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3章:不要接近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3章:不要接近她字體大小: A+
     

    “進來吧……”我退到一邊,讓出條道讓她走。

    徐紋從門外慢慢移了進來,動作輕的像一朵雲在飄。

    陳鋒就這樣看着她進來,看着她換鞋,看着她進到廚房拿花瓶然後把花插好,看到她盯着桌上的早餐……

    “素紫,對不起,我男朋友脾氣犟,昨天的事,你別計較!”徐紋雙手搓在一起,愧疚的望着我。

    果然猜的沒錯,真是那個鬼襲擊我:“計較有用嗎?”

    “所以我來向你道歉,我不想我們的關係變糟,我的朋友不多,玩的好的更沒有幾個,如果連你都不理我,我真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

    “徐紋,我的想法和你一樣,我不想失去你,因此才一次次想喚醒你,他如果真的愛你,如果真的在意你,就不會讓你犧牲健康和生命來換取牀第的歡愉,也不會在背後襲擊你的好朋友……”

    說到這,我警覺的望了一眼陳鋒,他坐在餐桌前,眼裏迸着火,很仔細的在聽我和徐紋的交談……

    糟了,這件事被他聽到怎麼辦?

    “素紫,我不懼怕任何,只要能在他身邊,既使我死,也無冤無悔,說不定……死了更好,就可以長相斯守了。”

    一邊擔心陳鋒聽到這件事的反應,一邊被徐紋的話嚇到了,因爲我感覺她這樣下去一定會死,死後呢,那個鬼會不會像她期望的那樣善待她,誰能保證?

    “你不是一般的傻,我印象中徐紋不該這樣……哎,別說這些了,陪我一起吃早餐!”

    “意思是你原諒我了?”

    “嗯,錯不在你,而且我特別喜歡玉米餅!”我對着她強顏歡笑了一下。

    就這樣,我們看似和好如初了,但其實心裏一點踏實的感覺都沒有。

    她沒有吃早餐,只是看着我吃,她看着我,陳鋒看着我,我怎能咽的下?

    陪我坐了幾分鐘,她就說要走,我奇怪的問她爲什麼不和我一起上班,她說時間還早,到外面溜溜圈去,我不知道她的話是真是假,也不想再違揹她的意願,於是把她送到門口,讓她下次再來玩。

    把門關上,一轉身,就撞到陳鋒冰冷的身體,我以爲他會擁抱我,摸着我的頭安慰我昨天的事,可事實上,不是這樣的。

    偶像劇看的多,就會空想一些不現實的美麗夢幻,我,蘇素紫,就是偶像劇下最直接的犧牲品。

    真實的場景是,他一把拽過我扔到沙發上,雙手撐住沙發靠背,把我整個人圈在裏面,他的這種氣勢我從未見過,自然嚇的萎縮一團,直視他的眼睛,裏面有團火焰:“爲什麼不告訴我?他是怎樣傷害你的?”

    “就是後腦勺一陣發熱,昏了,沒多大的事……”我儘管輕描淡寫。

    “你告訴我,幾點,什麼地方?”陳鋒的臉比昨晚還要冷,我形容不出這種冷多麼讓人不寒而慄。

    “過去就算了,我並沒有怎樣……你終究是要離開的,管的了一時,管不了一世……”無論如何,我覺得他的離開要比這件事重要一百倍。

    “你這個樣子我怎麼放心離開?”

    “這個……能改變嗎?”我充滿希翼的問。

    “讓我看看你的頭。”他說。

    我很聽話,側過身讓他看,他擄住我的長髮,細心的觀察……

    之後,他沉默了,雙手捏成拳頭格格響,我輕輕扶上他的肩,讓身子半靠在他的身上:“其實,我很理解徐紋,換作是我,也願意犧牲生命和相愛的人在一起……”

    陳鋒一聽,像觸電般的彈跳起來,我很尷尬,臉都不知往哪個方向看。

    “再這樣下去,徐紋的接班人就會是你,這樣你也願意嗎?”

    “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我說的……”

    “說的什麼?”陳鋒逼視我。

    我急了,顧不上許多,閉着眼睛大喊:“我愛的人是你又不是他,你幹嘛把我和他扯在一起?”

    屋子裏沉寂下來,沒有任何聲音,除了我雜亂的心跳和起伏不定的喘氣聲!

    陳鋒站在原地看着我,一直看着我,目不轉睛的看着我,足足看了幾分鐘,要不是我臉皮厚,定會覺得無處盾形。

    “我們走吧!”他忽然說。

    “去哪?”我問。

    “你不是要去上班嗎?”

    “那麼你呢?”

    “有事!”

    又是這句話,爲什麼我每次聽到他說有事都會坐立不安?或許是因爲我知道,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不一樣,我們大多爲生計而忙,而他們的忙碌很神祕,很危險,短短几個月,我就見過他流血三次,這算不算殘酷?

    我想阻止他外出,但我知道不可能,第一,我沒有那個能力。第二:我沒有資格。我越來越搞不懂,自己在他心底佔有幾分?

    哦,對,他沒有心!

    第一次和他同時從家裏出門,彼此間的氣氛怪的要死,我們沒有說笑,只有壓抑,小區的景色還是不錯的,有涼亭,有花花草草,還有一些健身器材,可陳鋒對這些都視而不見。

    路上碰見熟人,避免不了要打招呼,偶爾也會停下來聊幾句,他顯得不耐煩,好像很急的樣子,我只能慌亂的和鄰居結束寒暄。

    來到小店旁,碰巧阿姨心情很好,她親切的同我打招呼,問我吃過早餐了沒有,說她那裏有茶葉蛋,問我要不要?

    我當然沒要,說自己吃過了,沒想到她煞有介事的朝我招招手,問今天是不是有個女孩去找我?我驚詫的說是啊,你怎麼知道?

    她指的女孩是徐紋。

    阿姨聽了,臉瞬間沉了下來,說那個女孩臉色不對,臘黃臘黃的,大概就是說她肯定招了不乾淨的東西……沒想到她的眼光蠻準的,但我又不能點破,只能裝着不知情的問:“真的嗎?”

    “真的,姑娘,聽我的話,離她遠點,要不然讓她花錢請個道士驅趕……你看看菜場那邊,現在乾淨的很!”

    聽到這話,我心裏猛的一沉,望了一眼身邊的陳鋒,不覺有點興災樂禍,事實也確如此,他表現的多少有些難堪。

    幸好阿姨看不到他,否則提的問題不止一個,離開的時候,阿姨望着我的背景良久,直看的我心慌慌,莫不是連我也被她看出來了吧?

    把我送到公司樓下,陳鋒就向我道別,他叮囑我中午吃飯叫外賣,不要到外面去吃,我問他爲什麼?他說很多事情不都是和爲什麼有關,比如直覺!

    我說好吧,聽你的。

    週五的工作氣氛較鬆馳,同事間總愛扯些事出來聊,我們網銷部總共三個女性,年齡都比我大,所以,我都習慣性稱呼叫爲姐,她們很友善,教了我不少網銷的知識。

    走廊上遇到劉姿豔,我纔想起其實很多問題都被我忽略了,比如昨天和陳鋒走在一起的女孩是誰?他(她)們爲什麼在一起?我不光沒問,壓根就沒想起。

    事實證明,我很容易脫線。

    劉姿豔問我明天會不會去陳強的生日派對,我說當然會去,她就拿那種居心叵測的眼光看我,見我絲毫沒有心虛的樣子,就繼續問我爲什麼對陳強不來電?

    我反問她:“你爲什麼對他來電?”

    她顧左右而言其他的道:“那是以前,現在我也沒感覺了。”

    “這個說明什麼?衝動AA濫情。”我說。

    “或許吧,但我真不認爲自己是濫情的人,對於之前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男人,我總會記得他們的好。”

    “既然如此,爲何都分開了?”我問。

    “這你就不懂了,女人不經歷幾個人渣,怎麼風風光光當媽?無情無愛,此生又何必?”

    “玄,很高深的說!”我總結道。

    “蘇素紫,地球很危險的,你還是回到火星去吧,這裏沒有適合你的人種。”劉姿豔。

    這種話從她嘴裏說出來,無端蒙上一股風塵味,要不是看到徐紋緩緩朝這邊走來,我還真不知拿什麼話堵她。

    當劉姿豔看到徐紋的第一眼,她就悄悄的拉着我的裙襬輕輕的問了一句:“她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我連忙拍掉她的手,怕徐紋看到會多想,徐紋走過來問我們晚上能不能陪她去之前上班的網吧,說工資沒結,再不去怕網吧的老闆都忘了。

    我表示沒時間,說到底還是不想去,在那個網吧困住我和徐紋的那次,我就把它列入黑名單了。

    我也示意劉姿豔不要去,可她沒看見,很熱情的說她下班也沒事,一定陪她去,徐紋聽了很高興,當場就和她約好幾點,在哪見面,領到工資後請她吃什麼……

    我很想勸徐紋放棄那麼點工資,覺得爲了點錢冒風險不值得,但見她們聊的投機,根本沒有我插嘴的縫,我只好作罷。

    當我還坐在辦公室裏敲電腦的時候,就聽到徐紋和劉姿豔的聲音從窗外飄過,定睛一看時鐘,已經五點半了,我連忙收拾桌上的資料準備下班。

    回到家裏,陳鋒正在做飯,我便走到陽臺去洗手,發現他早上穿的衣服已經洗了曬在外面,夷?爲什麼穿半天就要洗?

    肚子太餓,抓起一隻碗乘了點飯就準備開吃,忽然聽到手機在包裏響,我接起來一聽,碗頓時被摔在地上成了碎片,電話中的人告訴我,劉姿豔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