精元,挑奚的問陳鋒能把他怎麼辦?那一刻之後,我對簫騰就沒有愛了……”

    徐紋說完良久,我都不曾接話,我閉着眼睛,努力的在設想當時劉姿豔的處境和感受。

    那時的她,一定恐懼到了極點,一定無助到了極點,一定絕望到了極點,再想到陳鋒聽到這個消息的樣子,我也能想到他憤怒的臉。

    陳鋒,這個男人,這個令人心疼的男人,他現在哪裏?

    “蘇素紫,我和劉姿豔都是你的朋友,都是有着不一般經歷的朋友,我沒想過要害你,但有了陰氣之後的我,不能像常人那樣接近你,記得那次我被狗吠,藉口到你家,知道是爲什麼嗎?”

    “爲什麼?”我問。

    “因爲簫騰讓我殺你!”

    “啊!他爲什麼想殺我?”雖然時間已過去很久,但聽到這話,我還是臉色發青。

    “因爲陳鋒!”

    “陳鋒?難道簫騰就是一直和陳鋒誓不兩立的人?”

    徐紋點了點頭。

    “可是……你並沒有殺我!”這次,我的眼睛終於直視着徐紋。

    “不,其實不完全是這樣,是陳鋒留在你家的黑皮鞋對我有威懾力,但當你把它放到陽臺的時候,我是可以殺你的,但我狠不下心,後來你進房間睡覺,把黑皮鞋放到了房間,簫騰來找我興師問罪,之後,陳鋒回來了,我們無功而返!”

    “陳鋒那次是怎麼了,受那麼重的傷?”

    “他受傷了嗎?那可能是簫騰搞的鬼!”徐紋兩眼呆滯着說。

    “既然你對他沒有愛了,爲什麼不回來?”我問。

    “沒那麼簡單的,隨着時間的推移,我體內的陰氣越來越重,越來越惡劣,而我食用的都不是人類的東西,自己根本無法獲取,如果我離開簫騰,就只會餓死,而簫騰,他除了每天對我凌辱外,其他還好……”

    我緊緊握住徐紋的手,一滴熱淚淌在了她的手上:“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苦,可我當初勸你,爲什麼就不聽呢?”

    “因爲我真的很愛簫騰!”

    “好,我能理解你,可是我想不通,你爲什麼讓方姐引我到廢墟里面去?”

    “那次我只是想告訴你事實的真相,我可以近別人的身,卻無法近你的身,明白嗎?“

    “爲什麼?”我問。

    “陳鋒在你的身上渡了一層紫氣,鬼鬽見了都會怕……”聽到這裏,我哭出了聲。

    “你怎麼了?”現在輪到徐紋擔心我了。

    “我想陳鋒,不知道他現在過的怎麼樣?”

    “哦,他很好,你放心,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行蹤的,自從和簫騰決裂後,我就一直在找他,在冥界,他是一個被人信賴的鬼鬽,鬼緣極好,聽說上層還派了任務給他。”

    “真的嗎?那他現在哪裏?”聽到徐紋的話,我激動無比,聯想到之前那個陌生人在我家和陳鋒的對話,再想想徐紋的話,我絲毫不質疑徐紋話的真實性。

    “蘇素紫,忘了他吧,只要他活的好不就行了嗎?他肩負的東西太多,無暇顧忌你!”

    “好,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忘了他,但你得告訴我,他現在是人是鬼?”

    “人!”徐紋的回答很肯定,簡單的一個字,在我心裏激起了千層浪。

    之後,徐紋再說什麼我都聽不進去,心裏久久迴盪着陳鋒重生的喜悅,我笑着,跳着,甚至擁抱着徐紋,感謝她告訴我這個天大的喜訊。

    陳鋒的重生,也像是我的重生,當即我決定,晚上要爲陳鋒送行,雖然他不再需要,雖然爲時已晚,但我覺得此舉必不可少。

    回到家裏,我把門反鎖,把手機關機,把每個地方的燈光都打開,特別是廚房裏的火,我把它開到最大,然後畫一張陳鋒的素描,掛在了牆上。

    十幾歲的時候,爸媽給我報了繪畫班,而且一學就是幾年,所以畫功還可以,再者,陳鋒的音容相貌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只要閉上眼睛,他的輪廓便清淅可見,牆上的他,相似度起碼有百分之八十。

    打開在超市買的一瓶紅酒,倒入兩隻杯子中,一杯放在陳鋒經常坐的位置,一杯放在我坐的位置,然後,我面對着陳鋒的位置感慨的道:“陳鋒,我曾怨恨過你闖入我的生活,排斥過你爲我這做做那,但那是以前,相反,現在的我慶幸和你有過那麼一段……你知道的,我很容易對別人產生依賴,你離開這麼久,我還是會想你,深深的想你,不止一遍的想你,想你的好,想你的味道,想你特男人的地方……如今,我有了男朋友,他也很優秀,你認識他的,他就是陳強,之後,你要幸福的過你的日子,我也要幸福的過我的日子,雖然我們不再相見,但同在一個宇宙中,依然可以你心有我,我心有你,這便足夠了……來,乾了這一杯,算是對彼此的承諾!”

    望着牆上的陳鋒畫像,我仰頭把酒一口喝完,之後,一杯、二杯、三杯,一瓶酒報銷了,我很快趴在桌子上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我好像聽到誰敲門的聲音,敲了很久很久,吵的我幾乎沒辦法睡覺,可是由於腦袋太沉,我根本起不來,之後,我就聽到了翹門的聲音,接着,屋子裏進來一個人,並且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

    會是陳鋒嗎?哈哈,別做夢了,蘇素紫,他已經重生了,說不定此刻的他正擁着一位火辣美女銷魂呢!

    可是,進來的是誰?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沒有說話,沒有明顯的呼吸,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樣,我努力的睜開眼,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他正站在客廳的中央盯着牆上的陳鋒畫像。

    第二天醒來,頭還是有點疼,我庸懶的伸了下腰,然後轉身,忽然腰一下被誰抱住,我嚇的猛坐起來,側頭一看原來是陳強。

    這時的陳強,望向我的眼睛溫柔的能擰出水來,我驚呼一聲,連忙下牀衝到客廳,看見昨晚的所有東西都在,只有酒被我喝光了……

    那一刻,我真有想死的衝動!

    “陳強,你別誤會,牆上的人是我的同學,聽說最近生病好轉了,我替他高興,所以私下裏慶祝了一下。”

    “……”陳強沒說話,只是看着我笑。

    “你也覺得很好笑對不對?其實也還好了,昨天約徐紋見了一面,得知她徹底恢復,我也高興,所以……”

    “最近網絡上流行一句話,叫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編故事,說的是你嗎?”陳強從牀上起身,雙手環抱於胸凝視着我。

    他的話,我沒有回答,一方面無從回答,另一方面覺得自己的行爲很幼稚,幼稚也就算了,還不懂善後。

    我蹲在地上,雙手抱着頭,準備迎接陳強的各式責備和數落,可是意外出現了,陳強沒有兇我,而是走到我面前,輕輕的說:“蘇素紫,擡起頭來,看看我是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