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70章:不尋常的二十八歲生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70章:不尋常的二十八歲生日字體大小: A+
     

    “不!”我丟掉手機,人飛一般的跑到陽臺上下眺望和求索:“陳鋒,你回來,你給我回來!你是開玩笑的對不對?你不可能這些突然離開對不對?陳鋒……”

    我趴在陽臺的護欄上,眼淚傾刻間像決題的海,一泄三行裏,我不相信陳鋒就這樣離開了,剛纔我們還一起睡在牀上,昨晚我們還說了很多的話,陳強?因爲陳強?他吃醋了,他生氣了?天,我愛的只有你啊!

    我的哭喊,讓樓下路過的居民好奇張望,我慢慢從護欄上滑下來,癱坐在地上,有一種感覺,陳鋒再也不會回來了。

    因爲他的離開,家裏變的死氣沉沉,他的衣服,你做菜時戴的口罩,他在牀上睡的氣息,甚至他放在鞋櫃上的黑皮鞋……都不見了。

    我知道他遲早會離開,可還是接受不了他突然這樣的告別,我來不及爲他做點什麼,問些什麼,交待什麼,他就這樣的走了。

    心裏的痛,迷茫,失魂落魄,陳鋒再也看不見,期望他能回來看我一次,哪怕一次,可二個月很快過去了,他確實就如一陣風,煙消雲散!

    期間,我去他的墳墓看過,燒過衣服和紙錢給他,期望他能現身讓我看一眼,祁禱晚上他能進入我的夢,可是沒有,他很絕情,一次也沒有讓我重溫那種感覺。

    我扳着手指頭算日子,心想猜測他是不是到了重生的時間?他會在哪裏重生?太多的問題,太多的想知道,讓我成了名副其實的紙片人,飄遊在人世間。

    再次見到陳強,我沒有了那天的感覺,我知道,要不是他那日到我家,陳鋒是不會提前走的。

    “蘇素紫,爲什麼打你電話老不接?”公司走廊上,陳強追在我後面問。

    我沒理他。

    “喏,這個送給你,聽說女孩都喜歡娃娃,這是我讓爸爸從國外帶回來的。”

    我木然的看了一眼他手裏的洋娃娃,再瞅了瞅面前的陳強,此刻的他,用笑臉注視着我,好看的臉,粗重的喘息,給他增添了不少的朝氣。

    “把它拿開,我不要你的東西,我也不是幾歲的小女孩。”

    “你還在爲那天的事生氣嗎?我知道我很莽撞,可那是因爲我喜歡你,控制不住自己……”

    “說夠了沒有?”我冷冷的問。

    “蘇素紫,你說過你會考慮的,難道你考慮的結果就是這樣?”

    “這是公司,不是你的私人後花園,不要說些有的沒的外加拉拉扯扯……”

    這句話過後,陳強沒有再追上了,也許被我的冷漠凍住了,也許心死了,也許他醒悟了,蘇素紫不屬於人類!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着,像回到從前,又像不是,多了什麼,少了什麼,自己心裏很清楚,爲了緩解某種情緒,我回了一趟老家,四川。

    回到父母慈愛的氛圍裏,我貪婪的允吸着他們覆予的親情,晚上和媽媽睡在一張牀上,給她講中山的事,講工作的事,講同事朋友的事,講……某個鬼鬽的故事!

    記得媽媽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額頭說,都多大的人了,還信這種事,電視裏都演不了這麼誇張。

    我淒涼一笑。

    那幾天,我和爸媽一樣,五點就起牀,然後幫忙到小餐館裏打點,到了六點,就陸陸續續有人來吃早點,中午,晚上,忙的更是不可開交。

    因爲忙碌,讓我暫時忘記了傷心和失落,也因爲要生存,我又必須回到中山繼續上班。

    在家逗留了四天後,我返回到了中山,一會南,一會北,滿腔的思緒更放肆的涌上心頭。

    “蘇素紫,這幾天你去哪了?”還沒走到家門口,陳強意外的從樓宇間跑出來。

    “回了趟家。”我簡短的回答。

    陳強搶着幫我提行李,我退讓一步跟在後面,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恍忽,這種溫情的感覺忽然換了主人,沒由來的一陣莫名感慨。

    陳強此次找我沒有別的事,而是讓我明晚去他家,參加他的生日派對,他說辦公室同事都會去,讓我也一定要去。

    “你會來嗎?”最後,他確認道。

    “……”

    “倒底會不會來?就算你不接受我,參加同事的生日晚會也是種種禮儀吧,你的禮儀是哪一個老師教的,這麼頑固!”

    這原本是我對他說過的話,現在他居然把它用來數落我,讓我一時覺得很逗。

    “馬上就二十八歲的人了,還這麼幼稚,你放心,我會去的,只要你不嫌我的禮物太寒磣……”

    “真的?我不要你帶禮物,你人來就行!”陳強的歡顏,讓我忽然很動容,心裏的某處冰凍,似乎在慢慢融化……

    時間過的很快,陳強的生日如期而至,我們一幫同事約好時間集合,踏着徐徐落日找到了陳強的居所。

    當我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簡單不敢相信,在幽靜的南區,一套小白樓式的別墅映入大家的眼簾,它那尖尖的屋頂,絳紅色的屋頂瓦醒目的瞬間抓住了我們的眼球。

    陳強作爲主人,早已笑容可掬的站在門口迎接我們,大家的準時出現,讓他顯得有些興奮,笑聲很爽朗,乍看之下,俊朗而陽光!

    他的家很大,格局顯得平實而精緻,挑高的門廳和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盡顯雍容華貴。

    把我們領到大廳後,他揮手叫來一位女士,好像是他家保姆,他讓她再過半小時開飯,說之前的一些花樣取消,就簡單的吃頓飯,切個蛋糕,大家一起玩玩……

    嚯嚯,還真是個善變的主!

    第一次來到有錢人家裏,同事們除了對陳強奉上心意,也忍不住對他的家欣賞觀望,我不知道他(她)們的感覺是怎麼樣的,依我的見解,他家的裝飾風格是清新卻不落俗套,各房間都爲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間劃分和位置佈局體現了一定的嚴謹。

    此時已是黃昏,這樣一幢具有特色的精緻別墅座落在蒼翠樹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遠離了所有的都市塵囂,寧靜幽遠的感受令人神馳。

    當晚,陳強繼續他豪邁的作風,大聲宣佈道:“今天我生日,誰嗨的不盡興我跟誰急,你們吃好喝好玩好,有需要什麼儘管跟我講,累了就上樓休息,七八個房間任由你們選……”

    “哦!”大家都一陣歡呼,我也被感染了,心情愉悅了不少。

    陳強是個不拘小節的人,也就是很隨性,他可以席地而坐抱一把吉他唱歌給我們聽,可以穿一條花褲衩樓上樓下的跑,也敢當着大家的面對着我眉飛色舞……

    前半個晚上,我們都在吃喝,都在侃大山,後來他爸媽回來了,抱歉的說他們剛從外地回來,多虧了我們陪陳強,爾後和我們坐在一起,爲他唱生日歌,看他切生日蛋糕、許願!

    當生日的程序結束後,陳強忽然站起來說他有樣東西要給大家看,我們問他是什麼,他賣起了關子,說拿下來你們就知道了。

    目送他上樓,同事們都在猜測他說的是什麼,他的爸媽很熱情,把我們照顧的很周到,問長問短的,好像沒有想像中有錢人的架子。

    當大家圍坐一團翹首等待陳強帶着驚喜下樓時,忽然“砰!”的一聲,樓上傳來了巨響,搞的同事們面面相覷,還是陳強的爸爸反應快,他一個箭步衝上樓,緊接着聽到他喊:“快叫救護車!”

    這一叫不要緊,大家頓時慌作一團,紛紛上樓看是怎麼回事……我們看見,地上的陳強正被爸爸摟在懷裏,身子兩側全是血……

    接着,他媽媽嚎滔大哭起來,同事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景況震呆了,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不知怎的,死亡兩個字以勢不可擋之速從腦海蹦了出來。

    二十多分鐘後,救護車到了,五六個醫生和護士紛紛上樓來,當他們抱起陳強時,我清楚的看到,陳強的後腦勺被鮮紅的血凝凍着,整個後背一片紅,從後面看,就像一件紅色的衣服……

    好好的一場生日聚會變成了這個樣子,這是我們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陳強的意外,他爸媽的痛心,同事們的惋惜,我的心疼,爲他二十八歲的生日畫上了句號。

    站在搶救室門外,我忍住悲痛的心去安慰陳強的爸媽,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讓他們不要太傷心。

    半個多小時後,搶救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個醫生走了出來,他告訴大家:陳強搶救無效,於九點四十分去世了!

    嗚~~~

    得到這個消息,陳強的媽媽當即昏了過去,整個醫院走廊裏,瞬間被驚叫聲和哭聲淹沒。

    我跌坐在地上,心裏一遍遍的喚他的名字,不敢相信,他就這樣走了,永遠的離開了他的親人和朋友。

    陳鋒消失了,陳強死了……那一刻,我也想死!

    又是幾個小時後,正當幾個同事和陳強家的親戚開始着手料理陳強的後事時,陳強的媽媽醒了,她在陳強爸爸的攙扶下虛弱的來到陳強的安置間……我則悽悽的跟在他們身後,掩面而泣!

    “孩子啊,我的可憐的孩子,你……快來人哪,我兒子還沒有死!”正在哭訴的陳強媽媽忽然停住,突如其來的叫出這麼一句。

    我怕聽錯了,雲裏霧裏的湊近一看,發現牀上的陳強正試着慢慢打開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