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格格不入 » 第7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格格不入 - 第72章字體大小: A+
     

    項西在茶室待到快三點,陸老頭兒給他講了講幾種茶的製作,又一樣裝了一點兒給他帶回去。

    胡海一直在旁邊彈琴,bgm工作做得非常盡職,項西最後都有點兒捨不得走了。

    他還挺喜歡聽胡海彈琴的,加上陸老頭兒告訴他胡海弟弟的事兒,雖然只提了一句,也沒說是丟了死了還是怎麼了,但這卻讓他想到程博衍,莫名其妙地覺得挺親切的。

    三人組還在路口等他,這會兒估計也已經吃完烤肉了,於是他帶上茶葉準備回去,跟陸老頭兒說:「我那兒有點兒香腸,朋友奶奶做的,今天忘帶來了,下回我來的時候帶點兒。」

    「好,我就愛吃香腸,」陸老頭兒一聽就很高興,「那你早點兒過來吧,吃個晚飯?」

    「吃晚飯就不用了,」項西抓抓頭,「我住朋友那兒,他晚上都跟我一塊兒吃。」

    「上回送你來的那個?是不是你說的那個醫生?」陸老頭兒笑著說,「叫他也來嘛,我收徒弟雖然挑,但還是很喜歡交朋友的。」

    「那……」項西想了想,「我跟他說說吧。」

    陸老頭兒願意跟人在茶室吃吃東西,喝喝茶,聊聊天,項西倒是也覺得挺有意思,就是拿不準程博衍是不是願意,平時他下班回來都挺累的,同學朋友叫他出去,每回都得聲淚俱下。

    今天程博衍依舊是挺累的,又因為兩個人都有傷,他車開到樓下直接打了個電話上來:「小西西,下樓,爸爸帶你去吃肉。」

    「你到家了?」項西正坐在沙發上無聊地看電視。

    「嗯,在樓下了,你下來吧,把昨天那頓補上。」程博衍說。

    項西跑下樓,程博衍的車就停在樓門口,正用腦門頂著方向盤打瞌睡,項西拉了拉車門沒打開。

    「哎爸爸!」他拍了拍車窗,「別睡了!」

    程博衍抬起頭,給他開了門:「今天肩膀怎麼樣?」

    「沒什麼感覺,也不疼,」項西上了車,「是不是已經好了?」

    「做夢呢,這就能好要我們幹嘛,」程博衍發動了車子,「想吃什麼?」

    「不知道啊,」項西摸摸肚子,「其實我不怎麼太餓,要不就吃你想吃的吧,我什麼都行。」

    「喲,你還有不餓的時候?」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中午我去茶室了,」項西嘿嘿樂了兩聲,「師父讓過去吃飯,海哥帶了條羊腿過……」

    「海哥?」程博衍點了點剎車,「怎麼又冒出個海哥來了?」

    「哦,就是我師兄啊,」項西看了他一眼,「就我跟你說會彈琴的那個,還會做菜,羊腿他自己做的,可……」

    「師兄就師兄,還叫海哥啊,他沒全名兒?」程博衍問。

    「叫胡海啊,他跟你年紀差不多,我叫他胡海不合適吧?」項西愣了愣。

    「那你叫我還叫程博衍呢。」程博衍嘖了一聲。

    「沒有吧?我急眼了才叫程博衍呢,」項西樂了,「平時……」

    「平時你對我也沒個稱呼,」程博衍想了想,「也不叫哥了,現在程大夫都叫得少,不爽了就程博衍,心情好點兒直接就說了……哦剛叫我爸爸了。」

    「你多大人了啊,還計較這些,」項西笑得不行,過了一會兒又小聲說,「叫哥不是怕你想起……要不叫博衍吧?」

    「我爸我媽我家親戚我同學我朋友,」程博衍不急不慢地說,「全都叫我博衍。」

    「哎!」項西有些無奈地用手敲了敲車窗,「那小程好了。」

    「我同事我領導都叫我小程。」程博衍說。

    「不叫了,」項西往背椅上一靠,閉上了眼睛,「你自己慢慢數吧。」

    程博衍笑了起來:「你隨便叫吧。」

    「博衍吧,隨大溜得了,」項西閉著眼說,「我挺喜歡聽別人叫你博衍的,自己叫一嗓子就覺得特有文化。」

    「好,」程博衍點點頭,又看了他一眼,「不叫爸爸啊?」

    「哎,你知道那種像小糖粒兒一樣的壓縮紙膜嗎?就小姑娘用的,」項西說著伸出小指頭掐著指尖,「平時看著就這麼點兒,水一泡,媽呀,有這麼大……」

    項西又用手比劃了個圓:「這麼大,就跟你臉似的。」

    「熊玩意兒,還會繞圈損人了,」程博衍笑得方向盤差點兒都打晃了,「我還認真聽半天。」

    「你太不了解我,」項西嘖了一聲,「我前十來年就靠損人解悶兒呢,損人要能變成磚塊兒,我早砸死不知道多少人了,哪還論得到二盤他們把我摁泥里揍。」

    程博衍笑了笑沒說話,其實說起來,項西要不提醒他,他還真已經快忘了最初認識的那個展宏圖是什麼樣了。

    現在想想,那個永遠滿臉不耐煩,說話很沖,變臉也很專業的小孩兒,不知不覺已經離開很遠。

    拿出了讓人佩服的勇氣一腳邁進了陽光里的項西,每當回過頭對比的時候,就會讓人猛地感覺到驚訝。

    車在路上轉著快開到飯店最多的那條街時,項西突然睜開眼睛:「哎,咱們去吃頓西餐吧,就牛扒什麼的。」

    「就咱倆?一人一隻手還吃西餐啊?」程博衍愣了愣。

    「哦,忘了,」項西看看自己胳膊,「那吃肯德基吧。」

    「什麼?」程博衍愣了,「肯德基?」

    「嗯,我還沒吃過呢,」項西看著他,「怎麼樣?我想嘗嘗。」

    「那有什麼可嘗的,我也沒吃過呢。」程博衍對於本來要帶項西去吃大餐突然轉變成吃肯德基有些不能接受。

    「那正好啊,一塊兒嘗嘗。」項西還是看著他。

    「……我準備了好幾大百吃這頓飯,」程博衍嘆了口氣,「你就吃肯德基啊?」

    「你就一隻手還想吃好幾大百呢,」項西上上下下打量著他,「留著吧,今天吃基德基,我突然就很想吃,雖然不知道什麼味兒。」

    程博衍最後還是跟項西一塊兒走進了肯德基,對街就有家必勝客,但他提議去的時候,被項西拒絕了。

    「我突然就很想吃這個,就吃這個吧,炸雞,漢堡,薯條,雞翅,」項西說,「哎我都想吃。」

    「行吧行吧,」程博衍站過去排在了點餐的隊伍後面,「你想吃什麼?」

    「都想,要不來兩個全家桶?」項西說。

    程博衍猛地轉過頭:「兩個?」

    「多了?全家桶多大一桶啊?我也沒看過。」項西小聲說。

    「平時看著就這麼大,」程博衍學著他之前的樣子比劃了一下,「吃的時候就……還就這麼大。」

    項西一直笑到輪到他們點餐了還想樂,程博衍沒給他點倆全家桶連一個都沒點他都沒注意到。

    找到座坐下之後他才發現:「哎?沒點桶啊?」

    「沒,吃套餐吧,還想吃什麼再單要,」程博衍說,「實在想吃一會兒走的時候帶一個回去你慢慢研究。」

    「行吧,我先嘗個漢堡。」項西抓過一個漢堡準備吃,紙還沒打開,程博衍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放在了他面前。

    是一小瓶消毒液,他嘆了口氣,放下漢堡:「我一隻手怎麼搓啊?」

    「伸手,」程博衍拿起瓶子,往項西伸出的手心裡擠了點兒消毒液,「跟我握握手吧。」

    項西愣了愣,程博衍把手放到他手上搓了搓,他才明白過來,跟程博衍你搓我捏地折騰一會兒。

    「能吃了嗎?」項西往旁邊桌瞟了一眼,「人都看我們了。」

    「吃吧。」程博衍笑了。

    這是項西第一次吃肯德基,程博衍以前沒吃過大概是因為不營養對身體沒好處,他沒吃過是壓根兒就沒想過要吃。

    他跟饅頭每天在街上閑逛的時候也沒想過要吃,一般都是快餐小炒麵條。

    那個時候,大概活著的意義就只是活著,活著的高度只有那麼點兒,就彷彿乾淨點兒整潔點兒的環境就不適應了似的,連網吧都挑亂的去,下意識里給自己的定位就那樣。

    現在手裡拿著個漢堡感覺還挺特別的,普通人的普通的不怎麼太健康的生活。

    中午的羊腿吃得有點兒多,這會兒項西並不怎麼餓,吃了一個鱈魚堡,一對烤翅,一盒薯條,半盒蛋撻,一根玉米,一個嫩牛卷,就吃不下了。

    「哎飽了。」項西靠著椅背,挺滿足地眯縫了一下眼睛。

    「我原來還老擔心你太瘦了,」程博衍看著他面前一堆的盒子,「現在看來真是多餘了。」

    「心情好就吃得多,」項西嘿嘿嘿地笑了一會兒,「對了,這周末師父讓學茶的時候過去吃飯呢,還讓你一塊兒。」

    「我?」程博衍有些意外。

    「嗯,他說人多熱鬧點兒,」項西揉揉鼻子,「我說問問你,你要是覺得累就不去了……」

    「都誰啊?」程博衍問。

    「就我,師父,還有海……」項西說,哥字還沒說出口就被程博衍打斷了。

    「好啊,」程博衍點點頭,「去吧。」

    「你去啊?」項西挺開心地一挑眉毛。

    「嗯,去,」程博衍擦擦手,「順便見見你那個……師兄。」

    從肯德基出來,時間還不算晚,項西想去書城轉轉:「買幾本像小王子那樣的書吧,我能看得懂,還挺好看的,你書架上的書我就能看懂這一本。」

    「行,」程博衍應了一聲,「遛達過去吧,沒多遠,順便遛食兒。」

    「嗯,」項西仰著臉吸了一口氣,「現在還挺涼快的。」

    倆人順著路慢悠悠地逛著,項西看著路兩邊商場和飯店明亮燈光,身邊或快或慢走著的行人,這種半遊盪的狀態表面上跟以前無所事事的閑逛很像,但內里的感受卻完全不同,每一步都是實的。

    走到書城門口的時候,程博衍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看了一眼,往旁邊人少的地方走了過去:「是我媽。」

    「啊?」項西頓時緊張了,趕緊跟在他身後走到了旁邊。

    「媽?」程博衍接起電話,老媽會這時打電話來,他還挺意外的,早上他給老媽打過電話,說了周末回家跟她好好聊一下。

    「博衍啊,」老媽聲音聽著跟平時沒有什麼區別,「有個事跟你說一下,這兩天有空帶項西回來吃個飯吧,你爸想見見他。」

    「這兩天?」程博衍愣了,老媽這關沒有過,也還沒跟老媽細談過,他都沒想過把項西帶回家那一步,「不說這事兒先不要跟我爸說么?」

    「你們被揍進派出所的事我當然沒說,但有這麼個人你爸之前就知道啊,」老媽說,「他下周又要出差開會,就這兩天有空……」

    「這合適嗎?」程博衍對於自己和項西現在這造型有些猶豫。

    「對於我們來說當然不合適,我也沒想現在就讓他到家裡來,但對於你爸來說,當然就合適,他又不知道後面這些事,」老媽嘆了口氣,「就知道他兒子交了個男朋友都住一塊兒了,怎麼也要見見的啊。」

    程博衍沒說話,皺著眉琢磨著,的確就像老媽說的,老爸要見項西是很正常的要求,如果不去見,反倒會讓老爸覺得奇怪,說不定還會對項西有不好的印象……

    「那……」他一咬牙,「是後天嗎?」

    「是的。」老媽說。

    「那行吧,明天我值班,後天沒事兒。」他說。

    「嗯,過來之前打個電話,我好開媽準備飯菜。」老媽說。

    掛掉電話之後,程博衍看著面前的花壇,感覺這事兒有點兒麻煩,得給兩人身上的傷想個合適的借口。

    「怎麼了?」項西很緊張地在一邊問,「後天要幹嘛?你爸怎麼了?」

    「我爸要見你,」程博衍把手機放回兜里,看著他,「讓你上家裡吃飯。」

    項西眼睛一下圓了,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瞪著程博衍好一會兒才說了一句:「你答應了?」

    「只能答應啊,不然呢。」程博衍說,抬手在他頭髮上揉了揉。

    「這德性去了不是自絕前路嗎?」項西瞪著自己胳膊上的夾板,「這玩意兒後天能拿掉了嗎?我什麼感覺也沒有,可以拿掉吧!」

    「不能,」程博衍按住項西因為著急而跟著動了起來的胳膊,「不用拿,編個瞎話先蒙過去吧。」

    「怎麼蒙,許主任知道呢!」項西還是很急。

    「她現在不會跟我爸說的,我們……」程博衍說,「就想想怎麼編就成。」

    「走路上有個喝了酒的人開個破車衝上了人行道,咱倆沒躲開,被撞了一傢伙,」項西連想都沒想就說了出來,「行嗎?」

    「……行。」程博衍說。

    本來還興緻勃勃要買書的項西,在這個電話之後,就有些垂頭喪氣的了,上電梯的時候一腳踩歪還差點兒摔一跤。

    「沒事兒的,」程博衍在他耳邊輕聲說,「不就見見我爸么?」

    「好人一個見你爸我都緊張呢,」項西悶著聲音,「何況是現在這麼個德性。」

    「現在也挺好的,」程博衍笑笑,「我爸這人挺和氣的,好接觸,我媽很多事兒都會聽他的,你……」

    「真的?」項西猛地抬起頭。

    「嗯。」程博衍笑著點點頭。

    「你爸喜歡什麼?有沒有什麼興趣愛好?養生嗎?種花種草養鳥?」項西一連串地問,「他不會跟我說什麼醫學上的問題吧,你們一家大夫聊這個我可真插不上話了,我就只能說我住院的事兒了……」

    「茶,」程博衍按了按他的肩,「茶,跟他說茶就行,他不像老大那麼喜歡茶,但興趣也挺大的。」

    「哎?行!」項西立馬就笑了,「哎茶啊,我行,我能聊這個,還能聊不少呢,我要手能動還能給他泡茶呢!」

    「放心點兒了?」程博衍問他,「去挑書?」

    「嗯,先挑書吧,這回不用去幼兒識字區了,」項西往前走過去,「要去什麼故事書區。」

    程博衍看著項西的背影,鬆了口氣。

    不過項西這個緊張還是不緊張的狀態並不穩定,一會兒想想又緊張了,再想想又覺得沒什麼了。

    一晚上到第二天,項西都這麼來回變換著,程博衍都有點兒後悔沒在要去之前才告訴他了。

    「晚上我值班,」程博衍有些不放心地交待著,「你自己好好吃飯,好好睡覺,無聊就看看書,別再琢磨了,我都快讓你琢磨出毛病來了。」

    「知道了,」項西蹦了蹦,「其實你不用管我,我就這樣,有什麼事兒來回想,想來想去想無可想了,就好了。」

    就好了。

    這話項西說出來的時候自己都沒底,去程博衍父母家裡這種正式會面,跟上回奶奶她們突然殺過來的突襲式會面,是完全不同的體會。

    雖然知道程博衍對他的態度不會因為任何事有改變,但他還是想要留個好印象,想要讓自己在程博衍父母面前表現得像一個普通人。

    這麼久以來,他被身邊的人善待,他有程博衍,有同事,有朋友,有師父,有師兄,每一個人都沒有對他有過奇怪的眼光,但他現在他依然渴望得到程博衍父母的認同。

    他想了很多,想到最後卻不知道都想了些什麼,拉著程博衍去商場買禮物的時候,他覺得腦子裡都是空的。

    其實今天程博衍值班回來補覺的時候他跑了趟茶室,問陸老頭兒要了罐好茶葉,雖然不貴,但是茶山上自己的茶,比較放心。

    但還是覺得茶葉不夠。

    「有茶葉就可以了,」程博衍問他,「你還想買點兒什麼?」

    「我不懂這些啊,」項西看著四周,「我都沒給長輩買過東西,就幫平叔買過煙和外賣。」

    「那先轉轉,時間有多,你慢慢想想,我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來。」程博衍摟摟他的肩。

    在商場里轉了快一個小時,項西最後看上了一條真絲圍巾,花色很漂亮,他第一眼看到就覺得跟許主任挺襯的。

    就是價格讓項西愣了愣,五百多。

    對著價簽發了一會兒呆之後,他決定買下來。

    「這個太貴。」程博衍攔住了準備讓導購開單的項西。

    「不貴,」項西摸了摸絲巾,「很漂亮啊,我覺得許主任會喜歡的。」

    「太貴了,買點兒別的,」程博衍小聲說,「你要想買這類的東西,那邊不是有髮夾什麼的嗎?也很漂亮。」

    「不,就這個,」項西看著他,「我就想買這個,送你可以送個棒棒糖,送許主任不能這樣,你不懂!我不想……再失禮了。」

    程博衍看著他沒說話,他拿了絲巾轉身遞給了導購。

    交費的時候項西沒讓程博衍跟著,自己去收銀台交了錢,回來拿著絲巾又仔細檢查了一遍才讓人給裝起來了。

    絲巾的盒子很漂亮,項西來回又看了半天,然後看著導購:「你們還有別的盒子嗎?大一點的?」

    導購笑笑:「有的,不過那種不是原品牌的盒子,沒有logo,放絲巾也大了些,是用來放……」

    「能放這個嗎?」項西從包里拿出了茶葉罐子。

    「放茶葉?」導購看著罐子有些意外。

    「嗯,姐姐你看,這是送我……丈母娘和老丈人的,」項西說著住程博衍那邊瞟了一眼,「絲巾這麼漂亮的包裝,這個茶葉罐子就不夠好看了,雖然是好茶……」

    程博衍在一邊用手遮著嘴沒說話,眼睛都快笑沒了。

    「這樣啊?」導購看了他一眼,「那我給你找個盒子吧……你看著好小啊,就要結婚了嗎?」

    「我……」項西又往程博衍那邊瞄了一眼。

    「是,他馬上就要結婚了。」程博衍接了一句。

    「那恭喜啊。」導購笑著找了個盒子,把茶葉放了進去,還挺合適。

    項西心滿意足地抱著兩個盒子走出了商場。

    程博衍一直笑著沒有說話,只是上車的時候摟過項西用力親了兩口。

    茶葉用個盒子裝著,有點兒傻氣,但他沒說出來,項西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想要做到每個細節都沒有瑕疵,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讓他的家人接受自己,哪怕是要用個鞋盒裝茶葉,他也不會說什麼。

    「我管你爸爸是叫程伯伯吧?」到了家裡樓下等電梯時,項西抱著盒子跟他確定。

    「嗯,是。」程博衍說。

    「你家就你爸你媽兩個人吧?沒別人吧?」項西繼續跟他確定著,「別還有什麼人我又叫錯了。」

    一說這個,程博衍頓時就忍不住笑了起來:「沒了。」

    「不要笑!」項西瞪了他一眼,手指在盒子上有些不安地敲著。

    之前程博衍給老媽打了電話說馬上就到,電梯門剛打開,他剛邁出一條腿,就看到自己家的門開了,老爸探了個頭出來:「博衍?」

    「是。」程博衍應了一聲。

    「程伯伯好!」還在電梯里的項西趕緊大聲問好。

    「好,好,」老爸點了點頭,「人呢?」

    「這兒呢,」項西有些著急地推開了擋在他前面的程博衍,走出電梯,隔著老遠就沖門那邊鞠了躬,「程伯伯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