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2章:突然很想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2章:突然很想他字體大小: A+
     

    看見我醒來,徐紋悄悄退了出去。

    我讓同事們都回去,唯獨陳強不走,我沒辦法,只得吃他削的蘋果,剝好的葡萄。

    聞着醫院蘇打水的味道,看着護士小姐溫婉的笑臉,聽着鄰牀病友們的哀鳴或輕語,再看看體貼入微的陳強,我忽然覺得這裏像極了天堂,因爲這裏有愛,有陪伴,還有……安全感!

    醫生說我身體虛弱,情緒也不穩定,給我打了幾針強心劑,當針紮在屁股上和手腕上的時候,我竟然不知道疼。

    肉體和精神上的催殘哪個更致命?友情和愛情是不是在某些時候沒有可比性?

    徐紋,我曾經形影不離的姐妹,在我被襲擊的前一刻她是否看到兇手?

    陳鋒,我突然很想他,史無前例的想!

    同事陳強,他在試圖逗我開心,給我講笑話,講他家的狗如何通人性粘他,講他媽媽如何把一個長成歪瓜裂棗的女孩愣說成是美女叫他相親,講他終於打敗了那個幾年的夢,主角換成了我……

    我只能哼哼的笑着,暗自祁禱這不是真的。

    當晚,我就要求出院,醫生建議我再留院看看,我不同意,說怕家裏人着急,其實我知道自己並沒什麼病,根源我比誰都清楚。

    陳強說送我回去,我也拒絕,誰知他的牛脾氣又上來了,說我不識好人心,說我分不清敦輕孰重,說我矯情過了頭……

    我沒力氣和他爭辯,只想早點回家,這麼晚還沒回去我怕陳鋒着急,因爲平日的我都是準時準點回家的。

    可是,他這些天是對我屏閉嗎?爲何對我的處境沒有察覺?

    陳強開的是奧迪,和公司黃總一個車系,看他吊兒郎當扶方向盤的模樣,再想想陳鋒穩健的手勢,我不禁笑出聲來。

    沒想到這一笑,讓陳強誤以爲自己帥呆了,他以半命令的口吻說:“蘇素紫,既然你身體已無大礙,後天別找藉口不來我的生日派對!”

    “真說不準,到時再看吧!”我望着窗外。

    “我就奇了怪了,別的女孩死乞百賴往我懷裏鑽,你倒好,把我當成一坨眼屎……”

    “這有什麼說法嗎?”我問。

    “礙眼唄!”

    “呵呵……”他把自己都逗樂了。

    “陳強,你是一個好同事,好朋友,你的精神堪比雷鋒叔叔,除此之外,我不敢想別的。”

    “那麼請問,你腦子是用來幹嘛的?想什麼國家大事?”

    “想工作,我總得生存吧?”

    “靠,你一個月多少錢和我談生存?五千是吧,我給你一張卡,上面的金額自己去刷,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生活!”

    我一聽,急了:“每個人的人生軌道都是不一樣的,千姿百態的,不是所有人都是高富帥,不是所有人都幸運的擁有富足的爸媽……”

    “嗬,說到底,你是嫌我啃老?”

    “我沒資格說任何人,我說的是我自己,我也想像你一樣,但我知道不可能,成天做白日夢,還不如腳踏實地的安心過小日子。”

    “難道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女人,乾的好不如嫁的好。”陳強牛哄哄的瞄我一下。

    “謝謝提醒。”

    “不客氣!”

    兩人下車,都是氣鼓鼓的,我是病人,他也不知道讓我,甚至比我還生氣,還需要照顧,他就像我的冤家,總有置不完的氣,我想,這和他優越的生活環境是分不開的。

    “謝了,就送到這吧!”下車後,我說。

    “上去喝口茶都不行?”

    “不好意思,我家從不燒茶,都喝礦泉水,今天說不定我媽會來,若讓她看見你準誤會。”

    “哦,聽你這麼說,我還非上去不可了。”說着,他就往裏面衝。

    “陳強,別鬧了,我……肚子痛。”

    “啊,怎麼了,被我氣的?”陳強俯下身子探視。

    二人正在小區門口瞎鬧,忽然感覺有道冷冷的眼光從背後投來,我轉身一看,發現陳鋒站在五米開外瞅着我,不對,是瞅着我和陳強兩個人。

    當時他雙手插在褲袋裏,頭歪向一邊,臉色冷的能凍死人,陳強看見我望向他的位置,也望了一眼,但並沒有問我他是誰,可能那天晚上光線太暗,他根本就沒看清陳鋒,更不知道陳鋒就是那晚給他們帶路的人。

    “蘇素紫,你確定真沒事嗎?臉色變的好難看。”

    “嗯,我會注意的,你開車小心點……”我一邊說,一邊把他推進車裏。

    “唉,有你這樣對待恩人的嗎?這條路又不歸你管,你催什麼催?”陳強還在車裏囉索。

    僵持這麼久都沒把他送走,我覺得挺窩火的,於是舉起手作勢要打他,陳強一看,不可一世的咧嘴一笑,方向盤呼呼轉了兩轉,一踩油門,消失在我的視線當中。

    等他走後,我才鬆了口氣,再看向陳鋒的位置,他已不在,我連忙屁顛屁顛的上樓。

    這時候,白天的事忘的一乾二淨,只想着陳鋒爲我吃醋的神情,嘿嘿,心裏有着小小的滿足。

    推開虛掩的大門,我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本以爲陳鋒在客廳,沒想到他躺在我的牀上,我望向牆上的時鐘,已經十點多,難怪他會下樓看。

    待我走進房間,陳鋒沒有看我,而是雙手抱着後腦勺靠在牀頭,我知道,這是他有情緒時慣有的態度,於是陪着筆臉癢了癢他胸口,愛憐的拍拍他的臉:“公司加班,趕一個文件,所以回來晚了,陳強是我部門同事,他有車,順便把我送回來。”

    “嗯,我沒事,你洗澡去吧。”

    哪尼,就這樣?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也瞬間讓我熾熱的心沉入冰窖!

    “你這些天都忙什麼,有什麼新鮮的事嗎?說來聽聽……”

    我坐在牀沿搖着他的手,他看着我,眼神有種說不出的味道,我讀不懂是什麼意思。

    “有些事情要處理,你是爲生計,我是爲重生。”他說。

    陳鋒的話雲淡風清,特別是“生計”和“重生”兩個詞從他嘴裏崩出來時,我絲毫感覺不到他真的把它們看的很重,而且,他的神情根本就沒變,剛纔冷冷的現在還是冷冷的。

    看見我和陳強在一起,他這麼容易就不生氣了?還是根本就沒生我的氣,完全是我在自作多情?

    是啊,他若是在意我,這些天不會面都不露一下,他若是在意我,就不會不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他若是在意我,看到我和陳強在一起,就應該興師問罪……想到自己剛纔自作多情的主動解釋,我真想抽自己一個耳光。

    默默從房間退出來,我欲哭無淚,他這幾天的變化實在太大了,以前的溫和體貼呢?對我的愛護和周全呢?都去哪了?

    等等,他莫不是放棄了我,只想趕快報完我的恩,然後各自投入各自的生活吧?

    他剛纔說的重生,會是這個意思嗎?

    洗完澡,我沒有回房子,而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里正在放動物世界,我就耐着性子看,它放它的動物,我想我的事情……其實,我只是想陳鋒出來叫我,我只是在等待一個合理的理由回房間。

    可是……一直沒有!

    時間指向十二點,肚子開始咕咕叫,晚飯沒吃一粒,氣卻受了不少,陳鋒關在房間沒有一點動靜,睡着了?出去了?

    按奈不住心中的疑惑,我輕手輕腳走到房門口,伸頭進出一看,陳鋒果然不在了。

    那一刻,何止用心痛來形容,簡單是剮心,同時也佩服自己的傻冒,幾個鐘頭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客廳浮想聯翩,真是二的出奇!

    和鬼玩感情,我註定是失敗的一方,他來去自由,來無影去無蹤,我哪能和他比?

    徐紋,我又想起她,儘管她變了,儘管她的心裏只有鬼男友,但我想知道,如果今天的我死在她面前,她會不會難過?會不會責怪鬼男友?還是在我死的當晚,她繼續和他翻雲覆雨?

    飯桌上,沒有溫度的三菜一湯整齊的擺在桌上,我應該慶幸嗎?他至少還在給我做飯,還願意回到這個家裏……

    一夜淺眠!

    早上七點,門鈴響起,我一下從沙發上躍起,以爲是陳鋒從外面回來,當時沒有多想,陳鋒回家哪需要按門鈴呢?

    正迷糊着,定睛一看前面,愣住了,因爲陳鋒正從廚房走了出來,八成也是聽到門鈴響……早晨的他,光茫萬丈,一襲白衣份外飄逸。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麼早,誰會來我家?

    我對陳鋒“噓”了一下,擺擺手讓他進廚房別出來,可我鬼鬼崇崇的樣子,陳鋒視而不見,他就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哦,腦子真是秀透了,他是鬼,想讓別人看到別人才能看到,不想讓別人看到別人就看不到,我怎麼連這個都忘了?

    吱嘎~~~

    門開了,外面站着的人笑臉盈盈,手捧一束鮮花,並且遞給我一個早餐盒,我懵懵的打開一看,一個花捲二塊玉米餅,我記得,這是我們都喜歡吃的點心,我的一滴淚,滴到了裏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