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71章:闖入禁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71章:闖入禁地字體大小: A+
     

    陳強的眼睛打開的很慢,很慢,很慢……我站在牀尾手捏着拳頭暗暗使勁,生怕他不小心又合上了,走廊外面的人聽到喊聲,一邊叫嚷着醫生,一邊成羣的涌進了安置間。

    我們屏心靜氣等待着陳強完全睜開眼,氣氛緊張到呼吸都不敢大聲,終於,片刻之後,陳強睜開了眼睛,不僅如此,眼珠還會轉,頓時,安置間裏沸騰了起來。

    “這太不可思議了,他活過來了,居然活過來了!”我們幾個同事激動的抱着一團。

    陳強的爸爸媽媽一個握着他手,一個摸着他的頭,眼淚鼻涕滿臉的問:“兒子,你聽到媽媽說話了嗎?”

    陳強點了點頭。

    這時,醫生來了,匆匆而來,陳強的舅舅用手指着他們道:“你們差點草菅人命知道嗎?這麼個活生生的人,竟然說死了,我要上法院告你們!”

    陳強的爸爸拉住他,歇聲哀求:“保持安靜,讓他們檢查檢查!”

    醫生先是翻了翻陳強的上眼皮,用光照了照,直搖頭說是奇蹟,說他從事這麼多年,沒見過這種事……然後把我們打發出來,說要再做個全面的檢查,陳強的爸爸媽媽堅持要留在裏面,最後我們出來,他們幾個留在裏面。

    這一刻的心情,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失而復得的擁有,那種死而復生的饋贈,那種從有到無,從無到有的轉換,考驗和衝擊着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原來人生,可以是這個樣子的。

    之後的事,我們這些同事被排除在外,醫院說病人需要安靜,所以除了內親,同事和朋友只能等他的病情穩定後再去探望,聽說,他恢復的很快,他的媽媽又一次去高僧那裏還了願!

    對於陳強奇蹟般的生還,公司裏面的人雖然覺得匪夷所思,但更多的還是推敲到被醫生誤診,查查資料不難發現,這種事情是有一定存在的事實的。

    空蕩的屋子裏,我對已經離開的陳鋒述說了這件事,我說的感觸萬分,說的喜極而泣,希望陳鋒若是聽到也能和我一樣高興。

    我繼續使用着陳鋒曾經用過的廚具,他坐過的凳子和沙發,他睡過的牀外側,他站過的每個地方……就像他還存在一樣。

    每每來到公司,我都會有些不習慣,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太多莫名的生死和離別,搞的我的神經都快失去知覺了……

    是的,我以爲什麼事情對我來說都已悉同平常,再大的事我都能平靜的接受,都能笑看奚落的結果。

    可是,當聽到一個同事提起某天在街上遇到了徐紋,我的心還是顫抖了一下,徐紋?她……好嗎?

    近一個月過去,我們終於盼到了探望陳強的日子,那天我起了個大早,心情格外高漲,我甚至有想過,待陳強完全康復,我會答應做他的女朋友,要把他照顧的很好很好,要讓他把一些臭毛病都改掉,要他時刻注意安全謹防一切的意外……

    買了一些禮品和一張祝願卡,我和同事有說有笑的來到醫院,陳強住在五樓,等電梯的人太多,我們就直接爬樓梯,爬的很快,一點都不嫌累,只盼望着能早一秒鐘見到陳強。

    當病房的門被推開,我們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一慕,陳強正坐在病牀上翻閱一本書,他的爸爸則坐在牀邊守護他。

    見我們進去,陳爸爸很高興,連忙說謝謝,當一個同事試着和陳強打招呼時,陳爸爸表情有些落漠的說:“他的記憶還在恢復,不見得會認識你們所有人,你們別急,慢慢來……”

    我擔心的悄悄問:“這是後遺症嗎?就是電視裏面經常演的失憶?”

    陳爸爸說:“沒那麼嚴重,他的接受能力很強,幫他回憶一遍他就能憶起,你們來了也好,和他聊一下天,告訴他一些以前的事,對他有幫忙……”

    嗯~~我點了點頭。

    當我和陳爸在說話的時候,聽見同事問陳強好些了嗎?陳強沒出聲,他們問他頭還痛不痛,也沒回答,待我撥開人羣出現在他的面前,陳強的眼睛立刻定格在了我的身上,但他的眼神很奇怪,就像看到一個外星人一樣。

    “陳強,我是蘇素紫,你忘了嗎?”我滿臉充滿希翼的問。

    陳強盯着我看,上下打量着我,然後頗具驚異的問:“你怎麼在這?”

    “呵,你還認得我,還認得我……”我激動的對着陳爸說。

    陳爸靠近他,手搭着他的肩,我看見陳強有些不安和排斥的輕輕甩了下肩膀,好像很不習慣似的,陳爸輕輕問他:“強子,你看看這些同事,都能叫出名字嗎?”

    “有些見過,但不知道名字!”陳強遲疑着說。

    “嗨,哥們,你怎麼能忘記我的名字呢,咱們一起裸體遊過泳,一起徹夜買醉過,一起加班打遊戲……如今你翻臉不認人,我可是很傷心的。”同事婁兵開玩笑說。

    婁兵的話,讓屋內的氣氛活躍了不少,我們以爲陳強會作苦思冥想狀,沒想到他竟然問:“你的身材很好嗎?”

    嗤~~~~~真是讓大夥哭笑不得!

    由於他的記憶受損,根本就和大家聊不到一塊去,話題幾度中斷,一番觀察下來我發現,他的性情似乎不一樣了,以前的陳強開朗直率,現在的他,冷靜且犀利,完全不是同一類型的人。

    也許是因爲人多,陳強表現的很彆扭,坐立不安的,他叫陳爸的時候不叫爸,叫“喂”,並且總是有意無意的看我。

    等到大家同他告別的時候,他的嘴角強擠出了一抹笑,朝我們揮了揮手……我以爲他會讓我單獨留下陪他說話,但沒有,把我和其他同事一視同仁,這讓我心裏很失落。

    之後,我打電話給他,他沒接,試着打聽才知道,他不喜歡手機,讓家人拿走了,還說反正他不認識幾個人,要手機沒用。

    這我就不淡定了,忍不住想,他是又把我忘了還是不再惦記我了?或者記起以前我是怎樣對他的決定放棄?

    爲什麼這種感覺比陳鋒的離開好不了多少?難道不知不覺中,我愛上了陳強?

    彷徨中,失落中,無語中……想起他曾經對我的熱烈,忽然好懷念!

    據說他出院後就一直呆在家,哪也沒去,不是看書,就是練書法,絲毫不提上班的事,他的這個轉變,爸媽很喜歡,說是覺得心裏踏實了,他們家原來就不缺他那份工資。

    所以公司的同事閒暇時議論紛紛,說他肯定會辭掉公司的職位,說他應該是經過生死考驗想改變自己的生活,說這次的腦袋撞擊讓他死掉了一些活躍細胞……反正說什麼的都有。

    我默默的聽着,思考着,決定去一趟他家,作爲同事,作爲他追求的一個女孩,我想我有足夠的理由去探望他。

    我選擇在週末去,臨行之前,心裏還是沒底,總覺得有些冒昧,所以打電話問一個同事去不去?沒想到他答應了,因此,本來計劃好的單獨行動變成了雙人行!

    再次來到陳強家的房子前,我多少有些忐忑,心想,他不會把我們拒絕在門外吧?性情變了,很有可能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按響了門鈴,他們家的那個阿姨出來開了門,她問我們找誰?我說找陳強,我們是他的同事,上次生日來過的,她聽了,朝裏面望了望,然後說讓等一下,她去告訴他。

    我和同事面面相覷,沒想到大戶人家是這樣的,規矩還真多,還好沒讓我們等多久,三四分鐘後,阿姨招手讓我們進去。

    我和同事被帶到客廳坐下,不一會,陳強扶着樓梯慢慢走了下來,那一刻,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臉上看不出表情,按理說,同事去看他,應該熱情,何況他本就是一個很熱情的人,可沒想到,面對同事的招呼,他居然只是客氣的點了一下頭。

    我懵了,同事也怪難爲情的,好像我們撮闖入了禁地。

    “蘇素紫,你是第幾次來我家?”這是他開口說的第一句,充滿了火藥味。

    “怎……麼了,不歡迎?你不記得了嗎?我以前經常來的。”我故作輕鬆的說道,陳強皺起了眉。

    這時,同事碰了碰我,意思是覺得尷尬,陳強太嚴肅了,讓我不要亂開玩笑,我想了想也是,於是正經道:“身體哪裏還痛嗎?”

    “還好。”他說。

    “哈哈哈,我們強哥是誰呀,一點痛算什麼,你計劃什麼時候去公司上班?”同事接着問他。

    “上班?”他側腦袋問。

    “對呀,同事們都挺掛念你的,黃總也是,打你電話關機……”

    “好,你寫個地址給我,我找個時間去看一下。”

    啊?他的回答,把我和同事當場愣住了,聽他口氣,哪裏像公司職員,活脫脫一個去視察的上層領導嘛。

    “好,我寫給你,記得要回來看我們。”

    陳強的臉,強擠出一絲笑,身上的衣服,顯得井井有條,記得以前他喜歡穿牛仔,喜歡穿鬆鬆垮垮的休閒服,今天的他,穿的很正派,黑白相間的格子襯衫讓他氣宇不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