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7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77章字體大小: A+
     

    項西現在雖然心裡不太踏實,但卻並不難受,跟以前的不踏實比起來,這種不踏實帶著希望和隱隱的興奮,無論找到父母有沒有可能,但總歸自己馬上就是個要有身份證的人了。

    之前那張花了三百做的假身份證他拿出來好好地看了看,然後把它用剪刀剪碎了扔進了垃圾桶。

    其實這假證他就沒用過幾次,沒什麼可用的地方,他當初去辦這個證,也只是為了找樂子,想看看自己如果有張身份證會是什麼樣的。

    結果照片拍得還不怎麼樣,一臉不耐煩好像下一秒就要蹦出來揍人似的。

    現在拍一張照片應該不會再這樣了,他讓程博衍拿相機在家裡給他拍了幾張正臉大頭照看了看,還挺好看的。

    「我拍照技術也就這樣了,」程博衍看著照片,「不過還是挺帥的,看著像跟我睡一張床的人。」

    把表格填好之後的事就簡單多了,陳警官看了他填好的表和拿來的證明,說沒什麼問題了,錄入電腦之後給他開了個單子,他只用等著最後的通知就可以。

    「鑒定中心我聯繫過了,今天你跟我過去一趟采個血樣,不過這個比對時間也得十來天,你也得再等等。」陳警官說。

    「沒事兒,我能等,不差這幾天了。」項西摸摸眼角的痣,他不能說已經等了十來年,但從饅頭說想回家那會兒開始,他就對自己的家有了一份模糊的期待,只是從來沒有跟任何提起過而已。

    等著采血的時候他見到了一對夫妻,也是警察帶著來采血的,他們的女兒丟了,一直找不到,想來試試。

    看著夫妻倆憔悴的臉和說起女兒被拐走時已經哭不出來的眼神,項西有些心疼。

    自己是被拐的嗎?

    父母也曾經這麼著急嗎?

    現在還會想著自己嗎?

    愣了一會兒他又輕輕嘆了口氣,也許不是被拐的呢,鄰居們都說是平叔撿回來的,雖然這也是平叔自己說出來的,但……

    如果真是撿的,那自己應該就是被扔掉的孩子,身上帶著塊挺值錢的玉墜子,盼著撿到的人沖這墜子能對這個孩子好一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應該就比對不到了吧。

    等待的時間有點兒長,但采血的時間不長,過程也很簡單,就是要讓簽名的時候項西有點兒鬱悶,趴桌上一筆一劃地寫了半天才把名字給寫好了。

    「你交來的表格上的字不是你寫的吧?」陳警官看著他的簽名笑了。

    「嗯,」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腦袋,「我讓我朋友幫我寫的,我怕我字太差了你們看不明白。」

    「有時間可以練練字嘛,」陳警官說,「好了,可以走了,這邊比對有結果了我們會通知你的。」

    跟著陳警官往外走的時候,項西輕聲問:「陳警官,如果我父母是……遺棄,那就比對不上了吧?」

    「是的,不過也有例外的,我們以前碰到也過回頭想找回孩子的,」陳警官拍拍他的肩,「你不要對這事兒有什麼負擔,不管能不能找到父母,你現在不是過得挺好的嘛,挺帥的一個小夥子,有朋友,有自己的生活,能找到家人最好,如果找不到,你也得要過好自己的生活,對不對。」

    「嗯。」項西點點頭,沖陳警官笑了笑。

    辦完這些事,項西去了醫院,一是要彙報一下進展,二是想看看程博衍,三是想把胳膊上的板子拿掉了。

    他沒給程博衍打電話,就想著給他個驚喜,自己去掛了號,坐在診室門口等著。

    等了快一個小時,正有點兒擔心自己會輪不到程博衍的診室時,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正好!

    他很開心地蹦了起來,進了程博衍的診室。

    程博衍正背對著門站飲水機前,估計是抽空喝水,他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看著程博衍仰著脖子把一杯水都灌下去了才說了一句:「程大夫,我來複查。」

    程博衍明顯一愣,猛地回過頭:「你怎麼來了?」

    「我來複查啊,不是你說讓我這兩天有空來的嘛,」項西把病歷和挂號的小條放到他桌上,「我不是走後門兒啊,我可掛了號的。」

    「早上的事兒辦得怎麼樣?」程博衍坐回桌邊,拿了檢查單一邊寫一邊問,「材料齊了嗎?」

    「嗯,還採血了,」項西笑著說,「接下去就是等通知了,等比對結果的通知和辦身份證的通知。」

    「挺快啊,」程博衍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現在什麼感覺?」

    「就想快點兒把這個夾板拿掉享受一下兩條胳膊的人生。」項西說。

    「去拍個片我看看你骨頭恢復的情況,」程博衍把檢查單遞給他,「帶錢了嗎?」

    「帶了,一個大款出門兒哪能沒帶錢,」項西拍拍口袋,「死沉死沉的一大包呢。」

    「去拍片。」程博衍笑著說。

    拍的片子得四十分鐘才能拿到,現在馬上到午飯時間,得下午才能拿了。

    項西坐在診室門口等著程博衍休息了一塊兒去吃飯,盯著他一直看。

    其實理論上沒什麼好看的,這人他天天來回看著,連眉毛是什麼走勢,左邊睫毛靠眼角那邊有根特別長的他都清清楚楚……可還是想看。

    中午這撥病人都看完之後,程博衍出了診室,沖他一招手,他立馬蹦起來,倆人飛快地穿過走廊,從後門出去吃東西。

    「買幾個包子啃了得了。」程博衍說。

    「你又趕時間?」項西嘆了口氣。

    「不趕,」程博衍從兜里摸出個小盒子,「咱要去穿繩子啊,你明天不是要去炫富了么,現在去穿上。」

    項西笑了起來:「你說咱倆是不是挺傻?」

    「我被傳染了也沒辦法,」程博衍帶著他進了隔著一條街的一家飾品店,「我看他們這兒有賣那種小玉珠子,肯定也能幫穿繩子。」

    店裡的小姑娘正閑著,說是可以幫穿,二十塊。

    「一根繩子二十塊?」項西很吃驚,「我能買條麻繩了。」

    「一根繩子當然不用二十塊,」小姑娘很拽地揪下一根紅繩放在他面前,「你只要繩子我白送你也行啊,拿去吧。」

    「幫我打這樣的結行吧?」程博衍指了指旁邊掛著的幾根,都有很漂亮的繩結和扣。

    「行的,都是打這樣的,你的是玉墜嗎?」小姑娘問。

    「嗯,這樣的。」程博衍拿出盒子,把墜子拿了出來。

    「哎喲,」小姑娘拿到手上就感嘆了一句,又對著光看了看,「這是好東西啊,這水頭雕工的,買來得小十萬了吧?」

    項西在一邊愣了愣,這麼值錢?

    脖子上吊著十萬塊錢還用根短繩子掛著炫富!這還敢出門兒嗎!

    「快弄吧,趕時間呢。」程博衍笑笑。

    「很快的,」小姑娘很麻利地開始穿繩打結,「你說,這麼好的玉,你們還心疼那二十塊,人家這麼好的玉都包金用鏈子了,誰用繩子啊……」

    繩子很快就弄好了,小姑娘給打了個伸縮結,可長可短,交還給他們的時候又補了一句:「平時戴著注意點兒,繩子要是磨損了要記得換啊。」

    「謝謝。」程博衍把墜子放回盒子里。

    倆人走出飾品店的之後,項西小聲說:「這麼值錢?」

    「不知道,我不清楚價,反正是塊好玉這是肯定的,」程博衍也小聲說,「怎麼了?嚇得不會正常說話了?」

    「我不敢大聲了啊,」項西繼續小聲說,「這萬一讓人聽見了過來給搶了怎麼辦?」

    「哎喲是啊,太可怕了,」程博衍也繼續壓著嗓子,「我好怕啊我不敢拿著了,你自己拿著吧。」

    「你神經病啊?」項西讓他這調調逗樂了。

    「你自己拿啊,我吃包子都不敢去了,」程博衍還壓著嗓子,「萬一老闆給咱倆下點兒毒把寶貝搶了怎麼……」

    「沒完了啊?」項西笑著說。

    「哎我累一上午了,輕鬆一下嘛,」程博衍伸了個懶腰,「你要沒事兒下午陪我吧?瞅瞅你我能舒服點兒。」

    「沒問題。」項西嘿嘿笑了幾聲。

    吃完包子回到醫院,程博衍去了趟廁所,回到診室時,外面已經又有不少人在等著了,項西看著他進去還沒坐實了,就已經有病人跟了進去。

    項西看著程博衍一抬頭對著病人臉上已經換上了慣常的溫和笑容,有點兒佩服這人下了班還能笑得出來,還能有心情逗樂。

    要沒這份工作壓著,程博衍成天不定什麼神經病樣呢……

    項西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了一個小時,去放射科拿回了自己的片子,邊走邊看,現在能認字兒了,但看這些醫學術語還有點兒費勁,不過看了一路也差不多猜到了意思,大致就是他的骨頭長勢喜人,讓大夫看著辦。

    趁著前一個病人出來,項西趕緊進了診室:「程大夫,片子拿來了,你給看看吧。」

    程博衍笑笑,拿過片子對著燈看了兩眼:「嗯,恢復不錯,可以拆了,不過最近還是要避免太劇烈的動作。」

    「哦,」項西一聽就鬆了口氣,晃了晃胳膊,「那我可以自由了吧。」

    「嗯自由了,」程博衍拿過他病歷寫著,「飛出去吧。」

    沒了夾板的項西還真覺得有點兒想飛的意思,坐在門口椅子上把手錶換到了左手,時不時就想抬抬胳膊過癮。

    不過這種暢快的感覺不僅僅是去掉了夾板帶來的。

    他盯著程博衍又看了一小時之後,打了個手勢說去別地兒轉轉,程博衍點了點頭,他遛達著出了醫院。

    醫院門口是條挺繁華的街,不少商場和小店,都是檔次很高的那種。

    他遛達著進了一家商場,在一樓的各種手錶專櫃前轉悠著。

    許主任送的這塊表,是個字母牌子,雖然看不懂,但他還是強行把字母順序都記下來了,沒轉幾步就看到了專櫃,趴到櫃檯上開始研究。

    「先生是挑表還是維護?」專櫃小姑娘馬上問。

    維護?項西突然有種挺得意的感覺,自己也有塊可以維護的表了……

    「我看看,」項西低頭瞅著各種漂亮的表,「三十歲的……老男人戴哪種合適啊?」

    「三十歲不老吧,」小姑娘笑了,指指另一個櫃檯,「您可以看看這邊的,這邊的成熟一些。」

    程博衍那句要一千以上的表並不是個當真的要求,就算是真的,也不是讓他現在就去買,項西很清楚,不過還是想看看。

    一千多他現在還是有的。

    項西對程博衍有很多無法表達的感情,喜歡,愛,感動,感激,各種各種,他說過,說過很多次,但說出來卻總還是遠遠不夠,當然買東西也還是遠遠不夠。

    到底怎麼才能是個夠他不知道,就這麼一點點攢吧。

    他挑了幾款一千多的讓小姑娘給他拿出來看了,都很漂亮,他仔細對比著,小姑娘很認真地給他介紹著。

    一個小時之後,他放下表:「我清楚了,謝謝你啊,我改天來買。」

    感覺小姑娘可能會抽他臉,折騰一小時只換了句改天。

    「可以的,」小姑娘卻依然笑著,「剛這幾款都不錯的,你可以考慮對比一下。」

    項西回到醫院,看時間差不多該下班了,不過診室門口還等著二三十個人,他看了一眼,沒有傷了的需要費事處理的,程博衍他們幾個大夫應該差不多能按時下班。

    他沖往外看出來的程博衍呲牙笑了笑。

    手錶他沒急著買,是因為顏色挑不過來,本來他覺得黑色不錯,程博衍穿黑色外套或者黑色t恤的時候都很帥。

    但他又覺得像程博衍這種徒有一個沉穩外表的人來說,沒準兒會喜歡別的什麼藍色綠色的,他想側面打聽一下再決定要什麼顏色的。

    不過等程博衍下了班,他倆去超市買了菜回到家,他也沒找著合適的話題問程博衍喜歡什麼顏色。

    到家程博衍又忙著查菜譜要做點兒新菜,他也還是沒找著機會問。

    「買了魚才臨時學做魚啊,」項西看著電腦有點兒發愁,「這做出來能吃嗎?」

    「我連你煮出來吃黑一嘴的砂鍋飯都吃了,還有什麼不能吃的,」程博衍說,「清蒸吧,挺簡單的,還健康。」

    「哦,」項西看著圖片,「這個蔥的顏色真好看啊,綠綠的。」

    「嗯。」程博衍應了一聲。

    「這個……」項西想再找個別的顏色出來,對著一盤魚居然無從開口,「辣椒的顏色也好漂亮啊,紅紅的。」

    「嗯,」程博衍記下了菜譜起身進了廚房,「你自己玩會兒。」

    「……哦。」項西只得放棄。

    程博衍本來想做幾個大菜,買了魚和雞,但最後只做了條魚,還有一碗土豆泥。

    魚有點兒熟過頭了,肉有點兒抽抽,土豆還是維持了正常水準。

    「慢慢來吧。」程博衍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安慰項西。

    「魚還挺好吃的,如果你捨得多放點兒鹽的話,」項西邊吃邊說,「我明天去茶室……」

    「學你的茶炫你的富,」程博衍打斷了他的話,「做菜不用你取經。」

    「哦。」項西說。

    項西雖然答應了,但第二天去茶室的時候他還是琢磨著要跟胡海問問,起碼弄明白蒸魚怎麼才能又熟了肉又不抽抽。

    程博衍和他對食物的要求都不算高,但程博衍現在突然要做出好菜的興趣比他還要濃厚,他怎麼也得出點兒力。

    不過到了茶室樓下,看到樓上開著的窗戶時,他猛地把要問怎麼蒸魚的事兒一瞬間就忘了。

    脖子上的伸縮繩子被收短了,正好在領口隱約地能看到一點兒。

    胡海會看到嗎?

    看到了會有反應嗎?

    會不會看不見?

    看不見的話自己要不要假裝好熱啊把衣服脫了?

    要不要假裝踉蹌一下把墜子晃出來?

    或者還是直接再收短點兒?

    項西站樓下腦子裡跟滾筒洗衣機似的轉著,還是衣服塞多了的那種,撲楞撲楞的。

    「怎麼不上來?」窗口那兒突然探出個腦袋來。

    「哦!」項西嚇了一跳,看清是胡海,頓時緊張得汗都要下來了,趕緊低頭跑上了樓梯。

    上樓的時候陸老頭兒還沒過來,茶室里只有胡海在,正坐窗邊彈著琴,那沉迷的架式讓項西覺得剛跟他說話的人是個幻影。

    「你師父還沒吃完飯,」胡海聽到他進屋,手上沒停,邊彈邊說,「小孫女回來了,今天要晚半小時。」

    「哦,沒事兒。」項西進了屋,坐到茶桌旁,下意識地摸了摸領口,確定了一下墜子的位置。

    「你吃飯了嗎?」胡海又撥了幾下琴弦,停下了看著他。

    「吃了,」項西悄悄挺了挺胸口,「我吃了才來的。」

    「哦,我還說你要沒吃我給你煮點兒麵條呢,」胡海說,「那你自己玩會兒吧。」

    項西本來挺緊張,聽了這話又覺得跟程博衍說的似的,稍微放鬆了一些。

    他坐了兩分鐘,站起來拖著凳子坐到了胡海身邊,猶豫著沒話找話地問了一句:「這個琴,難學嗎?」

    「出聲兒不難。」胡海摸在琴弦上的手拿來了。

    項西伸手過去勾了勾,琴發出了一聲響:「你學了很久了吧,上回說是師父讓你學的?」

    「嗯,」胡海點點頭,「十來年了吧。」

    項西沉默了一會兒,想著該怎麼說下去,胡海也不往他這邊瞅。

    胡海似乎對這種沉默很適應,並沒有主動找話說,而且低頭繼續彈琴了,項西看著他的樣子,有種想要一把扯出墜子湊到他眼前去的衝動。

    就在抬手的那一下,他突然找到了個切入點。

    「這個……你彈琴,」項西輕聲說,「我聽著總覺得有點兒……傷感。」

    「是么?」胡海應了一聲。

    「是不是有些樂器本來出聲就這樣,」項西繼續說,「就像嗩吶,多熱鬧的樂器啊,但我聽著總是像在哭,不知道為什麼。」

    「心境不同吧,聽的人,彈的人,想到什麼就是什麼樣。」胡海說。

    「我現在心情很好啊,」項西看著他,「那就是你的心境了吧?」

    胡海沒有說話,轉頭看了他一眼,還是繼續彈著琴沒有停。

    「是因為弟弟嗎,」項西靠到椅背上,問出了主題,「弟弟丟了,很難受,學了琴,琴聲里就帶著傷感了。」

    胡海的琴聲終於停了下來,他按著琴弦,看著自己的手指,過了一會兒才說了一句:「也許吧。」

    「弟弟……」項西說得有些艱難,不僅僅因為正在揭開胡海的傷口,也因為這他自己有些虛幻的期待,「丟的時候……多大啊?」

    「還很小,」胡海在琴弦上輕輕摸了幾下,「我弟身體不太好,出生的時候在醫院住了很長時間,平時我媽都不讓我帶他出去,那天偏偏就同意了……」

    項西沒有說話,手放在兜里,手指下意識地緊緊掐著自己的腿。

    胡海苦笑了一下,站起來趴到窗檯邊:「那天是他三歲生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