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76章:他被施了心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76章:他被施了心魔?字體大小: A+
     

    見陳強低頭不說話,我有些納悶,忽然想到什麼,忙俯過身去問他:“要不你幫我問一下你家的親戚,看這是怎麼回事?”

    “哦,我會記得的……手上的這串佛珠,你不要取下來,以防萬一!”

    “呵呵,想不到你也迷信。”

    陳強撇嘴自嘲的笑了一下,無心懶意的攪動着手中的湯匙,我想問他一件事,卻不好開口,幾次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

    “我……以後怎麼聯繫你?”終於,我問了出來。

    “我會聯繫你!”他的話簡短的要死。

    聽後,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算是安心了不少,對於我來說,最怕忽然消失的事情,陳強這麼冷,真怕他貴人多忘事把我拋到了九宵雲外。

    飯後,陳強說還有事,不能送我回公司,我說沒事,就幾步路,你忙你的!

    當他的車從我眼前呼嘯而過時,我的心也跟着走了,討厭的陳強,以前對我那麼膩歪,現在把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吃錯藥了。

    公司所在的這座大廈,一共有二十八層,公司在十二層,大廈裏面的公司很多,每天上下班的男男女女更多。

    飯後,我回到公司,經過黃總的辦公室時,撇見他和客戶吳總在談事情,黃總看見我,招呼我進去,我有些雲裏霧裏,問他什麼事?沒想到他說,晚上我們一起陪吳總吃飯。

    我一聽,愣住了,頓時覺得壓力山大,商場應酬對我來說,無疑於龍潭虎穴,就我這點破口才,很難說的讓別人有食慾。

    見我猶豫,吳總說話了:“怎麼了蘇小姐,不願意嗎?”

    “哪裏哪裏,我很榮幸!”尼尼的,女人的口事心非不一定是在牀上。

    就這樣,一個口頭協議達成了,同時也讓我整個下午如坐鍼氈,即希望晚飯的時間永遠不要到,又希望它快點來,完事了就輕鬆了。

    很多事情是怕不完的,就像時間,它並沒有因爲我的焦慮改變分毫,傍晚六點,黃總攜我和吳總一起步入到一家高檔餐廳,開始了我苦逼的陪吃生涯。

    席間,他們沒有談工作,聊的都是古玩、旅遊、城市規劃……我除了悶頭吃,就是偶爾舉杯敬酒,我想,這種時候,敬酒是唯一能夠體會我社交能力的方式。

    “蘇小姐來公司幾年了?”吳總中止和黃總的聊天,突然掉轉頭問我。

    我微笑着回答:“有三年了。”

    “你的專業是什麼?”

    “涉外會計,呵呵,我媽媽讓我學的。”我儘量把話拉長,不然聽起來顯得牛逼。

    “很好,可是怎麼又到業務部去了?”

    這時,黃總搶答:“她的素養不錯,讓她磨練磨練……”

    吳總輕點頭,沒有再問什麼,看着他臉上表情的細微變化,我有些膽怯,之前聽過一些小蜜、二奶的故事……一時很莫名的聯想到自己身上,我思想變的不單純了。

    這位吳總有50多歲,浙江人,都說浙江人精明,不錯,他精明的頭上的毛所剩無幾。

    大概九點多,飯吃好了,兩個老總卻沒有走的意思,我故意看了看手機,裝着無心的說,時間過的好快,都九點半了。

    他們是誰呀,這點弦外之間豈會聽不出來?吳總馬上就對黃總說:“我就不回你們公司了,我的航班十點四十,坐坐就走。”

    聽到這裏,我懊悔不已,覺得自己真是心胸狹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讓黃總沒臉到極點。

    “吳總,你的文件包是不是還在我辦公室裏?我讓蘇素紫去拿!”

    “對,對,我差點把它忘了,那就麻煩蘇小姐跑一趟了。”

    我連忙陪笑着說:“沒事的,那我現在就去拿!”

    其實我很樂意,不知爲何,可能是想排譴心中的愧疚和不安吧?

    黃總把一串鑰匙放在桌上,對我說:“吳總的文件袋放在我櫃子最下面的抽屜,文件袋編號是012,你別拿錯了。”

    “哦,好,如果我沒找到或不確定,會再打電話過來詢問。”說完,我起身走人。

    餐廳離公司的路程並不遠,大概五六個公交站臺,由於吳總的航班時間不多了,我出門直接攔了一把的士直衝公司。

    說實話,在公司工作幾年,從來沒在晚上進去過,公司不是工廠,幾乎沒人加班,一想到要進去黑洞洞的地方,我的心一陣陣的猛跳,之前的豪情壯志瞬間不見了。

    進去辦公室之前,我到保安大叔那裏借了個手電筒,怕裏面烏漆抹黑找不到電源開關的位置,保安大叔人很好,問要不要他陪我一起去,我當即高興的答應了。

    去往公司的路上,我故意找保安大叔說話,而且聲音很大,大叔明白我的意思,很配合的說一些話。

    在繞過兩個員工辦公室之前,我們兩人之間的談話都很正常,只是意外的,在跨過網銷部時,大叔忽然提出樓下還有事,急需他去處理。

    我很納悶,拉着他問爲什麼剛纔不說,大叔顯得很慌張,忙不迭的說是件急事,他生生給忘記了。

    就這樣,我一臉茫然的瞅見他鑽進了電梯間,心裏開始打鼓,可是黃總的辦公室近在眼前,不拿到文件袋不好交差。

    於是,我哼着歌拿起鑰匙打開了黃總的辦公室。

    幸好,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平安的出來了,當我去還大叔手電筒時,大叔不在,估計是去忙他所謂的急事了,於是,我把手電筒放回到他桌上。

    第二天上班,我想向大叔道謝,卻沒有看到他的人,我問另一個保安他去哪了,沒想到這個保安聲稱今天來接班就沒有看見過他,以前他們交接班都是見到人才走的。

    夷?怎麼會這樣?

    接連第三天第四天……很多天過去了,我一直在等待大叔出現,可是,我再也沒有見到過他。

    心中的疑慮越冒越盛!

    經過多方打聽,結果還是一樣,都說他那晚值班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家裏也沒回去。

    我徹底昏了,大腦不由的嗡嗡作響,回想他當時在辦公室古怪的表情,那慌忙的神態,一切都好像在訴說着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可是我怎麼沒看到什麼,沒察覺到什麼呢?

    大叔消失半個月後,他的家人報警了,於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警察居然在公司的一個儲存物品的倉庫裏找到了他的屍體。

    消息傳來,我惶恐無比,同時也被帶到警察局詢問,直到陳強來擔保,才把我放了出來。

    見到陳強,我顧不上許多的上前一把抱住了他,神馬矜持神馬主動被動,誰愛管誰管……

    他問我怎麼回事,我一五一十把整件事情告訴了他,沒想到他說:“你放心,如果真有古怪,它一定會來找我,因爲是我把你擔保出來的。”

    我一聽,嚇懵了:“這怎麼行?你根本沒經歷過那種事情,你不知道……會有多恐怖,我寧願是我,也不要你遭遇危險!”

    “放心,我沒你想像的那麼脆弱。”陳強捧起我的臉,親吻着我的額頭,讓我覺得好溫暖好溫暖。

    被陳強擔保出來的當天,我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逗留在外直到晚上九點,然後一個人回去公司,我想靠自己弄清事情的真相,懼怕陳強爲了我,捲入這場陰陽兩界的紛爭。

    保安大叔當晚是不是看到了什麼才說有急事?他爲什麼會無緣無故死在公司的倉庫?他是被施了心魔還是活活讓人害死?

    我決定,親自勘察一番,爲了大叔、爲了自己、爲了陳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