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59章:大半夜叫你作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59章:大半夜叫你作什麼?字體大小: A+
     

    “晚上你有空嗎?”我問她。

    “晚上……我要去姨家吃飯!”她回答。

    “嗯,玩的開心點,記得灑香水。”

    “我知道,你也是。”

    這種交談很彆扭,窩火程度就像一個急性子碰到一個有拖延症的人,爪急!

    回到公司,同事們三三兩兩的投入工作,我安不下心,腦子想七想八,陳鋒,是的,我在想他。

    下午三點,我去洗手間,經過徐紋辦公室時我特意看了一下她的位置,沒看到她人,問她同部門的人她去哪了,同事搖頭說不知道,剛剛還在這。

    來到洗手間,我走進外側的一個方格關上門,正準備解開褲子上的拉鍊,啊~~哦~~啊~~哦~~的聲音從最裏面的方格傳了出來。

    “誰?誰在裏面?”

    這種聲音,分不清是哀怨還是享樂,只覺得它若隱若現,輕弱無力,一會像從頭頂劃過,一會像從門縫中擠進來,最後,落實在最後的方格里。

    我的尿意就這樣被嚇退了,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傾聽那種聲音上,可是,剛剛進來的時候我明明留意了一下,三個方格都沒有人,老鼠?不可能啊,而且根本不像!

    汗!我的雙腿軟了,真怕從糞坑裏伸出一隻手,因爲上學的時候,曾聽過不少發生在廁所的鬼故事。

    現在才知道,原來推開一扇廁所門要花那麼大的勇氣和力氣……蠢笨如斯,也知道此事不同尋常,試想想,就算有人在裏面,聽到我問總會回一句吧,如果沒有人,這種聲音只能是一個解釋。

    卡察!我用最快的速度打開門然後跑出去,這種速度,想必劉翔在我面前都會汗顏。

    出來後,我並未跑遠,而是躲在一個角落裏暗暗觀察,我相信陳鋒的話,鬼鬽不會再找上我,廁所裏的那種聲音,應該另有其因。

    這時,一個男同事經過我身邊,看見我奇怪的姿勢和異樣的神情甚是不解,我眯着眼睛呵呵的笑着,算是對尷尬處境的自我解嘲。

    幸好,並沒有女同事來上廁所,不然真怕她會嚇昏在廁所裏,試想,連我這種經歷過九九八十一難的人都會怕,何況是她們?

    十分鐘過後,我的腰有點酸了,腿也麻了,心想,是不是該放棄盯梢?

    正在此時,一個人從女廁所走了出來,她頭髮雖扎着,但紋理並不是梳子梳出來的,身上的衣服雖沒什麼紕漏,但腰際和下襬的皺褶卻很明顯,平時的她是一個很注重生活品質的人,應該不會把皺成這樣的裙子穿出來上班……

    沒錯,這個人就是徐紋。

    我貓的這邊靠近男廁,屬於右邊,徐紋出來後,徑自朝左邊走了,當我再次經過她的辦公室,她已好端端的坐在位置上。

    她這是怎麼了?爲什麼我在廁所都沒有看到她?那種聲音怎麼發出來的?

    一個猜測,迸進了我的腦海,讓我心驚肉跳,也讓我面紅耳赤!

    下班後,我緊緊跟在她身後,想像一個偵探那樣去調查清楚,我記得經過她家的公交車是102路,沒想到她坐的是63路,但想起她說要去姨家吃飯,一時也辨別不出真假,可是,之前從未聽說她有個姨在中山呀。

    等我醒悟過來,63路公交車已開走了,我急忙打她電話,又是通話中……

    我走到站牌下面,細看63路所經過的全部路線,發現終點站是龍井,一個偏僻的小村落。

    走在回小區的路上,我笑着和小商店的阿姨打了聲招呼,爾後,箭步如飛的奔向小區,想到陳鋒在家做好飯菜等我,心裏別提多美了。

    “陳……陳鋒?”

    同一個地方,不同的時間,我和陳鋒相遇了,竟然又是在小區的拐彎處。

    忽然就這麼看到他,很難描述心裏的感覺,怎麼說呢,就像煮着的熱水,突然到了一個沸點,摹的翻江倒海了起來。

    他的神情不怎麼明朗,但由於全身的裝束就像刀切出來似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視覺效果。

    他身體頎長,筆挺的裝束,內斂的色調,使他看上去顯得很文雅瀟灑……

    很難想像,他是一個非人類!

    當我們的眼神交織在一起,他停住了,我也停住了,看他的樣子,好像要出去,兩個人傻怔了一會,他靠近過來輕輕的說:“回去吃飯吧,我有事,晚點回來。”

    “能告訴我是什麼事嗎?你每次都這樣。”

    “回來再告訴你……要不了多久。”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腳呈八字型邁開了。

    回到家,坐在凳子上盯着桌上的飯菜,想像着他做這頓飯的心意和心情,不禁感概,吃完飯後,輾轉房子各處看看,絲毫察覺不出有陳鋒生活過的印記。

    這個發現讓我很傷心!

    打開電腦,找到以前最喜歡玩的遊戲,剛剛把用戶名登上,雙手停頓在鍵盤上,望着曾經花了不少時間和金錢練就的等級和裝備,忽然覺得很好笑。

    陳--鋒!陳--鋒!我滿腦子都是他的名字和身影。

    想想,女吊絲的生活不外如此,玩玩遊戲,看看電視,洗個澡,練一下身體曲線,手捧一本書躺在牀上,然後花十分鐘睡着。

    此時的我,只是重複了一遍自己曾經的經典形象。

    當我一覺醒來,房間還是一片昏暗,窗玻璃上的黑暗和牆上的時鐘告訴我,現在是凌晨三點。

    躡手躡腳的起牀,用手糊亂颳了一下頭髮,打開房門,眼前的一幕讓我喜出望外,此時的陳鋒,正側躺在沙發上睡覺。

    當我36度正常體溫的手輕輕撫上他的肩膀,他摹的醒來,瞅見我穿着一件低胸睡衣蹲在他的身邊,迅速把臉別了過去,身子直直的僵躺着。

    我握住他的手搖了搖,他把腳從沙發頭上放下來,拍拍旁邊說:“坐。”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叫醒我……”我哈着氣吹着他冰涼的手。

    陳鋒仰靠在沙發上,左手撐住額頭揉着:“大半夜叫你作什麼?”

    “你……這麼晚回來?倒底什麼事?”

    “……”

    “這套沙發硬嗎,買了幾年了,不好轉身吧……”我沒話找話。

    “湊後着睡吧,比我睡亂墳崗好多了。”他的眼睛望陽臺,望地上,就是不望我。

    他越這樣,我的膽子越大,如果他很老道,泡妞不眨眼,我倒不敢了!

    “你身上的傷沒事了吧?讓我看看……”說着,我欲撂起他的t恤。

    這時,陳鋒按住了我的雙手,準備的說是抓,抓的很緊,不停的摩挲……最後,他抿着嘴捏了下鼻粱說:“去睡吧,不早了。”

    “你讓我看一眼嘛,看完我就走……”我搖着他的手臂撒嬌道。

    這時的我,像着了魔,似乎明白在幹什麼,又好像不知道,一些說出來的話根本就不是平日裏的我,就像我接下來說的這句:

    “你今晚炒的菜不好吃,我要懲罰你……”偶買嘎,這分明是劉姿豔附身。

    陳鋒再度按住我的手,首次直視我的眼睛,他眼神閃爍,欲語還休,身體卻緊貼着我的身體:“聽話,去睡,我躺在旁邊守着你……”

    聽到他的話,我把滾燙的臉貼在他的腦口,額頭頂着他的下巴,輕柔的說:“那你睡我旁邊,我讓你走你才能走。”

    當兩人默默走向牀邊,我的心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由內而外的釋放,就像第一次真正睜開眼睛看清自己,瞭解自己,剖析自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