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8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84章字體大小: A+
     

    晚飯怎麼吃,沒討論出個結果,不過午飯可以吃了。

    程博衍和項西在山頂的石頭上躺著聊天的時候,程博衍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喂你好。」

    「老闆,飯差不多好了,可以準備過來米西了。」農莊老闆的聲音傳了出來。

    「好的,這就過去,」程博衍笑了笑,坐了起來,拍拍項西的腿,「下山,飯快好了。」

    「挺快啊,」項西立馬一蹬腿翻身跳下了石頭,「快走,我的炒螞蚱……」

    一上午項西都在吃,程博衍因為被狗舔了手,對用手捏東西吃不能接受,所以一口沒吃,現在正覺得有點兒餓,結果一聽「螞蚱」倆字兒,頓時又覺得挺飽的似乎吃不下了。

    回到農莊的時候,看到了幾撥人,應該就是門口停著的那幾輛車的客人,都陸續被老闆召喚回來開飯了。

    「哎,」項西突然用手戳了戳程博衍的腰,「你看那倆。」

    程博衍正想去廚房看看菜,被他往腰眼這麼一戳差點兒條射反擊回手掄出去:「什麼?」

    「那倆,」項西眼珠子轉了轉,用眼神往旁邊指了指,「是山上的那倆吧。」

    程博衍順著看過去,看到了倆年輕人,摟成一團地走過來,倆人臉上都有種說不上來的愉快表情,女的頭髮還有點兒亂,做為一個講衛生重儀錶的資深人士,程博衍還在她脖子側面的頭髮里看到了很小的一根枯草。

    「別瞎看。」程博衍推了他一下,進了廚房。

    「老闆,」那倆年輕人跟進了廚房,男的擠開程博衍,對老闆說,「把菜給我們拿到水邊那個包廂,那是3號包廂吧。」

    「喲,3號有人了啊,你們換一個吧。」老闆說。

    3號是程博衍來的時候訂下了,在水邊,窗口看出去就是水面,感覺挺不錯。

    「不是說哪個屋子隨便挑嗎,怎麼又有人了,我們來的時候還沒人呢!」女的很不爽地說。

    「你們來的是沒人,但是讓你們挑你們不是沒挑嗎,」老闆看了看程博衍他倆,「這兩位客人訂下了,你們換一間吧,旁邊也有。」

    「那間風景好,哎,我們東西都已經擱進去了,」女的皺著眉看著程博衍,「要不你們換一間吧。」

    程博衍正在研究廚房這個環境做出來的菜到底吃了會不會鬧肚子,聽了這句話才轉過頭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啊,不換。」

    「旁邊的一樣啊,我們東西都放上了,你還讓我們往出拿啊,」女的還是皺著眉,「你說你訂了,你放點兒東西在裡面啊,也好讓人知道這間有人了啊!」

    「怪我嘍?」程博衍看著她。

    「怎麼說話呢!」男的也湊了過來,看著程博衍,「怎麼說話呢!跟你們說換間屋子,這怎麼說話呢!」

    「我說了啊,不換,」程博衍說,「不、換。」

    沒等這倆再說話,程博衍拉著項西出了廚房,回頭又補了一句:「老闆,一會兒把菜給拿過去吧,再拿瓶大可樂。」

    「好的。」老闆在裡面回答。

    「什麼人啊!」那女的跟了出來,站在廚房門外提高了聲音,「一間破屋子還當寶了還賴著不肯走呢!」

    「算了,」男的說,「沒出來玩過的人就是這樣。」

    「是沒出來這麼玩過,不如你們有經驗,」項西在這倆人很不客氣的讓他們換屋子的時候就已經火了,一直壓著沒發作,這會兒一聽這話,馬上轉過頭,「山上沒浪夠呢吧,是打算挑個風景好的包廂看著河再來一炮唄?」

    那倆同時愣了,女的臉頓時漲得通紅,男的愣了半天才吼了一句:「你說什麼!」

    項西沒理他,轉身走了。

    「你找架打呢?」走出一段路了程博衍才說了一句。

    「打唄,我又不怵,我爸在呢,」項西說,「什麼人啊,好聲好氣兒說沒準兒我就換了,個傻逼野戰完了跟打了勝仗似的,撒一山兒子就以為自己日了山能生出一片秦嶺來了啊!」

    「哎哎哎,」程博衍看著他,「這嘴,還說上癮了是吧?」

    「我跟你說,」項西嘿嘿笑了笑,「有時候就得這麼說才解恨,要不你在這兒,我肯定得把自己說得心情愉快了才停。」

    「你這臭脾氣改改,一個人在外面容易惹麻煩。」程博衍摸摸他腦袋。

    「我以後一個人不出門兒。」項西笑著說。

    到了屋子,推開門就能看到桌上放著個帽子,程博衍愣了愣:「我以為他倆把什麼放這兒了呢。」

    「還真就是佔座啊?」項西樂了,過去拿了帽子就想往外扔。

    「掛門口釘子吧。」程博衍說。

    項西嘖了一聲,走出去把帽子掛到了牆上。

    「剛那人說我們沒出來玩過……」程博衍坐下,把腿伸長了,「說實話,我還真沒這麼玩過。」

    「是不是覺得不衛生啊,」項西坐到他身邊,「這次消毒液之旅算是頭一回了?」

    程博衍笑了半天:「是啊。」

    「我也沒玩過,」項西趴到桌上,「小時候看衚衕里的小孩兒跟著學校去春遊,我都特羨慕,沒去過,我一般都自己去旁邊停工了的工地轉轉,覺得大概也就這樣吧,踏青嘛,工地上有些地方的草長得比我還高呢,不過就是沒東西吃。」

    「所以就烤螞蚱腿兒了?」程博衍問。

    「你這就不懂了吧,春遊的時候還沒螞蚱呢,得五月以後才有,」項西笑著說,「一直到秋天,就是現在,再過陣兒就又沒了……哎其實這會兒還有蠶蛹可以吃……」

    「好了,」程博衍趕緊打斷他的話,「我知道了。」

    「都是很有營養的東西,」項西說,「許主任不是很講究營養么?沒跟你說過?」

    「吃別的東西也可以補充這些蛋白質之類的,」程博衍無奈地說,「別的,正常的食物。」

    正說著話,老闆推門進來了,端著一個冒著熱氣的鍋,放在了桌上的電磁爐上:「山泉雞來了,除了鹽什麼也沒擱,熱著吃,味道鮮著呢。」

    「謝謝。」程博衍笑笑。

    老闆身後還跟著個服務員,拿個盤子端著幾個菜,一邊往桌上放,一邊報著菜名:「筍乾臘肉,老南瓜,炒螞蚱。」

    說到炒螞蚱的時候,他把盤子正好放到了程博衍面前,程博衍看了一眼,說是炒螞蚱,其實是油炸螞蚱,螞蚱都炸得金黃金黃的很漂亮,聞著也很香。

    但仔細一瞅,看到那些支楞著的螞蚱腿兒之後,程博衍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趕緊轉開了目光。

    老闆和服務員上完菜出去了,程博衍拿過包,往外掏消毒液,桌上的餐具倒都是消毒包裝,但現在是淡季節,這些餐具也不知道放了多長時間了,他看著這些餐具說:「一會兒拆了拿消……」

    「嗯,」項西應了一聲,伸手到他面前的盤子里捏了一個螞蚱放進嘴裡,「哎!好吃,真好吃!好香啊!」

    「你……」程博衍拿著正想遞給他的消毒液,感覺已經無力再說什麼了,往自己手上擠了點兒消毒液,「起碼拿筷子吃吧?」

    項西嘿嘿笑著伸過手:「給我擠點兒吧,碗要怎麼弄?開水燙燙?」

    程博衍擠了點兒消毒液在他手上,又摸了摸桌上的茶壺,「這水溫頂天了60度。」

    項西往旁邊指了指:「有個燒水壺,燒點兒開水不就行了。」

    「隨便你了。」程博衍嘆了口氣。

    項西搓好手,把茶壺裡的水倒進燒水壺裡燒開了,把兩套餐具都用開水燙了一遍,再放到程博衍面前:「今兒你辛苦了爸爸。」

    「真乖,」程博衍笑了笑,給他把可樂倒上了,「吃吧。」

    「你別說,這農家菜的味道還挺好的,」項西夾了塊老南瓜放到嘴裡吃著,「我剛看他們廚房還燒柴呢,柴火飯肯定香,一會兒咱再來兩碗米飯吧?」

    「好,」程博衍點點頭,拿過項西的碗給他妥了碗雞湯,「這個雞還不錯,雖然不是從小養的,但也比咱們超市裡賣的強了。」

    「怎麼說也滿山跑著吃了個把月的蟲子呢,」項西咬了一口雞,「皮兒都是脆的,真好吃,所以說東西就得野的好吃……你要不嘗嘗螞蚱吧,點都點了。」

    「不。」程博衍很乾脆地拒絕了。

    「可是真的很好吃,你要不吃可惜了,」項西又吃了一個螞蚱,「這就跟吃蠍子似的,一閉眼誇嚓一咬……」

    「你還吃蠍子?」程博衍打斷他的話。

    「一閉眼誇嚓一咬,哎!好吃!」項西堅持著把自己的話說完才回答了他的問題,「嗯,是,我吃蠍子,怎麼了?」

    「沒怎麼,」程博衍看著面前盤子里的螞蚱,「我就看著這些腿就……」

    「好說,」項西夾過一個螞蚱,很小心地把腿都給揪掉了,然後往他面前一遞,「給。」

    「我能不吃嗎?」程博衍盯著這個沒腿的螞蚱,沒腿之後看著跟知了似的更噁心了。

    「我手沒碰到它,」項西往他身邊湊了湊,「你吃一個吧,我第一次喂你食,你不能這麼不給我面子啊……」

    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沒說話,沉默了能有快一分鐘,最後一張嘴,把這個螞蚱吃里了嘴裡。

    「好吃嗎?」項西立馬一挑眉,很開心地問。

    「我……」程博衍有些含糊不清地說,「我含著呢,沒敢嚼。」

    「誇嚓,」項西看著他,還用手比劃了一下,「誇嚓。」

    程博衍沒動。

    「吃啊你!趕緊的!」項西瞪著眼一拍桌子,「真費勁!」

    程博衍誇嚓咬了下去。

    「哎這就對了嘛,」項西馬上笑了,「好吃嗎?」

    「還……成吧。」程博衍嚼了幾下,說實話這東西要是閉著眼擱嘴裡不告訴他是什麼,的確是挺好吃的,香,酥脆。

    「老闆炸這個火候還把握得挺好,外酥里嫩的,」項西夾了倆放嘴裡嚓嚓嚼著,「我得多吃點兒,回去就吃不上了。」

    程博衍沒說話,就看了看他。

    「不是么,」項西小聲說,「油不能多鹽不能多糖不能多,什麼味兒好什麼不管夠……」

    「想吃吃唄,」程博衍摸了摸他的臉,「我也就說說。」

    「吃螞蚱?」項西偏頭咬了他手指一下。

    程博衍笑了笑沒說話。

    這頓農家飯吃得很飽,菜點多了,因為不好打包,所以他倆為了不浪費,都埋頭苦吃,還因為柴火飯平時吃不到,又吃了兩碗飯。

    「我不行了。」桌上的菜差不多清理完畢的時候程博衍捂著肚子說了一句。

    「廁所在魚塘旁邊。」項西一邊喝湯一邊說。

    「我不是要上廁所,我就是說一下我吃多了,」程博衍靠在椅子上,「要讓我媽知道我吃成這樣估計得說我……你還喝得下湯?」

    「溜縫兒,湯又不佔地方,」項西喝完湯抹了抹嘴,打了個嗝,「晚上流沙包可能吃不下了。」

    吃完飯程博衍拉著項西又在園子里魚塘邊林子里溜達了能有一個小時,感覺肚子不掛在身上的了,這才去結了賬。

    「開心嗎?」開著車往回走的時候,他問了一句。

    「開心,」項西把車座放倒,半躺著一臉愉快,「特別開心,非常開心,你呢?」

    「我也挺開心的。」程博衍笑笑。

    「不能吧,我覺得你今天有種英勇就義的感覺,」項西想想又樂了,「你以後別再說自己不是潔癖了啊。」

    「本來就不是,衛生習慣比較嚴格而已……」程博衍說。

    「還嘴硬。」項西笑著說。

    「不是嘴硬……」程博衍想了想,「就算是潔癖,今天估計也已經治好了。」

    回到市裡的時候,已經四點了,車經過茶餐廳,項西往窗外看了一眼:「我居然沒食慾,我是不是病了。」

    「今兒晚上不吃了吧。」程博衍覺得他倆今天還計劃晚餐吃什麼簡直是多餘,現在就算把胡海的拿手菜放在面前,估計也吃不下去。

    「我覺得可以不吃了,」項西嘆了口氣,「可是晚上餓了怎麼辦?」

    「你不還有零食么,或者我給你煮點兒粥。」程博衍說。

    「哎我零食還有不少,」項西抓過包看了看,「還有小麵包呢,夠了,可以了,冰箱里還有一大桶牛奶呢。」

    一進家門,項西鞋還沒換好,程博衍就已經不顧一切地衝進了浴室,緊接著就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要不要我幫你拿衣服啊?」項西換好鞋走到浴室門口問了一句。

    「不用,」程博衍在裡面說,「你臟衣服換下來別掛柜子里了,扔洗衣機,也別換衣服了,換了也得一塊兒洗掉。」

    「哦,」項西把衣服褲子都脫了,扔到洗衣機里,「你換下來的衣服呢?拿出來一塊兒洗了吧。」

    程博衍打開浴室門,把自己的衣服遞了出來,又頂著一腦袋冒泡上上下下看了看只穿著條內褲的項西:「小混球,告訴你件事兒。」

    「啊?」項西看著他。

    「你胖了,」程博衍指指他,「胖了好多。」

    「真的嗎?」項西低頭看著自己,「我沒感覺啊!難看嗎?哪兒胖了?腿?肚子?屁股?」

    程博衍笑了起來,不急不慢地說:「全都胖了。」

    「不能吧!不能吧!」項西一下就急了,嗓子頓時亮了起來,「難看嗎!是不是不好看了!」

    「不難看,」程博衍看他這樣子笑得不行,項西平時雖然不說,衣服什麼的也是有穿就成,但就沖他以前大冬天的那條九分褲,還有鉚釘靴和莫西干,就知道這小子其實挺臭美的,「我其實是想說,你現在胖了,好看多了。」

    項西有些懷疑地盯著他看了半天:「真的?」

    「真的。」程博衍一邊抓著頭一邊說。

    「你老安慰我,」項西推開他進了浴室,對著牆上的大鏡子照著,看了一會兒嘆了口氣,「哎,我以前什麼樣我也沒脫光了看過,現在也沒個對比。」

    「我有對比,」程博衍退回噴頭下站著,「以前你瘦的能看到肋條,現在看不見了,這樣挺好的,手感好,我喜歡。」

    「誇就好好誇,非說點兒流氓話破壞誠意。」項西斜眼兒瞅著他。

    「你現在看著真好看,」程博衍說,「這樣行了吧?」

    「謝謝啊,」項西說,「你洗澡吧,一小時能出來嗎?」

    「……差不多吧。」程博衍笑笑。

    項西把衣服洗上了,回到客廳,今天其實感覺也沒幹什麼事兒,但坐到沙發上之後他還是感覺困了。

    隨便按了個台看著,歪在沙發上沒多大一會兒他就睡著了。

    手機響的時候他都沒聽見,還是程博衍從浴室里探了腦袋出來喊了一聲:「項西!你手機在響聽不見啊?」

    「哦!」項西嚇了一跳,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拿過手機時看到了上面的來電顯示是李警官,他猛地哆嗦了一下:「是幫我辦戶口的李警官!」

    「有信兒了吧?快接。」程博衍說。

    項西接起了電話:「李警官好!」

    「項西你好,」李警官的聲音傳了出來,「你戶口的事兒已經妥了,你是集體戶口,所以拿的是戶口卡,身份證也可以辦了,明天你過來一趟吧,我帶你去辦。」

    「我還要準備什麼東西嗎?」項西覺得自己聲音還挺冷靜的,但心裡卻翻騰得厲害,手指捏得手機殼都咔地響了一聲。

    「不需要,你人過來就行,身份證是這樣,戶口,拍照,采指紋,然後交了工本費就可以了,你要是著急可以辦個加急的,能快些拿到。」李警官說得很詳細。

    「我要加急,我急,我特別急。」項西馬上說。

    李警官笑了起來:「那就辦個加急的。」

    「那……李警官,那我那個……」項西咬了咬嘴唇,「就那個……」

    「是說采血的結果嗎?」李警官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差不多就是這兩天,你要是不想等通知,明天我帶你再去一趟鑒定中心問問。」

    「好,」項西說,「謝謝您。」

    掛了電話,項西躺在沙發上喊了一聲:「程博衍!」

    「嗯?」程博衍從浴室出來了,「怎麼樣?」

    「我有戶口了!李警官說沒有戶口本兒,明天去辦身份證得拿著戶口卡!」項西仰著頭,「你為什麼不穿衣服。」

    「我又沒拿衣服,」程博衍看了他一眼,「小東西,現在都有戶口了啊?戶口卡我還沒見過呢,拍張照讓我看看。」

    「嗯!」項西嘿嘿笑了兩聲,「好激動,不知道戶口本兒什麼樣?你的是戶口本兒吧?」

    「一會兒拿給你看,」程博衍笑笑,「你先去洗澡,一身臟泥都蹭沙發上了。」

    「我沒蹭,」項西站了起來,看了一眼鍾,「我天!你洗了一個半小時啊!你是洗澡是扒皮呢?」

    「你管我呢。」程博衍進了卧室。

    「哎,你屁股真翹,」項西盯著程博衍的背影看了幾眼,追過去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真彈!」

    「找收拾呢?」程博衍回過頭。

    項西轉身笑著跑出了卧室。

    本來項西覺得戶口落定了,身份證也能辦了,自己應該興奮得睡不著覺,但沒想到躺床上還沒五分鐘,程博衍還坐小沙發上看書呢,他就已經睡著了。

    一夜全是夢,夢到了什麼卻不記得,似乎爬了山,又跑過了雪地,還趟了河,感覺是在找什麼,但又一直覺得沒什麼可找的。

    最後看到了李警官,長著程博衍的臉,對他說:「這是你的身份證。」

    他趕緊接過來,然後就一睜眼醒了。

    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手指緊緊捏著,不過並沒有東西。

    他鬆開手指,有點兒想笑。

    程博衍已經起床了,進屋叫他的時候,他正對著自己的手樂。

    「我還說叫你呢,自己醒了啊?」程博衍摸摸他的臉。

    「夢見拿到身份證了,就趕緊醒過來想看看什麼樣,」項西伸了個懶腰,「結果沒看著。」

    「你不是說辦個加急的嗎,幾天就好了。」程博衍笑笑。

    項西吃完早餐就急急忙忙地出門兒了,沒讓程博衍送,不過一向摳門兒的他打了個車。

    這算大事兒,打個車是必須的。

    李警官已經在等他了,一邊吃包子一邊把一張紙遞給了他:「看看,這就是你的戶口卡,這是原件。」

    項西有些激動地拿過來,常住人口登記卡,這幾個字他看了好幾遍。

    姓名:項西

    戶主或與戶主關係:集體

    ……

    當看到自己的名字和信息出現在這麼正規的,還蓋著市公安局的戶口專用章的東西上時,他有些激動。

    李警官帶著他去□□大廳辦理身份證,項西感覺走路都快帶著彈簧了,輕快,也哆嗦。

    他得先拍照,大廳側面有個房間是專門拍照的,項西交了錢進去了。

    「坐凳子上,」負責拍照的大姐指了指凳子,「是辦身份證嗎?」

    「是的。」項西過去坐下了。

    「好,坐直身體,」大姐站在相機後面指揮著他,「對,頭往左轉一點,好嘞,再往右偏一點,好,右肩往下沉沉……」

    調整好姿勢之後,項西試著問了一句:「大姐,我能笑嗎?」

    「能笑啊,別大笑就好,」大姐說,「微笑一下。」

    「嗯。」項西笑了笑。

    相機咔嚓響了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