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1章:感覺心快碎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1章:感覺心快碎了字體大小: A+
     

    “夢境的一切感覺異常的真實,女孩在醒來之後按捺不住好奇心,便將夢境中的事實告知自己的朋友,並且要求朋友和她一起前去。兩個女孩如期來到某某路口,但是等待了許久,依然不見男孩的身影。”

    “在陽光的照射下,兩人覺得口乾舌燥,因此女孩提議,說去對面的商店買點飲料,讓朋友在原地等待,不要錯過了男孩的出現。”

    “在女孩剛剛走出沒有多遠,朋友突然就聽到一聲碰撞聲,連忙朝着發聲處看去,發現是女孩在過馬路的時候被車子撞到,趕緊跑到女孩身邊一看,此時的女孩渾身是血,已經奄奄一息。”

    “朋友無意發現撞靜的車輛居然是靈車,而放置在靈車前方的照片,明顯可以看到是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而讓這位朋友覺得驚恐的是在男孩的下巴位置,居然看到了女孩所說的明顯黑痣。”

    “朋友此時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看向手錶發現正好是下午二點整,也就是說此時便是女孩和男孩相約的時間。”

    “啊,好可怕!”我不由的驚呼。

    “可是……和徐紋的事有什麼關係?”

    “若是愛一個人,只會希望她過的好,豈會剝尋她的生命?陰陽兩界相戀的人,一定有着某種淵源。”

    前半句我聽懂了,後半句我沒聽懂,儘管這樣,我還是被感動到了,爲他的那句:只會希望她過的好……

    這時,我想起了什麼,審視着他說:“同樣,我也希望你好,但我又不瞭解你的世界,知道每次你說有事出去我有多擔心嗎?告訴我,都是些什麼事……”

    “這是冥界的事,不能透露!”

    “可是……你說過會告訴我的,原來你在騙我?”

    “那時是情非得已,等到以後時機成熟,我自然會告訴你。”

    “何謂時機成熟,難道是你離開的時候?”

    聽到我的話,陳鋒沉默了,不再回答,沒有解釋,甚至不再看我,這無疑證實了我的猜測,他要走?他要離開?他不想和我永遠在一起?

    我流淚了,感覺心快碎了。

    我推開他,起身想去客廳,他一把拉住我的手,低沉着問:“要不要去外面走走?”

    “然後呢?”我哽咽的問。

    “什麼然後?”

    “然後讓我在沒有你的地方尋找影子,讓我在心裏一遍遍呼喚你的名字嗎?”

    陳鋒無力的放開我的手,我的手……僵在半空。

    之後幾天,陳鋒彷彿又回到之前,他會把家裏的事情處理好,備上我需要用的物品,然後消失不見。

    幾次下班,我故意從公司早退,可回到家還是沒看到他,我知道,他在躲我,怕我要的太多,可是……我的心已沒了自己。

    “喲!這是誰呢,調去網銷部才幾天就整成狐狸精似的,不會被陳強包了吧?”就算她不損我,單聽到她高跟鞋的聲音我就知道是誰。

    莫名很羨慕她,沒有和陳鋒繼續下去,否則,現在痛苦的人就會是她!

    “替我班的二審還讓你滿意嗎?”我冷着臉問她。

    “你說那個眼鏡王?哎喲,這人木訥的,急的我幾次想上房揭瓦……”忽然意識到自己說漏嘴,她訕訕笑了起來。

    “想我就打電話給我,說句好聽的話又不會死,沒必要把自己塑造成惡婆子!”

    這是我對她說過的最惡毒的話,本以爲她會變本加厲的以牙還牙,沒想到她忽然跳着腳指着窗外嚷:“蘇素紫、蘇素紫……你快看!”

    當時我距離窗外有幾步遠,以爲她看到地上掉有錢,急忙靠近過去,猜我看到什麼?

    陳鋒正和一個女孩說笑着並肩而行。

    那一刻,我懵了,說接受不了太壟統,應該說,我覺得那不是他,事實上,那就是他!

    我不敢相信:第一,他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日頭當空照的街上,正巧還是我工作的辦公樓下方。第二,他除了我還有其他的女人,女鬼?

    “蘇素紫,怎麼辦?他是不是來找我沒找到,我該不該喊他一下?”

    “……”

    “你發什麼愣,快幫我想一下辦法……”劉姿豔對我又推又撓。

    “他身邊的女孩我好像在哪見過?”是的,雖然隔着一段距離,但她給我的感覺卻似曾相識,真是活見鬼了!

    “先別管那麼多,說不定是他的妹妹,我,我要怎樣引起他的注意?”

    “直接跳下去,他保證回頭!”我毫不客氣的道。

    尼尼的,自己心情都糟透了,她還一個勁的嚷,我的無名火噌噌直冒。

    倆人正糾結着,陳鋒和女孩已走到馬路對面,漸行漸遠。

    嗬~~~

    劉姿豔頓時像個元氣大傷的道士,扒拉着窗戶的欄杆發出了這種路人想仍兩錢的聲音,而我,也好不到哪裏!

    徐紋的事還未得到解決,我自己又亂成一鍋粥,敢情活不起是這個意思嗎?

    幾天觀察下來,徐紋的生活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幾乎和我同出一轍,奇怪的是,她性情的改變,據她同部門的人說,她很安靜,一整天都可以不說一句話,安靜的有時會讓別人忽略她的存在。

    得知這些,再加上我是一個很有想像力的人,我馬上聯想到一個詞:紙片人!

    回到辦公室,裏面的十幾個同事像炸開了鍋,亂哄哄的,我笑着問:“什麼事這麼熱鬧?”

    一女同事說:“這個週末陳強過生日,請大家去他家裏參加派對,聽說還有小禮物……”

    我詫異的望向陳強,發現他正在看我,我不好裝着沒聽見,於是說:“您老高壽?”

    “二八!”他似笑非笑。

    “真巧,正好是週末……”

    “我真正的生日還有三個月,不過我想大家聚聚,所以提前了。”

    “不是吧?”同事們張大了嘴巴。

    “提前幾天還差不多,你整整提前三個月,還有意義嗎?”我問。

    “活在當下吧,我喜歡這樣就這樣囉,你會去嗎?”

    “肯定了,我喜歡小禮物。”

    嗤~~~~他終於忍不住笑了。

    下班後,我提前到徐紋必經的路口等她,看見她姍姍來遲,我自言自語的朝她那邊走去:“喲,這賣炒板栗的去哪了?明明在這的。”

    徐紋看見我,拍了下我肩膀:“這裏從來就沒有人賣過板栗,你在搞什麼?”

    她的這句話讓我忽然有了靈感,於是我繼續裝:“不對呀,昨天我還買了,一個穿藍色衣服的大伯,脖子上還掛着一條毛巾,我秤了兩斤給他十二塊……”

    徐紋本來不相信,見我說的頭頭是道,有點相信了,看的出來她還是關心的我的,因爲她問我:“昨天你噴了香水沒?”

    “噴了的!”

    “那……怎麼會?”徐紋暗自思量。

    “是啊,我之前看見他天天在這賣,還以爲你看到過呢,夷?香水不管用了?那你灑完香水後有沒有見過不乾淨的東西?”

    本來只是想和她說上話,想不到有轉機,一下讓我問到點上了。

    “其實……鬼和人一樣,有好有壞,你看我們經歷了那麼多次,還不是一樣活下來了,現在我不怕!”

    靠,這明明是我以前說的話,想不到她竟在創始人面前擺弄,真是有夠毛燥的。

    “你不怕但是我怕啊,日子好不容易清靜,這會又動盪不安,我該怎麼辦哪?”

    “要不,我請朋友幫下忙吧!”徐紋忽然說。

    “朋友?你什麼時候有個道士朋友……”

    “不是的,他……反正有本事擺平這件事,你就不用擔心了。”

    “徐紋,你還把我當朋友嗎?說到這個份上都不告訴我,你的朋友……是不是非人類?”

    啊~~~~徐紋瞪大眼睛望着我。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爲什麼而開始?短短時間,你怎麼能接受一個異類做男朋友?”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徐紋不再隱瞞。

    “不光知道,我還知道你們到什麼程度了……”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是小心翼翼的,畢竟這算隱私。

    “蘇素紫,是不是又是那個陳鋒在幫你?他算什麼東西,自己東躲西藏,還要調查我,要是讓我男朋友知道,非整死他不可!”徐紋的表情,從所未有的兇狠。

    我的心,被戳了一個洞,生痛生痛,她那樣說陳鋒,我很痛心,但又不能和她辯駁,如果讓她知道我和陳鋒的關係,我拿什麼去阻止她?

    “徐紋,其實我並非排斥找鬼做男朋友,可是你的氣色真的不好,據我所知,人和鬼做了那種事陽氣就會被吸走,人會慢慢死去,如果他真愛你……”

    我話還沒說完,就覺得腦後勺一陣火熱,接着,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人若沒了意識,那是什麼?

    人若能在睡夢中一直做着美夢,一輩子不醒來又有什麼關係?

    一個人的體力和精力最高限度能透支多少,如果這個人是女人呢,又會有什麼變化?

    當我睜開眼,看到很多同事的臉,徐紋、陳強、劉姿豔、羅旭文等同事都在,在他們眼裏,我就是病倒的,可我自己心裏明白,徐紋也明白,我其實是被襲擊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