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33章:她今晚還會來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 033章:她今晚還會來嗎?字體大小: A+
     

    我以爲陳鋒讓我見過之後,就會習以爲常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但他沒有,繼續讓我捉摸不定着。

    那晚的事情,徐紋已知道真相,她說,看來鬼都怕道士,我們何不請菜場那邊的道士過來一下?

    我想都沒想就說:“我不要!”

    徐紋沒有問爲什麼,或許她已經知道爲什麼,在她眼裏,我就是病入膏荒之人士,人慾救我,我卻不自救,沒辦法。

    徐紋比我聰明,也比我理智,自從請假後,我就沒想過找工作,可她不一樣,她說在外面會碰到鬼,躲在家裏也有鬼,那就乾脆找個人多的地方工作,既賺錢又安全……我問那個地方是哪裏?她說網吧!

    狗日的,虧她想的出來,公司白領一下淪落去搶學生娃子的飯碗,有夠出息的,不過,現在是特殊時期,理解!

    說幹就幹,第二天,她就給我打來電話,說已在一個網吧找到工作,我問是幹什麼的,她說,當然是收銀員。

    好吧,她積極面對生活,我卻陷入迷團繼續刨根究底,誰出息誰不出息,一看便知。

    某天,我去菜場買菜,忽然好奇問起攤主誰請道士作法事,作的什麼法事?

    賣菜大嬸高興的說:“你不知道,近段時間,那個不乾淨的東西再也沒來過。”

    “道士是你們請來的?”我詫異的問。

    “是啊,總是收冥幣多不吉利,再說,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不乾淨的東西誰都怕……”

    聽到這裏,我似乎明白了,爲什麼陳鋒忽然魂魄受損,爲什麼他一會出現一會消失,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情況越來越不樂觀,我猜,這八成和她們請道士作法有關聯。

    “嬸,作法是指什麼?這裏作了幾天?”菜攤陸陸續續來人,我怕擋住她做生意,就站在後面問。

    “作了一個星期,聽道士說,那鬼也不是什麼惡鬼,路過的,這會被譴回去了。”

    “回去了?回哪?”

    “哎喲,你這姑娘真有意思,我要知道它回哪,那我也不成鬼了麼?”她的這句話,引來鄰旁幾個菜販嗤嗤笑。

    說實話,意外得知這個消息的瞬間,心裏挺難受的,因爲我知道,他之所以拋頭露面引火上身,都是爲了我。

    思及至此,我一路小跑回到家,不作二想的搭車來到之前找過的城郊道士那裏,讓他幫我一個忙,道士看見又是我,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我說,我不讓你收鬼,是想讓你安撫一下他。

    “你什麼意思?”道士奇怪的看着我。

    “鬼不是都要投胎的嗎?我想請你到他墳上作個法,改善一下他目前的處境,比如在地下沒錢花,比如被其他的鬼欺負,比如被某個道士下咒……這些能做到嗎?”

    道士沉思了一下,慢條斯理的說:“可以是可以,不過費用方面挺高的,還有,想恢復他的魂魄,得把驅趕他的道士找來,倆人聯手。”

    “真的?”我喜出望外。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緊接着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困擾着我,怎麼樣才能找到那個菜場的道士並且說服他加入呢?

    回來之後,我請教徐紋,她一聽我要花高價爲陳鋒的墓作法,半天沒吭一聲,在我一再的追問下,她終於打開金口,但她的話卻是:蘇素紫,你以後不要再找我,和你在一起,我怕丟不起那人!

    沒辦法,我只能自己想辦法,通過一個大嬸的幫忙,我如願找到那位菜場作法的道士,待我說明來由,道士挺驚訝的,問我不認識他爲什麼要幫他?

    我撒了個小謊,一個託夢的謊,道士信了,答應次日和城郊道士一起爲陳鋒的墓施法。

    在爲期四天的法事裏,陳鋒的墓地都是煙霧緲緲,紙錢和八卦陣遍佈墓地,兩個道士輪番上陣,一會念經,一會請旨(和天地溝通),一會作揖叩拜,虔誠至極!

    當然,我也是付出巨大代價的,爲了這場法事,我前前後後花了近兩萬人民幣。

    好吧,這樣我也算心安了,徐紋投入新的生活,陳鋒的鬼魂得到安息,我呢,也是時候上班了。

    時間又過去幾天,我來到徐紋工作的網吧,想看看她的情況怎麼樣,誰知頭一次去,就聽到讓我頭皮發麻的事。

    徐紋說,她發現從三天前開始,總有個奇怪的女人來網吧上網,而且那個女人,每天總是準時地來網吧上網,凌晨兩點三十分,不遲也不早。

    我問她是不是想多了,這裏人這麼多,她怎麼敢來?鬼不是怕陽氣重的地方嗎?

    徐紋嘆了口氣說,我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可是那個女人每次來的時候都非常詭異,即使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網吧的大門,我也看不到她進來的身影,可當我回過頭時,她已經站在櫃檯前了。

    “哦,她長的什麼樣子?”我的心提到了嗓子口。

    徐紋說,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慘白的臉色,呆滯的眼神,還有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使得人人都對她退避三分。

    “媽呀,這麼明顯?其他人還敢來上網?”我嚇尿了。

    是的,而且她說話的聲音很小,甚至可以說是帶着哭腔:充十塊錢到我的網卡里。

    我每次給她充了錢,她也不多看我一眼,就拿着網卡走了。

    哦,不是走,是飄走了。

    她總是坐在同一臺機上上網,那臺機很奇怪,自從她來這裏上網後,除她之外,沒有人會用這臺機上網,她上網總是做同一件事,看電影《午夜兇鈴》,電影放完了,她就重看一遍,直至卡里沒有錢。

    走的時候和進來的時候一樣,看不到她的身影。

    她來這裏上網三天,我也注意了她三天。

    直到昨天晚上,她來上網後,我忍不住對同事說:“你們注意到那個女孩嗎?她的行爲很詭異,像是個女鬼。”

    同事很驚異地問我:“哪個女孩?”

    “就是坐在xx機上的那個。”

    “你沒事吧?那臺機上根本沒有人,再說,那臺機已經壞了很久。”

    我詫異地看了一下,那臺機上果然沒有人。

    同事沒趣的走了,我十分迷惑不解,不可能,她明明充了十塊錢上網的,我下意識地翻抄了一下抽屜,三張冥幣被堆在一些零錢裏。

    徐紋一口氣說完這些,我早已嚇的魂不附體,弱弱的問了句:“她今晚還會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