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81章:你問老闆娘,她說了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81章:你問老闆娘,她說了算字體大小: A+
     

    時間過去半小時,我接到了陳強的電話,他問我在做什麼,我說瞎逛,他說爲什麼不找個有音樂的地方喝杯飲料,那樣的話時間會過的快些……

    聽到他的話,我下意識的問是不是還要等很久?他說不是,半小時足夠,然後順便問了一下徐紋所在的位置,我告訴了他。

    掛斷電話後,我走到小區附近的一家上島咖啡,點了一杯咖啡,像陳強說的那樣,聽着悠揚的旋律,安靜的望着窗外,看着外面路過的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表情,各式各樣的姿態,不知不覺中,我的思想開始氾濫!

    “媽媽,你看,這裏有個娃娃,好可愛喲!”前座上,有個小女孩說。

    “哪來的娃娃呀,不會是這裏搞什麼活動給顧客驚喜的吧?可是,這個娃娃也不像新的……”

    我聽了,翹首以望,但由於皮座的靠背有些高,小女孩矮小,而且是背對着我坐的,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她手裏的娃娃。

    這時,我聽到小女孩的媽媽招手叫去了服務員,問這個娃娃是客人掉的還是咖啡館送的?

    服務員問怎麼回事?媽媽解釋說,娃娃是放在皮座上的,然後服務員就說,那應該是哪個顧客掉的,我們這裏沒有送布娃娃活動。

    說完,她讓小女孩把娃娃給她,意思是說若是顧客來找,肯定會詢問她們,所以應該放在她那裏保管……

    當小女孩把布娃娃遞給服務員的一剎那,我竟然看見,那個娃娃的眼睛正望着我,而且眼神很哀怨,再一細看它的右手,一個熟悉的小毛球吊在上面。

    我忽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對服務員說:“小姐,這個娃娃是我的!”

    服務員一怔,臉上掛上牽強的笑說:“美女,真的是你的嗎?”

    “是我的,如果不信,你可以選擇不給我……”對於這個娃娃,我沒有更多詳細的解說,只能生硬的這樣說。

    服務員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把布娃娃遞給了我,我仔細端詳着這個娃娃,又感覺它和上次有些不一樣。

    倒底是不是上次見到的那個?我仔細檢查,沒錯,就是它,可它爲什麼又給我不一樣的感覺?

    最後,我明白了,娃娃還是那個娃娃,只不過此次的它多了一樣東西,好像有了靈魂,剛剛還哭喪的臉,現在卻晴空萬里,並且,它的轉變肉眼看不到,只能感覺。

    它這是想告訴我什麼?此次又豈會是“偶遇”這麼簡單嗎?

    嚴格來說,我不是它真正的主人,因爲當初我並沒有接受它,可是我卻前前後後莫名的見過它三次,第一次是陳強送給我的時候,第二是服裝店的試衣間,第三次是現在……

    我把布娃娃前後左右都摸騰了一遍,想試着尋找線索,不料,意外就這樣發生了,在小女孩的袖茼裏,我發現了一張紙條,一張寫有陳強筆跡的紙條。

    上面的內容是:“忽然生死兩茫茫,細思量,自難忘,悲怯孤墳,苦極無墳,一年整,方新生,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猶不識,塵滿面,心如霜,夜來幽夢欲還鄉,汝閨中,膽入寒,相望無言,惟有淚千行……落款:故人陳強。

    古詞?蘇軾的詞,改編後的江城子?

    坐在咖啡廳的我,忽然感到壓抑無比,突如其來的一陣胸悶讓我差點把喝下的咖啡吐了出來,而手裏的娃娃,它正在顫抖,本是木然的眼睛此刻充滿着淚水,像哭訴,又像痛苦。

    它的變化讓我害怕,它蘊含的隱晦含義讓我膽戰心驚,我把它放在一邊,手沒有再碰它,意外的,它悲怯的神情沒有了。

    感覺着它的變化,我再看了看手上的佛珠,忽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我不明白的是,陳強送給我的娃娃爲什麼要寫這樣的贈語,而且落款還是故人陳強,他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嗎?

    詞的意思何解?它爲什麼要這樣一直跟着我?

    正思量,陳強的電話打來了,我一看時間,正好一個小時,他問我在哪裏?我說了地址,然後說在門口等他,他說好。

    離開咖啡館的時候,我把布娃娃帶走了,我沒有拿在手上,而是放在包裏,可是待陳強朝我飛奔着跑過來時,它忽然消失不見了,是的,莫名的不見。

    我的心裏,就像生吞了只死蒼蠅,無助又難受,本想向陳強當面問清楚關於這個娃娃的事,又怕自己一時半會說不清楚,再加上那首詞,我沒有全部記下來,淨說些有的沒的,怕給陳強心裏添堵!

    “你很準時!”我對氣喘吁吁的陳強說。

    “我應該放下其他事情先來的,但是……情況不允許,你別生氣。”

    我哪還有時間生氣,連忙拉着陳強的手往小區趕,萬一徐紋讓人發現,那她就慘了。

    跑了一段路,我累的不行,彎下腰大口大口的喘,陳強憐惜的拍着我的後背,讓我別急,我說沒事的,救徐紋要緊,聽到我的話,陳強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低下頭沒有看我。

    十幾分鍾後,我們回到了小區,我故意挽着陳強的手,裝着悠然的樣子直直往樓的通道走,然後趁沒人注意,忽然拉着陳強拐進了那個角落。

    走到角落我驚呆了,裏面哪裏還有徐紋,什麼都沒有,連腳印都沒有,我望向陳強,既困惑又無助的望着他,陳強安慰我說:“沒事的,她可能不想連累你,所以自己走了。”

    “不,她不會走,要走也不會是白天走,簫騰在找她,她無處藏身,陽氣也只夠維持七天……這樣下去,她會死的。”

    見我這樣,陳強的神情捉摸不定的變化着,一副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來,我問他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她,他說不知道。

    回到家裏,我悶頭坐在沙發上,陳強問我晚上想吃什麼?我費解的瞅着他,直視着他的眼睛問:“你一點都不擔心徐紋嗎?”

    這一刻,陳強的臉上很尷尬,或者說很虛辭,他說他擔心也沒用,她身上有陰氣,因此具備一些自我保護的異能……

    我站起來問:“你怎麼知道她身上有陰氣?我並沒有和你說過呀。”

    “哦,沒說過嗎?我猜的……”說完,他咬了一口手上的番茄,轉身進了廚房。

    我愣在原地,努力在腦海裏搜索和陳強說過的徐紋的事,記得我說過她有男朋友,但沒有說是鬼男友,說過她活的很不好,沒有說她沾了陰氣……陳強,未卜先知?

    我走進廚房,問陳強在做什麼,他說要不然下面條吃吧,菜裏沒有菜,我思索着,問爲什麼不出去吃呢?陳強笑了,說可以,連忙洗手再擦乾,擁着我的腰走了出來。

    到了一家餐廳,人很多,陳強怕我餓着,剛坐穩,就揮手打了個響指:“服務員!”

    馬上,一個阿姨歲數的人聞聲跑了過來。

    她問:“兩位要吃點什麼?”

    陳強朝我努努嘴:“你問老闆娘,她說了算。”

    聽他如此稱呼我,心裏不覺美滋滋的。

    我指了指菜單上的口水雞和涼瓜排骨,然後擡頭問他(陳強一直在注視着我):“你再點個什麼吧?”

    他攤了一下手說:“那就加個生菜吧!”

    菜還沒有上,我又提起徐紋的事,說不知道她會去哪裏,過的怎麼樣,說她現在連一條狗都怕,很可憐。

    陳強安慰我說:“她一定會沒事的,這段時間,聽說氣象平穩了不少,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真的嗎?”我問。

    陳強點了點頭。

    “哦,對了,我爲你買了一套衣服,剛纔忘記拿給你看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陳強笑着說:“你的眼光肯定錯不了,只是我的衣服很多,你不應該破費的……我肯定,你將來會是個溫柔、賢惠的婦女同志!”

    我擡頭瞪着他問:“那你是什麼?”

    他未語先笑道:“年輕有爲的青年才俊呀!”

    我一嗔:“你想的美!”

    飯後,陳強走了,我沒有馬上回家,而是打電話把羅旭文叫了出來,已有幾個月沒見到他,見面後很是熱烈。

    我們見面的地方是一家蛋糕房,裏面芳香四溢,氣氛既溫馨又安靜,我爲羅旭文點了幾樣糕點,然後雙手撐着下巴看着他吃,你問我爲什麼不吃,我說吃過飯了。

    期間,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我問他公司的事,他問我和陳強之間的事,然後話題轉到同事方姐身上,他說方姐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我很意外,說幾個月前她還精神抖摟的,怎麼說病就病了?羅旭文翻着白眼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大問題沒有,小病小痛誰能逃的過……”

    “有道理!”我說。

    但其實,我的心裏並不是這樣想的,因爲我知道,方姐以前出過事。

    “你去祭拜過劉姿豔的墳墓嗎?”羅旭文忽然問我。

    “太遠了,江西沒去過,如果有伴的話,說不定會考慮……”

    “要不然選個時間,我陪你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