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8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86章字體大小: A+
     

    這盤油炸螞蚱不知道程博衍做了多長時間,又是怎麼做的,但這大概是項西認識程博衍之後他做菜最棒的一次了。

    螞蚱炸得金黃酥脆,外焦里嫩的,還很細心地在旁邊配了幾片生菜葉子。

    項西捧著盤子坐在沙發上,紅著眼睛一邊吃一邊往沙發上掉渣。

    「吃一半就行了,」程博衍坐在他旁邊不停地從沙發上撿著渣子,「現在天兒燥,容易上火。」

    「不能留,留了會軟,軟了就不好吃了,」項西說話還帶著鼻音,「這一盤統共也沒二兩的,我都吃了得了。」

    「少吃點兒,軟了就軟了,」程博衍繼續撿著渣子,「冰箱里還一大包呢……你吃東西能不掉渣兒么?」

    「不能,」項西誇嚓一口咬下去,「我嘴哭豁了。」

    程博衍嘆了口氣:「我要早知道一盤螞蚱你能哭成這樣我就買蠶蛹了。」

    「蠶蛹好啊,」項西吸吸鼻子,眼角還有些濕潤,「蠶蛹好吃,再買點兒蠶蛹吧。」

    「……就這二斤螞蚱已經要了我半條命了,蠶蛹你就想想得了。」程博衍拿過一張報紙鋪開了放在項西腿上接渣子。

    「買這麼多?」項西看了看他,有些擔心地蹭著轉過身面對著他盤腿坐著,「是買的活螞蚱么?」

    「嗯,」程博衍皺了皺眉,「還蹦著的呢。」

    「那你怎麼做的,」項西捏起一個螞蚱看了看,「腦袋翅膀都去了啊?你乾的?」

    「讓老闆給處理的,要不我能買兩斤么,買少了他不幫弄。」程博衍嘆了口氣。

    「真難為你了。」項西把腦袋湊他身邊,在他胳膊上蹭了蹭。

    「哎,」程博衍推開他,「一嘴油別往我身上擦。」

    「你都是玩過螞蚱的人了,」項西笑了起來,「還在乎這個呢?」

    「沒辦法,我就是這麼不改初心,」程博衍拍拍他,「你慢慢吃吧,我去洗個澡,折騰我一身汗。」

    項西沒有把一盤螞蚱都吃完,只吃了一半,昨天剛吃了那麼多,今天又吃,他還真擔心會上火。

    把半盤螞蚱放回廚房裡,他又仔細地收了一下沙發和地板,確定沒有渣子了才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把門打開了。

    「跟你說個事兒。」項西靠著門框。

    「……說吧。」程博衍大概對他這種沒事兒就湊浴室門口聊天兒的行為無奈了,一邊洗一邊說。

    「今天海哥送我回來,」項西看著他的屁股,「問我,你是不是我男朋友。」

    「什麼?」程博衍有些吃驚地轉過頭,頭上的泡沫差點兒甩到項西臉上,「他怎麼知道的?他說什麼了?」

    程博衍吃驚的反應讓項西有些意外,在他印象里,程博衍除了對「不衛生」之外的所有事都很平靜。

    當初說出那句「我就是你說的那種變態」時,平靜得就像是在做最平常的自我介紹。

    看著他現在這個樣子,項西愣了愣:「他說他看到我們在樓下……他沒說什麼,就說有個喜歡的人挺好的。」

    「哦,」程博衍聽了這話明顯鬆了口氣,轉身繼續抓著頭,「那就行。」

    「你反應比我還大啊。」項西輕聲說。

    「我是擔心,」程博衍把噴頭打開沖水,「你永遠不知道陌生人對這些事會有什麼樣的回應。」

    「你是怕他覺得我們變態嗎?」項西問。

    「不是我們,我無所謂,」程博衍轉過頭看看他,「我是怕他對你說什麼不好的話。」

    「為什麼?」項西又問。

    「什麼為什麼?」程博衍說。

    「為什麼你無所謂。」項西摳了摳門框。

    「我十幾年前已經有所謂過了,」程博衍笑笑,「現在就無所謂了。」

    「我也無所謂。」項西揉揉鼻子。

    「說是這麼說,真碰上了就不一定了。」程博衍說。

    「誰愛說什麼說唄,我又不是沒被說過,你剛認識我的時候不也對我沒好話么,」項西滿不在乎地說,「今兒不趴活了啊?這話你說的吧。」

    程博衍笑了起來:「我說的么?」

    「別裝,」項西指了指他,「就你說的,我記著呢,不過我聽著沒什麼感覺,那會兒自尊心在屁兜里塞著沒拿出來呢。」

    「所以啊,」程博衍關了水,走到他面前,用手指在他眼角的痣上點了一下,「現在不一樣了,反正什麼話只能我說,別人說了就不行,盡量避免讓我兒子受刺激。」

    「還好我這人從小到大都活得特別小心,特別有自知之明,」項西嘿嘿嘿地樂著,「要不讓你這麼瞎慣著不定成什麼熊樣呢,我可算知道那些個熊孩子怎麼來的了,看著挺高知的一個大夫……」

    「讓我先洗完澡成么?」程博衍嘆了口氣,「你怎麼這麼多話。」

    「興奮的唄,」項西嘖了一聲,揮揮手走出了浴室,「接著扒你的皮吧爸爸。」

    是興奮的。

    生活一下落定了的感覺讓人興奮。

    過去的過去了,盼著的來了。

    身份,工作,喜歡的人,有滋有味兒的日子。

    一星期過得很慢,項西每天都會從程博衍錢包里把領身份證的那張條子拿出來看一次,怕錯過了時間,然後再疊好放回去。

    到了領身份證那天,程博衍正好休息,他從錢包里拿出條子看了看:「還好是七個工作日,這要不加急得倆月,你這一天一磨的,這條子拿著都取不出來證了。」

    「快走。」項西已經飛快地收拾好了準備出門。

    「走走走走。」程博衍把他推到門外,換好了鞋出來的時候,項西已經按著電梯鈕催他了。

    拿身份證這事兒很簡單,到了地方,遞條子,工作人員對照著從一排信封里拿出了一個,打開對照照片看了看,然後驗指紋,發證。

    項西接過裝著身份證的信封,小心地捏著走到一邊,程博衍跟過去:「我看看。」

    「我先看。」項西側過身,從信封里拿出了身份證。

    程博衍只得在一邊等著,站了能有兩分鐘,項西才轉過了身,笑得鼻子都皺了,用兩根手指夾著身份證很瀟洒地沖他一遞:「看吧。」

    「我都想跪下接了。」程博衍接過身份證。

    「我太帥了。」項西很開心,挺涼快的天兒,他鼻尖上居然帶著小小的汗珠。

    身份證很新,還帶著沒扯乾淨的薄膜,散發著特殊的氣味。

    程博衍看著身份證上項西的照片,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還真是。」

    項西的照片很少,除了以前方寅拍的那些,差不多就只剩宋一手機拍的那些了,都挺帥的,但跟這張證件照都不同。

    照片上的項西微微笑著,眼睛很亮,有些尖的下巴顯得他挺小的,表情帶著自信,雖然乾淨的笑容里依然隱隱能找到以前那種有些不馴服的痞氣,但卻讓他看上去更有吸引力。

    「你的呢,拿出來我看看。」項西說。

    「要比帥么?」程博衍笑笑,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證。

    「你看,一模一樣的,我的身份證是真的。」項西把兩張身份證並在一起舉起來看了看。

    「廢話,」程博衍樂了,「公安局□□大廳還能給你辦個假證啊?」

    「我這不是習慣性思維嘛,」項西很開心地笑著,又沖身份證抬了抬下巴,「你看這倆人。」

    「嗯,」程博衍點點頭,「怎麼?」

    「般配嗎?」項西笑著問。

    「簡直天造地設,老天爺一輩子配得最成功的一對兒,」程博衍把身份證拿過來都放進了錢包里收好,然後一摟他肩膀,「走吧,上我家。」

    「你家?去跟許主任顯擺我的身份證么?」項西跟著他往外走,還沉浸在身份證的興奮當中。

    「陪許主任逛街啊,上回不說陪她去買東西么,各種進補食材什麼的,」程博衍捏了捏他耳垂,「順便我跟再跟她聊聊。」

    「嗯,」項西點點頭,「要我指點一下嗎?」

    「我知道該怎麼說,你踏踏實實陪她買買買就成。」程博衍說。

    程博衍給老媽打了個電話,說要過去,老媽還沒說話,他就在電話里聽到了小溪的聲音:「是哥哥嗎?」

    「我在你奶奶這兒呢,李妍今天有事兒,把小溪也放這兒了,」老媽說,又柔聲對小溪說,「不是哥哥,是舅舅。」

    「舅舅來嗎?」小溪又問。

    「你過來?跟項西一塊兒嗎?」老媽問他。

    「老嬸在嗎?」程博衍也問。

    「沒在,帶她孫子玩去了。」老媽笑著說。

    「那我……問問項西,」程博衍在項西耳邊輕聲說,「我媽在奶奶家,過去嗎?」

    「去唄,」項西想也沒想就回答了,「都見過的,怕什麼。」

    程博衍笑了,每次看到項西這種不認生的樣子都覺得他特別可愛。

    到奶奶家樓下,車剛停好,程博衍就聽到了從樓上傳來的小溪的聲音:「哥哥!」

    「叫舅舅,」程博衍抬起頭,看到小溪一個人趴在窗台上,嚇了一跳,趕緊又喊了一聲,「回去!誰讓你爬窗檯的!」

    「哥哥上來!」小溪繼續喊。

    「哎!上了上了,哥哥馬上上去,你回屋!」程博衍拉著項西跑進樓道,邊跑邊給老媽打了個電話,「怎麼讓小溪一個人在窗台上!又沒防盜窗,摔下去怎麼辦!」

    「我在旁邊手抓著她腳呢。」老媽說。

    「那我剛喊半天你怎麼不出聲兒啊,」程博衍往樓上跑的腳步慢了下來,「嚇我一跳。」

    「跟奶奶說話呢,懶得動了。」老媽說。

    「……我上來了。」程博衍說。

    程博衍奶奶家住的是老式房子,七層,沒電梯,奶奶家五樓,項西跟在程博衍身後往上走。

    這種老式房子讓他覺得熟悉而踏實,十幾年在趙家窯的成長,有些東西真是已經刻在骨子裡了。

    程博衍走到五樓樓梯口就喊了一聲:「奶奶!」

    旁邊的門打開了,項西聽到了奶奶的聲音:「往西來了?」

    「是,我來了,」項西還沒看見奶奶人就馬上回答,「奶奶好!阿姨好!」

    「你好。」許主任說。

    「快進來。」奶奶拍拍手。

    「哥哥!」屋裡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估計就是之前趴窗台上的小姑娘。

    「小溪,叫舅舅。」許主任說了一句。

    小西?

    稱呼突然這麼親切?

    叫舅舅?

    怎麼還有個舅舅在?

    程博衍擋在他前頭,他也看不見屋裡都有什麼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就喊了一聲:「舅舅!」

    「舅舅!」跟項西聲音同時響起的還有那個小姑娘的聲音。

    項西猛地一愣。

    「哎,小溪乖。」程博衍應了一聲,回過頭看著他,笑容迅速從眼睛里溢到了嘴角。

    項西頓時有點兒想找個牆角蹲著摳倆小時牆皮。

    屋裡奶奶和許主任都笑了起來,項西低著腦袋進屋的時候奶奶還沒笑完:「這一下家裡倆小溪了,該怎麼叫呢。」

    「這是博衍表姐的孩子,叫小溪,溪水的溪,」許主任笑著跟她說,又沖小溪招招手,「小溪,來,叫……」

    「哥哥。」小溪趴在沙發上叫了一聲。

    「小溪真乖。」項西笑笑,感覺跟誇自己似的。

    「小溪我是誰?」程博衍指指自己。

    「……舅舅!」小溪頓了頓很響亮地回答,「舅舅!」

    「他呢?」程博衍又指指項西。

    「哥哥!」小溪說。

    「乖,舅舅一會兒帶你去買糖。」程博衍笑得不行。

    「就你最壞,」奶奶往程博衍後背上拍了一巴掌,笑著說,「你媽怎麼教的!這麼壞!」

    「一不小心就長歪了,我也經常納悶兒,」許主任倒了杯水遞到了項西手邊,「喝水,坐會兒吧。」

    「謝謝阿姨。」項西趕緊接過杯子,他不口渴,但還是仰頭就灌了半杯,然後抹了抹嘴。

    「手錶戴著呢?」許主任看到了他手腕上的表,「看著挺合適呢。」

    「特別合適,」項西晃晃手,「我每天都戴著,沒事兒就一揮手打個公交車什麼的,擦汗都一定用左手擦。」

    「這嘴。」許主任笑笑。

    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也笑了笑,坐到了沙發上。

    小溪正在沙發那邊趴著,他一坐下,就立馬爬了過來,抓著他胳膊一拽:「手錶!」

    「嗯,手錶。」項西沒跟小孩兒接觸過,被小溪軟乎乎的手一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就只能看著她在自己手腕上又抓又摳的。

    「小溪跟舅舅去買糖好不好?」程博衍過來兜著小溪肚子一撈,把她拎起來抱在了懷裡。

    「好!牛奶糖,」小溪馬上說,「飛去。」

    「飛去?」項西沒聽懂。

    「就這麼……」程博衍胳膊夾著小溪站了起來,「這麼飛。」

    「這是挎個兜呢。」項西看著在程博衍胳膊里笑得很歡實的小溪。

    「喜歡么?」程博衍彎腰在他耳邊小聲說,「我也可以這麼挎著你。」

    程博衍當著奶奶和許主任顯得過於親密的動作嚇了項西一跳,一掌把他給推開了:「邊兒去。」

    計劃本來是陪許主任買東西,結果出門的時候變成了四個人一個孩子,奶奶要跟著,說是請客,一會兒大家買完東西去吃粗糧大餐。

    「粗糧?」項西愣了愣,頓時想起了程博衍的雜豆粥,一陣悲哀,「就玉米面兒和各種豆子什麼的嗎?」

    「是啊,有營養,不過都是粗糧細做,」奶奶馬上解釋,「很好吃的。」

    「營養在細做的過程中已經流失了。」許主任在身後說了一句。

    「你不要打岔,」奶奶回過頭,「反正人家是雜糧,你們這些搞營養的就是啰嗦。」

    「是是是,一會兒帶你去吃。」許主任笑著說。

    「是我請你們吃,我請客。」奶奶重申了一遍。

    程博衍拎著小溪跟許主任走在後面,項西扶著奶奶的胳膊在前面走著,奶奶對買進補食材的興趣挺大,走得挺快。

    「奶奶您腿真利索,」項西說,「走這麼穩當。」

    「每天我都活動,早上起來就活動,晚上還活動一下,」奶奶說,然後又回頭看了看後面,壓低聲音,「以前我都撞樹,博衍不讓,現在撞得少了,現在我都跟人一塊兒扭秧歌。」

    「撞樹?」項西嚇了一跳,「腦袋?」

    「哎喲傻小子,」奶奶笑了起來,「後背撞,其實挺舒服的,博衍不讓,說傷骨頭……家裡大夫一多吧,就事兒多。」

    「我聽著後背都疼了,」項西反手摸摸自己的背,「您還是扭秧歌吧,多好啊,還好看。」

    「你看,你也跟大夫學壞了。」奶奶嘆了口氣。

    奶奶不愛去超市,喜歡逛市場,拉著項西進市場的時候,他有些擔心地回頭看了一眼程博衍,怕他受不了。

    不過這個市場還湊合,有味兒,但地上挺乾淨的,只要不逛生鮮區,程博衍應該還能扛得住。

    程博衍一直在跟許主任說著話,兩個人臉上都帶著微笑,但項西聽不到他們聊的是什麼,回頭的時候程博衍笑著沖他擠了擠眼睛,他也沒領會這是個什麼精神。

    一直到許主任開始挑東西了,程博衍才走到了他身邊,把小溪遞了過來:「你抱會兒吧,我手酸了。」

    項西接過小溪抱好,壓低聲音飛快地問了一句:「怎麼樣?」

    「你還對我不放心了?」程博衍笑笑,「挺好的,放心吧。」

    開始買菜之後,程博衍就一直跟項西一塊兒並排走著,許主任和奶奶在旁邊一邊爭執一邊挑著。

    小溪不太老實,在項西懷裡一直扭來扭去,最後趴在他肩上開始啃他的衣領。

    「哎喲,」項西發現的時候她已經啃了半天了,「我說怎麼濕乎乎的呢!」

    「應該先給她買糖,」程博衍在兜里掏了好一會兒,摸出一片口香糖,「小溪吃……」

    許主任一回頭看到他手裡的口香糖,一巴掌拍了過來:「你怎麼讓她吃這個,吞下去怎麼辦。」

    「她都吃衣服了。」程博衍說,把口香糖放進了自己嘴裡。

    「我這兒有。」許主任拿出兩顆奶糖給了他。

    「這小胖子的吧?」程博衍一看就笑了,「你拿他的?」

    「就剩幾顆我都拿了,反正他也不在,回來發現了也鬧不著我,」許主任說,又看了看項西,「幾點了?」

    項西剛要抬手,程博衍拿出了手機:「快十……」

    「我沒問你,」許主任看著項西,「幾點了?」

    項西馬上一揮手抬起胳膊看了看錶:「快十二點了。」

    「那該去吃飯了,」許主任點點頭,又問了一句,「快十二點是幾點?」

    項西又一揮手抬起胳膊:「十一點五十二。」

    「過癮呢?」程博衍笑著說。

    中午飯奶奶請客,程博衍按她的指示開車找到了一家粗糧館子,人還挺多,他們等了快二十分鐘才等到了空台。

    奶奶和程博衍帶著小溪去飯店後院看據說是他們自己種的無公害蔬菜,項西被許主任留下了。

    本來還挺自在的心情,隨著程博衍的背景消失在通往後院的門口之就慢慢變成了緊張。

    許主任對他一直很和氣,會微笑地跟他說話,會開開玩笑,但也就是因為這樣,他始終沒辦法判斷許主任對他真實的態度,也沒法對應地做出調整。

    現在就剩了他和許主任兩個人,他頓時就有些渾身長刺兒似的了。

    「博衍說你現在正式去茶莊上班了?」許主任喝了口茶,問他。

    「嗯,這周開始,一周三次,」項西拿著杯子一下下地轉著,「兩天是晚上,一天是下午。」

    「那還挺不錯的,比較輕鬆,」許主任笑著點點頭,「收入比原來在超市強吧?」

    「強多了,」一提到錢,項西瞬間又覺得不那麼緊張了,「差不多三倍了,拿的我都不好意思。」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有了一技之長,就要有拿錢的底氣嘛,」許主任笑笑,「既然現在工作不錯,就踏實好好乾。」

    「嗯。」項西用力點點頭。

    「項西,」許主任停了一會兒,看著他,「阿姨不跟你說太多別的,博衍跟我說了很多,現在我覺得只強調一點就可以。」

    「阿姨您說。」項西馬上放下杯子坐直了身體。

    「博衍沒有正式談過戀愛,我也基本沒聽他說過對什麼人有好感,」許主任說,「這次他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吃驚,有些話他沒有明說,但我能感覺到……他對你的在意。」

    項西沒有說話,有些緊張地看著許主任。

    「我想你也應該能感覺到。」許主任看著他說。

    「我能感覺到,」項西又用力點頭,「非常能感覺到,非常。」

    「我一邊覺得吃驚,一邊也會有些心疼,這種心疼……說不上來,當媽的也許都會這樣,」許主任笑笑,「所以我希望,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他這份感情。」

    項西低下頭,沉默了很長時間才又抬起頭看著她,「阿姨,我不太會說話,但是……我這輩子所有的感情,他都給我填上了,所有的……」

    他想當我爸爸呢。

    還想當我舅舅呢。

    「我這個人,除了『普通的生活』,長這麼大,還沒有什麼別的人或者是東西能讓我這麼不願意放手的,」項西手指相互捏著,看著許主任的眼睛,「就只有他了,我這麼說吧,其實您要真最後不肯同意……我也……不會管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