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7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73章字體大小: A+
     

    程博衍剛要邁步,被身後的項西推了一把,扶了扶牆才站穩了,對老爸介紹了一下:「這是項西。」

    「嗯,項西,我聽說你奶奶叫他往西,就老想著是叫往西了……快進屋吧,」老爸看了看抱著兩個盒子的項西,「怎麼還帶這麼多東西啊。」

    「看著多,其實不多,」項西笑笑,「就盒子大。」

    老爸把門打開,退回到了屋裡,程博衍走過去的時候老媽正好從廚房出來,他沖老媽叫了一聲:「媽。」

    「許主……阿姨好!」項西從他身側晃了半張臉出來,「打擾你們了。」

    「不打擾,」老媽笑笑,「進來吧,我正炒菜呢,一會兒就能吃了。」

    項西跟在程博衍身後,程博衍拿過他手裡的盒子,放到了客廳的茶几上。

    項西一邊換鞋一邊往屋裡掃了一圈,屋裡擺設很簡單,而且跟程博衍那裡一樣,這邊家裡也是乾淨整齊,纖塵不染,地板上別說灰塵,連印子都沒有,要是菜掉地上了,他感覺可以直接舔起來。

    項西覺得自己大概是心理上有毛病,一到這種特別乾淨整潔的環境里,就會特別緊張,程博衍那兒他是適應了,但他父母這邊,一眼看過之後他就又緊張了,跟著程博衍進了屋就站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項西,來,坐吧,」程伯伯指指沙發,「博衍你給項西沏杯茶,就拿你大伯上回拿的茶葉……你倆這胳膊手的是怎麼了?」

    「我想喝涼白開,」程博衍邊說邊拿了杯子,走到飲水機跟前兒,「想喝茶吃完飯項西陪你喝吧,他行家。」

    項西看著程博衍,這人估計是長這麼大沒怎麼騙過人,這會兒直接對程伯伯開啟了無視*,沒回答他的提問。

    程伯伯注意力沒有被成功轉移,還在他倆,尤其是自己這吊著的胳膊上,項西只得替補上場:「這個……就前幾天我倆走街上……」

    「碰了個酒駕的,」程博衍把一杯水放到他面前,把他的劇本接著說完了,「開著摩托車沖人行道上了,就撞上了,不嚴重。」

    「哦,去醫院看過了吧?」程伯伯點點頭。

    「看過了,」項西笑著說,「我這還是他給處理的呢。」

    「那就好,現在這些人啊,就是愛喝酒,」程伯伯笑著說,「喝酒哪有喝茶享受啊……」

    「這是項西給你倆帶的禮物,你的是茶葉,」程博衍說,「是不是正好?」

    「喲,那我得看看,」程伯伯拿過盒子,又沖廚房喊了一聲,「夫人,項西還給咱們帶東西了。」

    「人來了就行,還帶什麼東西啊,」許主任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笑了笑,「項西以後不用這麼客氣。」

    「也不是客氣,」項西站起來,把絲巾的盒子遞給了許主任,「就是……覺得挺好,挺合適的。」

    「哎呀,」許主任打開盒子看了一眼,把絲巾拿了出來,「很漂亮,阿姨很喜歡,謝謝你啊。」

    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知道許主任對他很不滿意,但現在卻還是溫柔地對他笑著說著話,這讓他覺得很感激。

    「比博衍給你買的那些都好看,」程伯伯在一邊說,「項西給我拿是茶葉,我看看……」

    「這是我從師父那兒要的,」項西趕緊又轉身給他解說,「是茶研所的茶,味道很棒,我之前喝過,就是……沒什麼包裝。」

    「包裝不重要,是好茶,這個我知道,」程伯伯邊看邊點點頭,「這個我們去買是買不到的,都不賣呢,你師父是茶研所的?」

    「就陸志斌啊,」程博衍說,「你跟老大不是還去喝過他的茶么,陸志斌是他師父。」

    「啊?」程伯伯一聽就轉過了頭,「你跟陸老先生學茶?」

    「是的,」項西點了點頭,「不過剛學了沒多久。」

    「這孩子不簡單,」程伯伯對許主任說,「陸志斌都兩年沒收新徒弟了。」

    許主任笑了笑:「那你倆聊聊茶吧,我那兒還一個青菜炒好就開飯了,項西你坐著啊。」

    「哎。」項西這才鬆了口氣地坐下了。

    程博衍陪在項西身邊,聽著老爸挺有興緻地跟項西聊了一會兒喝茶的事兒,然後站起來拍了拍項西的肩,輕聲說:「我去廚房幫幫忙。」

    「嗯,我也去吧?」項西說,「我可以幫忙。」

    「炸鍋么,你坐著吧。」程博衍笑笑,進了廚房。

    老媽正拿了小勺量著炒菜的油,他過去捏了捏老媽的肩:「絲巾喜歡嗎?」

    「哎別捏,油要灑了,」老媽把油倒進鍋里,「挺喜歡的,我摸著是真絲的,不便宜吧?」

    「是不太便宜。」程博衍說。

    「以後別讓他這麼花錢,他現在不是沒上班么?」老媽一邊炒著菜一邊說,「帶禮物有個意思就行。」

    「我說了,」程博衍洗了個碟子放在老媽手邊,「他不肯,就非得這個。」

    「我那兒有塊手錶,」老媽說,「上月你二姨去香港回來帶給你爸的,你爸平時也不戴錶,而且那表是少年兒童的款,讓項西拿去吧。」

    「這是要回禮?不用了吧,」程博衍小聲說,「要不給我得了,我正好想買塊表。」

    「那你就去買啊,」老媽扭頭看了他一眼,「這表是送項西的,我估計他沒什麼存款,還買這麼貴的東西,我是對他不滿意,但這份心意還是要領的,晚上你們走的時候你帶著給他,別私吞了,那表你戴著超齡了。」

    「……嗯,」程博衍端了炒好的菜,「我替他先謝謝你了。」

    「你最好把你們這些破事處理好,那我就謝謝你了。」老媽嘆了口氣。

    程博衍拿著菜放到飯廳的桌上,看到那邊客廳里的老爸正端著一杯茶跟項西說著茶湯怎麼怎麼樣,這要是老大也在,估計飯也不用吃了。

    「吃飯了。」程博衍說。

    「好,先吃飯,」老爸把茶喝了,站了起來,「項西來嘗嘗你阿姨的手藝,不知道吃不吃得慣啊。」

    「我已經聞到香味兒了,」項西跟著站起來,打算進廚房去幫著端菜,「我去幫忙……」

    「你能幫什麼忙,洗洗手坐著吧,」老爸攔住了他,「博衍就挺添亂的了。」

    「……我怎麼成添亂了。」程博衍笑笑,把剩下的幾個菜都端了出來,碗筷也擺好了。

    就四個人吃飯,許主任做了六菜一湯,份量還都挺大的。

    「阿姨辛苦了,」項西說,「這麼多菜。」

    「平時也不這麼做,偶爾一次也不辛苦的,」許主任說,「你嘗嘗,看合不合口味?」

    項西猶豫了一下,夾了一塊帶魚咬了一口:「好吃!」

    「淡么?」程博衍問。

    「不淡,」項西看了看帶魚,這帶魚不是炸的,估計是許主任覺得煎炸的東西不夠健康,所以是蒸出來的,用蒜和剁椒墊著,但意外的沒什麼腥味,「比你做的菜強太多了。」

    這話說完,項西突然有點兒擔心,程博衍一看就是家裡的寶貝兒子,居然給別人做飯,不知道到程伯伯和許主任聽到會有什麼感覺……

    「他哪會做菜啊,」許主任笑笑,對他這句話似乎沒什麼想法,「就湊合把東西弄熟,味道什麼的根本不能提,今天的菜我放的鹽比平時我們自己吃的多一些,主要是怕太淡了你吃不慣……這魚腥嗎?」

    「不腥,很好吃,」項西趕緊說,「您是不是在電視上教過,我記得有一期就是您教蒸帶魚呢。」

    「你還看這些啊?」程伯伯在一邊有些吃驚。

    「看,」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還挺喜歡看的,長知識。」

    程博衍一家人吃飯都不太說話,也不看電視,這個估計是習慣,程博衍平時跟他一塊兒吃飯的時候話也不多,但是電視會開著,程博衍不看,都是他邊吃邊看。

    本來他沒覺得有什麼,但現在面對著程博衍的父母,本來就挺緊張的,再都不說話,他好容易跟程伯伯聊得放鬆些了的心情又開始緊張起來,總怕自己會吃出什麼異常的動靜來。

    「項西啊,」程伯伯終於在吃了一陣兒之後打破了沉默,「你跟著陸師父學完茶,是不是也打算去茶莊?」

    「嗯,是這麼打算的,」項西趕緊把嘴裡的一塊鴨子咽下去,「想請師父過去的茶莊挺多的,他說給挑個合適的推薦一下。」

    「那挺好,」程伯伯點點頭,笑著說,「我們家吧,三個醫生,都是理科腦袋,平時說話做事都講究個嚴謹,一板一眼挺沒意思的,沒有這種聽琴聞茶香的細胞,你這樣挺好的。」

    「也不是啊,我看博……程博衍還行,也不怎麼……就還挺有意思的。」項西笑笑。

    嚴謹倒是挺嚴謹的,上班的時候就很嚴謹,潔癖的時候也嚴謹,不過一板一眼?項西聽到這話的時候差點兒想呵呵一聲了,那只是表象!

    這人平時除了潔癖,哪兒還有什麼一板一眼的時候!

    「博衍吧,從小就倔,願意自己拿主意,他的事兒,一般我們也參與不了什麼意見,就交朋友這事兒,這麼些年就單著,我們也不好說什麼,」程伯伯笑著說,「我就估計著,他看不上別人,他這性格也不知道誰能看上他……這回總算是見著人了。」

    「大概……這回大概是……」項西不知道該怎麼接這話,程伯伯這意思想說程博衍眼光挺高,但他不好意思順著說,自己這條件跟程博衍這個高端眼光也不怎麼匹配,他猶豫了半天嘟囔了一句,「看走眼了?」

    正喝湯的程博衍一聽這話就樂了,許主任都沒忍住笑了:「也不能這麼說,他有自己的想法,你身上肯定有別人沒有的好。」

    「這孩子,」程伯伯笑著拍了拍他的肩,「有點兒傻乎乎的。」

    吃完飯,項西幫著程博衍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本來想幫忙洗碗,但程博衍把他推出了廚房,放棄了這麼好的表現機會,項西估計是許主任有自己特別的洗碗流程,別人沒法插手。

    比起吃飯,吃完飯後坐在客廳里吃著水果邊看電視邊聊天要輕鬆得多了。

    程博衍很舒服地靠在沙發里,還拉了拉他的胳膊,示意他也可以靠得舒服點兒,項西瞪了他一眼,還是保持了坐得筆直的姿勢。

    程伯伯沏了茶過來,用的是他拿來的茶葉:「我嘗嘗這茶,然後留著,項西胳膊好了上家來給我泡回茶喝吧,我那兒有一套博衍他大伯給的茶具還沒用呢。」

    「行。」項西馬上答應了。

    「老大就願意送人茶具,我問他也要了一套,還給送貨上門拿到我們醫院了。」程博衍笑笑。

    「你還真是沒大沒小慣了,」許主任看了他一眼,「長輩面前不像小輩,小輩面前不像長輩的。」

    「你婆婆慣的。」程博衍笑著說。

    「看把你美的喲,」許主任說,「要是博予……」

    博予這兩個字說出來的瞬間,項西感覺到程博衍正伸手拿杯子的動作有很短暫的停頓,然後才拿過了杯子笑了笑:「是啊,他要在,我就沒這待遇了。」

    「博予是……」許主任看著項西,給他解釋著,「是博衍的弟弟。」

    「嗯,我聽說過。」項西輕聲說,看了一眼程博衍。

    「去世的時候比你小一點兒吧,」許主任的神色有些黯淡,「項西,如果有時候阿姨對你有些苛刻,希望你能理解,畢竟……失去一個兒子只剩一個兒子,和一直只有一個兒子,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我明白的,」項西說,「真的,阿姨我明白。」

    許主任笑笑,拿了個桃給他:「嘗嘗這個吧,挺甜的,水蜜桃可以多吃點兒,潤肺祛痰,蛋白質和鐵的含量都很高。」

    「鐵含量是水果里差不多最高的了,」項西笑著啃了一口,「我記得您之前的節目里說過。」

    「……你還真是每次都看過啊?」程伯伯在一邊挺驚訝地說。

    「請了許主任去的那期我才看。」項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

    「關鍵是看了他還能記得,」程博衍也拿了個桃啃著,「挺神奇的。」

    「你粉絲呢,」程伯伯笑著對許主任說,「我都沒看過。」

    邊看電視邊聊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程博衍進廚房去洗了個手,然後出來看了看時間:「我們回吧?」

    「哦。」項西站起來,跑進廚房洗了手。

    「那你們先回去吧,明天也不是休息日,」程伯伯笑著說,「項西,有空來玩,再來的時候記著別帶東西了,你師父要是給了你茶葉,你倒是可以拿點兒過來給我。」

    「沒問題。」項西嘿嘿笑了兩聲。

    許主任進了趟卧室,出來的時候手裡拿了個袋子給了程博衍。

    「那我們走了,」程博衍接過袋子,推了他過去換鞋,「爸你明天去開會是吧?」

    「嗯,這次時間得長點兒了。」程伯伯說。

    「注意休息,別又跟上回似的,開個會回來就躺兩天,」程博衍說,「退休了也不老實呆著。」

    「發揮餘熱嘛,行了你倆走吧,別教育我了,」程伯伯又沖項西笑了笑,「來玩啊,項西。」

    「好!」項西點點頭。

    一進電梯,綳了一晚上的項西立馬往轎廂牆上一靠,腦袋往後輕輕敲了兩下,拉長聲音舒出一口氣來:「哎——」

    「辛苦了。」程博衍摸摸他的頭。

    「表現怎麼樣?」項西問,「沒什麼招人嫌的地方吧?」

    「特別好,特別可愛,」程博衍笑笑,「我爸挺喜歡你的。」

    「能感覺得出來,你爸看我跟看兒子似的,」項西笑笑,雖然很緊張,但程博衍父母每一個動作眼神他都留意了,「我覺得,他是不是……」

    「把你當我弟了,」程博衍說,在他淚痣上輕輕摸著,「這麼些年,我爸嘴上不說,心裡想我弟想得不行。」

    「你爸爸挺慈祥的,跟我想像的什麼心腦專家不一樣。」項西笑著說。

    「他給人看病手術的時候也很慈祥,」程博衍笑了,「我媽不慈祥嗎?」

    「也不是不慈祥,」項西輕輕嘆了口氣,「她對我挺好的,不生分,也不假客氣,但她不喜歡我這是事實。」

    「不是不喜歡你,」電梯門打開了,程博衍走了出去,「她是……哎你沒按鈕啊?」

    「嗯?」項西愣了愣,往外看了一眼,還在原來的樓層,門外站著個看樣子是要出門跳舞的大媽。

    「博衍啊?這麼年輕就糊塗成這樣了啊?」大媽笑著走了進來,「我說怎麼站外面聽見門裡邊兒有聲音呢。」

    「光聊天兒了,」程博衍按下一樓的按鈕,「您跳舞去啊?」

    「排練,」大媽強調了一下,「是去排練,我們十一有演出。」

    「真厲害。」程博衍豎了豎拇指。

    出了電梯,大媽步伐裡帶著舞步地向小區的活動綠地走過去了,程博衍才小聲說了一句:「哎她姓什麼我都沒想起來。」

    「請叫我舞神。」項西笑著揮了揮胳膊。

    「喲,心情突然這麼好了?」程博衍笑著往車子走過去。

    「我就這樣,」項西說,「你爸喜歡我,算是走出一步,許主任那兒我慢慢磨,反正咱倆又不是要結婚趕著拿證,有的是時間,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三年五年……」

    「嗯,」程博衍給他拉開車門,「剛我話沒說完呢,我媽不是不喜歡你,是覺得不太合適。」

    「會合適的,」項西上了車,偏過頭看著他,「一定會合適的。」

    程博衍湊過去在他唇上親了一下:「嗯,我覺得現在就挺合適的。」

    回到家的時候,項西拉著程博衍在小花園裡轉悠了幾圈,這兩天一個勁兒吃,他感覺自己胃一直都處於膨脹狀態。

    「再這麼下去要便秘了吧?」項西揉著肚子。

    「不知道,」程博衍笑笑,「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許主任。」

    「別以為我不敢,我跟你說,我這人跟誰熟一點兒,臉皮就會特別厚,」項西邊說邊往兜里掏著,半天也沒掏出手機來,「哎我手機呢?」

    「包里嗎?」程博衍在他褲子兜上摸了摸,沒摸到東西,又拉開了他背後的包,裡面就相機和錢包,也沒看到手機,「你是不是沒拿?一會兒回去找找。」

    「現在就回,」項西頓時急得腦門上都竄汗了,「你打一下我手機,看通不通?」

    「嗯,」程博衍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今天就去了趟商場,不會被偷了吧?」

    「不會,應該是掉哪兒了,」項西說,「誰有本事從我這兒偷東西!我現在不偷別人就算是造福社會了!」

    「真牛……」程博衍笑了,「電話通著的,轉完這圈兒看看是不是在車上。」

    「還轉什麼完什麼這圈兒啊!」項西轉身小跑著就往車庫那邊跑,「破手機也三百多的呢!這才用了多久啊,沒一年呢!」

    手機沒在車上,項西急得不行:「是不是在你爸媽那兒啊?」

    「不會,」程博衍說,「要是落那兒了,他們看到是我打的肯定就接了,估計在屋裡呢。」

    「快快快!」項西轉身又往樓里跑。

    手機並不值錢,裡邊兒也沒什麼重要的東西,電話號碼都沒存幾個,但對於項西來說,丟了手機就等於要再買個手機,剛花了五百多,再買個手機,別說是三百多的,就是一百塊的他也捨不得。

    「別著急,丟了我給你買一個得了。」程博衍跟著他進了電梯。

    「錢不是這麼花的,爸爸。」項西斜了他一眼。

    回到家裡,剛一開門,程博衍還沒來得及拿手機再打一個電話,就聽見了項西手機鈴聲,接著就看到了扔在沙發上的手機。

    王蓉狂野地喊著,母雞母雞母雞母雞母雞母雞咕咕day……

    「哎喲!在呢!小雞小雞小雞小雞小雞小雞咕咕day!」項西一聽就跟著唱上了,鞋一脫趕緊跑過去拿起了手機,「這號碼不認識,賣保險的么?」

    「你這鈴聲……」程博衍嘆了口氣,「聽著我都覺得你手機要裂了。」

    「喂?誰?」項西笑著接了電話。

    裡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項西啊,我是張輝,怎麼打你電話一直不接?」

    「張警官?」項西突然就覺得腿有點兒軟,一屁股坐到了茶几上,「我手機沒帶出門兒,怎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