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0章:臉煞白煞白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60章:臉煞白煞白的字體大小: A+
     

        盡管是我挑的頭,可這種事情還是很難為情,我一哧溜快速的鑽進被子,陳鋒背對著我坐在床沿,像在深思熟慮什麽。

        我小心觸碰他的手,他沒動,我就直起身摟住他的腰,這次,他忽的一個轉身緊緊的抱住了我,瞬間,我所有的情愫為之迸發,之後兩個人就火熱的接吻,觸摸,最後......他頓住了!

        他替我揩了一下唇邊的吻印,臉似憋著一股勁,一字一句的說:“這樣不可以,對你會造成傷害……”

        “怎……怎麽了?”我尷尬的問。

        “陰陽有別,會吸走你的陽氣,我不能這樣做。”他深邃的眼神壓抑著。

        “誰讓你做什麽了?我不是怕你睡沙發不舒服嘛……如果被吸走陽氣會怎樣?”

        “死亡!”

        “那被吸走陽氣有什麽症狀?看的出來嗎?”

        “精神萎靡,不思進食,越來越瘦……”

        “臉會不會發黃?”我緊張的問。

        “會,皮膚白的人很容易看出來,如果膚色偏黑,要久一點才看的出……為什麽問這個?”

        “徐紋有危險!”我蹦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一個早餐鋪門口攔住正要去上班的徐紋,我問她吃早餐沒有?她說吃過了,但我看她嘴唇上的口紅,一點都沒有暈掉,懷疑她根本就沒有吃,我說我有事想和她談談,她遲疑著說下班之後再聊,上班時間還有半小時,怕扣全勤。

        這下我就更奇怪了,她什麽時候這麽在乎錢了?

        跟在她後麵,我細細觀察她,覺得她腳步走路很輕,看上去不著力,背影也瘦了一格,我不是那種能忍的人,何況此事非同小可,所以想再次追問。

        偏偏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提示有信息進來,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上麵的內容是:“別打草驚蛇,靜觀其變!”

        我猜到信息的來源是誰,但我還是想確定一下,於是回複過去問:“你是誰?”

        果然,收到的信息是:“陳鋒。”

        尼瑪,他怎麽什麽都知道?不會連我心裏在想什麽都知道吧?想到這,再想到昨晚,汗,簡直顏麵無存!

        今天的工作很多,再加上我業務不熟,處理起來有些慢,所以就愈發覺得多,主管吳節分派了二十個客戶給我,讓我對他們進行日常溝通和跟蹤,說白了,就是套交情好讓對方下訂單。

        雖然網銷客戶大部份都不會見麵,但語音視頻什麽的機會卻很多,因為這個,我開始格外注重打扮和語氣語調的練習。

        重新換了一個部門,慶幸不用再受劉姿豔的“欺負”了,可沒過幾天,我倒想念起她的專橫拔扈來,因為在這裏,我的背後,總會被一道目光鎖定,它的主人就是陳強。

        不知是由於我故意和他保持距離還是他原本就是這樣的,我覺得他的情緒起伏不定,有時他會很高興的請我吃飯,有時又會無緣無故甩我臉子,甚至有一次,他和客戶在電話中大吵,把老總都驚動了。

        這讓我想起一句話:遠看是神,近看普通人,確實!

        時至下班時間,徐紋破天荒的來找我,讓我去她那裏吃飯,我一口答應了下來,卻不想,收到陳鋒的短信,讓我不要去。

        可是我已經答應她了,怎麽出爾反爾呢?何況是我早上先找的她,現在她來找,我又說不去,好像說不通。

        於是我回陳鋒:她不會害我的,你放心。

        陳鋒:我們的目的是想搞清楚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她和你在一起,自然不會有所行動。

        我:可是我已經答應了,怕她起疑。

        陳鋒:那你吃完飯後馬上回來。

        我回:好的。

        就這樣,我和徐紋來到她住的小屋,一個單居室,做飯的灶台都是搭在外麵的,沒想到她變勤快了,家裏的菜已買好,就等著動手做了。

        此次在她家與之前在我家相比,差距太大了,之前的我們,嘻嘻哈哈,現在的我倆,就像年逾七旬的老嫗,隻顧悶頭幹活,極少交流,她不說,我也不說,我想看看她倒底怎麽了?

        說句不好聽,好像我此次之行就為噌一頓飯而來,不免萬分苦澀。

        吃飯的時候,我看她乘的飯隻占碗的五分之一,便笑著問她:“是不是戀愛了?”

        沒想到,她居然點了點頭。

        見她點頭,我的神經崩的緊緊:“還記得你之前經曆過的事嗎?就是那個劉浩,被白色影子推出去撞的那個……你一定要清楚辨別男人的真麵目,萬不可掉以輕心。”

        “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吃好了嗎?吃好就回去吧!”徐紋突然發火。

        我一怔,臉煞白煞白的,可以說是極度難為情,放下還在吃的碗,輕輕的說了句:“那你自己吃,我回去了。”

        在轉身走的那一刻,我感覺已失去了一位朋友,曾經一起經曆生死考驗的姐妹,就這樣遠去了……我再也不要管她的事。

        即將下樓的時候,徐紋說話了:“他愛我,我也很愛他,除此之外,其他什麽都不重要。”

        我停住腳步,轉過身望著她:“你怎麽斷定他是真的愛你?你瞧你現在的樣子……”

        “滾!蘇素紫,你給我滾!”徐紋衝我大吼。

        我頭一扭,負氣的下了樓。

        一口氣走到外麵,我大口大口的喘氣,越想越氣,越氣越想,徐紋你這個屬摩托的,欠踹,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嘀嘀~~~

        手機信息又進來了,我想都沒想就拿出來看,陳鋒發過來的,內容是:這棟住宅區的後麵有一塊空地,可以直接看到徐紋的房間!

        神馬意思?讓我偷窺……

        照他的話,我繞到後麵,後麵雜草很多,還有很多飛蟲,偶爾還會撞到個蜘蛛網什麽的,搞的我黑頭土臉。

        由於天已經黑下來,我隻能拿著手機照路,躲在一棵樹後麵,眼睛緊盯著徐紋的窗戶。

        她住在二樓,這棟樓總共也才六層,我站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見徐紋房間正中心的位置,這讓我安心不少。

        夏季的夜晚很燥熱,再加上我是被徐紋大吼著滾出來的,憋著一股氣,要不是此事非同小可,我斷不會這麽為難自己。

        這種時候,我忽然很理解做偵探、警察、狗仔一行的人,深刻體會這種工作真不好幹,單是等待就會讓人抓狂,何況還要應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丟!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徐紋終於進房間了,她好像在找著什麽,一直找,左右兩邊我是看不到的,隻能看到中間,當她又走到中間的位置時,我看她手裏拿著手機在通電話,夷?會是打給誰呢?

        等她掛掉電話後,我試著再打她的號碼,發現還是占線……在這空寂的草地,我頓覺背後涼颼颼的。

        果然,在一個毫無征兆的時刻,徐紋的房間忽然多了一個人,一個男人,當他(她)們同時出現在我視錢中的時候,他正捧著徐紋的臉說著什麽,徐紋的表情我看不清,從她的舉動來看,對他也很親昵……

        接著,兩人開始擁抱,接吻,最後,我看不見他(她)們,傻子都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麽。

        回去後,陳鋒正在家裏等我,我問他是不是也看到了我看的事情,他說他的異能隻會在想看的時候看到,不想看的時候就看不到,還有,異能隨時有可能受阻……好吧,我了解他的意思。

        從我進門到坐在床上,陳鋒都是默默跟著我,一會替我倒水,一會幫我摘頭發上的髒東西,讓我充分明白“體貼”二字的含義。

        “徐紋和你的同類在一起,並且發生了關係。”我直截了當的說。

        “看清楚他長什麽樣嗎?”陳鋒撫著我的雙肩問。

        “我沒看清,就算我看清了也不會告訴你……”

        “為什麽?”

        “因為不想你有危險,對方說不定是個狠角色!”

        陳鋒用他的額頭抵著我的額頭說:“那要試過才知道。”

        “不,我不會讓你冒這個險。”

        “如果你能做通徐紋的工作,剩下的其實不難……”

        “徐紋,嗬嗬,別想了,她陷的很深,根本聽不進我說的任何話,她……讓我滾!”提起這件事,我就來氣。

        “這你應該理解她,如果有一個人莫名讓你離開我,你會嗎?”想不到陳鋒會這樣問,我一時語塞。

        望著眼前的陳鋒,我怕是已愛到骨子裏,怎舍得離開?是啊,我怎麽就沒有換個角度替徐紋想呢?

        “那你教我怎麽做……我很笨的。”我說。

        陳鋒摟著我,把我的頭按靠在他的肩上,語氣悠遠的說道:“從前有個女孩,她每日都做同一個夢,夢裏的男人總是大喊讓她去找他,女孩無法忍受這種折磨,終有一日,她在夢中問那個男人到底是誰?應該如何才可以尋找到他?”

        “你說的是徐紋?”我問。

        陳鋒沒理我,接著說:“夢境中的男子說明天下午二點在某個路口等她,為了方便她辨認自己,他告知女孩,在他的下巴處有明顯的黑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