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89章 番外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89章 番外1字體大小: A+
     

    每年一入冬,林赫就得感冒一次,像是慶祝冬天來臨。

    今天老總還讓開會,開一半他就雪上加霜地發起了燒,老總看他半死不活的樣子手一揮給他趕回家了。

    林赫有點兒昏昏沉沉地出了公司大樓,剛一出大門就整底清醒了。

    老北風一摟,他差點兒想回樓里抱著老總大腿哭喊著讓我溫暖地把會開完吧!

    公司這邊的停車費高得嚇人,而且車位緊張,來晚一點兒這錢你想花都花不出去,他的車一般都停在一條街之外陳胖他家小區里,陳胖早上去上班,車開走他就停進去,下班了他開走,陳胖再停進去。

    要碰上他加個班開個會或者走得慢點兒,陳胖就得哭著把車停在車位和旁邊的樹中間。

    比如今天。

    陳胖還在他擋風玻璃上貼了張便利貼,上面寫著:本月第十次,月底請我吃飯。

    林赫笑了笑,拿出筆在便利貼上補了兩個字,好的,然後貼到了陳胖的車門把手上。

    回家得開車一個多小時,這是每天最痛苦的事,這會兒還堵。

    林赫坐在車裡,看著前面長長的龜行車隊,有點兒心煩,他其實還好,過了前面的路口他一拐彎,就能拐上車流量少得多的路了,但就這一段,每天得磨掉他四十分鐘。

    他被擠到了直行道上,快到路口的時候都沒能併到右轉道上,他放慢速度,後面的車還一個勁兒按喇叭。

    「別按了!沒看我右轉燈閃一路了么!」他在車裡喊了一嗓子,看準一個空隙,把車併到了右轉道。

    鬆了口氣,往前開了沒多遠就到了路口,他心情很美地一打方向轉進了右邊的小街。

    往前開了還沒十米,右後方突然竄出來一輛摩托車,轟鳴著從右側沖了上來。

    林赫平時最煩這些開輛哈雷就滿街竄著感覺自己帥翻全宇宙了的人,車上還掛個音箱放著迪廳音樂的更煩。

    這輛車倒是沒掛音箱,但沖得太猛,林赫後視鏡里看到車的左轉向燈閃著的時候就踩了剎車,估計這傻逼是要從右邊越過他車頭往左超車。

    但還是晚了,他車速剛降下來沒多少,哈雷已經貼著他車頭竄了出去。

    林赫聽到了嘭的一聲,同時看到哈雷扭了兩下,好歹是沒倒地,但騎手很不拉風地踉蹌了好幾步才用腿撐住了地。

    看到那人沒受傷,林赫鬆了口氣,傻逼!

    他打開了車門下了車,沖那人喊了一聲:「哥們兒!怎麼開車的!」

    那人把車停好,把頭盔摘下來掛在後視鏡上,然後一揮腿下了車,往他這邊走過來。

    腿挺長,就是緊身皮褲看得林赫蛋疼。

    「你這車開的……」林赫一邊說一邊想繞到右邊看看自己車被刮成什麼樣了。

    還沒邁兩步,那人已經走到他車前,抬起皮靴對著他車左大燈就是一腳蹬了上去:「你他媽怎麼開的車!」

    林赫有點兒震驚,他正常行駛,這人右側超車,還發生了刮蹭,居然還有勇氣踹他大燈?

    「你睡醒了沒?」林赫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問我怎麼開的車?」

    「沒睡醒你給我蓋被子?」那人瞪著他。

    長得挺好的一張臉,就是滿臉不是好人的表情太明顯,林赫的火一點點從腳底往上抽抽著竄上來:「沒睡醒我給你抽醒了。」

    「來,」那人指指自己的人,「抽一個我開開眼。」

    林赫沒理他,走到右邊看了看車頭,側面被刮掉了一條漆,大概一個手掌長,旁邊還有些小的划痕。

    這車剛買了不到一年,說實話他挺心痛。

    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之後,他看了看那人,就是個小流氓,他實在懶得跟他多扯,大冷天兒的,他頭暈腦漲地在風裡吹了這麼幾分鐘已經覺得即將病入膏肓了。

    「算了,」林赫把手機收回兜里,打算回車上去,「不用你賠了,我走保險……」

    「你得賠我錢。」那人一抬腿踩到車頭上,擋住了他回車上去的路。

    「你說什麼?」林赫再次震驚了,認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個頭跟他差不多,不過要瘦一些,長得也不錯,看著也就二十齣頭,一副「不給錢就干仗」的架式瞪著他。

    林赫從初中到大學,校籃隊長這活兒湊一塊兒至少幹了五年,打架他真不怵,但就是沒太想通這人哪來的準備跟他干架的自信。

    「你別耍無賴,你刮的我的車,我……」林赫話沒說完,鼻子突然一癢,只來得及稍微偏了一下頭,一個大噴嚏就打了出來,舌頭都差點兒一塊兒打了出去。

    「你大爺!」那人猛地往後退了兩步,在身上一通拍。

    「不好意思,感冒中。」林赫沖他擺擺手,拉開了車門準備上車。

    讓林赫沒想到的是這小子會真的動手。

    「別跟我裝!」他從後面對著林赫的肩一拳砸了過來,「想跑?」

    林赫覺得打架這種事兒離自己真挺遠的了,也就中學的時候跟人打過幾次還被程博衍鄙視了一個月。

    但這砸了他一個踉蹌的一拳讓他頓時火冒三丈,本來就感冒難受得不行,還吹了老半天北風,車被蹭還被踹,這會兒居然還被打了一拳!

    他就是再好脾氣也壓不住了,回頭對著那人的臉上就掄了一拳。

    不出他所料,這小子論打架真不是他對手,這一拳完全沒躲開,眼角被砸了個結實。

    但接下去的發展就有些出乎林赫的預料了,這人被砸了挺重的一拳居然沒怯場,連臉都沒捂一下就再次撲了上來。

    這回他的目標不是林赫,而是車門。

    他對著車門一腳蹬了上去,已經打開了的車門猛地往林赫身上撞了過來,磕在了林赫胳膊上。

    挺疼!

    林赫對於自己居然會在頂著感冒大冬天的在街上跟人打架這種事已經顧不上細想了,又掄了一拳出去。

    這拳砸在了那人肩上。

    手一陣疼,但那人總算是扶了一下肩。

    下回應該跟程博衍學學怎麼卸人膀子,直接給丫卸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倆你一拳我一腳地在快車道上干著架,居然沒有圍觀群眾報警,不,根本就沒幾個人圍觀!

    真不愧是下班的點兒都不堵的路……

    扭打了能有五分鐘,倆人外套上褲子上全都是灰印子,也不知道是在車上蹭的還是鞋踩的,不過林赫感覺自己暫時佔了上風,那小子被他踹了好腳還打了兩拳。

    「差不多得了啊!」林赫推開了他,指著他的臉,「再沒完沒了的我把你揍進醫院你別哭。」

    那人抬手一抹嘴角,突然衝過來往他身上一撞。

    林赫還正琢磨著他為什麼要有抹嘴角的動作,明明沒打著他臉,但還沒琢磨明白,他已經被重重撞開了。

    那人很利索地一拉車門坐進了車裡。

    「下來!」林赫撲過去想拉開車門,那小子在車裡飛快地把門給鎖上了。

    接下去的動作讓林赫一陣冷汗,這小子一腳踩到了油門上,車往前一竄。

    這是要搶車還是開了他的車去撞樹?

    「我□□祖宗!」林赫往車窗上拍了一巴掌。

    車竄了一下又猛地停了下來,接著車窗就慢慢地被放下來了一半,那小子在裡邊看著他:「老實了?」

    「今兒你完了!」林赫一指他,胳膊伸進了車裡,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

    那人也沒反抗,只是往副駕那邊倒過去。

    林赫使不上勁,把腦袋也探進了車裡,揪著他衣服想把他拽過來。

    等這人突然撲過來手搶在他前邊兒往車窗開關那兒摸過去的時候,林赫在心裡狠狠罵了一句我操。

    車窗往上抬了起來,林赫趕緊往外退,想把腦袋先撤出窗外。

    但車窗本來就只開了一半,再加上頭髮被這人一把揪住了他一時半會兒撤不出來,很快車窗就卡在了他脖子上。

    他只得咬牙等著車窗受阻自動再放下去,沒想到這人在車窗正好卡他脖子下邊兒的時候一把拔掉了車鑰匙。

    熄火,斷電。

    林赫這一瞬間的感受有些不好形容,人生都灰暗了。

    「打啊!」那人推開車門喊了一聲。

    林赫沒出聲,車門一開,他這個夾在車窗里的人就得顛著小碎步跟著退,沒功夫再開口。

    「你他媽挺牛啊!」那人對著他腿踹了一腳,「我好幾年沒被人這麼打過了,您頭一位啊!」

    「你活得挺幸運,」林赫梗著脖子,「就您這操性,居然全胳膊全腿兒活到了今天?」

    「別廢話,」那人在他後背上砸了一拳,「給小爺道歉!賠錢!」

    這一拳勁兒不大,就跟咳嗽的時候有人給拍背似的,但林赫正感著冒,本來就噴嚏咳嗽個沒完的,這一拳他咳了好半天,鼻涕都差點兒咳出來了。

    他把手伸進了兜里想拿手機,接著手腕就被抓住了,擰到了後背上。

    「要報警?太純潔了你!」那人從他兜里摸走了手機,蹦著對他一通又踹又砸的。

    每一拳每一腳的勁兒都不算大,剛好是能不打傷他又能讓人疼得特別窩火的程度,林赫一邊咳嗽一邊感覺嗓子眼兒里快能噴出怒火來了。

    「真感冒了啊?」那人打了能有兩分鐘才停下了,又掏了掏他的兜,拿出了他的錢包和一盒感冒藥和兩片退燒藥,「我以為你丫裝的呢,還發燒了?」

    林赫沒吭聲,他活了二十來年想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卡在自己車的車窗上撅個腚任人打罵。

    「林赫,」那人抽出了他錢包里的門禁卡念了他的名字,「你好。」

    林赫打了個噴嚏。

    「我叫宋一,」那人握了握他的手,「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林赫甩開了他的手:「你有完沒完?」

    「手挺燙,」宋一繞到駕駛室里坐下,跟他臉對臉地瞅了一會兒,又伸手在他腦門上摸了摸,「哎你發著燒呢?」

    「腳拿開,」林赫低頭看了看他還放在車外的腳,「我鼻涕要滴出來了。」

    「操。」宋一趕緊把腳縮進了車裡。

    想想他又在車裡看了看,拿過後座放著的紙巾盒,抽了兩張紙,往林赫面前湊了湊:「還真是,我看見了。」

    「是么,」林赫看了他一眼,「那看仔細點兒以便宜銘記終生。」

    「那必須的,」宋一樂了,「我打了十年架,有被打出血的,有被打掉牙的,嚇出尿來也見過,還頭回見著被我揍出鼻涕來的。」

    「給擦擦。」林赫說。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麼一句,估計是燒糊塗了。

    讓這個宋一給他擦鼻涕?就這人這德性,不給自己掛著鼻涕的樣子拍照都得是老天開眼了!

    宋一沒說話,又扯了幾張紙墊著,伸手用紙在他鼻子下邊兒輕輕按了按。

    這個意外的驚喜讓林赫有點兒暈,鼻子本來就堵得難受,這下順勢就擤了一下。

    「哎你大爺!」宋一手一縮蹦了起來跳出了車外,對著他腿又踢了一腳,「我給你擦呢你擤他媽什麼擤啊!」

    「習慣了。」林赫說。

    「習慣你大爺!我要不是有鼻炎知道難受我才懶得管!」宋一又一腳踢過來,「掛這兒結冰吧你!」

    「不是,」林赫轉過頭看著他,「我說哥們兒,你有完沒完了?」

    「我還沒想好怎麼玩。」宋一說。

    林赫沒再開口,轉頭的同時他看到了希望。

    他看到了遠處有輛閃著紅藍兩色光芒的車開了過來,頓時一陣歡欣鼓舞。

    圍觀群眾雖然不多,但也還是在不斷增加的,路上雖然車少,但他車畢竟是堵在快車道上,別的車都得繞著走。

    估計是有人報了警。

    「怎麼不說話了?」宋一彎腰看著他,瞪了一會兒,把他的手機和錢包都扔在了車座上,在他眼前晃了晃車鑰匙,「算了,我今兒也就是心情不好,要不也不能拿你出氣兒。」

    「沒事兒你儘管出。」林赫說。

    宋一把車鑰匙插上,正要擰的時候,那邊過來的警車突然叫了一聲。

    「靠!」他一扭頭愣了愣,接著就以林赫難以想像的速度從車裡蹦了出來,接著沖向自己的車,跳上去一轟油,往前竄了出去。

    林赫是被交警解救下來的,訊問情況的時候交警一直在忍著笑。

    「沒事兒,您放開了笑吧。」林赫一邊擤鼻涕一邊說。

    「你這車撞得不嚴重,」交警過去看了看,又拍了照,「有保險嗎?」

    「有,」林赫坐上了車,他現在只想開車離開這個傷心之地,然後回家,吃藥捂汗睡一覺,別的什麼事都無所謂了,「您辛苦了。」

    回到家他連飯都沒吃,直接倒頭就睡,第二天他請了假,直接睡到了中午。

    起床的時候燒退了,腦袋有些發沉,鼻子還是不太通氣兒,連帶嗓子也有些疼,估計是昨天冷風灌的。

    一想到昨天,他拉開冰箱門的手立馬就抖了起來,氣得不行。

    本來想著算了,起碼最後那個叫宋一的還給他擤了鼻涕,但現在看來,這口氣咽不下去。

    怎麼咽都下不去,跟噎著了似的堵得他嗓子疼。

    他跑下樓把行車記錄儀拿了上來,找到了昨天的視頻,然後記下了那輛車的車牌。

    雖然不抱什麼希望,但他腦袋又暈又沉的一時也想不出下一步該幹什麼,於是順手把車號複製到了瀏覽器的搜索欄里,拍了一巴掌回車。

    一連串的搜索記錄刷了出來,他愣了愣。

    再仔細看的時候他有點兒想笑,天底下居然還有這麼神奇的人,把自己車牌當id使的!

    簡直得來全不費功夫!

    「緣分哪!」林赫小聲說了一句,點開了幾個這個id發的貼子看了看。

    都是關於各種摩托車改裝討論的,沒什麼有用的。

    但看到最後的時候,他看到了宋一一個貼子里發出來的照片,是他那輛哈雷停在一個修理店門前。

    下面有人回復,宋哥你車碰了?

    宋一回復說是想加燈。

    另一個人說了一句,你開這店就為折騰自己這車吧。

    這是宋一的店。

    林赫立馬一拍桌子,記下了這個店的名字,又費了半天勁查了到電話和地址。

    這店就在昨天他倆撞上的那條街旁邊。

    林赫想都沒想就換了衣服出門了,車開出小區大門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感冒都好利索了。

    上班時間路上挺順暢,找到宋一的那個店時,他甚至還在路邊找到了停車位。

    不過那店關著門。

    這條街都是各種賣配件的,還有不少修理店,這個時間不少都還關著門,林赫來早了。

    他下車去旁邊早點攤上買了包子,回到車裡慢慢吃著,盯著店門。

    吃完包子又等了快半小時,一輛哈雷從人行道上轟鳴著開了過來,停在了店門口。

    林赫看著宋一從車上下來,一邊揉著鼻子一邊慢吞吞地掏出鑰匙。

    看到他彎腰準備開門,林赫跳下了車,快步走了過去。

    門慢慢往抬了起來,在開到一半的時候,林赫走到了他身後,伸手一把抓住了他衣領。

    宋一沒回頭,一胳膊肘直接往後撞了過來,林赫偏頭躲開了,手往下一壓,再抓著他手腕一擰,宋一被他按得彎了腰。

    「進去!」林赫一推他。

    他踉蹌一步被推進了店裡,沒站穩,直接摔在了店正中放著的一張躺椅上。

    林赫一彎腰也進了店,在宋一跳起來想往旁邊架子上摸過去的時候,他一步跨過去對著宋一胸口又推了一把,順手抄起了架子上一個能有一尺長的扳手。

    「老實點兒。」林赫拎著扳手指了指他。

    他有點兒奇怪,昨天宋一的戰鬥力雖然談不上有多強,但今天卻弱得有點兒大發了,胳膊肘撞過來那一下就沒什麼勁兒,這會兒他推倒宋一也很輕鬆。

    沒睡醒?

    「林赫?」宋一有些吃驚地說了一句。

    林赫也挺吃驚的,門只打開一半,屋裡又沒開燈,光線很暗,他還是背光站著,宋一居然認出了他,還正確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我是不是效率挺高的。」林赫沉著聲音問。

    「是,」宋一點點頭,靠回椅子上,偏開頭咳嗽了兩聲,「傳染得也挺效率的。」

    「什麼?」林赫愣了愣。

    宋一咳了半天,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拉過去往自己腦門兒上一按:「我發燒呢大哥,你他媽昨天沖小爺一個噴嚏……」

    宋一腦門滾燙,跟著火了似的,林赫嚇的趕緊一抽手。

    「你這是……」宋一慢慢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旁邊牆上摸了一下,屋裡的燈亮了起來,他拿了個杯子走到屋角的飲水機前接著水,「要尋仇啊?」

    看著他慢吞吞的動作,林赫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自己一個正經大公司的正經財務,跑到一個摩托車改裝店裡拎著個大扳手……

    「要不改天吧,」宋一說,「我反正跑不掉,店就在這兒……」

    話沒說完,林赫突然聽到一聲脆響,宋一手裡的杯子摔在了地上,他嚇了一跳,差點兒對著宋一一扳手掄過去。

    但接下去的場面讓他直接扔掉了扳手沖了過去。

    宋一靠著飲水機慢慢跪坐到了地上。

    「你怎麼回事兒?」林赫把他拖到躺椅上。

    「讓您帥暈了唄。」宋一閉著眼睛擰著眉。

    「你要去醫院么?」林赫猶豫了一下,指了指門外,「我車就停在路邊。」

    「不用,」宋一笑了笑,「我早上吃了退燒藥,一會兒就好。」

    「你這都要暈了,」林赫又摸摸他腦門兒,「我還沒見過發個燒能燒暈的!」

    「我昨兒晚上沒睡覺,玩一夜遊戲,」宋一打了個呵欠,又皺了皺眉,「困的。」

    「……是么。」林赫有點兒無語。

    「要不聊會天兒唄,」宋一看著他,「咱倆也算認識了。」

    「什麼?」林赫感覺自己應該是聽錯了。

    「聊天兒,不會啊?」宋一伸出手,「林赫你好,我叫宋一,這就算開場白了,預備,聊。」

    林赫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但還是條件反射地跟他握了握。

    真見了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