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6章:醜的我不思靠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6章:醜的我不思靠近字體大小: A+
     

    我強烈的意識到,她的出現不會是一個偶然!

    自從“文琳”來到我家,明明是夏季的天,忽然變成了寒冷的冬天,氣溫變的很低很低,再加上連續幾天的陰雨綿綿,潮溼泥濘的路混合着成片的樹葉,將不少黴味從窗口吹進家裏。

    我不知她爲何而來,也不知她爲何不提離去,莫名的呆在我家,總擺出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

    某些事情,我不敢問,不敢提及,通過我一遍遍的腦海回憶,我斷定,她根本就不是陳鋒的那個朋友。

    從前面看她們是有些相似,但背影不太一樣,而且這個叫“文琳”的要比那個女孩矮。

    陳鋒的黑皮鞋被我裝進一個塑料袋,放在了房間的空調架上,“文琳”纔不叫喚了。

    她洗澡的速度很快,幾乎換一身衣服的時間就出來了,因爲幾天都下雨,陽臺上早掛滿了衣服,又因爲得不到陽光的照射,散發着一股難聞的臭味。

    到了晚上,不知哪刮來的風呼嘯而來,夾雜着風的呼呼聲和樹葉的沙沙聲……很冷,我把櫃子裏的棉被都拿出來了,鋪在牀上。

    “文琳”就這樣注視着我的一舉不動,像陳鋒以前一樣和我生活在六十多平方的空間裏,沒有交流,作爲陳鋒的“朋友”,她沒有和我談起任何有關他的事,在我家,她看起來像在避風頭。

    陳鋒失蹤的第五個晚上,風特別的猛,窗戶都關不住,被吹的啪啪響,在我第三次起牀關窗的時候,透過窗戶,我看到“文琳”和一個男人在下邊說着什麼。

    她什麼時候出去的,我怎麼不知道?

    打開房門,她果然不在。

    重新走到窗戶下,我偷偷往外張望,想看看她和那個男人在幹什麼……這時,我記起陳鋒的話,他說過晚上沒事不要往窗戶外看。

    我住在三樓,離地面也就十幾米的高度,如果仔細聽的話,說不定能聽到一點什麼,可是風越來越大,最後將他們倆的聲音掩蓋,變成了不明淅的嘀咕聲。

    屏住呼吸,強忍着好奇,我轉身躺回到牀上,外面的樹枝被風吹的抽打着窗戶,像抽打在我的心上。

    我一直沒有睡着,是因爲我壓根就不敢睡,不知道“文琳”回來了沒有,不知道她此行有着怎樣的目的,不知道她所說的生前事蹟是不是真的……

    回想她所講的生前事,是我聽過的最潦草的人生,潦草的我不稀告訴別人!

    一陣狂風掃進來,窗戶“啪”的一下開了,房間的燈忽然滅掉,我驚嚇的從牀上坐起來,雙腿不停的發着抖,牙齒控制不住的格格響,那就一刻,我懷疑自己會像劉姿豔那樣去了……

    可就在此時,我的身體一下被什麼東西團團抱住,我用盡全身力氣掙扎都無濟於事,剛想呼喊,一隻手捂上了我的嘴巴:“別說話,我是陳鋒!”

    我安靜了,就像武俠片裏被人點了穴道似的,忽的不動了,沒錯,他是陳鋒,好聞的氣息,動聽的聲音,他的手,他抱我的動作,都是那樣的溫情。

    心猛的撞擊着,呼吸一時緩不順,待他把手從我嘴上拿下來,我立刻轉身撲倒在他的懷裏。

    他輕輕的“啊”了一下,當時我沒多想。

    外面的風向開始變的奇怪,忽而向左,忽而轉向右,呈不規則不定時的風向,陳鋒對我說:“把那雙鞋拿出來,放在鞋櫃上去。”

    我一聽,不敢怠慢,欲起身,卻不料腿已發麻,根本起不來,於是我對陳鋒說:“我動不了了,鞋就在空調架上,你去拿吧。”

    “嗯……哼……嗬……”我看不清陳鋒,只能聽到他發出的聲音,聽到這種聲音,我的心慢慢往下沉。

    “你怎麼了?陳鋒,你別嚇我。”

    “……”

    “你拿到鞋子了嗎?它是辟邪的嗎?”我問。

    “若不是有它在,徐紋早進你房……間了。”陳鋒的聲音越來越低。

    “天哪,她是徐紋,怎麼會?”信息來的太快,我一時接受不了。

    “我動不了,她快上來了,把鞋子……放出去!”這句話,猶如一道軍令,也似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

    經他這麼低沉的一吼,我居然利索的站了起來,連忙拿着皮鞋放到鞋櫃上。

    等我放好鞋回到房間,頓住了,窗外的天空星光點點,草叢裏的小蟲嘰嘰低鳴着,哪來的大風和暴雨?

    平靜是多麼珍貴的東西,以前我卻一次次想打破它……

    眼前的陳鋒,醜的我不思靠近,醜的我懷疑他究竟是不是陳鋒,皮是皺皺的,長有五官的地方凹凹的,頭髮搭拉下來,說白一點,就是有些許皮肉的骷髏。

    他正靠在牀頭,雙手攤着,眼睛虛弱的凝視着我,我的眼睛不知該落在他哪裏,也不知道可以碰他哪裏……他的全身上下,唯有眼神,藏着一抹熟悉和愛意……

    考驗我的時候到了,心底有個聲音在問自己:你不是愛他嗎?不是擔心他嗎?他就長這個樣子,他就在你的面前,還敢愛嗎?

    我走過去,俯下身問他:“陳鋒,這真是你嗎?”

    他勉強笑了笑:“嚇到了吧?”

    “是……有一點,但我不在乎你什麼樣,我欣賞的是你的靈魂!”

    “我想,我知道,你先出去,讓我呆一個小時,好嗎?”

    “哦,好,可是徐紋……”

    “她暫時不會回來。”

    得到他的答覆,我退出來並帶上房門,心想,大概他需要休息吧,走到陽臺,望着天上的星星和遠處燈光璀燦的大廈,不禁深深嘆了口氣,無意間往下面看,我被眼前的一幕驚的捂住了胸口。

    天哪,徐紋正站在樓下仰望着我。

    她就那樣愣愣的望着我,一個人,站在路邊上,來往的行人和車輛看起來和她不搭架,像穿梭在兩個世界的事物,她穿的衣服還是上個星期五的衣服,也就是劉姿豔死那天的衣服。

    陳鋒剛剛說過,要不是那雙皮鞋放在房間,她早就進來了,難道……她想殺了我?還是想把我弄成她那樣人不人鬼不鬼?

    她看着我,我也望着她,剛開始有點怕,後來也不怕了,過了一會,手機在房間響起,我看見此時的徐紋也正握手機在打電話,該不會是她打給我的吧?

    說實話,她比鬼還嚇人!

    我想去接電話,想聽聽她究竟要和我說什麼?想向她問清楚劉姿豔的死倒底是怎麼回事……可是陳鋒在裏面,他讓我過一個小時再進去,如果現在我進去,他會不會不高興?

    我知道現在不應該去打擾他,不應該對徐紋的事再上心,可是,她完完全全是由一個正常的人變成這樣的,身邊的好朋友變成了這個樣子,我豈會不想了解……

    “我可以進來嗎?”我在門外問,裏面沒聲音回答我。

    “陳鋒,我就進來拿一下手機嗎?拿了我就出來……”他還是沒回答我。

    該不會有什麼事吧?心中不免疑惑。

    我輕輕推開門,把腦袋側探了進去,“轟轟”,腦海一陣轟鳴,我癱坐在了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間,我看到奶奶,她緩緩從天而降……她摸着我的臉說我長大了,說她走的時候我才六歲,說我小時候最喜歡跟她要打蛔蟲的塔塔糖……

    我問她爲什麼在這裏?說我捨不得她!

    奶奶安慰我,說每個人都會走這一步,生老病死誰也阻擋不了,但是現在的我並沒到時候,她讓我趕緊醒來,別爲了一個夢推錯了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