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7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74章字體大小: A+
     

    張輝就是那天負責問話的張警官,他說過如果有情況還會聯繫,項西本來覺得這事兒說清楚了應該就沒什麼了,但現在猛地接到張警官的電話,他頓時一陣害怕。

    是平叔他們已經抓到了,還是沒抓到又出什麼狀況了?

    「我知道的都已經說了啊,」項西聲音都有些發虛,看了一眼程博衍,「是有什麼……」

    程博衍走到他身邊坐下,看著他用嘴型說了一句:「別著急。」

    「不是這個事,」張輝說,「不要緊張,是你的事,我考慮了一下你的情況,你這個情況跟李饅頭的不同……」

    李饅頭?項西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張警官說的是饅頭。

    「你要找到父母比較困難,但是可以先辦理一下身份,」張警官說,「你去一趟趙家窯派出所,我已經聯繫過了,具體情況再跟他們說一下……你不知道原籍,沒戶籍也沒有出生證明材料,屬於流浪孤兒,這種流浪人員戶口的問題是有政策的……」

    「是說我可以去辦理?」項西一下站了起來,對於張警官把他歸在流浪人員里的略微不爽瞬間被驚喜遮掉了,「我可以有身份證了?」

    「具體流程你要去了再了解一下,可能會比較麻煩,因為你沒有任何證明材料……」

    「沒關係沒關係!」項西半喊著說,「麻煩沒關係的!只要能辦就行!」

    「那你工作日的時候去問問吧……」張警官還說了幾句,項西都沒聽清是什麼,滿腦子都是可以去辦了,有點兒麻煩但是真的可以去辦了!

    「祝你順利啊。」聽到張警官最後一句話他才回過神來。

    「謝謝您!」項西對著電話喊。

    「什麼情況?」程博衍等著他掛了電話之後問了一句。

    「張警官說讓我去趟趙家窯!說是流浪人員可以上戶口什麼的,」項西很興奮,昨天程博衍剛問了同學正在等消息,他都沒敢細想這事兒有沒有希望,現在接到這麼個電話,簡直手都快哆嗦了,「我明天就去問問!」

    「這事兒還得警察幫忙才快啊,」程博衍笑了起來,項西滿臉的笑容讓他跟著都有些興奮了,「明天是周末人家不上班,星期一我陪你去?」

    「你不上班啊?」項西看著他。

    「我可以……請假?」程博衍說。

    「算了吧,你上班的時候尿個尿都得抽時間,還請假呢,」項西心情很好地揮揮手,「我自己去,先看看要怎麼弄再說。」

    程博衍的確是不敢輕易請假,假也不是輕易能請下來的,他想了想:「那有什麼要及時給我打電話,不明白的也要多問。」

    「知道!」項西一直在笑,「我又不傻。」

    「我看你現在就已經傻了。」程博衍讓他笑得跟著也老想樂。

    項西去洗了個澡,出來以後又跟程博衍絮絮叨叨地說了半天:「你說會要點兒什麼材料啊?」

    「應該會給你點表格什麼的,然後會根據這個去找材料,居委員會的證明什麼的,蓋章啊審批啊,然後就是戶口落在哪兒,我同學昨天跟我說,是可以落在當地的福利院之類的,集體戶口,然後可以辦理身份證,」程博衍摟著他,一邊用手指在他頭髮輕輕搓著,一邊慢慢地說,「我還想問能不能落我這兒……」

    「你這兒?」項西愣了愣,「你這兒怎麼落啊?」

    「不知道啊,」程博衍笑了,「主要是關係不知道怎麼填,親屬或者配偶才行,要不咱就填個父子……」

    「你過癮呢!」項西樂了,笑了半天之後才輕輕揉了揉自己的臉,「真沒想到,我有一天還能跟人討論戶口的問題呢,真是……沒想到。」

    「我去洗澡,」程博衍笑著說,「一會兒有東西送你。」

    「什麼東西?」項西問,有些猶豫著,「剛我看許主任給了你一個袋子……」

    話說了一半他又停下了,許主任會送他東西,他根本沒底氣,感覺突然有些尷尬。

    「觀察挺仔細啊,」程博衍進卧室拿了衣服出來,「就是那個,一會兒我洗完了一塊兒看。」

    「真是?」項西看著他,「許主任的那個袋子……」

    「嗯,」程博衍點了點頭,「是送你的小禮物。」

    「哦!」項西應了一聲,聲音一下提高了好幾度。

    程博衍一進浴室,他就蹦了起來,走到桌子邊,盯著那個沒多大的小袋子,伸手摸了摸,袋子是彩色的,全是彩色的小方塊兒,印了行英文,寫的是什麼他看不懂。

    袋子里裝的是個長條小盒子,他拿了出來看了看,盒子也是花的,印著同樣看不懂的字母,他沒有打開盒子,又放了回去。

    然後坐在桌子邊上老實地等著程博衍洗澡。

    會是什麼呢?

    看盒子沒多大,會是什麼呢?

    項西沒收過什麼禮物,現在讓他想這會是什麼禮物,他連一樣也想不出來。

    來來回回就是,茶葉?絲巾?

    ……到底是什麼呢?

    程博衍從浴室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把盒子拿出來看了三回了,還掂了掂重量,最後也沒猜出來。

    「是什麼啊?」一看到程博衍出來,他馬上問了一句。

    「你沒有偷看?」程博衍笑著問。

    「沒呢,想看來著,又想留著跟你一塊兒驚喜,」項西搓搓手,「你知道是什麼吧?看過了沒有?」

    「我知道是什麼,」程博衍胳膊撐著趴到桌上,從袋子里拿出了那個小盒子,「不過沒看過,我媽說送你的,不許我私吞。」

    「是什麼?」項西有些急切。

    「自己打開看啊。」程博衍把盒子放到他面前。

    項西小心地打開了盒子,看到了盒子里的東西,頓時愣了,半天才說了一句:「這是……表嗎?」

    「我看看,」程博衍湊過去看了一眼,「這是表啊。」

    「真……帥!」項西瞪著盒子里的手錶,「太酷了!」

    「喜歡么?」程博衍問他,這表讓老爸戴的確是有點兒太幼稚了,黑色的磨砂錶帶,黑色的指針,錶盤是透明的,能看到紅黃藍三色正轉動著的幾個齒輪,老媽沒說錯,這表他自己戴也還真是有點兒超齡。

    「喜歡!」項西小心地拿出了手錶,「我操!真他……」

    程博衍飛快地抬手在他腦門兒上用力彈了一下。

    「啊!媽呀,真漂亮啊!真帥啊!真是太酷了!」項西捂著腦門兒改了口,「我太喜歡了!」

    「戴上試試,」程博衍拿過手錶,「先戴右手上吧,等左手能動了再換過去。」

    「好!」項西伸出胳膊。

    程博衍幫他把表戴上了,項西皮膚挺白,這錶帶手腕上顯得很漂亮,大小也差不多。

    「怎麼樣?好看嗎?」項西把手舉到胸口,然後又一揮手,「看起來是不是特拉風,特有范兒,特精神,特……」

    「特特特特特,非常特。」程博衍豎了豎拇指。

    「我去照照鏡子。」項西跑進了卧室。

    程博衍笑著坐到沙發上,聽著項西在卧室里先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笑了好半天,出來時候還沒太找著眼睛。

    「替我謝謝許主任啊,太喜歡了!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戴手錶,」項西晃了晃手腕,「不想摘了……不,不要你替我謝,你把許主任號碼給我吧。」

    「嗯?」程博衍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他一直認為項西覺得老媽不喜歡他,會避免跟她直接接觸,沒想到項西會問他要號碼。

    「我自己跟她說謝謝,」項西笑了笑,「我說了,我臉皮很厚的。」

    程博衍拿過項西的手機,把老媽的號碼存了進去,名字寫的是許主任。

    項西往沙發上一坐,看了看時間,十點剛過,不晚,他拿過手機也沒猶豫,撥了號。

    「我能聽嗎?」程博衍問。

    「聽聽唄。」項西說,他臉皮的確是挺厚的,從小到大他都不怕跟人打交道,被人罵被人鄙視被人嫌棄全都能扛得下來,現在下了決心想讓許主任對他改觀,別說一層厚臉皮,八層他也拿得出來。

    電話響了兩聲,那邊許主任接起了電話:「您好。」

    「阿姨,我是項西。」項西說了一句,雖然臉皮準備足了,但聽到許主任非常有禮貌的聲音時,他還是有些緊張。

    「項西?」許主任聲音裡帶著明顯的吃驚,但很快又笑了,「沒睡覺嗎?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就,您送我的那塊手錶,」項西笑了笑,「太棒了,我太喜歡了,就想跟您說聲謝謝。」

    「你喜歡就好啊,我還擔心你覺得表有點兒幼稚呢,」許主任笑著說,「挺花哨的。」

    「我就喜歡這樣的,特別就喜歡那幾個彩色的齒輪,謝謝阿姨,」項西看了看手錶,「我以前沒戴過表,第一次就戴這麼帥的表,照半天鏡子。」

    「那就好,說明書保修什麼的都在,表要是有什麼問題,你讓博衍幫你拿去售後就行,」許主任說,「阿姨也謝謝你今天送的絲巾,很漂亮,過陣就可以用了。」

    程博衍歪在一邊的沙發上看著他打電話,嘴角一直帶著笑,時不時還無聲地給他鼓兩下掌,要不就做無聲振臂高呼狀。

    項西說了一會兒就覺得有點兒想跟著他樂了,於是趕緊結束了話題,跟許主任說了晚安把電話掛掉了。

    「你怎麼這樣,我說一半要讓你折騰樂了怎麼辦!」項西瞪著他,「沒點兒輕重!」

    「心理素質真過硬,」程博衍笑著拍了拍巴掌,「真是沒想到。」

    「有什麼沒想到的,我是不想裝,」項西把腿盤到沙發上,低頭看著手腕上的表,「要不我激動得哭個情真意切也是可以做到的。」

    「也是,」程博衍伸長腿在他腿上蹭了蹭,「想當初編瞎話真是買一送一。」

    「這些你別跟許主任說啊,」項西摸摸他的腿,「要不我說什麼她都該覺得是假的了。」

    「嗯,那是我們的小秘密,現在的項西西說瞎話技能只用來做好事。」程博衍說。

    晚上睡覺的時候,項西沒有摘掉手錶,躺床上靠在程博衍身上,手一直在手錶上摸著,時不時輕輕摳兩下,錶帶是磨砂的,摸起來特別有手感,簡直停不下來了。

    「我跟你說,」程博衍從身後摟著他,「磨砂這層有可能是粘上去的,你再這麼又摸又摳的,明天早上起來,說不定就成光面兒的了。」

    「就覺得好摸,」項西笑了笑,「我真喜歡,不是為了討許主任歡心。」

    「知道,我也喜歡,」程博衍說,「我也沒手錶,大學的時候我爸送我一塊,沒到兩個月就讓我摔壞了,然後就再也沒戴過表了。」

    「我送你一塊!就這樣的!」項西說了一句,想了想又說,「多少錢啊?」

    「不貴,幾百吧,不過我戴這個不行,人一看就知道我戴我兒子的呢,」程博衍說,「你攢錢吧,給我買個爸爸款的,怎麼也得上千啊。」

    項西想了半天:「您真不要臉啊。」

    「你就說你送不送吧,上千的,」程博衍說,「不上千的我不要,你都是快有身份證的人了。」

    「……行。」項西嘖了一聲。

    項西自打不上班之後,對星期幾的感覺就不明確了,但這兩天卻數得特別明白,就盼著星期一去派出所。

    自己有一天會盼著去派出所,讓一年前的自己聽到,估計得笑瘋。

    唯一能緩解一下著急心情的事,大概就是去茶室,今天要跟程博衍一塊兒去茶室吃飯,戴著新手錶,感覺還挺不錯的。

    程博衍今天上班,不過下午回得早,還帶了一盒很精緻的點心回來。

    項西看了看:「這是現做的啊?要去吃飯呢,先吃一肚子點心?」

    「給你師父的,」程博衍說,「總不能空手去,也不能帶太貴的,帶點兒吃的比較合適,一會把香腸也拿上點兒。」

    「老頭兒肯定喜歡,他挺愛吃小點心的,喝茶的時候手邊總要有這些。」項西進廚房拿了個袋子把奶奶給的香腸分了一半出來裝上,倆人一塊兒出了門。

    茶研究這邊因為靠近山,樹也多,車開過來就覺得氣溫低了不少,車窗打開時吹進來的風帶著涼意。

    項西很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眯縫著眼:「你說,老頭兒也挺會享受的,在這麼個地方,有這麼個私人茶室,沒事兒過來納個涼,喝點兒茶,聽聽琴,老神仙的日子真不錯。」

    「等你老了也過來成仙吧。」程博衍說。

    「也不用等到老啊,」項西偏過頭,「海……師……胡海也沒老呢,一直都在這兒仙著,他說他認識老頭兒都快二十年了,也就十來歲吧,就總來這兒了。」

    「那你搬這兒來住吧,喝茶,聽琴。」程博衍說。

    「我不,」項西笑了起來,「我還沒那境界,我感覺你可能會有。」

    「我?我沒空有。」程博衍嘆了口氣。

    「哎,我覺得你跟胡海沒準兒能聊得來,」項西看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這麼個感覺,也許是因為……」

    「因為什麼?」程博衍問。

    「我說了你別生氣啊,」項西猶豫了一下,「老頭兒說……胡海的弟弟也沒了,但是這個沒了是丟了還是……就不知道了。」

    「是么。」程博衍把車停在了茶室樓下的樹旁邊。

    上樓的時候,項西聽到了茶室那層有動靜,像是在搬東西,項西一邊上樓梯一邊喊了一聲:「師父?」

    「是我,你師父沒過來呢,」樓上傳來了胡海的聲音,「你來了啊?」

    「嗯,」項西兩步跨了上去,「你幹嘛呢?」

    「你師父種的小榕樹,說是挪挪地方,」胡海正有些吃力地拖著個有大腿那麼高的花盆往露台那邊走,「你朋友來了嗎?」

    「來了,」項西回過頭,看到程博衍跟了上來,「這就是我那個醫生朋友,程博衍。」

    「你好。」程博衍笑著跟胡海點了點頭。

    「你好。」胡海把著花盆沒撒手,也沖他點了點頭。

    「我師兄胡海,」項西補充介紹了一下,看了看花盆,「我幫你吧?」

    「你算了吧,」胡海看了一眼他,「胳膊沒傷也沒多大勁兒吧。」

    「那……」項西瞄了瞄程博衍。

    「我來吧。」程博衍走了過去。

    胡海沒說話,目光落在了程博衍手上,他的傷倒是好了不少,但還是墊著紗布。

    「沒事兒。」程博衍看了看自己的手,用另一隻手幫著他拉著花盆往露台那邊拖過去。

    項西想幫忙,但明顯自己幫不上,於是只好跟在旁邊遛達。

    陸老頭兒種了不少東西在露台上,花花草草的,還有一池品相歪瓜裂棗的錦鯉,伺候得都挺好,這棵小榕樹長得也不錯,看上去很精神。

    「這什麼玩意兒……長草了也不管啊?」項西看到了小榕樹的樹榦旁邊有一根草須子,伸手過去就給從土裡揪了出來。

    「哎!」胡海喊了一聲。

    「別扯!」程博衍也同時喊了一聲。

    倆人同時開口喊,把項西嚇了一跳,捏著草須就不敢動了:「怎……么了?」

    「這是氣根,」程博衍說,「就得長上才好。」

    「養一年多了長出這麼一條,」胡海看著草須,「你還給拔了啊?」

    「啊?」項西仔細一看才發現這玩意兒另一頭還真是連在枝子上的,被他從土裡拽出來那頭都長了小鬚根了,「怎麼辦啊?」

    沒等有人答話,他又貓腰湊到花盆上,用手指在土上摳了個坑,把這個紮根戳進去重新埋好了。

    「這樣行么?」項西抬頭看著程博衍和胡海。

    程博衍笑得說不出話,胡海看了看他:「行。」

    花盆看著也不算多大,但裝滿了土還是挺沉的,程博衍幫著把花盆拖出去的時候都沒顧得上仔細看看這個胡海。

    等到把花盆在魚池邊放好了,他才看清胡海的樣子。

    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穿著件t恤,一條麻料的寬鬆褲子,腳下是雙老頭兒布鞋,長得……還成,不,還湊合吧……也不怎麼樣。

    其實的確是還成。

    「我覺得吧,」項西撐著露台的木欄杆看著茶山,「這會兒的茶山最好看了,夕陽西下什麼的,跟畫似的。」

    「嗯。」程博衍背靠著欄杆,目光還在胡海身上來回掃著。

    「你嗯什麼,你都沒看,」項西用胳膊肘頂了他一下,「拿給你爸的那個茶葉叫三峰,就是這三座連著的山。」

    「是么。」程博衍回過頭看了看茶山,的確是挺美的,一眼看過去,覺得呼吸都順暢了不少。

    項西有一句沒一句地給他介紹著茶山,程博衍一邊聽著一邊點頭,時不時往胡海那邊瞅一眼。

    這個胡海似乎不愛說話,算是半個主人,客人來了這麼會兒工夫,他除了打了個招呼,說了一句小榕樹的氣根長了一年之外,就沒再開過口,只是在一邊整理花盆,給魚餵食。

    項西是怎麼得出自己能跟這人聊得來的結論的?都沒了弟弟就能聊一塊兒去了?

    太天真。

    能聊一塊兒去他都懶得聊呢。

    「那邊也是茶山嗎?」程博衍正想轉身問項西的時候,胡海彎腰把地上的花鏟撿起來,一塊玉墜從衣領里滑了出來。

    他頓了頓,雖然隔著一米多的距離,還是能看出這墜子不錯,水頭跟項西那塊有一拼,但沒等他把眼睛調好焦距,胡海已經把墜子塞回了衣領里。

    「也是啊,這片七個山頭都是茶,採茶的時候你要不要過來看看,」項西笑笑,「讓師父帶我們去採茶。」

    「好,」程博衍應了一聲,轉過身跟項西一塊兒看著遠處的幾座小山,看了一會兒,又轉過頭瞅了瞅項西,小聲問了一句,「胡海的弟弟……到底是丟了還是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