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7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79章字體大小: A+
     

    一想到屋子裡坐著宋一和林赫,項西覺得心裡定了不少,沒那麼緊張了,除去他倆,屋裡也沒幾個人,挺好的,就希望在師父結束他上去之後別再有太多人來就成。

    「你想聽什麼曲子?」胡海坐在一邊問,他的琴已經拿到屋裡去了。

    「我?我哪懂啊,你平時彈的我都不知道是什麼,」項西看了一眼陸老頭兒,他正跟彭雲凡不知道小聲聊著什麼,「一會兒師父完事兒了你……」

    「是你先上。」胡海提醒他。

    「啊?」項西愣了,突然想起來之前好像是這麼說的,但進來之後他滿腦子裡想的都是跟在陸老頭兒後邊兒……

    「要不你師父一走,客人沒準兒也走了呢,」胡海笑著說,「都沖著他來的。」

    「那多不好啊,」項西坐到胡海身邊,「那人家要看仙風道骨的陸老先生,結果上來個穿牛仔褲的我,人不得把桌子掀了啊?」

    「掀桌不至於,」胡海說,「不過能不能讓人耐心等到他出來,就看你的本事了。」

    項西咬咬嘴唇沒說話。

    屋子裡的茶桌茶具都已經準備好了,胡海也過去了,能聽到有琴聲響起。

    項西感覺自己也豁出去了,站起來穿過迴廊,走進了屋裡。

    人數沒什麼變化,還差不多是那幾個人,其實有沒有多了人少了人他也不知道,他根本就沒好意思往四周看,連林赫宋一那桌他都沒顧得上瞅一眼。

    就那麼直眉瞪眼地走了過去,繞到茶桌後面一坐。

    茶桌比師父的那張要大,要氣派得多,椅子也很大,他這一坐下,感覺屁股四面不著邊兒的有點兒發空。

    胡海的琴聲在他進屋的時候停下了很短的時間,在他坐好之後又響了起來。

    聽到熟悉的琴聲,項西慢慢鎮定了下來,看了看茶具,又抬眼往面前掃了一圈。

    這一眼掃過去,他剛鎮定下來的情緒又有點兒哆嗦。

    不知道是不是以為哪個客人坐錯了桌,還是從來沒見過穿成這樣的人泡茶,又或是因為坐下來的不是陸老頭兒,總之屋裡的客人全都盯著他。

    項西從小到大就沒被人這樣關注過,平叔給他的生活本來就是需要把自己藏在最隱蔽的角落裡,加上他看什麼都沒勁,也已經習慣了不被人注視。

    現在猛地一下要接受這麼多齊刷刷的目光,讓他差點兒想站起來走人。

    但走是走不掉了,一個穿著白底藍碎花衣服和藍褲子的服務員小姑娘走到他身邊,把客人點的茶放到了他面前。

    項西吸了口氣,慢慢吐出來,管他娘的了,師父說過他可以,陸妙語叫過他大師,程博衍表示他有很特別的氣質。

    這就夠了,內行外行半內行都誇過他,有什麼可怕的,只要不把茶具給砸了,不就泡幾壺茶么,還能比大冷天兒頂著老北風被人攆更難受么。

    項西垂下眼皮,拿起了手邊的水壺,把熱水往茶壺和茶杯上慢慢淋過去,開始溫壺燙杯,準備泡茶。

    這套動作項西並沒有什麼標準,隨手一拿,隨手一淋,接著就是拿過茶葉,用茶勺取茶,放進壺裡洗茶。

    只要不往四周看,他就可以靜下心來。

    耳邊響著是熟悉的琴聲,眼前是每一件他都細細把玩過的茶具,已經能聞到洗茶時還帶著微微不夠通透的茶香。

    他用手指尖在開水壺上點了點,判斷水溫合適之後,把水倒進了洗好的茶里,看著帶著熱氣的水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

    在拿起壺蓋準備蓋上封壺等待的時候,他聽到了側前方傳來「咔嚓」一聲,這是手機拍照的聲音。

    他蓋上壺蓋,抬眼順著聲音往那邊看了一眼。

    左前方的茶桌前坐著兩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兒,其中一個手裡還拿著手機沒放下,看到他往她們那兒看,這個女孩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這個笑容只有不好意思的善意,讓項西隱隱提著的心放下了,他把水往已經蓋好的壺上澆了一圈,對她倆也笑了笑。

    放鬆下來之後,項西才開始慢慢仔細看了看屋裡的人。

    現在來喝茶的年輕人挺多的,除了兩桌是看上去跟程博衍他老大差不多年紀的男人之外,別的幾桌都有二十來歲的。

    不過大概是因為換了人,屋裡的客人對他還是有些好奇,時不時就會有人看過來,當然,也有一直看著的。

    窗邊的宋一和林赫就是。

    跟他目光對上之後,宋一一邊吃著小點心一邊沖他豎了豎拇指,用口型說了一句:「牛逼。」

    項西笑了笑,宋一這個動作給了他很大的信心,看時間差不多,他拿過茶夾,把茶杯夾過來放好了。

    茶從壺裡倒出來時,滿滿的茶香飄了過來,項西在心裡表揚了自己一把,不錯!

    程博衍今天有個手術,早上十點進手術室,出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時間,不過已經不太感覺得到餓了。

    手機上有項西的一條簡訊,他看了看就笑了。

    後面還有幾條,都是宋一發過來的。

    -我們到了。

    -你的小天神來了,帥。

    -怎麼穿得如此瀟洒。

    -開始了,我觀摩完了再跟你彙報。

    -真帥,不是我誇自己人,是真帥,跟老頭兒和小姑娘那些都不一樣,可惜不能鼓掌。

    -有小姑娘拍照了,你要注意,我發現他這工作真做好了太容易招小姑娘。

    快下班的時候程博衍本來想給項西打個電話,但又怕項西正忙著,於是把電話打給了林赫。

    「下班了?」林赫很快接了電話。

    「嗯快了,你們還在那兒么?等我過去,一塊兒吃個飯。」程博衍說。

    「還在呢,項西已經去休息了,現在是個老頭兒,是他師父吧,」林赫說,「我看這老頭兒跟他也不是一個風格,怎麼教出來的。」

    「他有沒有摔壺?」程博衍問。

    「你這人,」林赫笑了起來,「沒摔,拽了巴嘰往那兒一坐,還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程博衍沒再多問,知道項西今天挺順利他就能放心了,再知道他表現還挺好,算是意外驚喜。

    下班之後他開了車直奔雲水凡心,路上有點兒堵,到地方的時候還怕晚了,正要停車,林赫又給他來了個電話,說他和宋一馬上出來了,老頭兒和項西大概從後門走。

    程博衍又開著車繞到了後門,停好車剛下來,就看到了從後門走出來的陸老頭兒和一個女人,後面跟著的是胡海和項西。

    一看到胡海和項西並排走著,還說著話,他立馬一甩車門,大步走了過去,離著幾步遠叫了一聲:「陸老。」

    「哎,博衍,」陸老頭兒一看他就笑了,對身邊的那個女人說,「我徒弟有人接了。」

    「你來了!」項西一轉頭看到他,頓時笑得眼睛都失蹤了。

    項西給程博衍介紹了一下那個女人,雲水凡心的彭老闆,程博衍覺得有些意外,這似乎就是上回來的時候給客人介紹茶葉的女人,居然是老闆?

    「程先生,」彭雲凡伸出手,「是不是來過我們這兒?」

    「嗯?」程博衍愣了愣,跟她握了握手,「只來過一次。」

    「就前兩個月吧,」彭雲凡笑著說,「是跟朋友一塊兒來的,我有印象。」

    「是跟我。」項西在旁邊說。

    「是么?」彭雲凡轉頭看著項西,有些驚訝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那我真是記人不行了。」

    「記性挺好的了,」程博衍笑笑,「只來過一次的人都印象啊。」

    「程先生那次之後就沒再來了呢,」彭雲凡笑著從隨身的小包里拿出了名片遞了過來,「有空來坐坐,想喝什麼茶可以跟我說。」

    「謝謝。」程博衍接過名片。

    又聊了幾句之後,胡海去把陸老頭兒的車開了過來,陸老頭兒上了車:「我先走了,我餓了。」

    「您慢走,」彭雲凡笑著說,車開走之後她又轉過頭看著程博衍,「二位是開車過來的嗎?我送送你們?」

    「開了車的,」程博衍說,「彭老闆太客氣了。」

    「彭老闆三個字才是真客氣了,」彭雲凡笑笑,「那程先生有空過來喝茶。」

    「好。」程博衍點點頭。

    「那你們慢走,」彭雲凡又看看項西,「項西,希望你經常來,你這樣的風格太少見,效果特別好,下次過來我要好好看看,喝杯你的茶。」

    項西笑著沒說話。

    程博衍和項西去拿車的時候,宋一打了電話過來催。

    「一會兒跟宋一和林赫去吃個飯,」程博衍上了車,「慶祝你今天一切順利,開了個好頭。」

    「嗯,」項西點點頭,系好安全帶,「你不知道,一開始真緊張死了,我過去一坐,全都看著我,估計以為誰家傻子分不清自己座在哪兒呢,唰唰唰地都盯著了。」

    「結果一出手把他們都震了?」程博衍笑著問。

    「那必須的啊,」項西揉揉鼻子,手一揮,比劃了幾下,「這麼帥,捨我其誰!」

    項西的緊張勁兒早已經沒了,這會兒說起來只有一臉得意和興奮,沒等程博衍開口,他拍拍腿:「哎太帥了,簡直沒法想,一細想我就忍不住要誇自己。」

    程博衍沒太說話,他只要隨便開個頭,只要是跟今天下午玩茶的事兒有關,項西就能一連串地說下去。

    看得出他心情不錯,昨天找哥哥落空的鬱悶似乎暫時被第一次正式表演獲得成功的喜悅壓掉了。

    去吃飯的路上,項西已經把自己從頭到腳誇了兩遍,到了飯店,宋一和林赫又接著把他從腳到頭誇了一遍。

    「我服了你們,」程博衍笑著說,「不帶這麼吹的,按你們這架式,明天他就能把陸老先生飯碗搶了。」

    「主要是特別,」宋一說,「你想啊,一個拽兮兮的小帥哥,往那兒一坐,手裡玩的是茶,這強烈對比多有吸引力,再加上任你看得如痴如醉,人眼角都不往你這抬一下……」

    「我那真是不敢往別處瞅,」項西樂了,「緊張的。」

    「以後不用緊張了,」宋一說,「項西,這是條挺好的路,認真走好了,會做出樣子來的,光錢就能賺不少,你那個師父,我估計就挺有錢的。」

    「這種風雅的事兒也不能全用錢來計算。」林赫接了一句。

    「項西現在不是風雅,就是在賺錢,」宋一看了他一眼,「你先別說話。」

    「不過我師父感覺是過得不錯,挺自在的,今天帶我去茶莊的時候開的是輛q7呢,」項西想了想,「也不知道怎麼賺的。」

    「他以前自己就是做茶的,賺夠了想歇著了才開始這麼玩的,」程博衍笑笑,「他現在就純粹是玩票了,圖個樂吧。」

    「我也想這麼玩啊,」項西托著下巴,「什麼時候才能有這層次啊……」

    「這不已經開始了么。」程博衍說。

    回到家以後項西還是精神飽滿,洗了個澡之後更是煥發得很,蹦著出的浴室:「哎,你有空去看看吧,我自己也看不到自己到底什麼樣兒,你去看看,然後給我說說,我現在不緊張了,過陣師父再讓我去,我就爭取晚上……」

    「宋一給你拍了幾張照片,剛發到我手機上了,你去看看吧,挺好的,」程博衍蹲在沙發前,對著沙發正研究著,「這是什麼?」

    項西一直處於興奮當中,根本沒注意他在幹嘛,程博衍問完這句話之後,他還湊過去看了一眼:「湯汁兒唄,我吃飯的時候……」

    話說出口了他才猛地反應過來,他用一個墊子蓋著還沒來得及想好怎麼弄掉的現場被程博衍發現了,他趕緊抱住程博衍的胳膊,換了副可憐巴巴的語氣:「我都不知道怎麼弄上去的,吃完飯收拾的時候才看到,真的,爸爸你別罵我。」

    程博衍讓他這語氣和臉上配合得很完美的表情給逗樂了:「真是專業的啊,裝可憐裝得跟小狗似的。」

    「小狗多可愛啊,是吧,」項西繼續演,「汪!爸爸別生氣,汪!」

    「我沒生氣,」程博衍無奈地笑著,「我就問問你這是什麼,萬一這是你在家太想我了憋出鼻血了滴的,就洗不掉了。」

    「我今天哪有工夫想你啊,」項西的表演瞬間結束,換回了平時的語氣,拿過程博衍的手機翻著宋一拍的照片,「我今天滿腦子都是茶茶茶。」

    「我去洗澡,」程博衍說,「你先自己玩著。」

    「那滴湯怎麼辦啊?能洗掉嗎?」項西問,還低頭看著手機,宋一拍照用的是手機,不過拍得還挺好的,照片里的自己有些陌生,但的確還挺有幾分樣子的。

    「一會兒拿小刷子沾點兒洗潔精刷刷就行,」程博衍說,「誰幹的誰收拾。」

    「哦,」項西在手機上扒拉著,「不知道誰幹的,誰幹的誰收拾吧。」

    「你現在挺牛啊,拽的都不是二五八萬了,四七十萬都打不住啊,」程博衍看著他,「大師。」

    「客氣客氣。」項西說,心裡挺佩服程博衍瞬間給二五八一人加了個二還把答案一點兒沒嗑巴地說出來了。

    程博衍沒再理他,進了浴室,項西坐在沙發上看照片。

    宋一的照片拍了能有二十來張,有橫有豎,有近有遠,他每一張都放大了仔細看著,邊看邊覺得挺有意思。

    照片翻完了,接著的就是程博衍用手機拍的不知道哪個病人的腿,膝關節都腫漲著,看得項西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膝蓋。

    接下去幾張都是病人的,病歷,骨頭片子,估計是拍了下來研究的,項西挺沒意思地翻了幾張,打算把手機放下的時候,手指又帶了一下,照片又滑過去一張。

    這張照片項西一看就震驚了。

    照片里白花花的一條人!

    項西震驚當中盯著照片看了好幾秒鐘,才反應過來這照片里的人是自己,正躺床上睡得神智不清。

    發現照片里的人是自己之後他更震驚了,往後翻了幾張骨頭片子之後又看到了一張,還是睡覺的!

    接下去隔了幾張又翻到一張自己的,還是個屁股的特寫!

    項西從來不知道自己睡覺能把屁股從內褲里睡出半拉來……

    「程博衍!」項西擰開了浴室門,舉著手機向程博衍展示著照片里自己的屁股,「你親也親了,啃也啃了,擼也擼了,做也做了,你怎麼還不滿足啊?」

    程博衍頂著一腦袋洗髮水泡沫,抹了抹臉上的水,看清手機上的內容之後撐著牆笑得停不下來了:「哎,這是我兒子的成長日記,別亂翻。」

    「不是,你是不是有病,」項西划拉兩下照片,「你看你這裡面還拍了這麼多骨片,是不是還想著跟主任討論的?你這討論一半,說,主任您看這兒還一張,我拿不準,嘩啦一翻,一個屁股出來了!你怎麼想的啊!」

    程博衍讓他這一通說的差點兒笑嗆著,沖他揮揮手:「你先出去,我洗完澡了再跟你說。」

    「你這種老男人的世界我真是理解不了,」項西瞪了他幾眼,轉身回了客廳,「簡直了……」

    程博衍洗完澡正拿了毛巾擦身體的時候,項西突然舉著手機再次衝進浴室,對著他咔咔咔地連拍了好幾張。

    「報復啊?」程博衍回過頭看著他。

    「轉過來,」項西指指他,「我要拍正面。」

    「然後給人看你拍的光,說,你看,這兒還有一張星光的,嘩啦一翻,翻出來一張你男朋友的正面全果照,」程博衍眯縫一下眼睛,「你倒是挺大方,我都沒捨得拍你正面呢。」

    「……你還挺有理啊?」項西嘖了一聲。

    「拍吧。」程博衍轉過身,還把胳膊張開了。

    項西對著他就咔嚓了一張,扭頭走開了。

    程博衍洗了澡出來的時候,項西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他走過去直接往項西身上一壓,在他脖子上用力親了幾口:「小東西,拍你幾張屁股你還打擊報復呢。」

    「你身材真挺好的,」項西拿過手機把照片翻出來讓他看,「這肥而不膩的小肌肉。」

    「你這什麼形容詞,剛吃完又餓了啊?」程博衍笑著說。

    項西嘿嘿笑了兩聲:「哎,有時候想想,我還挺賺的,有個這麼好的男朋友,別人沒準兒一輩子連見都見不著這樣的人,我居然撈著一個可以天天摸天天蹭的。」

    「我才賺了,」程博衍在他耳邊輕聲說,「真的,所以我才願意就這麼慣著你,怎麼慣都行。」

    「那下回我去雲水的時候你送我吧,反正是晚上,師父有專車,我也來個專車。」項西說。

    「行,」程博衍笑笑,「我看那個彭老闆對你挺滿意的,你爭取干好了,沒準兒她給你配個專車。」

    「哎,她是不是上回咱來的時候,在大廳給人介紹茶的啊?」項西問,「我都沒想著她會是老闆。」

    「我記著是的,」程博衍在他脖子上輕輕咬了一口,「不過就沒想到她記性還挺好。」

    項西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推了推他:「記性好?我今兒去的時候她可沒認出我來……這什麼意思啊?」

    「嗯?」程博衍看著他。

    「她是不是……」項西眼睛一點點地瞪圓了,「咱倆一塊兒去的,她只記得你,只給了你名片,讓你去喝茶……我靠!程博衍!她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看上我?」程博衍愣了愣,接著就笑了,「看上我不挺正常的么,我跟她年紀也差不多。」

    「你說什麼!」項西喊了一嗓子。

    「耳朵聾了……」程博衍笑了起來,「吃醋了啊?」

    「誰吃醋啊,這是質問你呢。」項西說。

    「質問啊?」程博衍還是笑,「就跟上回你質問我大長腿是誰那樣么?哎,說這個,你是不是那會兒就吃醋了?」

    「臉真大,」項西嘖了兩聲,「拴根繩兒來點兒風你就能兜出十里地去了!」

    「繩兒不還你牽著呢么,」程博衍坐了起來,摟著他的腰把他從沙發上抱了起來,一邊往卧室走一邊說,「這個醋你不用吃。」

    「為什麼。」項西很舒服地仰著頭。

    「我現在就給你證明一下。」程博衍把他往床上一扔,脫掉了衣服。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